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24 兇靈五行弓

“給我開!”
  面對這驚天一箭,陳汐也再不敢怠慢,掌指間神光爆發,衍化湮滅奧義于符文之內,凝聚出一枚令人心悸的符號。
  這是大湮滅拳,以“符道”為主導,化為玄奧符號,令其威力變得更為凝實、甫一出現,就令得虛空中的塵埃、光線、氣流都一瞬間被湮滅、徹底化作虛無。
  砰!
  湮滅符文旋轉,抵住了這一道破空而至的璀璨箭芒,而后發出熾盛的湮滅之光,與之極力抗衡。
  咔嚓!
  終于,這一道箭芒被磨滅,在空中爆碎,化作一片五色浪濤,璀璨奪目,淹沒了這片天地。
  而自始至終,陳汐屹立不動,不曾倒退一步。
  金袍少年王重煥眼眸一凝,對方居然能夠接下自己這一擊,實力的確算得上不錯了,起碼在這神華峰上,能夠游刃有余做到這一步的,也只有那么一小撮人而已。
  “據我所知,你似乎剛進階冥化境界?”他狐疑道。
  “有什么區別嗎?”陳汐淡漠答道。
  王重煥心中一震,他已經邁入冥化境多年,而對方才剛進階冥化境而已,就能和自己硬撼,這份資質,的確是不簡單!
  “呵呵,別急,能夠借助我三成的力量并不算什么,接下來,你就慢慢享受吧!”王重煥恢復了冷酷,眸光如燭,泛著妖異刺目的光。
  崩!
  弓弦震動,若洪鐘震鳴,又是一道箭芒離弦而出,神威如鑄,驚動八方風云,五色盛光繚繞在箭芒四周,產生一股銳利無匹的螺旋洞穿力,那股凌厲的氣勢,令人遠遠一望,都感到無比絕望、無助。
  這是王重煥的巔峰一擊,他雖然蔑視陳汐,但在對戰時,卻沒有任何輕視,這一箭的威勢比之方才又可怖了一大截。
  陳汐卻是神色不動,周身道音轟鳴,繚繞數十個神環,那是由一種種道意衍化的符文,猶如一輪輪烈日懸浮身體四周,令他氣勢也是變得宏大之極。
  這是他以“符道”主導自身道意的一種手段,揮手之間,自有一股統馭萬物,君臨天下的氣勢。
  現在,他體內混洞世界運轉,精氣神飽滿如月,整個人宛如化作一片符文海洋,在詮釋天地大道的無窮奧妙,令人心悸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王重煥一驚,對方的表現超出了他的預料,整個人竟然有一種可怕的道韻,氣息驚人的強大,讓他都感到一絲心悸。
  這是怎樣的一種力量?
  砰!
  一聲驚天巨響,爆發出無量光,陳汐周身轟涌出一圈圈波浪,猶若海上的風暴之眼,擴散出無量風暴,阻擋那一道箭芒。
  最終,這一箭芒還未抵達陳汐身前,就從箭頭開始寸寸崩裂,而后轟然爆碎,化作漫天五色齏粉,消弭于無形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遠處眾人都不禁變色,陳汐居然以自身轟鳴的道意氣機,就抗衡住了兇靈五行弓的巔峰一擊,這等強勢的姿態,當場就震撼了他們所有人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,這小子才剛達到冥化境界,居然已經開始統馭自身道意為戰了!?”王重煥眼瞳一縮,閃過一縷精芒。
  他能夠達到今天這等地步,眼力自然不差,幾乎一眼就看出,陳汐這一擊,竟然是統馭道意的手段!要知道,他如今也才剛開始參悟這種戰斗方式而已……
  崩!崩!崩!
  驚訝歸驚訝,王重煥的反應也是極快,挽弓而起,再次爆射出一道道璀璨的五色箭芒,光束長達百十丈,猶若一道道驚虹破空而至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他發動攻擊那一剎,陳汐的身影直接從原地消失,下一刻,已來到王重煥百丈之外。
  “你也試試我的力量!”
  冷漠的話語出現,陳汐的氣息瞬息又變,變得凌厲絕倫,劍意直沖斗霄,猶如一尊劍中王者,睥睨世間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幾乎同時,無數道鋒利之極的劍芒,從虛空中閃爍而出,挾帶著一種斬殺日月,葬滅萬物的氣勢,極速斬去。
  劍芒如雨,暴涌而出,論及氣勢,毫不遜色于那一縷縷爆綻而出的劍幕,兩相碰撞,于空中轟爆出一團團刺目之極的芒,猶若一座座火山爆發般,將這里的天地淹沒。
  這邊的戰斗動靜,幾乎一瞬間就傳達直整個神華峰上下,讓許多強大而未知的存在感應到,紛紛把神識傳遞到了這里,觀看到底發生了何事。
  尤其是九華劍派內的一些種子弟子中的高手,也都要看一看,王重煥這個兇橫無匹的上層人物,是如何鎮壓陳汐這個新人的。
  神華峰,是矗立在九天之下的一座神峰,猶如神靈居住之所,這里被九華劍派的大人物經營了不知多少歲月,誰也不知道有多么廣闊,其中又蘊含了多少秘境、空間。
  陳汐和王重煥戰斗引起的動靜雖大,也僅僅只波及到了一小塊種子弟子所在的區域,不過雖說是一小塊,但其實也極為廣闊,幾乎相當于一個小型國度了。
  王重煥一襲金袍,掌控半仙器兇靈五行弓,彎弓拉弦之間,箭芒流竄,神霞綻空,貫通九天十地,猶如一尊欲要滅絕世間的神子般,威勢驚人無匹。
  而陳汐,則運轉混洞世界,掌控周身諸多大道奧義,每一次出手,都有破滅天地之勢,絕殺之招層出不窮,每一招,都巧奪造化,蘊含著諸般奧妙。
  他現在所掌控的道法,皆都是來自蓮臺秘境之上,除去那四十九部道法之外,還有《大羅真解》這等一等一的鎮派傳承,雖說都還不曾修煉至爐火純青的地步,但那等威勢,也足夠驚人了。
  任何招式、任何奧妙,都信手拈來,什么“御霄葬劍訣”、“大囚禁術”、“逆亂九步殺”……全都包含其中,直看得遠處眾人眼花繚亂,目瞪口呆,差點都分不出那是什么道法!
  不過,王重煥不愧是擁有大氣運的一流人物,面對陳汐的種種妙法,居然一點都不落下風,而且越來越強悍,威勢節節攀升,同樣令人驚嘆。
  可見,雖說此人根骨超絕,又擁有大氣運,深受諸多宗派老怪物的寵愛,但是敢如此囂張地欲要鎮壓陳汐這個新人,也是有所依仗。
  “陳汐,你真的以為,憑借這點手段能夠抗衡于我?我的仙器‘彌羅大梵劍’正在體內孕養祭煉,只差半個月,就可以徹底祭煉成功,若非如此,只需施展一劍,就足以將你徹底鎮殺,哪可能讓你堅持到現在?”
  久戰不下,王重煥似乎怒了,本來冷酷倨傲的聲音,變得更加的無情和兇狠,似乎只要他原因,隨時都能祭出仙器,將陳汐鎮殺。
  “看來王重煥是動了真怒,真不敢想象,陳汐一個新人居然如此厲害,能夠在王重煥的攻擊下都不落下風。”
  “不錯,陳汐此人的確深藏不露,一連施展出數十種巔峰級道法,我居然看不出來其傳承,真是妖孽啊。”
  “哼,道法再多又如何,王重煥師兄可是擁有大福緣的天之驕子,傳聞之中,他外出歷練時,曾得到一座仙府的所有傳承,自身混洞世界也是堅固宏大之極,遠超尋常冥化修士十倍百倍,憑借這等逆天般的修為,他完全可以催動那仙器的一半威力!”
  “仙器?呵呵,我只看到,陳汐赤手空拳,沒有施展任何法寶,就和手持半仙器的王重煥打了個旗鼓相當,就憑這一點,都足以躋身咱們種子弟子中的一流行列了。”
  遠處觀戰的眾人議論紛紛,都被眼前這驚世一戰所震驚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也不知道兩人最終誰輸誰贏?”
  “可能那陳汐要稍遜一籌吧,畢竟,王重煥師兄手段眾多,自身修為又驚人之極,前不久才和龍振北那絕世天驕大戰,兩人誰都沒奈何誰。”
  “是啊,龍振北可是荒古萬族中應龍一族的無敵人物,在整個玄寰域都頗負盛名,那王重煥才剛加入宗派十多年,就能與之分庭抗禮,的確不容小覷了。”
  “對了,聽說,不久之后,仙道十門要展開一場盛會,從像咱們這些種子弟子中,選拔出最杰出的天驕人物,技壓群雄者,甚至可以獲得天仙的垂青,傳授功法,賞賜仙器!”
  “仙道盛會?天仙傳功?這該是何等的榮耀啊!”
  在神華峰極遠處一個洞天福地中,兩個種子弟子高手,正一邊品茶,一邊觀觀看這場龍爭虎斗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嗯?那個驕狂的新人,居然這么快就和王重煥對上了?”
  擁有“白帝金瞳”的云野正在洞府中閉關,突然感應到什么,猛地睜眼掃視而去,瞬間就看清了遠處的一場大戰。
  “怪不得敢叫囂著和我交手,原來還真有點真材實料,王重煥那個兇橫人物都竟然鎮壓不了他,看來我也得重新審視此人了……”
  嗡!
  就在神華峰上下,各種人物議論紛紛之間,在絳元靈脈上空的戰場內,突然轟涌出一股恐怖、冰冷、神秘之極的波動,擴散四周。
  在場所有人頓時呼吸一窒,感覺體內真元、血脈居然都隱隱有一種紊亂逆沖的跡象!
  然后——
  眾人就看到,在陳汐背后虛空中,悄無聲息地出現了一對泛著灰濛濛光澤的羽翼,灰光氤氳,宛如混沌之氣在彌漫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晚剛出院,明天恢復正常更新。另外,這些天身體有恙,更新很少,也沒敢呼喚月票,但回到家打開電腦看到這么多兄弟默默投票支持,那一刻,俺真的很感動!
  真心拜謝大家了,明天起,除了保底的2更外,會時常多更一些,來回饋兄弟姐妹們的支持的!
  天雖冷如冰,我心暖如火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