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26 一掌拍飛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!名字太多,就不一一列舉了,總之,拜謝大家了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王重煥吐血重傷,令關注此戰的所有人震驚,差點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  要知道,這王重煥自十三年前進入神華峰,就一直罕逢敵手,加上他自身擁有大氣運、大福緣,資質超群,又深受諸多老古董的寵愛,令得他在種子弟子的行列中,幾乎無人敢招惹。
  誰又能想到,就是這樣一位兇橫無匹的猛人,如今居然敗在了陳汐這個新人手中?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這滿場皆驚的時候,陳汐再次動了,玄磁之翼振動,整個人瞬間消失原地,朝遠處的王重煥撲殺而去。
  他當然不是要殺死對方,給對方留下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,當眾立威!如此,自己方才能安穩地在神華峰立足。
  不過,還不等陳汐靠近那王重煥,一股危險的氣息倏然涌上心頭,令得他眸中一凝,當即果斷止住了步伐。
  轟!
  果然如他所感知到的那樣,那重傷不已的王重煥居然站立起身,渾身上下真元澎湃,幾乎一瞬間,就恢復至巔峰狀態了。
  “這是……”陳汐眼眸一瞇,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一絲令自己心悸的味道。
  并且他還是頭一次見到,一個重傷之人,竟然可以在瞬間就恢復如初的,這一幕太過驚人,令他也是心中一凜,全身戒備。
  “很好,想不到你居然祭煉出了‘玄磁之翼’,的確讓我感到意外。”
  遠處,王重煥金袍染血,整個人猶如神子重生一般,臉色冷酷陰沉之極,眼神黑暗幽幽,泛著絲絲縷縷的殺氣,“不過,我卻不得不告訴你,之前的我,因為正在祭煉仙器‘彌羅大梵劍’,并未施展出五倍戰力,否則,你以為可以傷的了我?”
  五倍戰力!?
  聞言,以陳汐之鎮定,心中也不禁被震撼了一把,若真如此,那也就是說,這王重煥已經掌握了五種臻至大圓滿境界的大道奧義了!
  “怪不得,我還以為王重煥師兄實力變弱了,原來他還之前并未施展真正的力量啊。”
  “如此說來,這一戰看似是王重煥敗了,其實,只不過是陳汐僥幸得手而已。”
  “五倍戰力啊!若真如此的話,陳汐的確很難取勝。”
  遠處眾人低聲議論,皆都被王重煥這一席話給震驚到了,都沒想到,王重煥居然還保有如此可怖的力量沒有施展。
  “哼,莫非你以為,我也就這么點手段?”陳汐突然冷哼道,聲音不大,卻是令在場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。
  只一瞬間,氣氛一下子又變得沉寂起來,鴉雀無聲。
  陳汐這句話,同樣令在場所有人吃驚,王重煥未曾施展五倍戰力,已讓他們感到意外,如今,陳汐居然說他也保有余力,這如何讓人不震撼?
  “大言不慚!”
  王重煥神色也是微微一凝,旋即不屑道,“我如今正在修煉的緊要關頭,等數月后,我必然要將你徹底鎮壓,淪為我身邊的奴仆,為我端茶送水,鞍前馬后,一輩子別想脫離我的掌控!”
  “好好珍惜這數月的時間吧,到時候一切可都由不得你了!”說話之間,王重煥身影一閃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笑話,你若有本事,怎么連你的狗腿子都救不回去,也好意思說這種大話?”陳汐站立在絳元靈脈之上,望著王重煥離去的背影,眸中不禁泛起一抹冷冽殺意。
  王重煥言辭之間的報復之意,濃烈到了極致,若非是在神華峰中,他早已暴起而殺人,徹底將這個禍害給抹除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陳汐師兄,求您饒過我等這一次吧!”
  “我們錯了,不該前來找您的麻煩,請您大發慈悲,念在同門師兄弟的份兒上,寬恕我們此次過錯。”
  “是啊,我們保證下次不敢了。”
  王重煥撂下一句狠話就離開,這下可苦了還跪在陳汐洞府前的那幾個東華峰弟子,一想到待會陳汐有可能收拾自己,他們頓時就呆不住了,一個個出聲哀求起來。
  這些種子弟子,都是冥化大修士中的佼佼者,剛剛來的時候,皆都眼高于頂,姿態倨傲,然而,不管他們力量再如何強大,碰到了陳汐這個比他們更強大的存在,頓時就變了另一番模樣,將人性的負面情緒暴露無遺。
  “身為神華峰種子弟子,你們一個個卻毫無傲骨,卑顏屈膝,令人不齒,簡直有損我九華劍派的聲威!”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這些人,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惡,揮袖道:“滾,若敢再讓我見到你們出現絳元靈脈附近,必將你們直接驅逐出神華峰!”
  “是是是,我們一定聽從陳汐師兄教誨,痛改前非,以后再不敢為非作歹。”幾個東華峰種子弟子如蒙大赫,連連點頭,沒有絲毫反抗和不滿。
  王重煥是什么人?在他們心中,簡直如不可戰勝的天神般,可依舊奈何不了眼前的這個陳汐,他們如今被擒下,哪還敢有任何怨言?
  就是陳汐再罵得更狠點,他們也只會乖乖聽著,不敢違逆。
  這就是神華峰,種子弟子之間的競爭,殘酷而現實,在這里,弱者只有一個選擇,那就是順從強者。
  這些弟子倉惶離開后,陳汐也重新進入自己洞府,盤膝坐地,這才長松了口氣,開始靜靜修煉起來。
  之前和王重煥的對戰,令他也是消耗巨大,差點都吃不消了,現在的當務之急,還是速速恢復體力為好。
  “今日對戰,自始至終都無大人物插手其中,由此看來,神華峰種子弟子之間的競爭,果然是肆無忌憚之極,也難怪那王重煥敢如此倨傲兇橫,雖說他今天和我交手并沒有占到什么便宜,不過以后得小心此人。”
  陳汐在心中暗暗思忖。
  不得不說,這王重煥的確是法力無邊,實力驚人,不僅擁有半仙器兇靈五行弓,還有仙器“彌羅大梵劍”,甚至還掌握了五種的圓滿大道奧義,這等資質和身價,絕對稱得上是底蘊雄厚,天賦過人了。
  陳汐知道,今日若是王重煥施展出五倍戰力,自己想要取勝,幾率的確很渺茫。
  當然,他還有一些殺手锏沒用,像一直伴隨著他的神秘小鼎,若是逼到小鼎出手那一步,別說王重煥,只怕地仙老祖都扛不住。
  畢竟,小鼎可曾開口說過,以它的力量,擁有三成把握殺死或重傷一尊真正的天仙!
  不過小鼎的來歷太過駭人,乃是構成太古戰場天地法則的存在,曾目睹真正的諸神征戰,不到萬不得已,陳汐也決不會使用小鼎的力量,以免引出什么意外。
  “看來,以后我也要努力提升道意境界,爭取將一種種道意都臻至圓滿之境,如此的話,同樣也可以發揮出成倍的戰斗力,到那時,又何懼這王重煥的威脅?”
  沉思許久,陳汐眸中重新涌現一抹堅定之色,他知道,自己才剛進入冥化境不久,和早已進階冥化境的王重煥相比,的確有一段無法彌補的距離。不過,只要靜心修煉,實力再次突破也不是不可能。
  而冥化境修士想要提升實力,無非就兩種途徑,一種就是鞏固和淬煉自身的混洞世界,提升修為,另一種則是感悟道意,將自身道意臻至圓滿境界,如此就可以借助道法,發揮出成倍的戰斗力!
  并且這兩種途徑,也是相輔相成。
  只有混洞世界足夠宏大堅固,才能蓄積下更多的真元,也才能發揮出成倍的戰斗力,否則,即便掌握出圓滿地步的道意,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因為自身真元根本就不夠用。
  反過來,自身掌握的道意境界越高,又能反哺混洞世界,畢竟,道意才是組成混洞世界的脊梁和框架,道意越多,境界越高,混洞世界就越堅固、越宏大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在陳汐閉關的時候,無數氣流,把整個洞府都封閉了起來,這是他布下的厲害禁法,能夠防止他人擅自闖入。
  “連王重煥都含恨離開,此子果然是深不可測,看來我九華劍派之中,又多出了一位絕世妖孽級別的天才,在不久之后的仙道盛會上,或許可以取得不俗的成績。”
  “不錯,此子手段的確驚人,掌握諸多巔峰級道法,又祭煉出了震驚太古的玄磁之翼,假以時日,必然可以成長為我九華劍派的頂梁脊柱。”
  青云大殿中,數位長老把這場戰斗從頭看到尾,心中也是暗暗震驚不已,以他們這等修為,自是看出,陳汐潛力之大,絕對不比神華峰上的其他頂尖弟子差了。
  “不行,此事必須稟報給在秘境中隱居的那些前輩,陳汐這等良材,他們想必都極感興趣。”
  一位長老站起身來,施展空間挪移,朝那神華峰深處飛掠而去,要將今日發生之事悉數稟告給他們隱世的老古董們。
  不止是青云大殿這些長老,隨著這一戰的落幕,神華峰上其他各種洞府、秘境、空間之中,皆都掀起一場對陳汐的熱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