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50 老祖之死

感謝兄弟“豬豬龍龍”“wolftooth”“回首又見她”“看書快樂”“書生在此”投出的寶貴月票和妹紙棉花、丑神的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
  這片云海,充斥著時空潮汐之力,無邊無垠,沒有人知道有多廣闊,乃是由太古神樹蒼梧所化,堪稱真正的神跡。
  其中那一顆顆的星辰,都如同宙宇中真正的星球般巨大,呼嘯循環,產生狂暴之極的星罡颶風,浩大無匹,四處肆虐。
  而在其中浮沉的日月,更不知有多少顆,爆綻無量光,產生無窮的火焰風暴和寒冰洪流,席卷八方,將這片云海徹底化作一片大兇之地。
  此刻,在那其中一顆大星上,居然探出一只赤色鱗片的獸爪,遮天蔽日,撕破滾滾云海,橫亙籠罩而來!
  這是?
  陳汐一下看到了這只繚繞億萬火光的獸爪,神色立刻大變,萬萬沒有想都,在這里居然還隱藏著這等可怖的兇獸!
  只感受其所散發的氣息,都不亞于真正的太古神獸了!
  這神獸,也有境界之分,就像修者一樣,不過它們在弱小的時候,就相當于涅槃境界的高手了,且由于天賦驚人,血統高貴,它們的實力往往要更強橫,更可怕。
  一頭剛進階冥化境的太古神獸,都可以單挑數十個同樣境界的修士,原因很簡單,太古神獸對真元的容納量,根本不是普通修者能夠比擬得了的。
  眼前這頭氣息不遜色于太古神獸的角色,也不知道修煉到了什么境界,但是可以肯定,能夠在這時空潮汐中生存至今,其力量必然恐怖之極!
  僅僅一剎那,陳汐心中就泛起一陣悸動,感受到一種致命威脅,他極為清楚,一旦被這只遮天獸爪拍中,自己絕對是有死無生!
  嗡!
  這一刻,幾乎沒有任何猶豫,陳汐全力運轉混洞世界,周身道意轟鳴,諸般大道奧義化作神虹在周身循環,氣勢被催逼到巔峰狀況,整個人猶若君王駕臨,氣吞山河。
  與此同時,古樸簡約的劍箓在一聲幽幽劍吟中,出現其手中,鎮壓其上的五尊神箓綻放無窮威勢,符文翻滾,熾盛如一輪烈日橫空而起。
  轟!
  一抹沖霄劍意,浩瀚如星河,倒卷而下,朝那迎面而至的遮天獸爪劈斬而下。
  這絕對是陳汐自修行以來所發劈斬出的最巔峰一劍,劍勢磅礴,挾帶一股無堅不摧的煌煌神威,攪亂日月乾坤,斬碎虛空枷鎖,鋒利凌厲到了極致。
  其中,甚至傳出了大道妙音,諸神吟唱,浮現其一尊尊宛如神靈般的虛影,那是鎮壓在劍箓中的五大神箓被催逼到極致,所衍化的異象!
  在這一劍下,即便是王重煥、龍振北這等頂尖級冥化修士,只怕也只得閃避退縮,不敢攖其鋒芒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劍意與獸爪相撞,爆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,仿若天崩地裂,兩座火山相撞般,光是轟散出的氣流,都將方圓萬里內的濃濃云霧席卷一空,呈現出一片真空地帶。
  若是在外界,這種驚天對撞,都足以碾平一座城池了!
  噗!
  陳汐嘴中咳血,身影直接被這一股巨力震飛出萬丈之外,狼狽不堪,神色已是變得駭然起來。
  他這巔峰一劍,非但沒有劈碎那遮天獸爪,反而自己被震得受到了傷害!
  要知道,他手中之劍可是比半仙器都鋒利,又配合已達到“劍氣化絲”境界的巔峰劍道,居然沒有傷害到那一只獸爪的一絲一毫,這豈不是說,單單是這獸爪,都比半仙器還要堅硬可怕?
  不過令陳汐稍感慶幸的是,這一劍雖未曾傷到那頭可怖兇獸,但卻為他贏取了一絲喘息的時間。
  就是這一絲時間,讓他看清了對面那頭兇獸。
  只見那一頭兇獸,如今已從星辰上站起身軀,如山岳般巨大的豹頭、布滿赤色鱗片的龍身,四爪如擎天之柱,頂天立地,腳踏**,散發出暴虐嗜殺的恐怖氣息,一呼一吸,都如同龍卷風般,激蕩天地,產生雷鳴般的巨響!
  尤為令人驚心的是,它那血盆大口中,銜著一柄利劍,劍刃血紅,濃稠欲要滴血般,邊緣成鋸齒狀,森寒滲人,散發出一股令人心顫的血腥之氣。
  “睚眥!”
  甫一看清對手模樣,陳汐眼眸都禁不住一縮,失聲驚呼。
  睚眥,太古赫赫有名的兇獸之一,傳聞是太古真龍的子嗣,好勇擅斗,嗜殺成性,敢得罪它的對手,必將遭到無休無止的追殺,直至被殺死,從無例外!
  睚眥必報這個成語就是形容這太古兇獸的暴虐殺意的,說它報復心極重,不殺對手誓不罷休。
  “這絕對是一頭純血睚眥!不過,其實力似乎……”
  正在心驚時,陳汐不經意用神諦之眼一掃那睚眥,卻意外發現,對方的力量,似乎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流逝!
  連它周身所釋放的嗜殺氣勢,也都如決堤洪水般,不復之前的強盛。
  這是怎么回事?
  陳汐驚訝不已,他清楚感知到,這頭在太古都赫赫有名的恐怖兇獸,實力只怕早已臻至地仙境界以上了,可如今,它的力量居然在流逝!
  或者說,之前它出手那一擊,已極大消耗了其體力,如今已有些漸漸不支了。
  “難道這頭兇獸被困在這里無盡歲月,由于沒有充足的真元補充,已快要油盡燈枯了?”一想到這,陳汐心中猛地一振。
  不過,他卻不敢輕舉妄動,哪怕對手的力量正在變得衰弱,也絕非他現在能夠抗衡,甚至他很懷疑,自己一旦沖上去,極有可能遭到睚眥的垂死一擊,那絕對可怕之極。
  “吼!”
  就在陳汐心中各種念頭頻頻閃動之際,那顆星辰上,睚眥發出一聲驚天咆哮,一對巨大如湖泊似的血紅眸子,冰冷鎖定陳汐,充斥著無盡森寒殺意,甚至,還帶著一絲極度的渴望……
  就像一頭饑不可耐的狼突然看到一只肥美的羊羔般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它再次出手,這天獸爪破空,裹挾億萬火光,如貫空長虹般,朝陳汐撕抓而下,聲勢滔天,神威無匹。
  不過此時陳汐早有了準備,全力扇動玄磁之翼,身影在云海中連連閃爍跳躍,一瞬就躲避不見了蹤跡。
  一抓落空,失去了敵人的蹤跡,似乎令睚眥感到極為暴躁,極為憤怒,連連拍打獸爪,將其身下的星辰都震得嗡嗡顫抖,幾欲要碎裂掉。
  方圓萬里之地的云海,更是陷入一片大混亂之中,氣流紊亂,颶風逆沖,這時候若有人陷入其中,必然會被直接絞殺,化作飛灰,徹底湮滅。
  “吼!”
  許久之后,一聲驚天嘶吼徹響,少了一些暴虐嗜殺,卻透著一股濃濃的不甘和絕望,震得虛空都產生一股可怖的亂流風暴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這里的一切才恢復平靜,濃濃霧靄再次彌漫,只是卻再沒了那恐怖的身影。
  “死了?或者是蟄伏起來了?”
  唰的一聲,陳汐的身影重新出現在之前所立的地方,放眼一望,卻再也尋覓不到那一頭太古兇獸睚眥的身影。
  他沉吟許久,神色中浮現一抹狠色,下一刻,人已消失原地,沖向了之前那睚眥所棲居的星辰。
  那顆星辰上,到處都是光禿禿的山巒,飛沙走石,一片荒涼,生機全無,更別說存在天地靈力了。
  當陳汐腳踏在這顆星辰上時,頓時就看到,在那極遠處一座巨大山峰前,躺著一道巨大無比的身影,赫然就是那太古兇獸睚眥!
  只不過,它此時卻是生機全無,再沒有一點生命氣息。
  “果然死了,睚眥身為太古真龍的子嗣,血統高貴,實力強橫無匹,如今居然死了,其尸體可堪比一座大寶藏啊!”
  陳汐心中振奮,有一種被飛來橫財砸中的驚喜感覺,他萬萬沒想到,一頭如此兇猛的太古兇獸,居然就這么死了……
  唰!
  不過為了以防萬一,陳汐祭出劍箓,直接就劈斬而去。
  砰!
  劍意如一抹驚鴻,直接斬在睚眥尸體上,爆出一團熾盛火花,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,居然沒有破開其皮骨!
  由此可見,那睚眥的肉身有多強悍了,哪怕就是死了,其所擁有的防御力也比半仙器只強不弱。
  “看來的確是死了,否則以睚眥那暴虐嗜殺的秉性,受到這一擊,只怕早已暴起殺人了……”
  見此,陳汐唇邊浮起一抹微笑,心中徹底放松,下一刻,人已來到睚眥身軀前。
  對于任何修士而言,一頭純血太古兇獸身軀的價值都驚人之極,可謂是渾身是寶,其皮毛、筋骨、血肉……都是有價無市的稀罕材料,煉器、煉丹都可以。
  但價值最大的,卻是其體內的本命之骨!
  這一根骨上,蘊含著太古兇獸的一身精華,其天賦道法、神通就是從這本命之骨中蛻化而來。
  并且,越是厲害的太古兇獸,其本命之骨所蘊含的奧妙就越厲害,有些神通、道法甚至在三界中都赫赫有名。
  像神獸青鸞的天賦神通玄磁之翼,在三界神通金榜上都能躋身前三十之列,可怕之極。
  而據陳汐所知,這太古兇獸睚眥身上的天賦傳承,同樣也是一部震驚天下的可怖道法——“爆氣弒神功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