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647 命懸一線

云海之中,星辰循環,日月懸浮,綻放無量光,但卻驅不散那重重的云海濃霧。
  行走其中,放眼所及,全都是滾滾霧靄,其中不時閃現一只只金烏火鳥、一頭頭寒冰巨靈,發出驚天動地的咆哮聲,驚人之極。
  那洶涌的火焰,彌漫千萬里,形成火焰風暴,在四處呼嘯,那徹骨寒冰,同樣也鋪天蓋地,咆哮肆虐。
  陳汐能夠感受到,無論是那火焰風暴,還是寒冰洪流,輕輕一掃,就足以抹殺掉任何的冥化修士,危險之極。
  在這里,若不能尋覓到進入蒼梧之淵的生路,絕對是有死無生,就是地仙老祖來了,也要被那無邊無際的日月循環給擠爆,遭到滅頂之災。
  “啊!”
  “救命!”
  “我不服……”
  云海四周,不時響起一陣凄厲無比的慘叫聲,刺人耳膜,令人驚悚,那是一些沒有找到生路的修士,臨死前的嘶喊。
  畢竟,能夠推算出生路的修者,只是少數,而能夠像龍振北這般擁有“燭龍靈瞳”的更是稀少,冒然闖入其中,只會落得一個慘死的結局。
  不過,即便明知如此,依舊有不少修士按捺不住心中的貪欲,渴望進入蒼梧之淵獲得一場大機緣,所以毅然冒險闖入云海中,企圖僥幸過關。
  可惜事實證明,在這云海之中,絕無僥幸之言,最終這些如飛蛾撲火般前來的修士,要么慘死,要么徹底迷失在了這無垠之地,再難重獲生天。
  “真是不自量力,也不估摸一下自己的修為,這里可是蒼梧之淵,又豈是尋常人能夠接觸的地方?”
  在前邊帶路的龍振北,聽到這些慘叫后,不禁搖頭不已。
  蒼梧之淵,雖埋藏大機緣,但同樣是一片大兇之地,古往今來隕落其中的強者不知有多少,這是事實,殘酷而冰冷,無法否定。
  “的確,沒有充足的準備,抵達這里只有死路一條。”安薇也點頭同意,機緣越大,往往伴隨著的風險就越大,這是自古顛撲不破的至理。
  “安師姐,咱們進入蒼梧之淵后,不知你有何打算?”陳汐突然問道。
  “自然是前往‘蒼梧秘境’尋覓大道碎片,此次前來蒼梧之淵的強者,十有**都是為此而來。”
  安薇攏了攏耳畔青絲,語聲嚦嚦:“我如今所掌握的大道奧義,還有兩種只差一步就能臻至圓滿境界,若能尋覓到這兩種大道碎片,我完全可以在短時間內掌握出六倍戰力!”
  “六倍戰力?”龍振北心中一震,訝然不已。
  他如今也才掌握五倍戰力而已,此次前來蒼梧之淵,同樣也是為了尋覓大道碎片,完善自己的道意境界,繼而達到提升戰力的目的。
  “原來安師姐如今已掌握了四倍戰力,令人欽佩。”陳汐怔了怔,就像第一次認識眼前這個氣質空靈的清美女子般。
  他的確很意外,因為他可是和安薇一同晉級為種子弟子的,可他還是第一次知道,安薇居然已掌握了四倍戰力!
  此女,不愧是當年的真傳弟子第一人,資質驚艷,天賦超絕,難得的是為人低調內斂,不顯山不露水,極容易被人忽略掉其實力,而只會關注她外表有何等的漂亮。
  “那……獲得大道碎片之后呢?”
  陳汐忍不住問道,既然蒼梧之淵萬年才現世一次,又好不容易才進入一趟,只是搜集一些大道碎片,未免就太可惜了。
  要知道,蒼梧之淵中可不僅僅只有“蒼梧秘境”,其他還有“造化劍域”、“眾妙之門”這等更神秘的所在,其價值之大,要遠遠超出“蒼梧秘境”。
  并且,除了這三大神秘寶庫,蒼梧之淵其他地方,難保沒有更多的玄機和機緣,等著去被發現和挖掘。
  “我也想前往其他地方撞一撞機緣,可惜,據我所知,御心劍齋、抱真觀這兩大勢力已將‘造化劍域’視作眼中物,手中更掌握著不少線索,此次前來蒼梧之淵,他們就是直奔‘造化劍域’而來。”
  安薇瑩潤的唇邊泛起一抹苦笑,“可惜,咱們手中并無多少有關‘造化劍域’的線索,冒然插足進去,只怕會招來災禍,那可就大大不值當了。”
  御心劍齋和抱真觀?
  陳汐腦海中,不禁浮現過赤陽子和聞道然這兩個頂尖強者的形象,心中不禁感慨,這御心劍齋和抱真觀的確不愧是能夠位列十大仙門的超級大勢力,居然能夠掌握有關“造化劍域”的線索。
  據他所知,這兩大勢力在十大仙門中的排名,都能夠躋身前五,而自己所在的九華劍派卻要稍遜一籌,排名在末尾徘徊。
  其實當年,九華劍派甚至傲居在十大仙門之首,可遺憾的是,近數千年來,由于諸多原因,漸漸地失去了往昔榮光,沒落至此了。
  “那‘眾妙之門’呢?”陳汐再次問道。
  聽到眾妙之門這個字眼,安薇不禁怔了怔,旋即極其果斷搖頭道:“不行,此地比‘造化劍域’還要神秘,近似傳說,自古至今不知有多少大能者為它而來,可最終都功虧一簣,無緣見得一面。咱們想尋覓到它,也幾乎不可能,希望很渺茫。”
  “那可不一定。”
  龍振北突然開口道,“據我所得到的消息,此次蒼梧之淵現世,適逢三界即將動亂,很不尋常,一些隱居的大能者曾推算過,此次蒼梧之淵內,將有驚天機緣現世,十有**就和那‘眾妙之門’有關。”
  “這個消息居然是真的?”安薇訝然,櫻唇微張,星眸流光溢彩,別有一番驚心動魄的美觀。
  “自然是真的。”龍振北傲然一笑,見自己一句話就令安薇如此驚訝,把注意力落在自己身上,他心中也禁不住涌出一抹自豪,舒爽無比。
  “那龍師兄可了解到,那眾妙之門具體在哪里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對天發誓,他絕對沒有故意找茬的意思,可這句話落在龍振北耳中,卻讓他感覺那么刺耳,禁不住不著痕跡地瞪了一眼陳汐。
  “是啊,龍師兄,若真與眾妙之門有關,或許咱們也可以去探尋一番,說不定就能有所斬獲呢。”安薇眨了眨眼睛,有些期待。
  “這……”龍振北臉色一僵,臉上的傲然之色消失不見,無奈聳了聳肩,不得不苦笑承認道,“我也只是聽說,眾妙之門具體在何地,卻是并不清楚。”
  見安薇臉上的希冀之色漸漸消失,他連忙拍胸口保證:“安師妹放心,此消息絕對可靠,等進了蒼梧之淵,若你真想去,我一定幫你尋找到眾妙之門的位置!”
  安薇搖了搖頭,卻是不再多說,得知消息歸消息,可真要尋覓眾妙之門,又是何等之艱難?
  見她這般模樣,龍振北臉色頓時陰沉下去,冷冷掃了一眼旁邊的罪魁禍首,發現這家伙正一臉無辜地四處張望,心中更是氣得不打一處來。
  “這個混蛋,簡直就是掃把星啊!碰上他,想不倒霉都難!”龍振北很郁悶,發現自從碰到陳汐之后,自己就連連吃癟,也忒邪門了。
  他可不知道,陳汐早現年在松煙城時,就有一個“掃把星”的綽號。
  時光荏苒,如今陳汐已踏入玄寰域,再不是當日瘦弱少年,“掃把星”這個綽號自然和他漸行漸遠,不僅如此,他如今已成了整個大楚王朝如日中天的天之驕子,名傳天下,家喻戶曉,在大楚王朝的修士心中,已成了無法企及的存在。
  當然,這只是在大楚王朝中。
  在玄寰域這半年中,他只是九華劍派的種子弟子之一,聲明不顯,還有許多路需要他更努力地走下去。
  嗖!嗖!
  就在三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茫茫云海中之后,兩道身影倏然出現,悄無聲息,猶如鬼魅一般,極其詭異。
  這是一男一女,男的一襲金色長袍,身材極高,頭發披散腦后,金色長袍上,刺繡著許許多多古怪的花紋,似魔非魔,似妖非妖,組成一個個透著陰森氣息的神圖案。
  “蒼梧之淵,恰好趁此機會,將玄寰域各大勢力的頂尖子弟一網打盡!然而把所有寶物收羅我一人手中!”金袍年輕人俊秀的臉頰上浮起一抹猙獰陰狠之色,眸光如刀,顯得戾氣很重。
  “玄辰,大人可是親**代,我們的任務是尋找眾妙之門,奪得其內的那件驚天秘寶,其他的事情,還是暫時放一放為好,以免泄露的身份。”
  旁邊,那名面如清秀絕倫的女子,同樣一襲金袍,身段窈窕,一對修長豐腴的大腿比一般女子都要高出一截,愈發映襯得她亭亭玉立,曼妙多姿。
  “哼,玄葵,不用你提醒,我自然知道輕重。”玄辰冷哼,眸子中的狠戾森然之色卻愈發濃郁,舔舐了一下猩紅的唇,興奮道,“不過,憑咱們的實力,就是全滅了這些弱小的土著,也根本不用擔心泄露身份了。”
  玄葵心中輕輕一嘆,不再多說。
  她知道玄辰的秉性,嗜殺成性,尤其是來到這玄寰域之后,就恨不得殺光所有人,暴戾之極,絕對是個瘋子,根本不是自己能夠勸阻的。
  “走吧,先進入蒼梧之淵再說!”
  玄辰大袖一揮,帶著玄葵一起,化作一股陰風,悄無聲息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這幾章鋪墊,為了接下來的情節更精彩,另外,今天4更,斗膽求一下月票,只差幾票就爆了神機、靜官兩尊大神的菊花了,求給力啊兄弟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