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632 青銅之棺

感謝兄弟“山東黑社會”“watchywq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和“暴醬”“回首又見她”的打賞捧場!
  ——
  那座名為冰云閣的樓宇,擎天而立,矗立在遠處城池中,猶若一柄雪白利劍貫通蒼穹,孤峻料峭,醒目之極。
  然而,最為驚人的卻是,在冰云閣一側,還有著一株聳入云層的古樹,巨大無匹,原本冰云閣已足夠高了,可在那一株巨樹前,反而顯得有些矮了。
  這株古樹,通體猶如冰晶堆砌而成,蒸騰著冰霞,無論是枝杈還是葉子都冰瑩欲滴,樹冠擎天,竟看不清其有多高,仿似已探出九天之外,遙遙聳入那無垠宙宇之中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樹?”
  路上,陳汐驚訝問道,這株古樹實在太雄偉,主干都要幾十人合抱,比一座山還磅礴雄渾,矗立在城池中,顯得尤其奪目。
  “這是冰靈神樹,其存在的年月可以追溯到冰霄城創建的時候,悠遠無比,據說乃是太古時期,那一株“蒼梧神樹”的一片葉子所化。”安薇輕聲解釋道。
  蒼梧神樹的一片葉子所化?
  陳汐聞言,眸光湛然,這也太驚人了,一片葉子,都能成長為擎天而立的古樹,那真正的蒼梧神樹又該有何等神異?
  據說,那蒼梧神樹乃是太古年間,貫通仙界和人間界的一道橋梁,烙印諸天大道奧義,神輝熾盛,近乎不朽。
  后來歷經一場波及三界的大劫,方才消失在天地之間,其根蟠扎在九嶷之山,其隕落碎片化作了如今的“蒼梧之淵”。
  而這株冰靈神樹,居然是蒼梧神樹的一片葉子所化,若事實真如此,那可就太驚人了,絕對是一株天地瑰寶般的存在。
  不過按理說,這等神物一旦出現,只怕早被大能者們瘋搶走了,又怎會一直屹立此地,不曾被任何人所得?
  陳汐向安薇請教,他對此很感興趣,直覺告訴他,這株冰靈神樹很不尋常。
  “笑話,怎可能被人取走,此樹乃是冰霄城的根基所在,每逢蒼梧之淵將要出現,此樹就會產生出一縷縷大道之音,以此提醒世人,蒼梧之淵將要現世。”
  “而這次就是因為此樹于七天之前突降道音,這才引得四面八方的強者前來,欲要進入那蒼梧之淵尋覓機緣。”
  “換句話說,沒有此樹,世人根本就尋覓不到蒼梧之淵的存在,在這種情況下,誰又敢去禍害它?若那樣的話,非被所有修士追殺不可,那種后果可沒有誰能承擔得起。”
  回答陳汐的不是安慰,而是一旁的龍振北,他似乎極為看不慣陳汐和安薇竊竊私語,說話時,語態冷淡,顯得有些不友好。
  不過,陳汐卻是一笑置之,他已得到想要獲知的答案,至于龍振北對自己的態度變化,他才懶得放在心上。
  “其實,還有一種傳聞,不過沒多少人相信。”安薇見此,突然朝陳汐說道。
  “哦,什么傳聞?”
  這一下,不止是陳汐,就連龍振北也一怔,露出疑色。
  “太古年間,諸神逐鹿,圣人爭雄,那是一段輝煌無比的歲月,也是一片混亂的年代,三界勢力的劃分就是在那時候初具雛形……”
  蒼梧神樹的存在,乃是貫通人間界、仙界的橋梁,天生的得道之體,掌握造化之力,超越億萬眾生。
  然而,當那一場波及三界的大劫來臨時,即便以它的通天手段也很難度過這一場劫難,于是,它聯合一位至尊生靈一起出手,竊取獲得一縷天機,身軀雖隕,但最終卻有一絲神魄存活了下來。
  而這一縷神魄,就藏在這冰靈神樹之中,等待時機涅槃重生。
  “什么!?”龍振北聞言,都幾乎呆住了,這若是真的,那可就太恐怖了。
  試想,這可是一株曾貫通仙界的太古神樹的神魄,雖然只是一縷,可若是真的存在,只怕會令三界諸神都瘋狂!
  陳汐心中也是巨震不已,這個傳聞太過驚人,令他也幾乎不敢置信,要知道,太古時期距今已不知多少萬年,若那蒼梧神樹的一縷神魄還存在,簡直就成了真正的神跡,不朽而永恒!
  “當然,這只是一個傳聞,我也是在一部古籍上看到的,是否屬實,誰也沒辦法確定。”安薇輕笑道。
  “你不是說蒼梧神樹和一位至尊生靈聯手,方才竊取一絲生機,保留了一縷神魄,那位至尊生靈又是何等存在?”
  雖說只是傳聞,但陳汐依舊忍不住好奇問道,他隱約感覺,這個傳聞哪怕是假的,但多聽一些也無妨,萬一是真的,說不定以后會有用場。
  “這我就不知道了。”安薇聳了聳肩。
  “走吧,冰云閣到了。”龍振北突然開口道。
  陳汐抬眼一看,果然就見到,那擎天般矗立的冰云閣,已是近在眼前。
  這座樓閣之畔,就是那一株冰靈古樹,遠遠能夠看到,在那冰靈神樹極高處的枝椏上,居然盤坐著一道道人影,似是在靜修一般。
  “且不提那些傳聞,這株冰靈神樹的確神異無比,通體冰雪晶瑩,脈絡紋理之間,還蘊含著充沛的水行大道氣息,在此樹之上靜悟,極容易掌握水行大道的奧妙。”
  安薇在一旁輕聲說道,“正因如此,這株冰靈神樹也成了這冰霄城的一個天然道壇,每年不知有多少的年輕人慕名而來,在此參悟大道奧義,或多或少都有所斬獲。”
  “的確是神妙莫測,若非外出歷練,誰能想到,這天地間竟有這等神物存在。”陳汐點頭贊嘆,心中也有點沖動,想要登臨那冰靈神樹之上,一探究竟。
  “安師妹,咱們上去吧,坐在冰云閣高層之上,同樣能感受到這株神樹的諸多氣息,并且還能獲知更多消息,見識更多來自四面八方的強者人物,可謂是一舉多得。”龍振北含笑向安薇發出了邀請。
  當即,三人魚貫而入。
  ……
  冰云閣高可擎天,其內也是恢弘無比,處處散發晶瑩光澤,周圍繚繞縷縷云霧,無論布局,還是擺設,都仿若仙境般,妙不可言。
  不過這里的消費價格也是極高,尋常人根本就進不來。
  換句話說,能夠出入此地的自然是修士,而且身份皆都非同凡響,不然這等高昂的價格,足以讓一般的修者望而卻步了。
  從某種意義上說,隨著蒼梧之淵將要現世的消息傳出后,這里儼然已成了玄寰域各大勢力的俊杰聚集地。
  龍振北身為燭龍一族的絕世妖孽,九華劍派種子弟子中數一數二的人物,家底自然豐厚之極,極其瀟灑地向侍者付出一筆不菲的費用后,三人直接通往傳送陣,抵達了冰云閣的最高層之中。
  冰云閣最高層,乃是一片廣闊之極的大殿,傲立云端,玉石雕砌的欄桿之外,入眼的就是冰靈神樹那茂盛若擎天大傘的樹冠,在遠處就是朵朵白云,無垠蒼穹,視野極其遼闊。
  此時,正有數十位身披華裳,儀態不凡的男女,端坐其中,不乏仙魔兩道的俊杰人物,甚至還有諸多氣息強大的各族生靈后裔。
  “抱真觀赤陽子,歸元道宗周采凌,六欲魔宗宇文拓,黑水一族孔齊……想不到,居然來了如此多名震玄寰域的各勢力風云人物。”
  安薇眸光一掃大殿內眾人,當即飛快傳音道,“陳汐師弟,此間人物皆非尋常可比,乃是各大勢力中培養出的杰出子弟,此次進入蒼梧之淵,看來要小心一些了,只怕少不了有一番沖突和競爭。”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他同樣也發現,在場眾人中,氣息最弱的,都比冷秋、杜軒只高不低,氣息最強的甚至比王重煥、龍振北都不相上下。
  稱得上是人才濟濟,臥虎藏龍。
  “不過你我倒也不必擔憂什么,咱們九華劍派身為十大仙門之一,論背景和地位,比之在場眾人只高不低。”安薇輕聲道。
  “我明白。”陳汐笑了笑,修煉到了他這種程度,自不會畏懼在場任何人,就是發生沖突,他也有把握將其徹底解決。
  “咦,九華劍派的龍振北師兄?”
  “龍振北?那個燭龍一族的絕代妖孽?”
  “居然是此人,據說他已修成天賦道法‘燭龍靈瞳’,在九華劍派的種子弟子中,都是一流級別的存在,如今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  陳汐三人的出現,同樣引起了大殿眾人的注意,尤其當見到為首的龍振北時,場間甚至產生了一絲嘩然。
  顯然,他們都認得龍振北是何方神圣,要知道,在場眾人可都是來自各大勢力的俊杰英豪,居然會因為龍振北的出現,產生一絲躁動,由此也可知他的名氣在外界有多么響亮了。
  “安薇姐姐,你也來了?”
  “安薇?那不是九華劍派最為杰出的弟子之一?聽聞其道行在同輩之中無出其右者,冠絕群倫,沒想到,就連其人也如此傾國傾城,稱得上是國色天香啊。”
  “漂亮,實在太漂亮了,早聽說九華劍派的安薇貌若天仙,如今看來,的確不假啊。”
  有人認出了龍振北,也有人認出安薇,當看清她那清美而古典的容顏,窈窕修長曼妙無比的身段時,在場大多男子都不禁一呆,露出一抹癡迷之色。
  只有陳汐,跟隨在兩人身后,反而成了無人關注的角色,顯得頗不起眼。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PS:凌晨還有一更,強烈呼喚月票,兄弟姐妹們,請動動鼠標投給俺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