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63 驚喜不斷


  第二更!拜求收藏,紅票!新書榜快被第十一名爆菊了,請兄弟們火速支援!
  ——
  木奎的洞府不過百丈范圍,其內干燥陰涼,簡單地布置著一些寒石桌椅,顯得簡陋異常。
  甫一進入洞府,陳汐便察覺一股濃郁的靈氣波動,掃下一掃,很快便尋找到其來源所在。
  在洞府墻角位置上,放著一塊蒲團,陳汐伸手掀開蒲團,便見一截散發著濛濛靈光的玉石安靜躺在巖石縫隙中,它大約一尺長,兒臂粗細,其上涌散的靈氣濃郁純厚,只略一呼吸便即令人心曠神怡。
  “這便是你說的極品靈脈?怪不得那頭虎妖來搶你的洞府呢,靈氣比之外界濃郁的不止十倍,無疑是一處絕佳的修煉之地啊。”
  陳汐驚奇說道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靈脈的樣子,不過相較于在劍仙洞府見到的那一眼靈泉,這截靈脈還是要略差一籌。
  木奎站在一側,心中惴惴不安,奪寶殺人的事情他不是沒見過,自是也擔心陳汐心生貪婪,揮手把自己殺掉。
  噗通一聲。
  木奎他越想越是害怕,再不敢猶疑,當即跪倒在地大聲道:“小的愿認前輩為主,懇請前輩收我在身旁,木奎一生只求服侍前輩左右,若有違背,必當遭受天道重罰,永世不得輪回!”
  陳汐知道這家伙害怕自己殺人奪寶,知道拒絕他的話,勢必會令他終日惶惶不安,說不定會發生什么意外呢。
  “好,我可以接受你的請求,不過先聲明一點,我不會帶你離開這里的。”陳汐思索片刻,便即點頭說道。
  “前輩,木奎是真心跟隨前輩左右的,小的絕不會令前輩分心照料,請前輩成全。”木奎心中略安,不過想起陳汐后半句話,不禁有些不甘心,暗道前輩是怕我連累了他嗎?
  陳汐搖頭道:“我做出的決定不會再更改,若你堅持如此,那……”
  不待陳汐說完,木奎便即連忙說道:“前輩息怒,就按前輩所說的辦。”
  陳汐點點頭。
  木奎又跟陳汐聊了一會,本想探聽一些陳汐的來歷,卻見陳汐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,當即極為乖巧地退了出去。
  這處洞府至此就被陳汐無聲‘霸占’了,木奎倒是不覺得什么,畢竟陳汐沒有向他痛下殺手已經令木奎極為感激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呼~
  陳汐一屁股坐在蒲團上,其下極品靈脈涌散出的純厚靈氣令他忍不住舒服地呼了一口氣。
  “這里倒是不錯。”季禺抱著貔貅幼崽,憑空出現。
  陳汐已經習慣了季禺的神出鬼沒,知道他只有在沒人的時候,才會出來與自己想見。
  吼!
  通體絨毛雪白只有拳頭大小的貔貅眼睛一亮,朝陳汐所在的位置嘶吼起來,很明顯是發現那一截極品靈脈了。
  陳汐見小家伙模樣可愛,忍不住想伸手抱抱它,卻被季禺斷然拒絕:“你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壓制住白梟,只會讓它逃跑了。”
  “白梟?”陳汐怔然道。
  “嗯,它叫白梟,已有靈智,天生靈體,但身為亙古以來赫赫有名的瑞獸,,它一輩子也無法蛻化人形。”
  季禺慨然道:“這便是天道,損有余,補不足。若是貔貅蛻化人形修煉,憑借其蘊積氣運的恐怖手段,恐怕早已成了至高無上的存在。”
  “損有余而補不足?”陳汐惘然不已,天道玄玄,不可捉摸,已他如今的眼界,哪能明白其中意味。
  “你打算怎么做?要一直留在這里么?”季禺轉移話題。
  提及正事,陳汐的神色顯得認真許多,點頭道:“嗯,我聽木奎說,這南蠻深山中盤踞著七頭勢力恐怖的大妖王,猶如銅墻鐵壁一樣固守著通往外界的必經之地。所以我想暫且留在這里,待實力突破紫府境界,再離開這里。”
  剛才聊天,木奎本是要試探陳汐的身份,卻被陳汐三言兩語轉移話題,泄露了諸多的秘密,也令陳汐對這片群山綿延的區域有了一定了解。
  南蠻山脈十萬里范圍,腹地占據五萬里,而在這片范圍中妖獸肆虐縱橫,其中又以七大妖王聲名最為顯著。
  這七大妖王分別是紫銅山雷鷹王,崆水洞黑猿王、月亮湖墨蛟王、落霞森林青蟒王、嘯月嶺鯤鵬王,冷星山青丘狐王、以及一頭行蹤神秘的玄睛老黿王。
  這七頭妖王實力也是有強有弱,低者像崆水洞黑猿王只有紫府境界,高者像嘯月嶺鯤鵬王和青丘狐王,幾乎沒有那頭妖知道其修為究竟又多強。
  當然,最為神秘的還是玄睛老黿王,據說這頭老黿已存活上萬年之久,擁有著上古神獸霸主玄武的一絲血脈,實力深不可測。
  之所以說他神秘,便是因為幾乎沒有那頭妖見過他出手,并且他的行蹤飄渺不定,除非他自己愿意,否則沒有誰能夠見到他。
  不過,七大妖王無論強弱,皆是現階段陳汐無法抗衡的強大存在,也正因此,他才不敢輕易離開抱月山,用這七大妖王把手南蠻山腹地的四周,若是硬闖的話,只會慘死在其獠牙之下。
  “也好,這南蠻深山中雖說妖獸肆虐,人跡罕至,不過天地靈氣卻是濃郁之極,并且還生長著諸多的靈草靈木、天材地寶,儼然如同一座天然寶地,在此修行倒也是極好的。”季禺頷首說道。
  又聊了一陣,囑咐陳汐好好修煉莫要荒廢光陰之后,季禺便即抱著貔貅幼崽消失不見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在季禺前腳剛離開,陳汐便即從儲物戒指中摸出那些從劍仙洞府得到的玉簡,一一排列在地面。
  這些玉簡總計二十枚,是季禺在那典藏大殿數萬玉簡中親手挑揀出來的,自然是珍貴之極的存在。
  這中有十三枚是制符典籍,七枚其他玉簡。
  制符一道博大精深,浩瀚如煙海,許多漫長的時間去鉆研體悟,極難短時間內取得成效。
  陳汐把目光落在其他七枚玉簡上。
  煉氣功法《冰鶴訣》,記載著紫府境界九重境界的修煉法訣,其所修煉出的真元宛如充滿冰棱的滾滾潮汐,不僅綿延悠長,且兼具著鋒銳尖利的作用,極為神妙。
  “我陳氏祖傳的《紫霄功》十八重,僅僅只記載著后天九重和先天九重的修煉法訣,卻是沒有紫府境界,這《冰鶴訣》恰解決了我的燃眉之急。”
  匆匆翻閱一遍《冰鶴訣》,看著其上精妙絕倫超乎想象的煉氣法訣,陳汐心中猛地涌出一抹感激,暗道:“想必季禺前輩也考慮到這一點,才會給我挑揀出這部《冰鶴訣》的。我一定要好好修煉,方不辜負他的期望!”
  第二枚玉簡——《大衍風行劍》,取‘大衍之數五十,其用四十有九’之意。
  劍法快如閃電,變化萬千,仿佛呼嘯天地之間的風,劍出猶如颶風怒嗥,摧枯拉朽,而防守起來更是密不透風……同時當劍法修至極致,劍出如疾風之快、細風之綿、怒風之烈、狂風之猛、長風之銳……變化萬千,令人防不勝防。
  依據風的特性,《大衍風行劍》總共分作六招,疾風掠影、細風斜雨、烈風如晦、狂風如潮,長風破浪、颶風碎虛。
  “厲害!這《大衍風行劍》前四招皆有天人合一境水準,尤為不可思議的是,那【長風破浪】和【颶風碎虛】兩招,竟然已有‘道之奧義’的神韻!”
  陳汐看得心潮澎湃,目中異彩紛呈。
  眾所周知所有技藝的境界皆分作基礎、知微、天人合一,而在之上便是道意!
  至此境界,無論是劍法、刀法、槍法、步伐、拳法,乃至于插花、繪畫、音律等技藝,都已蘊含著修煉者對天道的感悟,施展出來,威力是天人合一境的百倍不止,兩者雖只間隔一步之遙,卻是有著判若云泥的巨大差距!
  像劍法,領悟出道意,便可凝聚‘劍意’,威力比之尋常劍法有著質的差別。
  “道意!這《大衍風行劍》在那典藏大殿中恐怕也是珍貴之極的存在,季禺前輩對我真是太好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強自按捺住心中興奮,繼續朝下一枚玉簡看去。
  身法——《神風化羽遁法》,以風為翅,傲嘯九天!
  這部《神風化羽遁法》也是奧妙無窮,歷經剛才的驚喜,陳汐早已有些麻木,可看到這部能夠令修煉者騰云駕霧,縱橫蒼穹的玄妙身法,依舊是難掩激動,好半響才平復了一下心情。
  《幻神》、《撼神》、《戮神》這三枚玉簡中記載著神魂攻擊之法,并且據陳汐推測,這三枚玉簡明顯是一個整體,從最低級的《幻神》到最高級的《戮神》層層往上。
  同樣的,這三部神魂攻擊法訣是陳汐迫切需要的,據他所知,修煉神魂的觀想之法本就極為罕見,這神魂攻擊之法雖比不得觀想之法珍貴,但也是極為珍貴的存在,一般勢力根本就不可能擁有。
  當陳汐的目光落在最后一枚玉簡時,不由一愣,《斂息無蹤決》?
  難道是一門真元運用的法門?
  拿在匆匆一瀏覽,陳汐被一波又一波驚喜蹂躪得幾乎麻木的心,再次不爭氣地砰然跳動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