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33 強者云集

感謝兄弟“牛大灣的魚”“123vs321”“身如不系之舟”“YUCHI黃”“njsky702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冰云閣最高層大殿中。
  龍振北和安薇的抵達,受到了在座各方強者的矚目,反倒是陳汐,由于面孔陌生,成了無人關注的角色。
  不過他并不在乎,挑了個臨窗的位置,坐了下來,一邊飲酒品茗,一邊打量著大殿內的眾人。
  他關注最多的,還要屬那個來自十大仙門之一抱真觀的青年——赤陽子。
  此人一襲杏黃道袍,風骨清奇,相貌俊雅,舉手投足之間,散發出一股返璞歸真的氣息,孤身坐在那邊,宛如鶴立雞群,極為搶眼。
  而陳汐之所以關注此人,乃是因為云空風氏的風劍白,在太古戰場時,風劍白便是被抱真觀的一名地仙老祖收為弟子的。
  如今距離進入玄寰域才只過去不到半年時間,他很好奇,風劍白這家伙如今又修煉到了哪種地步,又是否會前來這蒼梧之淵?
  想到風劍白,陳汐又想起卿秀衣、甄流晴、梵云嵐、趙清河等人,他們各自都被一方大勢力的高手帶走,音訊全無,如今,又過得如何了?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陳汐沉思之際,一道如電目光倏然掃來,落在他的身上,登時就將他驚醒過來,抬眼一看,原來是那赤陽子。
  “看來我頻頻打量于他,反而引起了他的注意……”陳汐心中哂笑不已,飲了一杯酒,將目光投向窗外。
  另一邊,赤陽子眉頭一皺,旋即也收回目光,心中卻是升起一縷疑云,這陌生年輕人出身九華劍派,又跟隨在龍振北和安薇身邊,莫非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?
  大殿內,龍振北和安薇各自在與一些青年才俊交談,言笑晏晏,兩人一個是擁有“燭龍靈瞳”的強大人物,一個是宛如仙子般的天之驕女,自然不乏與之親近者,顯得頗為熱鬧,只有陳汐獨坐案牘之前,看在外人眼中,就顯得有些落寞了。
  不過,陳汐倒并不這么覺得,他在九華劍派呆了許久,可以說十分的寧靜,甚至有點冷清,現在突然進入這紅塵世界,反倒覺得頗為舒坦。
  “修士厭倦了紅塵喧囂,進入名山大澤中靜修是一種享受,可在那等與世隔絕的靈山福地中呆久了,來到這繁華紅塵中,卻別有一種感悟。”
  陳汐遙望窗外那一株茂盛的冰靈神樹,耳聽大殿內那一陣陣熱鬧喧囂,心中觸動頗深,一時間有些發怔。
  這就像兩種人生,一種是閉關深山中的苦修士,一種是游歷在紅塵萬丈中的奇人,體悟不同,心境自然不一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就在陳汐有所體悟,心境變得清寧剔透的時候,突然感覺到,那遠處的冰靈神樹上,竟傳出一絲晦澀的大道氣運。
  很不同尋常的感覺!
  他甚至模糊察覺到,那冰靈神樹仿若有一種生命力量在律動,只不過極難察覺到,仔細感知時,卻有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 這個時候,龍振北已停止了和其他人交流,施施然坐在了陳汐一側,而安薇則跟陳汐交代了一聲,和一個貌美女子一起離開了冰云閣,要去街上購置一些物品。
  安薇一離開,龍振北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不見,他唇角微翹,帶著一絲傲然,自顧自悠悠說道,“陳師弟,近日會有一些厲害人物趕來冰霄城,其中不乏有咱們九華劍派的敵人,你可要小心些,以我的手段,也只能維護得了安薇師妹的周全。”
  言外之意,就是說,若遇上危險,他只會優先照顧安薇,而不會去照顧陳汐。
  陳汐默然,置若罔聞,他此時所有心思,都落在了窗外那一株冰靈神樹上,哪有時間去理會龍振北。
  更何況,龍振北都如此“表示”了,他也懶得再跟對方磨嘴皮子,反正他也從沒指望龍振北會大度到會照顧自己了。
  “那……我就當你默認了。”
  見陳汐居然無動于衷,無視了自己,龍振北不禁一怔,眸中不經意閃過一絲慍怒之色,說實話,若非礙于安薇的顏面,他根本就不會和陳汐這樣的小角色為伍。
  雖說陳汐在宗派中干出了一件件驚動門派的大事,更是擊傷了王重煥這等兇橫人物,但在龍振北看來,也是不值一曬,完全引不起他的興趣。
  他所看重的,無非是兩樣東西,一個是自己的實力,一個是他鐘意的美人,其他任何事情對他而言都無足輕重。
  如今,他已經傲立在九華劍派種子弟子的巔峰行列中,名震天下,走到哪里都會受到眾人的禮待,身旁又有安薇這等天之驕女陪伴,可謂是躊躇滿志,無限風光,又哪會把陳汐放在眼中了。
  “真是個不可理喻的家伙啊,等麻煩找上門來,看你還不乖乖地來求我出手幫助!”龍振北瞥了一眼陳汐,心中冷笑不已。
  在這期間,陸續又有幾批各地域強者進入這層樓閣,引來陣陣喧嘩聲,都在議論有關蒼梧之淵的事情。
  不過這一切,都被陳汐忽略了,因為他再次有了驚人發現!
  他的眉心悄然裂開一道豎目,凝視窗外冰靈神樹,頓時就看見,在那神樹主干內,居然流動著一股柔和的神性光輝!
  尤為令他吃驚的是,神樹主干內猶若被人開辟了一個獨立世界般,浩大無比,處處密布著古老晦澀的道之痕跡,而在那片空間中央,赫然有著一個古老祭臺漂浮。
  除此之外,祭臺之上,還有一口青銅棺,棺身銹跡斑駁,依稀可以看到花鳥蟲魚、日月星辰、先人祭祀等等圖案,散發出一股冰冷、古老、神秘之極的氣息。
  “獨立空間、大道痕跡、古老祭臺、青銅之棺……這冰靈神樹內,果然另有玄機,若非依仗神諦之眼,自己只怕也難以發現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暗自震驚不已,不曾想發現這樣一個驚人秘密。
  他竭力運轉“神諦之眼”,眼睛都一陣劇痛,幾乎要淌血般,終于看清了青銅棺內的景象,里邊空蕩蕩一片,但在角落內,卻有一塊極其不起眼的焦木。
  這塊焦木,只有巴掌大小,通體黝黑,仿似受到雷擊了一般,表面隱隱有著絲絲裂痕,而在其中一道裂痕上,竟然生出了一個纖小無比的嫩芽,瑩嫩青碧,流轉絲絲柔和光暈,那光暈飄灑而下,似濛濛細雨般,滋潤著整塊焦木,極為神奇。
  “這焦木難道就是安薇所說的,蒼梧神樹留下的一縷神魄所化?”陳汐心中一顫,心臟都禁不住砰砰直跳起來。
  若真如他所推測那樣,那一根蘊生于焦木上的嫩芽,就代表著蒼梧神樹的一縷生機了。
  簡直太神奇了!
  誰能想象到,冰靈神樹內,居然會出現這等近似神跡般的物品?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這才緩緩平復了激動的心情。
  “這株冰靈神樹很不一般,屹立無盡歲月以來,每當蒼梧之淵將要現世,就會發出一縷縷大道之音,像是在召喚什么東西一般。”
  “可惜,這冰靈神樹的存在,早已受到天道法則的籠罩,一旦破壞,就會引起諸多大能者的矚目,若非如此,我真恨不得劈開了它,看一看其內究竟藏著什么秘密。”
  “是啊,古往今來也不知有多少超凡入圣之輩,前來冰靈神樹一探究竟,欲要推演出它和蒼梧之淵的關系,可至今也無一人能窺破其中奧妙。”
  大殿內,一些各大勢力的強者在議論,并不忌憚什么,因為有關冰靈神樹的一切,已成了公開的秘密。
  陳汐卻是心中一動,從這些人的話中,隱約感覺到,自己之前所見到的一幕幕,或許就是冰靈神樹真正的秘密所在,只要將其徹底弄清楚,或許就能探索出更多有關蒼梧之淵的奧妙。
  此時,又有一些強者展開了議論,但所說的卻截然不同。
  “我看,冰靈神樹再神奇,也只不過是蒼梧神樹的一片葉子所化,之所以能夠發出大道之音,完全是因為其和蒼梧神樹一脈相承的關系,至于其中還藏有其他秘密,那完全是無稽之談,即便有,只怕也和蒼梧之淵沒什么關聯。”
  “哈哈,的確如此,若有秘密,只怕早被各方大能者所窺探,又豈會留給咱們這些人去費勁探索。”
  這些話話語同樣有一定道理,贏得了在場不少人的同意。
  陳汐卻是皺了皺眉,深吸一口氣,全力催動神諦之眼,再次朝那冰靈神樹窺察而去,目光如梭,穿過那獨立空間、古老祭臺、青銅之棺,最終落在那一塊焦木上。
  這一次,他開始靜心體會那塊焦木所散發的氣息,結果令他吃驚,因為那焦木嫩芽上所煥發的一縷濛濛綠意,居然就像大道本源一般,蘊含著諸天大道的氣息!
  雖然微弱渺小到了極致,可陳汐卻清楚,自己的感知絕對不會錯,那肯定就是大道氣息,絕不會有假了。
  “不會有假了,那的確是蒼梧神樹的一縷神魄所化,我幫你搞到它,不過你卻必須答應我一件事,作為互換的條件。”
  便在這時,沉寂許久的小鼎突然傳出一縷聲音,簡直如同一道驚雷般,直接將陳汐給震驚住了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繼續呼喚月票,明天元宵情人節,但月票只要給力,依舊加更!兄弟姐妹們,用你們的熱情讓俺的碼字**徹底燃起來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