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64 進階紫府


  第三更!拜求收藏,紅票!被爆到十幾名了,這這這……這不是真的吧?
  ——
  “真元凝于周身百竅,神與氣合,以內息之法調養呼吸……修煉至極,可斂息,可匿蹤,非擁有神識之輩,難以察覺矣。”
  陳汐抱著《斂息無蹤決》一字字品讀,眼眸也是越來越明亮。
  太厲害了!
  全篇讀罷,陳汐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。
  這《斂息無蹤決》絕對是一門神妙之極的秘術,修煉有成,不僅能夠收斂全身氣息,并且身影也隨之透明消失,猶如憑空蒸發一般。
  尤為值得注意的是,施展《斂息無蹤決》之后,除非神魂擁有神識之力的修士,否則根本就察覺不到任何蛛絲馬跡,而神識,那是涅槃境大修士才能夠擁有的力量!
  不過,這《斂息無蹤決》只有在靜止狀態才能施展,一旦有所動作便即會暴露在空氣,這個缺陷很是令陳汐遺憾了一把。
  在他看來,若是能夠在奔行中施展《斂息無蹤決》,自己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南蠻深山,而不至于被那七大妖王劫殺。
  總的來說,對現階段的陳汐而言,擁有《斂息無蹤決》無疑多出了一種保命手段,并且還是一個可以用來埋伏襲擊的大殺器!
  “修煉這些玉簡功法的最低要求也是紫府境界,看來我必須要先把煉氣修為突破至紫府才行……”
  陳汐思索片刻,收起地上的玉簡,從儲物戒指中摸出八角宮瓶,又把那株冰魄心蓮插在了蒲團下的一截極品靈脈旁邊。
  冰魄心蓮乃是修煉時鎮壓心魔的寶物,甫一出現,便即逸散出一縷縷令人心靈沉寂氣息。
  在這種沉寂的氛圍中,陳汐激動的心情也是漸漸趨于寧靜。
  八角宮瓶內不僅裝著近五百斤的玄冥煞氣凝聚的液體,還有近三千斤的靈液,這些靈液皆是從劍仙洞府百草殿的一眼靈泉中搜集,若非金靈神蓮的果實成熟,抽空了靈泉,陳汐能夠搜集到的靈液絕不止三千斤。
  不過,這些靈液已經足夠支持他修煉很長時間了。
  嘩啦啦~八角宮瓶驀地飛至半空,瓶口傾倒,一股水柱似的靈液傾瀉而出,而后被陳汐張口吞了下去。
  靈液乃是供奠定道基的紫府境以上修士修煉所用,此刻陳汐卻是拿來沖擊紫府境界,無疑是一種冒險行為。
  不過陳汐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,處身在這妖獸肆虐兇險異常的南蠻深山之中,唯有快速地增強實力,才能夠令自己多一分生存的力量!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靈液甫一涌入,陳汐體內便即響起一陣猶如長江大河奔騰的巨響,澎湃純凈的靈液猶如一頭橫沖直撞的猛獸,開始在周身經脈內肆虐游走,其所過之處,一根根經脈、一個個穴竅就像被無數把小刀狠狠刮了一遍,一股劇痛涌遍全身。
  陳汐悶哼一聲,強忍著痛苦咬牙運轉《紫霄功》。
  幸好他的神魂之力足夠強大,很快便牽引著靈液洪流沿著周身經脈循環運轉,三十六重天之后,悉數注入丹田之中。
  此刻的丹田內已是不復從前的寧靜,原本呈梯形筆直而上的九片真元云朵仿似受到一只大手的攪動,猛地在丹田內飛舞起來,向那些滾滾涌入丹田的真元吞食而去。
  吞食的過程整整持續三天!
  三天后,消耗了近一千斤靈液之后,九片真元云朵的體積足足膨脹了十倍有余,像發酵的面團似的堵塞在丹田內,再也無法動彈一絲。
  而陳汐并沒有終止修煉,依舊吸納著一股股的靈液,歷經《紫霄功》的洗練之后,繼續朝丹田內沖去。
  咔咔咔咔……
  被不斷涌入的靈力狠狠沖擊著,早已被塞得滿滿的丹田隱隱鼓脹起來,仿似下一刻便將要破掉一般。
  就在此時——
  “開!”
  陳汐猛地睜開眼睛,眸中冷光旋轉,大喝出聲。
  ……
  洞府外,木奎正在一株大樹下打坐,似是察覺到什么,霍然抬頭望去,只見整個抱月山上下,所有的天地靈力宛如受到召喚一樣,朝洞府內蜂擁而去,一時之間狂風驟起,風云激蕩,聲勢甚是嚇人。
  “引動天地靈氣?”木奎眼眸中驟然一亮,激動叫道:“難道陳汐前輩要開辟紫府了嗎?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嗯?”
  萬里外的一處陡峭如利劍般直插云霄的山峰中,一個黑袍白發青年躺在坐在玉床上喝著美酒,旁邊的美貌女妖幫他捶腿,神態愜意無比。
  然而他似是察覺什么,猛地做起身子,手中的白骨酒杯當啷落地,摔得粉碎,他似是毫無感覺一般,只是喃喃自語道:“在我的地盤上,誰會在沖擊紫府境界呢?不可能啊,那些小家伙們可沒有一個具備沖擊紫府境的實力啊,莫非是來自其他地方的同道?”
  “大王,您可是察覺到什么?”美貌女妖小心問道。
  黑袍白發青年揮手道:“去,尋找我那厲虎徒兒,問一問他最近是否有其他妖類同道在附近盤桓。”
  “是,大王。”美貌女妖嫣然一笑,已化作一頭白羽靈鳥,振翅飛出了洞府。
  ……
  抱月山天地靈氣的劇烈波動,也引起了在附近潛修的一頭頭大妖的注意,他們或是從水中探起頭,或是從樹巔遠眺,或是從洞府中走出……目光齊刷刷望向同一個地方抱月山。
  “難道是木奎那家伙?”
  “不對,老子記得那頭笨狼才剛剛進階先天圓滿境界啊。”
  “這種氣勢,絕對是開辟紫府沒錯!”
  “若是開辟紫府成功,崆水洞黑猿大王的地位恐怕要遭到威脅啊。”
  或驚訝、或疑惑、或擔憂的在每個大妖心中涌起,但無論如何,他們望向抱月山的目光中,已是隱隱帶著一絲敬畏。
  ……
  轟!
  洞府內,陳汐只覺渾身寒毛乍起,體內丹田猶如被雷霆狠狠劈了一記,令得他神魂也跟著顫粟起來。
  一股恐怖的天地之彌散而開。
  咔嚓!
  一聲如同破殼的細微響聲,如同混沌初開,更似鳳凰涅槃,陳汐只覺身軀猶如被清澈的泉水洗涮了一遍,渾身通透,念頭豁達。
  紫府境界!
  陳汐強自按捺著心中激動,內視體內,丹田已是化作一個比原先空闊百倍的空間,一片真元湖泊蕩漾其中,顯得神秘異常。
  嗯?
  陳汐驚訝注意到,在湖泊中央位置,赫然漂浮著通體金光繚繞的金靈蓮果,竟是絲毫沒有受到剛才破境時的影響。
  也不知這果實究竟有何妙用……
  搖了搖頭,陳汐沒有猶豫,在腦海中回憶了一遍《冰鶴訣》的法訣,細細品味其玄妙奧義。
  紫府開辟,奠定大道根基,方才算作真正意義的踏足仙道,此刻的境界極為不穩定,若無紫府階段的功法可供修煉,甚至會令道基毀去!
  紫府之境,每提升一個階段,丹田內便會涌現一顆真元星辰,九星連珠,便即是紫府圓滿。
  陳汐此刻要做的,便是凝聚出一顆真元星辰,令境界徹底穩固下來。
  嘩啦啦~
  八角宮瓶內的靈液僅剩下兩千斤左右,陳汐卻是毫不吝惜,在確定《冰鶴訣》每一個細節都已掌握于心之后,便即再次張開嘴巴汲取靈液,開始修煉。
  《冰鶴訣》分作九重,記載著從紫府一星到紫府九星的修煉法門,又叫做冰鶴九轉,每一轉便即能夠凝聚一顆真元星辰。
  又是三個時辰過去。
  按著冰鶴訣第一轉的行功路線運轉八十一周天之后,陳汐周身的真元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。
  原本修煉《紫霄功》所凝聚出的紫色真元,如今已是變成晶亮剔透的銀色,猶如冰霜寒晶似的,瑰麗異常。
  并且這股真元冰冷綿延,生機盎然,游走經脈之間,仿似一條蜿蜒奔行的冰螭蛟龍一般。
  陳汐睜開眼睛,屈肘崩臂,一拳朝虛空中擊去。
  拳芒呼嘯,所過之處,虛空中突然多出一道醒目異常的玄冰拳痕,整個洞府中頓時寒氣大盛。
  砰!
  洞府堅硬的墻壁上彌散上一層寒冰,在中央位置更是凹陷進去一個深深的拳印。
  “冰鶴真元果然厲害,隨意一拳便能擁有如此威力,對敵時必然能夠發揮出其不意的效果!”
  陳汐滿意之極。
  “前輩,不知小的能否進來嗎?”木奎的聲音從洞府外傳來。
  陳汐想了想,主動起身走出洞府,看著躬身而立的木奎,問道:“有何事找我?”
  木奎本待說什么,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陳汐身上,只覺仿佛面對著一座不可撼動的峻拔山峰一般,心中暗自震驚不已,連忙恭喜道:“啊,前輩果然已進階紫府境界,小的在這里祝賀前輩了。”
  陳汐皺眉道:“有事說事,我不喜被別人奉承,以后也不要這么做了。”
  木奎連連點頭,斟酌片刻,這才小聲說出自己來意:“前輩,我的幾位朋友想要見你一見,他們都是抱月山附近潛修的大妖,得知前輩破境紫府的消息,特地來恭賀來了。不知前輩能否抽空見他們一面?”
  “附近潛修的大妖?
  陳汐一怔,不過當注意到木奎臉上那惴惴不安的神情時,他隱約明白過來怎么回事,這家伙想必跟其他大妖吹噓了些什么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