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25 戰驚神華

那對羽翼,流轉灰濛濛光澤,邊緣鋒利,弧線如天之痕跡,大道之烙印,就像是上蒼最完美的杰作,透著一股無與倫比的神秘感。
  一縷縷繁奧莫測的符文閃滅、孕化其中,仿似闡述著諸天的奧義。
  唰!
  還不等眾人窺伺到那一對羽翼的真正奧妙,只覺眼前一花,下一刻,灰濛濛羽翼猛地一振,擴展而開,暴涌出一股貫通無窮空間,遮蓋九萬里山河的宏大氣象。
  僅僅一剎那,陳汐整個人居然在眾人眼皮底下消失不見了!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
  遠處蒼穹下,王重煥心中咯噔一聲,他同樣駭然發現,自己竟再無法鎖定陳汐的蹤跡,此子就像憑空蒸發了一般!
  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令他根本來不及多想,幾乎下意識地暴喝一聲,腳踏虛空,力挽兇靈五行弓,頻頻波動弓弦。
  崩!崩!崩!……
  一道道驚虹般的璀璨箭芒,若驟雨狂風般爆射而出,鋪天蓋地,籠罩四方八極。
  這既是一種狂暴兇橫無比的攻擊,又是一種絕佳的防御,將自身所有死角都防御得潑水不進,嚴密無縫。
  “陳汐,你就這點能耐?給我滾出來受死!”
  王重煥一頭濃密金發飛舞,睥睨大喝,整個人都充斥著一種橫掃八荒**的逼人氣勢,兇橫到了極致。
  嗤!
  就在這時,猝不及防地,一縷凌厲無匹的劍芒從他耳畔憑空掠出,一劃而過。
  這一道劍芒太突兀,猶如瞬移,令王重煥根本就反應不及,直接被削落其一小塊頭皮,金色發絲墜落,血流如注,讓他那俊美的容顏看起來妖邪而猙獰。
  “你讓我流血了!”王重煥撫摸頭部,俊美的臉頰抽搐不已,似是萬萬沒想到,自己居然受傷了。
  這時候,他已瞥見了陳汐的蹤跡,正遙遙立在遠處虛空中,身影如梭,遮蓋在一對灰濛濛的羽翼之下,模糊而飄渺,幾乎要和虛空融為一體了,神識若是不夠強大,根本就查探不到。
  轟!
  他腳踏罡斗,身若驚雷,繚繞無窮刺目五色神霞,挽弓拉弦如滿月,凝聚出一道琉璃般絢麗的箭芒,攝人心魂。
  他真的怒了,自修行以來,憑借著大氣運、大福緣,以及超高的天資,他幾乎罕逢敵手,不曾想如今居然在一個新人手中吃了這樣一個大虧。
  這對心高氣傲的他而言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!
  畢竟,像他這樣天資超絕的年輕強者,最要臉面,連頭皮都被人斬落一塊,這傳出去的話也太丟人了。
  “給我死來!”
  王重煥暴喝,在其背后,升起一片五色神華,猶如五行循環,盤繞在那里,愈發襯得他氣勢迫人。
  與此同時,“嗡”的一聲,他松開這蓄勢已久的弓弦,旋即,那一道琉璃般絢麗的箭芒爆射而去,如九天之驚虹,碾碎虛空,響起一片震耳欲聾的尖嘯音爆之聲。
  這一箭,光是氣勢,都驚得神華峰上下各種人物停止了交流,他們都已看出,王重煥這次是徹底怒了,這樣驚天地泣鬼神的一箭,冥化境中又有哪個能接得住?
  面對這一箭,這次陳汐并沒有再躲避。
  之前那一擊,雖然只削掉王重煥的一塊頭皮,但已經令他對玄磁之翼的速度,有了一絲更深刻的認知。
  這部青鸞一族的鎮族神通,比之“星空之翼”的速度都不遜色,同樣可以和真正的瞬移不相上下。
  尤為難得的是,玄磁之翼飛遁時,無聲無息,猶如光影變幻般,用以刺殺和襲擊,簡直就是一件無往不利的大殺器。
  此時,他漂浮虛空,背后一對玄磁之翼彌散出猶如混沌般的氣息,灰濛濛一片,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其中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,這家伙居然不躲不避?”
  “難道他自知無法躲避,打算束手就擒,主動認輸?”
  “的確,這一箭太可怕了,絕對是王重煥最具殺伐的巔峰一擊,換做是誰,只怕也無計可施,只能坐以待斃。”
  “唉,又一個新人要被鎮壓了,原本以為這家伙會創造一個奇跡呢……”
  眾人心中念頭紛飛,皆都露出不忍睹視之色,甚至有人已閉上眼睛,不忍看到陳汐像個活靶子似的被鎮壓了。
  這一切念頭,僅僅發生在一剎那,還不等眾人收攏思緒,那一道琉璃般絢麗的驚天箭芒,已爆射而至。
  轟!
  那一道箭芒撞在了陳汐收攏在胸前的雙翼上,轟隆作響,欲要磨滅一切阻擋嗎,爆綻出璀璨霞光,若天崩地裂般,將這片天地淹沒。
  “誰勝誰負?”
  “陳汐不會被直接轟殺了吧?”
  “不見得,若是危及性命,那些隱世不出的老怪物只怕早已制止了,畢竟,咱們種子弟子之間打歸打,戰歸戰,一旦涉及傷亡,那些大人物們絕對不會袖手旁觀。”
  “陳汐不死,只怕也要遭受極大重創,說不定經此一戰,心里留下不可抹去的陰影,一輩子也難有所寸進了。”
  無數意念,剎那交織。
  蒼穹上,刺目光雨充斥,看不清究竟,不過在此眾人都明白,陳汐和王重煥的交手,或許就將在這一擊中分出勝負了。
  “咦!那是……”
  片刻后,蒼穹上煙硝彌散,塵埃落定,然而,當看清其中的情景,卻令在場所有人都不禁瞠目結舌,不敢置信。
  陳汐那峻拔如劍的身影依舊屹立在原地不動,灰濛濛的一對雙翼合攏身前,猶如一道無法撼動的屏障,將那一道琉璃般的箭芒阻擋在外!
  他這個姿勢很怪異,但卻像崖岸碣石般,任憑萬世風吹雨打也巋然不動一絲一毫。
  “擋住了!”
  “王重煥最具殺伐的一箭居然被擋住了……”
  “陳汐這家伙不僅寸步未動,甚至還毫發未傷!”
  眾人皆都倒吸一口涼氣,這一幕令他們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,這個畫面,也注定將烙印在他們腦海中很長一段時間。
  “擋下了?”
  極遠處一座洞府中,擁有“白帝金瞳”的云野見到這一幕,驚得臉皮狠狠一抽搐,難以置信。
  要知道,就是換做他來抵擋這一箭,也要費上一番功夫,而陳汐居然能夠屹立原地就硬結下這一擊,還寸步未退,毫發未傷,這然他如何不吃驚?
  “怪不得冷秋他們都敗在了此子手中,這份實力的確有資格在神華峰立足了……可惜,他是西華峰弟子,注定與我是敵非友……”云野心中喃喃,神色很快恢復了冷靜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!?”遠處,王重煥同樣震驚,如活見鬼了般,這一次他可沒有留手,而是動了真正的殺機,結果這含恨一箭居然仍舊沒取得效果。
  砰!
  就在這時,那這一道琉璃般的箭芒,被阻擋在外,最終勢衰,轟然爆碎,化作漫天光雨消失不見。
  而與此同時,陳汐一振雙翼,沖向前來,通體道意轟鳴,迅速到極致,他要近身搏殺,徹底擊垮王重煥,不再給他開工的機會。
  “想近身而戰?沒門!”
  王重煥眸中冷光乍現,知道遇上了麻煩,但也沒有擔心,手指翻飛,“崩”“崩”“崩”連續撥動弓弦。
  無數箭芒破空,如暴雨傾瀉,威勢比之前也不逞多讓,從中也可以看出,他在“箭道”上的修為的確已達到了一種極高的成就。
  換做其他人面對這種情況,恐怕早已棄弓不用了。
  砰砰砰!
  然而,令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震驚的是,面對那鋪天蓋地的箭雨,陳汐居然不躲不避,每一道箭芒撞在他身上,都會被一股冰冷、神秘的光束狠狠碾碎,爆成一團光雨,根本就傷不到其絲毫。
  “玄磁之翼!我認出來了,那居然是青鸞一族的鎮族絕學,天生克制五行,能夠刷掉任何五行法寶的精華!”
  有人驚呼出聲。
  這一下,眾人也都瞬間明白過來一切,望向陳汐的目光,都再次一變,有震驚,有恍然,有難以置信。
  玄磁之翼,這可是三界神通金榜上排行前三十的強大神通,曾威震太古時期,乃是神獸青鸞的本命神通,因為玄磁峰消失的原因,這部神通也早已湮滅在歷史長河中,不知多少歲月都不曾再現世。
  誰又能想象,如今,這部擁有驚天動地之威的神通,居然會被在陳汐手中施展而出?
  同時,眾人也終于弄明白,王重煥的箭芒攻擊,為何會被陳汐輕松抵擋了,原因就出自那玄磁之翼上。
  要知道,玄磁神光可是能夠刷爆天地間任何五行精華,王重煥的兇靈五行弓雖是半仙器,可在先天上,已被陳汐穩穩克制了一頭。
  “玄磁之翼?”王重煥也是面色一變,瞬間明白了一切,當即就要棄弓,改變戰斗方式,再和陳汐廝殺。
  這一刻,他那平靜如湖的心境,也不禁因為這一個突來變故產生了一絲慌亂。
  唰!
  然而,還不等他有所動作,或者說,就是抓住了這一絲稍縱即逝的機會,下一刻,陳汐人已出現在他的身前,掌凝如印,一掌砸在他的胸膛上。
  咔嚓!
  胸膛塌陷變形,王重煥整個人都被拍飛了出去,大口吐血不已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透明起來。
  顯然,這一擊已令他受到重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