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648 擎天巨爪

感謝漂亮妹紙靜思2個888和“悲傷豬哥”的打賞捧場支持。
  ——
  “老——祖——宗!”
  一名強者噗通一聲跪倒,嘶聲大吼,聲震九重霄,透著無盡悲憤和怒火。
  其他人也都面露悲色,目眥欲裂。
  他們此次前來蒼梧之淵,雖然也是為了撞一撞機緣,但最重要的卻是為了接回老祖宗,然而如今,他們費勁千辛萬苦,才抵達此地,卻萬萬沒想到,自家老祖宗居然被人剝皮抽筋,橫死眼前,這讓他們如何接受得了?
  這一刻,這些睚眥一族的強者,都像失去了頂梁柱般,失魂落魄,悲憤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老祖宗功參造化,在萬年前就已臻至地仙九重之境,但苦于被困這云海之中,無法汲取天地靈力,猶如獄鎖狂龍,無法超脫。”
  為首那名睚眥強者,深吸一口氣,努力按捺下心中悲憤,緩緩說道,“并且在來此之前,族老已斷言,老祖宗被困萬年之久,如今必然已瀕臨油盡燈枯邊緣,所以方才令我等火速前來接駕,只要脫離這片絕地,就可以令老祖重煥生機,恢復往昔實力。可惜,最終還是晚了一步……”
  他身姿矯健,面如刀削斧鑿,冰冷剛毅,一頭濃密長發披舞,卓然不群,有一股領袖群倫的睥睨之色。
  甫一開口,頓時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。
  “列峰師兄,你說,接下來我等該怎么辦?”有人惘然道。
  “是啊,列峰師兄,你的實力是咱們中最強的,足智多謀,如今老祖罹難,我等又該何去何從?”其他人也紛紛道。
  “怎么辦?自然是報仇!”
  列峰的眸光已是冰冷之極,渾身涌動著暴戾嗜殺的凜冽氣息,“無論是誰,膽敢如此殘忍殺害老祖宗,必須付出慘重代價!”
  聲音森寒,滲透無盡殺機,將睚眥一族有仇必報的天性宣泄得淋漓盡致。
  “對!報仇!在太古時期,就連神靈都不敢得罪我睚眥一族,此仇不報,我睚眥一族又如何在玄寰域立足?”
  “據我觀察?觀察,那兇手應該剛離開不久,又取走了老祖宗的本命骨,必須殺了他,將本命骨奪回來!否則我睚眥一族的天賦道法‘爆氣弒神功’只怕就徹底失傳了!”
  “最重要的還是我族圣器,那可是我族自荒古時期以后,搜尋到了最強大的劍器,不僅擁有屠神斬魔之威,關鍵是其中還藏有一個驚天秘密,只有找回圣器,我睚眥一族才有傲視荒古萬族的資本,所以,絕對不能落入外人手中!”
  其他睚眥強者也紛紛說道,一個個咬牙切齒,氣息暴戾,令人心顫。
  “諸位說的不錯,此事勢在必行,大家稍等片刻,讓我靜心感應一番,只要能夠和老祖宗的本命骨取得一絲聯系,就完全可以確定兇手的位置了。”
  說著,列峰緩緩閉上眼睛,周身力量洶涌,似是在全力推演什么。
  半響之后。
  他突然睜開眼眸,目光中閃過一抹森寒興奮之色,旋即,他眉頭猛地一皺,露出一抹驚容。
  “列峰師兄,可是鎖定了兇手位置?”有人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“感應到了。”列峰點點頭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列峰師兄,咱們現在就出發吧!”其他人精神一振,摩拳擦掌。
  “且慢,我之前感應到,那人速度奇快無比,居然能夠在這殺機四伏的云海中橫沖直撞,如履平地,必然是一個高手,對付此人,我等務必要小心了。”
  列峰提醒道,“并且按我推算,那人必然是朝蒼梧之淵趕去,如今的蒼梧之淵中,高手云集,強者如林,我等對付此人時,萬萬不能泄露了風聲,以免引起其他人覬覦了。”
  眾人心中一凜,皆都默默點頭,的確,若一旦走漏了風聲,被其他人得知老祖宗本命骨和圣器的存在,那可就麻煩了……
  “出發!”
  下一刻,列峰身影一晃,已是沖向云霄,離開了這顆星辰。
  ……
  嗖!
  茫茫云海中,一道流虹連連閃爍,奇快無比,瞬息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安師姐和龍振北如今只怕都已抵達蒼梧之淵了,也不知兩人尋覓到‘蒼梧秘境’沒有……”
  玄磁之翼飛振,讓陳汐的速度快到了極致,且羽翼上釋放的玄磁神光,直接將所過之處的火焰風暴和寒冰洪流碾碎破開、根本給他造不成任何傷害。
  “還有那個刺客,也不知是何方神圣,又為何要對付自己?”一想到那名刺客,陳汐心中就禁不住升起一抹怒火,修行至今,他還從沒有如此狼狽過,簡直就是九死一生,差點就性命不保了。
  “下次若見到他,非得讓他也嘗嘗這種滋味不可!”陳汐咬牙,眸中罕見地露出一抹沸騰到極致的殺機。
  像刺客這等存在,一旦被其盯上,簡直如芒在背,令人坐臥難安,必須將其抹殺掉,方才能永絕后患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下一刻,陳汐倏然停頓身體,面露驚容。
  在他面前,出現了一片灰濛濛的霧氣,彌漫四周,滲透無窮時空,盡管他的神諦之眼可以洞穿虛妄,勘破浮華,但是就是無法看穿這片彌漫四周的灰色霧氣。
  不過,他能夠感受到,在這灰色霧氣之中,似乎有一股比星辰運轉還要強大千萬倍的力量在洶涌著。
  在這股力量面前,就算是冰釋天那等天仙,也是如同螻蟻般,不堪一擊!
  “這是蒼梧之淵的壁障,類似阻隔在大世界和小世界之間的空間晶壁,其上充斥大道法則,以此來維系蒼梧之淵的平衡。”小鼎突然說道。
  “這么說,這灰色霧氣后方,就是蒼梧之淵了?”陳汐訝然。
  “不錯,你如今已收取了蒼梧神樹的一縷神魄,可以輕松穿過這一道壁障,而不必擔心遭受任何傷害。”小鼎答道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陳汐暗松了口氣,那灰色霧氣中的力量太過可怖,足以抹殺天仙強者,若是冒然闖入,肯定是有死無生。
  “對了,其他人又是如何進入蒼梧之淵的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“正常的入口。”這時候的小鼎顯得很有耐心,似乎為了得到那蒼梧之淵中所藏的混沌神晶,它也不愿再沉寂下去了。
  陳汐啞然,自嘲不已,他這才明白,自己是在小鼎的指引下,走了一條迥異于其他人的“絕路”。
  不過由于自己擁有一縷蒼梧神樹的神魄,這“絕路”自然就無從談起,反而成了可供自己隨意穿行的生路。
  沒有再猶豫,下一刻,他人已跨入那灰色霧靄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……
  山巒起伏,大地溝壑縱橫。
  這是一片金色的區域,無論是那山岳、巖石、大地……到處都彌漫著一股金色,鋒利、炫亮、刺得人眼睛生疼。
  甚至連空氣中,都彌漫著一股凌厲的銳氣,大風吹過,猶如千萬把利刃席卷般,將山岳表面都切割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痕。
  地上的植被很少,幾乎難以尋覓,只在巖石縫隙中,才能看到一株株野草,和外界不同,這野草的顏色居然是金色的,莖干如精鐵,葉片形似利劍,散發銳利之氣,有一種逼人的凌厲氣勢。
  “好純厚的金之氣息!這究竟是什么地方?”
  當陳汐進入那灰色霧靄之后,就來到了這片處處被金色覆蓋的地方,那無處不在的銳利氣息,像刀子般撕扯,尋常人來到這里,只怕還來不及反應,就被切割成無數碎片了。
  這里很荒涼,一路行進數百里,連一個生靈都沒有見到,入目的只是光禿禿的山巖、石礫,枯寂一片。
  陣陣烈風掃過,如刀劍肆虐,凌厲而森然,就像天地化作了一位劍客,在肆意潑灑那無匹的金之銳氣。
  連陳汐也不得不運轉修為,方才感覺輕松許多。
  “混沌神晶的位置找到了么?”他問道。
  “還沒有出世,或許要等上一段時間。”小鼎沉默許久,才答道,“我需要做一些準備,在此期間,你自由行動吧,嗯,最好多提升一下自身實力。”
  說罷,小鼎再次陷入沉寂,不發一語。
  陳汐不由怔然,搖頭不已,小鼎太神秘了,連他都搞不明白它整天究竟在想些什么。
  忽然,一頭巨大的兇禽橫空,雙翅一展足有百丈,刮起一股狂風,瞬息從陳汐頭頂上空掠過。
  陳汐頓時止步,抬頭望去,前行這么久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生靈。
  那兇禽背上,承載著七八道身影,見到陳汐居然孤身一人在地面行走,似乎都很驚訝,臉色露出異色。
  “這家伙腦子沒病吧?居然敢踏地而行?”
  “哈哈哈哈,肯定又是一個誤打誤撞進來的白癡,什么也不懂,就敢到處亂竄,真是可憐啊,我在考慮,等他死了,要不要替他收尸,就拿他身上的寶物當報酬就夠了。”
  有人發出大笑,臉上盡是嘲弄之色,看向陳汐的目光,就像盯著一個瀕臨死地的愚蠢白癡。
  “罷了,咱們還是趕路要緊。”有人說道。
  “著什么急,好不容易遇上這么一個有趣的白癡,或許能從他身上得到不少好處呢,哈哈哈……”那人忍不住又發出一陣大笑。
  然而下一刻,他的笑聲戛然而止,喉嚨被一只無形大手抓住,像發了羊癲瘋,渾身掙扎抽搐不已,被從兇禽背上拽下來,噗通一聲,跌落地面,摔了個狗吃屎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天下午刷新了幾十遍頁面,居然木有一張月票!太打擊碼字動力了……淚奔i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