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648 擎天巨爪

感謝兄弟“萬花同”“MaBed”“針儀”“za6373”“四周”“布蘭登希特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兄弟“jzhshzhglch”的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這片云海不僅無邊無垠,且深不見底。
  陳汐三人飛馳了足足一炷香時間,約莫十萬丈距離,依舊沒有到達底部。
  換做其他地方,對他們三人而言,幾個呼吸就可以飛馳十萬丈之外,但此地是神秘莫測的蒼梧之淵入口,云海中殺機四伏,他們也不得不小心翼翼,放慢腳步。
  四周,已再難尋覓到其他修士的蹤跡,畢竟這云海太過廣袤,而各自選擇的路徑又不同,只會漸行漸遠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為首領路的龍振北突然止步,驚疑出聲。
  前方道路上,數顆巨大無比的星辰在循環,只留出一個只容一人通過的縫隙,然而想要通過這一道縫隙,卻危險無比。
  因為那數個星辰,必須旋轉,各自帶動一股浩大之極的氣流,相互摩擦,爆綻出一陣陣驚雷般的巨響,仿似能碾碎世間萬物般。
  想要從那一道狹小裂縫中通過,必須小心再小心,否則一旦被那相互摩擦的氣流席卷,瞬間就會擠壓爆碎,化作飛灰。
  而放眼其他地方,則被無盡火焰風暴和寒冰洪流充斥,根本尋覓不到可供選擇的另一條途徑。
  也就是說,他們若想抵達蒼梧之淵,必須冒上一定風險,從那一道縫隙中經過。
  “還真是步步殺機,這還只是入口,真不知道那蒼梧之淵中,又該存在著何等可怖的兇險。”安薇望著那一道縫隙,忍不住幽幽嘆了口氣。
  陳汐也在心中嘆了口氣,之前進入云海時,他就用“神諦之眼”查探過,知道這里會出現這樣一個兇險的阻礙。
  這也是為何他會認為,龍振北所選擇的這條路只算作普通,而非最佳。
  不過,如今已抵達此地,那縫隙四周雖然兇險,但也談不上致命,只要小心,也能安然通過。
  聽到安薇的嘆息,龍振北臉上浮起一抹尷尬,旋即神色一肅,說道:“安師妹放心,我打頭走在前邊,必然可以通過此地的,也決不讓你受到半分傷害。”
  “這倒不用了,這點困難還難不倒我。”安薇笑了笑,說話時,她卻是當先一個沖出,朝那縫隙中掠去。
  “安師妹小心!”龍振北見此,連忙跟了上去,小心在后邊幫其護法。
  “這家伙倒還真適合充當護花使者……”陳汐摸了摸鼻子,聳了聳肩,也跟了上去。
  不過,當將要抵達那一道縫隙時,他也不由謹慎起來,運轉混洞世界,全力抵抗著星辰運轉之間所產生的恐怖擠壓力。
  “哈,縫隙對面,居然就是蒼梧之淵,我感受到其中蘊含的氣息了!”安薇突然驚喜叫道,她整個人已進入縫隙,顯然發現了什么。
  “哦,是嗎。”龍振北也是精神一振。
  陳汐張了張嘴,剛要問什么,就在這時,變故忽生!
  嗤!
  一道刺目的光芒毫無征兆地在他一側綻放!
  僅僅一剎那,視野內,全都是白茫茫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,一股顫粟的危險氣息,直逼眉心,他心中猛地一抖,驚駭之余,幾乎下意識一腳踹在身前的龍振北身上,而自己則朝一側暴退!
  他極其清楚,若自己不顧龍振北,龍振北必會遭受重創,措不及防之下,甚至會被卷入星辰循環中,被徹底擠爆而亡。
  偷襲!
  有人偷襲!
  該死!好刁鉆的埋伏地點,好毒辣的刺襲時間,恰是在自己進入這星辰環繞的縫隙之側,避無可避!
  最重要的是,自己居然沒有察覺到對方的存在!
  無法形容心中的驚駭,陳汐身經百戰,卻是第一次碰上如此詭秘而精準的偷襲!
  幾乎下意識地,陳汐全力運轉起“神諦之眼”,眸光如混洞初開,浮沉萬物變遷,目光掃視之處,連時間都仿佛變得緩慢起來。
  這是神諦之眼的一種無上妙用之一,能夠讓自己所看到的一切,都變得緩慢起來,從而為自己贏取時間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他背后,撐開一對灰濛濛的玄磁之翼,朝后暴退。
  然而,那一絲森寒的殺意,卻如跗骨之蛆,無論陳汐如何擺脫,它始終緊緊咬著!
  要知道,這里可是無垠云海中,充斥無窮殺機,一旦脫離生路,幾乎再無生還的可能,要么被殺死,要么徹底迷失。
  陳汐也是憑借玄磁之翼的速度,以及能夠克制天地五行之精的妙用,方才避過了一顆顆星辰的碾壓,一道道火焰風暴的席卷、一片片寒冰洪流的侵襲。
  而那一縷殺意,居然也能夠在這無窮殺機中安然無恙,做到緊追不舍,這等實力,絕非尋常之輩可比了。
  這是一個高手!
  刺客中的頂尖存在!
  凜冽刺骨的殺意,緊逼眉心帶來的強烈壓迫感,讓陳汐的神經幾乎繃緊到了極致,玄磁之翼以前所未有的頻率瘋狂扇動,空氣呼嘯在耳畔轟隆作響。
  他已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,又身處何地,所有的念頭全都集中在那一點堅凝如實質的殺意上,在這莽莽無垠的云海中亂竄。
  嘩啦!
  一抹熾盛紫光夾雜著金光洶涌出現,化作一朵紫色蓮花,在身前旋轉不休,飄灑出億萬道金影。
  巔峰級道法——紫蓮金影罩!
  在這生命攸關之際,陳汐能所選擇的,只有這個防御力無匹的巔峰級道法!
  簡單,直接,猶如一座堅凝的堡壘。
  砰砰砰!
  破碎聲不絕于耳,那一絲凜然殺機,居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!紫蓮金影罩在它面前,層層花瓣猶如紙糊般破碎,漫天細碎光雨中,那一點黑色虛影,沒有絲毫變化。
  這個刺客強大的可怕!
  陰森寒冷的殺意依舊牢牢鎖定自己,令陳汐如墜冰窟,渾身血液幾乎凍僵,驚悚如劇毒,蔓延到陳汐身體的每個角落。
  這一刻,他感覺死亡距離自己如此之近,那死亡的氣息,都仿似撲面而至!
  難道要死了嗎?
  無法遏制地,這個念頭涌出他的腦海中,時間都仿佛在這一刻靜止。
  轟隆!
  由于神魂高度緊繃,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,他的識海中,那漂浮著的河圖碎片,倏然擴散出一股奇異波動。
  在這股波動下,他心中的恐懼被一掃而空,陷入一種非常奇異的狀態,這一瞬間,他心神空靈如清澈的泉水,如當空遍灑清輝的滿月,潔凈無暇。
  嗡!
  在他眉心中央,呈豎目出現的“神諦之眼”突然爆綻出一縷鋒利如閃電般的烏光。
  那烏光,蘊含著一股禁忌之力,神秘而冰冷,充斥著一股禁滅萬法的可怖氣息,猶如能夠凝固空間和時間,甫一出現,令四周一切都仿似陷入一種詭異的絕對靜止狀態。
  禁法之光!
  神諦之眼另一種無上妙用!
  嗤!
  那一道森寒的殺意,在這禁法之光面前,也終于出現了一絲滯澀,摩擦虛空,爆出尖銳刺耳的尖嘯聲。
  那種感覺,就像一條在水中暢快游動的魚兒,突然鉆入冰層中一樣,拼命掙扎,欲要擺脫束縛。
  “爆!”
  一個蘊含無盡怒意和殺機的字,從陳汐唇中吐出,猶如天神下達的旨意,幾乎在聲音響起的那一剎那,那一抹被禁錮的殺意,轟然爆碎,化作虛無。
  “咦!”
  偷襲者發出一聲輕咦,旋即身影一屈一抖,如泥鰍一般詭異一閃,漫天殺機陡然收斂,整個人化作一道幽亮的神虹,倏然消失不見。
  一擊不中,便即撤離,說走就走,毫不拖泥帶水,將一名刺客所具備的素養發揮到了極致。
  偷襲者撤離的很從容,很平靜,甚至還扭頭瞥了一眼陳汐。
  而這一眼,也讓陳汐終于看清了偷襲者,他居然帶著一張漆黑如鐵的面具,遮蓋面容,只露出一對狹長妖異的紫色眼瞳,目光中布滿冰冷陰狠的殺機!
  噗通!
  在那刺客離開過了一會后,陳汐一屁股坐在云海中,只剩下喘息了。
  從被偷襲到現在,僅僅不到片刻功夫,但是其中的兇險,只有被那一抹殺機牢牢鎖定的陳汐,才有著最深刻的體會。
  生死一線!
  九死一生!
  那名刺客,沒有驚天動地的道法,沒有絢麗奪目的招式,只是一縷劍意,卻凝聚到了一種空前的高度,凝而不散,如跗骨之蛆,可怕無比。
  這才是真正的刺殺,無聲無息,仿似行走在黑暗世界,從不驚動世人,但卻是最可怕的,因為那就意味著,你會在出其不意之中就悄然死去。
  現在想起來,陳汐心中已然殘留著一抹悸動,不敢置信,世上居然有這等厲害的刺客,絕對是他這么多年來所遇到的最為棘手的一個人物。
  此人是誰?
  為何又要對自己不利?
  又如何跟蹤上自己,從而對自己施展刺殺的?
  冷靜之后,陳汐腦海中不禁泛起無數疑惑,他知道,若解不開這些疑惑,哪怕進入蒼梧之淵,自己心中只怕都會留下一抹陰影。
  旋即,他就不禁苦笑起來,因為他發現,剛才只顧著躲避刺殺,自己居然在這茫茫云海中迷路了,哪怕用神諦之眼掃視四周,也再發現不了一條生路!
  ——
  ps:終于爆掉神機大神和靜官大神的菊花了,好興奮,這絕對是兄弟姐妹們的功勞啊,為了不被反爆,大伙要堅挺住,趕緊砸月票吧!
  俺去碼第四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