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636 又見挑釁

感謝兄弟“za6373”“青東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冷禪兒是古國大虞的公主,身份尊貴,相貌出眾,拜在天衍道宗中更展露出驚人的天賦,如今已成為種子弟子中的佼佼者,芳名遠播,尤其在年輕一代中人氣極高,簡直就是諸多子弟心中的女神。
  現在,她居然主動站起,朝那陳汐走去,令得大殿中許多強者看向陳汐的目光,都帶上了一絲警惕和敵意。
  “敢問閣下可是陳汐?”冷禪兒并沒有理會其他,徑直來到陳汐身前,翩然坐在案牘對面,清聲說道。
  陳汐抬眼看了看對面的美麗少女,說道,“找我有事?”
  見陳汐并沒有否認,冷禪兒突然嫣然一笑,如鮮花怒放,嬌艷清媚,“這么說,你就是卿秀衣師祖口中的陳汐了?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眸光燦然,他隱約感覺到,眼前這少女,應該知道些什么,否則決不會把自己和卿秀衣聯系在一起。
  尤其當聽到冷禪兒竟然叫卿秀衣為“師祖”時,他心中頓時一沉,這個輩分太不尋常了,以卿秀衣的身份,怎可能一躍成為“師祖”?
  那原因就只剩一個了,她恢復了前世大半記憶,如今更是已前世的身份在天衍道宗自居了!
  一想到這,陳汐心中就禁不住一嘆,如今,他對卿秀衣的狀況,可謂兩眼一抹黑,什么也不知道,甚至,他都有一股立馬前往天衍道宗去看一看卿秀衣的沖動。
  這時候,聽了冷禪兒和陳汐的交談內容后,那些來自天衍道宗的強者一個個面露驚容,望向陳汐的目光也帶上一抹怪異之色。
  “陳汐,想不到竟然是他!”
  “就是這小子要和冰釋天大人搶卿師祖?哈,冥化境界,又來自小世界一個普通王朝,簡直就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,可笑不自量力。”
  “不錯,不論出身、地位、還是個人實力,這小子跟冰釋天大人相差了十萬八千里,怎配得上卿師姐那等仙子般的人物。”
  “話也不能這么說,起碼他還有勇氣和冰釋天大人對賭,換做咱們,誰又敢這么做?雖然……我也很不看好他。”
  這些天衍道宗強者的議論,并沒有遮掩,被大殿其他人聽進耳中,也都一個個倒吸涼氣,暗自咂舌不已。
  誰都沒想到,這個掌摑蛟鯊四兄弟的年輕人身上,居然還有這等荒誕離奇的經歷。
  卿秀衣,那可是早在不知多少年前就震驚整個玄寰大世界的天之驕女,歷經百世輪回,修得無上業果,令世上諸多大能者都側目不已。
  而那冰釋天,更是天神一般的大人物,早已舉霞飛升,成就天仙之身,傲立人間界之上,叱咤風云。
  陳汐身為九華劍派一名種子弟子,竟然和那卿秀衣有著一段情緣糾葛,和冰釋天成為了情敵,這若傳出去,只怕要震驚整個天下吧?
  且不說他是否自不量力,單單是這一份頗具離奇色彩的經歷,都足以令世人感到瘋狂,感到不可置信了!
  “陳汐?此人就是陳汐?”赤陽子眸中閃過一抹奇特之色。
  半年前,抱真觀的一位地仙老祖降臨太古戰場收取徒弟,最終帶回了云空風氏的風劍白等人,而陳汐和冰釋天對賭的事情,也被那位地仙老祖在抱真觀傳播而開,赤陽子身為抱真觀一名種子弟子,又怎可能沒聽說過此事。
  并且據他所知,此子不僅天賦驚人,渡過了涅槃鳳凰劫,更是力壓群雄,取得武皇戰魂碑第一名,耀眼無雙。
  此刻,見到眼前那清俊年輕人,居然就是那個“陳汐”,赤陽子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波瀾。
  “怎么,赤兄也聽過陳汐之名?”一旁,龍振北忍不住問道,在聽聞了陳汐和冰釋天、卿秀衣之間的糾葛后,他心中驚奇之余,也禁不住升起一抹嫉妒。
  一個冥化境的家伙而已,居然能插足到一位天仙和一個歷經百世輪回的天之驕女之間,雖說極為不自量力,可這份經歷,在這世上又有幾人能夠辦到?
  而這時候,就連赤陽子都像是很早就聽聞過陳汐的名字一樣,就愈發讓龍振北感到吃驚了,他第一次發現,這個一直被自己無視的小人物,似乎比自己所能想象的還要不簡單……
  怎么會這樣?
  難道這家伙一直深藏不露,只有自己被蒙蔽在其中?
  龍振北被這一幕幕搞得有些措手不及,心境也產生了一絲紊亂,感到莫名的煩躁,這種仿佛處處被陳汐壓上一頭的感覺,令他感到極為不爽。
  “嗯,我的確聽說過此子的一些事跡,不同尋常啊!”赤陽子點了點頭,輕聲感慨道。
  龍振北得到答復,心中卻是愈發不是滋味。
  “宗派高層給出的消息果然沒錯,此子就是那個掌握彼岸、沉淪大道奧義的陳汐了……”
  另一側,黃泉魔宗的裘軍眼眸不禁瞇了起來,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芒,就像一頭盯上獵物的猛獸,靜靜斂息,等待在最佳時機給對方以致命一擊。
  就在大殿眾人心念紛飛,交頭接耳的時候,陷入沉默的陳汐,最終抬起頭,望向對面的冷禪兒,問道:“你見我,就是為了說這些?”
  冷禪兒一直在靜靜觀察陳汐的反應,見他眼神很快恢復澄凈鎮定,心中也不禁升起一抹欽佩,嘴上卻點頭道:“不錯,我很早就想看一看,被卿秀衣師祖念念不忘的男人,究竟是什么樣子。”
  念念不忘?她……依舊還牢牢記得自己么?
  只一句話,陳汐心中那一縷焦躁頓時消散無蹤,心境愈發地鎮定從容,對周圍眾人的議論,也是置若罔聞。
  這些事情,本就隱瞞不了多久,如今既然已被揭開,那就揭開吧,自己和卿秀衣、冰釋天之間的糾葛,百年之后就會分出一個結果,早揭開晚揭開又有什么不同?
  “你的確很不錯,不過,請恕我直言,在我看來,現在的你,還遠遠無法配得上卿秀衣師祖。”
  冷禪兒神色認真,直視著陳汐,一字一頓說道,“并且,你和冰釋天大人的賭約,只怕也根本沒有勝出的希望,或許,選擇退出對你來說才是最佳的選擇,若不然,說句誅心的話,你的下場注定凄慘無比。”
  這一番話語,可謂是句句如刀,字字誅心,尤其是從冷禪兒這等身份的人物嘴中說出,更帶著一股由不得人不信服的味道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這個橋段很難寫,卡的厲害,先寫這么多。明天月票給力,依舊三更!兄弟姐妹們,求票票,票票越多,動力越足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