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5 大妖朝賀


  第一更!新書榜最后四天了,收藏一下吧,各位親?
  木奎忐忑不已。
  他不敢陳汐的目光,不過他覺得自己也并沒有做錯什么。
  之前,陳汐引天地靈氣開辟紫府的動靜很大,引起了在抱月山附近潛修的很多大妖注意,于是紛紛找上門來,要讓木奎引見一二。
  這些大妖都跟他有著一定交情,尋常也都會聚在一起飲酒論道,雖非至交,但木奎也不好推辭,只得硬著頭皮來拜見陳汐。
  當然,木奎心中還是很亢奮的。
  他在這抱月山修煉千年,由于孤身獨處,修為又比不上其他大妖,尋常附近大妖相聚的時候,幾乎沒有誰愿意跟他多聊一句,也只是把他當做可有可無的同道看待。
  如今倒好,隨著陳汐進階紫府,這些大妖皆提攜著各式寶物找上門來,紛紛熱情殷切地攀談上來,令木奎詫異之余,心中也不由升起一股自豪。
  不過木奎也是清醒知道,若非陳汐前輩在,這些俗物恐怕依舊不會正眼看他一眼。
  “好吧。”陳汐想了想,點頭答應。
  他也想見見這附近的大妖,畢竟這些家伙常年盤踞于此,如今更是成了自己‘鄰居’,雖不易為友,但也不可為敵,所以與他們保持一定的關系還是很必要的。
  “前輩您……答應了?”木奎簡直不敢相信,驚愕道。
  “你不是想讓我給你撐腰嗎?”陳汐瞟了他一眼,說道:“只此一次,下不為例。”
  木奎心中又是感動,又是自豪,頭點的像小雞啄米似的,激動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蒼松翠柏,飛瀑流泉,煙霞飄渺,清風如潮。
  在這如畫景致中,十余個衣衫各異的男女正在朗聲談笑,或倚臥在青松之下,或蹲騎巖石之上,或三兩席地而坐,或肅穆昂然而立。
  “木奎這家伙運氣真好,竟能結交一位紫府境強者,真是令我等艷羨啊。”
  “唉,只怪以前咱們對他多有疏忽,早知如此,說不定我也能與他一樣,在那位陳汐前輩身前聆聽教誨呢。”
  “你們說這位陳汐前輩是從哪里來的?咱們這南蠻山中近千年來,可是少有人類修士踏足的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各種議論聲紛紛響起,此刻的抱月山腰上,儼然已是一副熱鬧景象。
  “咦,木奎來了,他身后那少年莫非就是剛剛開辟紫府道基的陳汐前輩?”有人突然驚叫出聲。
  刷!
  一眾大妖的目光紛紛投向同一個方向。
  只見木奎正跟在一個少年身后踱步而來,那少年身材峻拔,容顏清雋,眼眸淡然澄澈,看似平平常常,揮手投足之間卻宛如與天地融合在一起,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絲強大之極的氣息。
  神與氣合,身與冥合,果然是紫府境界!
  這一下,眾大妖心中再無一絲疑慮,看向陳汐的目光中更是帶上了一絲敬畏。
  “在下靈鳩山熊羆,拜見陳汐前輩!”
  “在下碧玄洞騅蠻,拜見陳汐前輩,祝賀前輩進階紫府,奠定大道根基!”
  “在下鳳嶺湖……”
  大妖們一一上前,躬身拜見陳汐,神態言辭之間無不恭敬異常。
  對此,陳汐初開始覺得有點不適,后來也就習慣了,只是頷首點頭,心中卻是暗暗記下對方的名號和模樣。
  并且陳汐發現,這些大妖如同人類修士一樣,也講究按資排輩,像拜見自己時,便是遵循著實力從強到弱,依次上前的規則。
  木奎早已準備了美酒珍果,尋了一處松樹林間的空地上,隨地布置了一些蒲團案牘,這才請陳汐等人入座。
  當然,雖說場地簡陋,但陳汐還是被一眾大妖恭迎著坐上首位。
  而木奎則毫不客氣地坐在了陳汐右手邊,殷勤地為陳汐斟酒送果,簡直就像個勤勤懇懇的仆役似的。但這一幕卻是引來不少大妖艷羨,若非顧念身份,他們也巴不得像木奎那樣服侍陳汐呢。
  陳汐不由大奇,這些妖獸皆是蛻化人形的存在,為何要如此巴結奉承于自己?
  像那靈鳩山熊羆,更是擁有著荒古異獸大力神熊的血脈,身份可以說是尊貴無比,實力也只差一步便可開辟紫府,好像完全不用如此畢恭畢敬地對待自己吧?
  “前輩無須多慮,在場之中只有您是紫府境修為,像我等妖修只信奉力量,只要力量比他們強,就是讓他們為奴為仆,也是心甘情愿。”
  身旁的木奎似是察覺陳汐疑惑,低聲傳音道,“前輩盡管吃喝就是,他們此來說好聽點是結一段善緣,說難聽點就是混個臉熟。”
  陳汐不由感慨不已,看來無論是妖獸,還是人類,皆逃不過趨炎附勢這四個字啊。
  飲酒閑聊,不知不覺已是薄暮十分。
  “前輩,這是生長于我碧玄洞內的一種千年才結出一顆的青靈葫蘆,內有乾坤,不僅可以裝載十萬斤美酒,并且有著冰火雙重屬性,用來飲酒既可以冰鎮、又能夠溫熱,還望您能笑納。”
  酒席結束時,碧玄洞騅蠻大妖走上前,恭恭敬敬送上一個青翠欲滴的葫蘆,造型古樸自然,散發著一絲絲濛濛青光。
  “前輩,這是俺在大湖深處挖出的玄麟果,對磐固境界有著極大好處。”
  “我這玉骨靈芝乃由地心熔漿內孕育,活死人肉白骨,妙用無窮,請前輩務必收下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這些大妖似是早已有所準備,紛紛拿出一些珍寶奇物,上前獻貢。
  陳汐怔然不已,木奎卻是趁著這功夫,把所有寶貝都收了下來,神色自然,一點都不客氣。
  “哼,凈拿出一些無用之物。”
  一直端坐一側的熊羆突然冷哼一聲,令得其他大妖齊齊一愣,看向熊羆的目光已是陰沉不已。
  咦,這家伙倒是一副直腸子。
  陳汐不由大感意外,之前這些大妖拿出的東西,看似一件件新奇珍貴,但卻是一些輔助之物,對于修煉并無多大補益,熊羆所說倒也不假。
  “哼,熊道友,我等一番心意上天可表,可不像你什么也沒拿,只會說一些風涼話。”
  “就是,雖說在咱們之中你的修為最高,但此次拜見陳汐前輩,你卻故意挑撥離間,用心也忒是險惡了。”
  “嫌棄我等之物沒用?那行,熊老怪你倒是拿出一些有用的令我等開開眼界?”
  一眾大妖紛紛把矛頭指向了熊羆,或是不屑,或是譏諷,火藥味十足。
  “你不去制止一下?”陳汐瞟了一眼無動于衷的木奎,傳音道。
  “熊羆的性子就是如此,制止只會令他們所有人都不愉快,前輩你且看著,這熊羆雖說口無遮攔,但既然敢說這種話,想必他也是有所準備。”木奎連忙傳音解釋。
  果然如同木奎所說,熊羆對周遭的冷嘲熱諷充耳不聞,一口飲盡杯中美酒,這才站起身來,手中已多出一件寶貝。
  此物猶如一根纖細筆直的竹子,二尺長,通體黝黑,暗啞烏光,看似貌不出眾,然而甫一出現在空氣中,一股令人心顫的凜冽氣息悄然彌散開來。
  這是……
  一眾大妖皆睜大了眼睛,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。
  陳汐的目光也不由鎖定在這根黝黑竹子上,進階紫府之后,他的神魂念力更上一層樓,極為敏銳地察覺到,這根黝黑竹子內仿似蘊積著恐怖暴烈的力量,猶如九霄雷霆,帶著一絲毀滅一切的氣息,令人心顫。
  “不知這三尺長的庚金劍竹,可否入得了諸位法眼?”身材粗壯高大如一座小山丘似的熊羆目光四下一掃,冷冷問道。
  庚金劍竹!?
  聽到這個名字,在場大妖皆是倒吸一口涼氣,望向那黝黑竹子的目光中已是帶著無盡熾熱貪婪之色。
  原來是庚金劍竹啊!
  陳汐恍然的同時,心中也不由涌出一抹震驚。
  顧名思義,庚金劍竹乃是天生的金木雙屬性靈物,且莖干鋒銳如利劍,它本就是世間罕見之物,每百年才成長一寸,而后歷經雷霆劈打,若能抗下不死,則歷經百年又能生長一寸。不過絕大多數庚金劍竹甫一發芽,便即被雷霆齏粉,能夠安然存活下來的萬中無一。
  像熊羆手中的庚金劍竹,只怕已存活了三千年之久,所歷經的雷霆襲擊必然不會低于十次,而歷經如此多雷霆而不死,可想而知這庚金劍竹的堅硬已達到何等恐怖的程度了。
  “請前輩收下!”
  熊羆走上前,把手中庚金劍竹拱手相送。
  一眾大妖傻愣愣地看著這一幕,打破腦袋也想不出,熊羆為何要把此等珍貴之極的寶物相贈于陳汐。
  木奎也是激動萬分,便要替陳汐收下,卻被陳汐出聲制止,決然說道:“此物太過貴重,還請熊道友收回。”
  “此物在我手中也是雞肋一個,食之無味棄之可惜,只有在前輩手中,方才能發揮其威力,”熊羆卻是執意相贈,好不妥協。
  “你是不是有事情相求于我?”陳汐沉默許久突然問道,目光緊緊盯在熊羆臉上。
  熊羆似是毫不意外,神色堅定道:“不錯,我老熊一輩子別無他求,只求前輩能幫我殺了崆水洞黑猿王!”
  話音一落,滿場皆驚。
  殺了我家大王?遠處的大樹上,一只白羽靈鳥雙瞳驟然一縮,當即一振翅膀,沖上云霄,瞬息已消失不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