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7)     

神箓642 眾強名單

當年在太古戰場,為救助落入洛水商氏手中的卿秀衣和甄流晴,陳汐孤身直闖洛水商氏大本營,將洛水商氏子弟幾乎誅殺一空。
  那商雀若非在最后一刻得到一位地仙老祖的庇佑,只怕也早已死去,根本無緣于加入御心劍齋。
  同樣,商雀也成了當時的唯一的幸存者。
  如今,見到這名叫聞道然的男子出現,陳汐第一時間想起的就是商雀,畢竟斬草沒除根,此人的存在,終究是一種隱患。
  他很想問問,那商雀是否也前來了冰霄城,若如此,他恰可以抽出機會,徹底將這個隱患抹除掉。
  可惜,當他再次望向那聞道然時,人已是不見了蹤跡,隨同他離開的,還有那一件殘破的仿品煉天爐。
  “聽說,此次御心劍齋對蒼梧之淵內的寶物志在必得,派出了諸多一流的核心弟子,這聞道然就是領軍人物。”
  “不錯,這聞道然根骨絕佳,劍意通天,據說心念一動,就能化萬物為劍,甚至能發揮出六倍戰力!”
  “六倍戰力?老天,這等資質在同輩人中,已算拔尖級別的存在了吧?就是放眼十大仙門中,能夠擁有這等實力的,只怕也是少之又少。”
  “這只是個推測而已,哪怕還未達到這等地步,只怕也已不遠了,如今他又購得一件仿品煉天爐,日后就是進階地仙之境,也不愁參悟不到空間奧義了。”
  聞道然雖然離開,但能夠見到他這位早已名震天下的耀眼人物,眾人依舊難掩心中激動,議論不已。
  陳汐聽到這些,卻是笑了笑,不置可否,他在冰云閣最高層大殿中,見到了不止一個和聞道然不相上下的奇才,像黃泉魔宗的裘軍,抱真觀的赤陽子,天衍道宗的冷禪兒等等,自不會因此而驚訝了。
  “咦,這是何物?”陳汐就待離開,目光不經意一瞥,頓時被攤位另一側的一件物品吸引住了。
  此物長有四尺,拇指粗細,通體黑皴皴,密布著殘破細碎的符文,看起來頗為陳舊古老,像一條妖類的筋。
  這時候,此處地攤前圍攏的修士,早已隨著煉天爐被買走而相繼離開,只留下稀稀拉拉數人在此立足。
  “可惜啊,你這攤位上除了一件仿品煉天爐之外,其他諸多物品,看似陳舊古老,但都殘破不堪,沒什么大用。”有人輕嘆,拿起一塊殘破青銅片,用手摩挲。
  “胡說,你看這黑凰筋,長有四尺,絕對是一件難得一見的材料。”那干瘦老者當即反駁道。
  他一臉精明,說話時,有意無意瞥了一眼陳汐,顯然,他是看到陳汐似對這寶物有興趣,故此才將話題轉移過來。
  “胡謅!這不就是一條普普通通的地龍筋,篆刻一些符文,就敢冒充黑凰筋了,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,會被你坑蒙拐騙了?”有人不屑冷笑。
  老者嘿嘿干笑,道:“道友,話可不能亂說,這攤位上的所有寶物,可都是老夫從一座秘境中得來,價值驚人,絕對是天材地寶級別的存在。這些寶物雖說都有些殘破不堪,可當中難保沒有什么奇珍,按照老夫估計,那處秘境絕對是太古時期一位大能者所留。”
  說著,他又介紹起眼前的那一條黑皴皴的筋狀物,“而這條黑凰筋,同樣是從那處秘境中得來,怎么可能是下三濫的地龍筋可比?”
  “行了,你別再自吹自擂,我等又不是初出茅廬的雛兒,哪會被你這些濫竽充數的東西給坑蒙了。”
  “哼,真是可笑,真是黑凰筋這等神物,你會拿出來販賣?那是真正的至寶,別在這里坑人了。”
  老者干笑不已,心中也有些郁悶,這的確是從那座秘境中獲得的,然而他仔細檢查之后,卻發現是地龍筋這等普通材料,心中自然頗為不甘。
  要知道,那處秘境可是他費了千辛萬苦才找到,本以為是一座太古時期大能者所留的洞府,其內所藏的寶物也應該都是些罕見無比的珍寶,哪會想到會出現地龍筋這等垃圾玩意?
  陳汐卻是走上前,拿起那一截黑皴皴的筋狀物,打量起來,此物極其沉重,怕不下有萬鈞,入手冰冷而柔韌,但是仔細檢查后,卻并沒有發現有奇特之處,的確和那地龍筋如出一轍。
  不過,他卻不會被此物的外表蒙蔽,之前,他就已“神諦之眼”查探過,此物內部應該另有玄機。
  見陳汐似乎很感興趣,那干瘦老者頓時來了精神,道:“這位道友好眼力,終于發現此物不同凡響之處了吧,這可是天材,不用拿半仙器來換,只要一件天階極品法寶就可以了。”
  “你這買賣可太黑了,比黑店還過分,地龍筋什么時候變得如此寶貴了?我怎么不知道?”陳汐笑吟吟問道。
  旁邊的修士一陣哄笑,讓干瘦老者尷尬不已。
  “這是一件地階法寶,換你一根地龍筋,應該可以了吧?”陳汐說著,拿出一件地階法寶。
  “這……勉強夠了吧。”干瘦老者一臉為難,動作可不慢,一手抓過地階法寶,另一手直接將那一根筋裝物品遞了過去。
  “小兄弟,咱們這地攤交易,可是一錘子買賣,一旦離手,可決不允許反悔了啊。”干瘦老者提醒道。
  “當然。”陳汐點頭道。
  “哈哈,痛快,一看小兄弟就非池中之物,要不你再看看有什么需要的,我可以給你一個便宜價。”干瘦老者笑得很奸詐,一件地階法寶足以買上幾十根地龍筋了,這個價格絕對超過了他的預計。
  陳汐搖了搖頭,轉身離開。
  等離開了這片區域,他感知了一下四周,發現沒人跟隨自己,這才暗松了口氣,說實話,他還真挺擔心買下此物后,被人看出蹊蹺,繼而做出一些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  現在,他可以放心地審視此物了。
  沒多久,他回到那冰云閣前,并沒有登樓而上,而是直接盤膝坐在了一側的冰靈神樹前,
  冰靈神樹巨大無比,密布在地面的根須,如同一座座天然長椅般,早已盤坐著不少修士,正在閉目靜修,參悟冰靈神樹上所散發的水行大道奧義。
  陳汐盤坐其中,很不顯眼,并未引起什么注意,他悄然施展“神諦之眼”,小心觀摩那一截黑皴皴的筋。
  “這東西不簡單!”才仔細一觀,陳汐就察覺到了異常,這一截筋以肉眼觀看沒什么特別之處,但是在“神諦之眼”的注視下,卻纖毫畢露。
  其內,流動著一股神秘、蒼涼、浩瀚的力量,彌漫縷縷神霞,那居然是巫力的氣息!并且是最為純正干凈的巫力。
  尤為驚人的是,其內居然隱隱傳出雷霆轟鳴、颶風呼嘯的聲音,風雷激蕩,巫力洶涌,神異無比。
  “這,竟然是一尊遠古神魔的筋!”半響之后,陳汐眸子深處泛起一抹驚嘆,認出此物的本來真面目,居然是一截真正的神魔之筋!
  真正的神魔,縱橫在遠古時期,傲視諸天萬族,摘星奪月,睥睨天下,血統尊貴無雙,乃是上蒼的寵兒。
  因而這個種族,被冠以“神魔”之稱號,在這三界萬族中,也只有這個種族擁有這等殊榮,沒有之一!
  像如今世間生靈所修習的煉體之術,皆都源于遠古神魔,這種煉體法門,和煉氣法門并列,被叫做“神魔煉體流”。
  不過后來發生天地異變,那真正的神魔一族,早已湮滅在歷史長河中,極其罕見,三界中都再難尋覓其蹤跡。
  當年趙清河的師尊邋遢道人所抓捕的那一尊遠古神魔,只不過是一縷殘破的精魄所化,并非真正的遠古神魔。
  即便如此,當年那一頭遠古神魔也差點毀掉陳氏一族的府邸,實力可怕的驚人。
  而現在,眼前這一截被所有人都認為是地龍筋的物品,其本來面目居然是一截真正的神魔之筋,這讓陳汐也禁不住被震撼了一把。
  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瑰寶,近乎絕跡,價值之大,甚至比半仙器還要驚人,畢竟這種寶物太過稀罕,遠不像半仙器那般可以搜集材料祭煉出來。
  “遠古神魔身上,最為珍貴的就在于其筋骨和血液,而這一截神魔之筋,不僅蘊含純正的巫力,還烙印有風、雷兩種大道奧義的力量,若是拿來祭煉為滅星弓的弓弦,其威力必然會暴漲不止一籌!”
  沉吟片刻之后,陳汐突然想起,自己早些年從齊胤手中奪得的那一件巫寶——滅星弓,此弓乃是由神魔之骨煉制,只是缺乏上佳的弓弦,一直難以發揮其真正的威力。
  如今,他意外獲得一截神魔之筋,恰可以充當為弓弦,若是祭煉成功,威力必然可以達到一個驚人的高度!
  “沒想到,在這大街上隨處閑逛一番,居然能獲得如此至寶,也算一樁小機緣了。”陳汐心中愉悅不已,有一種“撿漏”的意外之喜。
  “不過,這可多虧了神諦之眼的妙用,能夠勘破虛妄,洞察萬物本質,簡直是妙用無窮。”陳汐深呼吸一口氣,恢復平靜,明白這一切功勞,大半都要歸屬于“神諦之眼”的妙用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去努力寫第四更,繼續強烈呼喚月票!都爆發到這種程度了,兄弟姐妹們,俺需要你們添柴加火繼續燃燒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