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634 啪啪抽臉

感謝兄弟“只是偷偷看看”“zhaiweijie”“看書快樂”“王大大的愛好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沉寂許久的小鼎突然出聲,道破那一塊焦木的來歷,令陳汐呼吸一窒,心臟都禁不住咚咚劇烈跳動起來。
  果然是真的!
  那一塊焦木的確是蒼梧神樹的一縷神魄所化!
  陳汐恍惚想起,安薇曾言,太古時期,為躲避那一場波及三界的大劫,貫通仙界與人間界的蒼梧神樹,和一位至尊生靈聯手,竊取一絲生機,雖身軀隕落,但最終卻將一縷神魄留存下來。
  而這一縷神魄,歷經無盡歲月的洗禮,如今,居然化作一塊焦木,生出一絲青翠嫩芽,已漸漸重煥一絲生機了!
  “什么條件?”
  陳汐傳音道。回過神來,他才想起,小鼎之前曾說,可以幫自己取得那一塊焦木,不過作為交換條件,自己卻必須答應它一件事。
  若擱在以前,見小鼎跟自己講條件,他心中肯定會不舒服,但經歷了太古戰場中的一系列事情后,他已懂得小鼎的處事之道。
  那是一種維系平衡的處事方式,想要從它那里得到什么,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,如此做,也是為了陳汐好,以免將自己的因果,嫁禍在陳汐身上。
  “幫我搜集一塊混沌神晶。”小鼎答道。
  “混沌神晶?”陳汐怔了怔,有些搞不定這究竟是一件何等寶物。
  “此物存在于蒼梧之淵,等你進去,我會指引你去獲取它。”小鼎問道,“怎么樣,是否要交換?”
  “好,我答應。”
  陳汐毫不猶豫就答應了。
  他本就是要進入那蒼梧之淵歷練,小鼎又說可以指引他去搜尋混沌神晶的下落,這么簡單的交換條件,他焉有不答應的道理。
  “等我三天,蒼梧神樹的這一縷神魄,太過強大,以免發生意外,我需要這三天的時間一點點將其降服。”
  小鼎說罷,下一刻,已倏然消失在陳汐胸前,居然沒有引起任何的空間波動。
  除了陳汐,大殿眾人沒有誰知道在這一剎那,已有了一件神秘之極的寶物,進入到那冰靈神樹之內。
  “小鼎在太古戰場誅殺那異界四大強者時,也只不過發生在剎那之間,沒想到收取一塊焦木,卻需要三天之久,由此可見,這蒼梧神樹的一縷神魄究竟有何等神異了……”
  一想到三天之后,自己就能夠獲得一塊異寶,陳汐心中也是變得滾熱起來,充滿了期待。
  大殿中,一批又一批的強者抵達,顯得愈發熱鬧起來,有仙道魔門的子弟,同樣也有荒古萬族中的強大生靈,其中更不乏一些隱世古老家族的強者。
  此刻,這些人匯聚一堂,光是身上釋放出的氣息,都足以將一些實力稍弱之輩震得氣機紊亂。
  當然,氣氛并非像表面那么和睦,畢竟,這些強者來自玄寰域不同的大勢力,有的更是敵對勢力,此刻身處同一屋檐下,不拔刀相向都已是幸事。
  也慶幸蒼梧之淵還沒有出現,否則,此地只怕早已爆發多場流血沖突了。
  畢竟,無論是敵是友,他們此來冰霄城的目的,皆都是為了傳說中的蒼梧之淵,在沒有進入蒼梧之淵獲得好處之前,他們決不會輕舉妄動了。
  不過,可以想象的是,一旦進入蒼梧之淵,無論關系再如何親睦,還是再如何惡劣,彼此都將會成為競爭對手,到那時候,或許為了一件寶物,或許為了一場機緣,都可能殺得你死我活,血流成河。
  陳汐獨自坐在案牘前,一邊靜心等待小鼎,一邊打量著大殿中的眾人,倒也并不覺得寂寞。
  至于龍振北,不知何時已起身,來到了那抱真觀赤陽子桌前坐下,兩人正在對飲,低聲敘說著些什么。
  顯然,能夠被龍振北主動搭訕,這赤陽子無論身份,還是實力,應該都不會比龍振北差了,甚至還要高出一絲。
  而安薇,在離開冰霄閣之后,至今還沒回來,也不知其購買何等物品去了,行蹤飄渺,顯得頗為神秘。
  “咦,冷禪兒公主來了,據說她拜在天衍道宗門下,在年輕一代中名氣很大,是天衍道宗最為耀眼的種子弟子之一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突然有人低語,眼神熱切。
  嘩啦!
  很快,一群人走了進來,吸引了大殿內所有人側目。
  天衍道宗?
  陳汐心中一顫,抬眼望去,就見到一個身披華美鳳袍的美麗少女,被一群人眾星拱月般跟隨著走了進來。
  這美麗少女,顯然不是人族,雙耳尖尖,眉心有一點紅色印記,一對眼眸竟是蔚藍色,平添了一股異樣的美感。
  除此之外,她和人族并無多大區別,容貌精致美麗,身段纖柔高挑,肌膚如凝脂般晶瑩剔透,容貌極為出眾。
  此女顯然名氣頗大,她的到來,受到了許多目光的矚目,有人甚至毫不掩飾地露出強烈的愛慕。
  不過,陳汐眸子中卻是閃過一絲精芒,提及天衍道宗,他就想起了卿秀衣、冰釋天、云瀾生等人,想起了在太古戰場和冰釋天的對賭。
  他很想知道,如今卿秀衣在天衍道宗的一些情況,她若是恢復了前世記憶,又是否還記得起自己?
  冷禪兒公主周圍跟著一些人,實力都很強,顯然都是天衍道宗內的佼佼者,他們的到來,自然也代表,十大仙門之一的天衍道宗,也打算插手蒼梧之淵了。
  “冷禪兒公主,聽聞你們天衍道宗如今出了一位擁有驚天之資的絕代人物,他沒有來冰霄城么,依照他的性格,定然不會錯過這等盛會吧?”有人跟冷禪兒攀談。
  不少人心中都是一凜,他們也同樣聽聞,天衍道宗的那個絕代人物,名為燕十三,據說此人天賦超絕,擁有“火罡之軀”,性格更是火爆至極,嗜戰如狂,每次外出歷練,他都四處挑戰,同輩之中,罕有敗績,是一個極其可怕的人物。
  并且,此人修的是神魔煉體流,如今已能夠凝聚出六具身外化身,威震八荒,一直是碾壓對手,不曾一敗。
  天衍道宗,本就是十大仙門中排行前三的龐然大物,道統悠久,可追溯到太古時期,門中出個諸多震驚三界的大能者,能得到其傳承的子弟,實力都頗為了得。
  “燕師兄肯定會來的。”冷禪兒說道,秀發披散,秀眉如墨,露齒一笑,如雨后花蕾初綻,嬌艷清媚。
  聞言,很多人心中都是一震,顯然知道那燕十三的厲害,或者說,他們最不想碰到的就是這個四處找人挑戰的瘋子。
  “一個粗魯暴躁的瘋子而已,不值一曬。”有人突然出聲,身影冷冽,頓時令大殿氣氛安靜不少。
  當著冷禪兒等天衍道宗強者的面,居然有人敢這么說話,并不在乎燕十三,想來肯定是實力超凡之輩了。
  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角落一張案牘前,那里坐著一個黑衣男子。
  此人面容瘦削,只算普通,并無特別氣質,然而他孤身一人朝那里一坐,卻像一塊巋然不動的碣石,堅硬、孤峻、淵渟岳峙。
  尤為惹眼的是,在其身上,流轉著一絲精純的魔氣,凝而不散,化作縷縷黑霧,將其整個人籠罩,平添一股神秘氣息。
  “黃泉魔宗裘軍!”有人倒吸冷氣,認出此人的來歷。
  這可是黃泉魔宗近千年來最耀眼的強橫人物之一,擁有“千絕魔體”,極其罕見,若是成長起來,可能會成為一代魔尊。
  黃泉魔宗,魔門六脈之一,實力比之十大仙門任何一個都不相上下,裘軍身為黃泉魔宗的核心弟子,實力也是強大之極。
  他之所以如此出名,除了其來頭巨大,擁有“千絕魔體”之外,還在于其性情冷酷,死在其手中的對手,沒有一千也有八百,戰績驚人。
  陳汐的目光也同樣掃向了那裘軍,旋即微微一怔,從此人身上,他居然隱約感受到一股來自幽冥地獄的氣息。
  類似彼岸、沉淪這等道意力量,卻又駁雜許多,充斥著滾滾魔性,陰森冷厲,反而又和幽冥地獄的氣息略有不同。
  在陳汐打量裘軍的時候,裘軍的目光也有意無意瞥了一下陳汐,唇邊泛起一絲意味深長的弧度。
  “嗯?這家伙似乎也在留意觀察自己?”陳汐心中一凜,收回目光,若有所思,黃泉魔宗,這“黃泉”二字,莫非跟幽冥之地的黃泉路有著一絲干系?
  此時,因為裘軍一句話,令得天衍道宗的強者都向那邊望去,盯著自斟自飲的裘軍,神色皆都不善,氣氛也頓時變得緊張起來。
  裘軍當眾對他們天衍道宗之人表示不屑,簡直就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釁,也不怪他們面露不善,做出如此反應。
  砰!
  就在這時,殿門被人重重的踹開,幾個樣貌怪異的生靈走了進來,面色陰沉,似乎很不高興。
  這一下,那些天衍道宗的強者不禁眉頭一皺,就連黃泉魔宗的裘軍也面露一絲不悅,在這時候被人被打擾,都感覺有些惱火。
  但總的來說,因為這幾個生靈的出現,大殿中原本緊張的氣氛,無形之間變得緩和消散許多。
  “真是掃興,下次再遇到那小妞,非好好收拾她一頓不可!”
  那幾個生靈走進大殿之后,嘴中一直罵罵咧咧的,神色陰郁,渾然沒有注意到,大殿中有些人對他們的到來已感到一絲不滿了。
  “嗯?竟然沒座位了?”為首那名生靈目光一掃大殿,很快落在陳汐身上,徑直走了過去,居高臨下俯視著陳汐,“朋友,你一個人霸占一個案牘,未免太浪費,還是讓給我們吧!”
  ps:今天月票很給力,依舊三更!兄弟們,月票只有天天如此給力,就天天爆發!
  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