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471 命懸1線

感謝兄弟“半支萬寶路”“lecxf”“用戶15800872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蒼穹上,那一頭兇禽陡然止住身影,其上的幾人皆都齊齊閉嘴,震驚之極。
  那之前囂張嘲諷陳汐的青年,此時正趴在地上,疼得齜牙咧嘴,抽搐不已,在他身前,赫然立著那清俊的年輕人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他們怎會看不出,之前將自己同伴拽下地面的,就是這年輕人?
  “告訴我這是哪里,就饒你這一次。”陳汐低眸,看著地上的青年,淡淡問道。
  “你……”青年張了張嘴,正待怒罵,不過當觸及陳汐的眼睛時,卻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。
  這一對眼睛,淡漠、平靜、但卻充斥著一股漠視生死的氣息,仿似只要敢違逆于他,就將遭受到天譴一般。
  這一下青年徹底明白,眼前這家伙并非是個什么都不懂的白癡,而是一個真真正正的高手,并且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人!
  因為只有經過無數血和火的洗禮,方才能擁有這樣的目光,尋常人根本就模仿不了。
  一想到這,這名青年望向陳汐的目光,已帶上一抹深深的忌憚,再不敢猶豫,恭聲道:“回稟少俠,此地乃‘蒼梧秘境’中的銳金之域,據推測,此地應該埋藏著一塊烙印金之奧義的大道碎片,我等便是為此而來。”
  見他如此配合,他的那些同伴頓時都大跌眼鏡,滿臉不敢置信,萬萬沒想到,青年遭受如此羞辱,非但沒有動怒,居然會如此聽話,簡直就像一個乖寶寶一樣,要多溫順有多溫順。
  要知道,這青年可也是個狂傲到極致的主,連他的父母長輩都不曾受到過這種待遇!
  “蒼梧秘境,銳金之域……”陳汐卻是眼睛一亮,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,居然直接就抵達進蒼梧秘境了。
  “那你們前來時,可曾遇到九華劍派之人?”
  “九華劍派?”
  聞言,無論是依舊躺在地上的那名青年,還是兇禽背上的那幾人,一個個臉色大變,有震驚,也有恍然,原來是十大仙門之一九華劍派的弟子,怪不得,怪不得啊!
  僅僅一剎那,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,都情不自禁帶上了一絲敬畏,且不提陳汐修為如何了得,光是這一重身份,都是他們招惹不起的。
  “回稟少俠,我等一路前來,并不曾遇到九華劍派的高徒。”那青年深吸一口氣說道,神色愈發恭敬了。
  “哦?”陳汐有些失望,又詢問了幾句,就放這名青年離開。
  不過通過詢問,他倒也了解到,這片銳金之域中,埋藏諸多殺機,兇險無比,只有遁空飛行,方才安全一些。
  因為在陸地上行進,會遭到一種可怕的金瀾風暴襲擊,這種風暴極其詭異,乃是來自地面之下,出其不意沖出,一旦被其席卷,絕對有死無生。
  那青年一行人,就曾見到過許多修士,大意之下,直接被金瀾風暴卷走的,別說尸體,連渣滓都沒留下,滲人無比。
  “據那人所說,如今進入這銳金之域的生靈,皆都是為了那大道碎片而來,或許抵達那里,也可以探聽到安師姐他們的下落。”
  略一沉吟,陳汐也不再多逗留,騰身而起,化作一道流虹,朝遠處飛馳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蒼梧秘境,蒼梧之淵中的三大寶庫之一,其內埋藏諸多大道碎片,皆是由那一株太古時期的蒼梧神樹隕落時所留。
  傳言,這些大道碎片乃是諸天法則所化,每一片大道碎片,所蘊含的大道奧義都各自不同。
  修士若能獲得一片,只要徹底煉化,就可以將一種大道奧義掌握至圓滿境界!
  這和道意元丹不同,道意元丹乃是抽取天仙精血,匯聚諸多天材地寶所煉制,即便吞服,也只能參悟到一種大道奧義,初窺門徑,想要徹底掌握,卻必須日積月累地修行。
  而大道碎片,則只要煉化,就能將其所蘊含的大道奧義圓滿掌握,其價值之大,絕對不是道意元丹能夠比擬的。
  眼前這一片銳金之域,就埋藏著一塊烙印金之大道的大道碎片。
  像這樣的區域,在“蒼梧秘境”中還有很多,吸引著各大勢力的強者前來探尋。
  陳汐約莫飛馳了一炷香,終于看到,極遠處的地方,正有一道道流虹破空,朝極遠處趕去,其中不乏一些荒古萬族中的生靈,顯得很喧囂。
  他知道終于快要接近目的地了,那里極有可能埋藏著烙印金之奧義的大道碎片,光想一想,都讓人心動不已。
  若是能將其獲得,配合自己的實力,完全可以發揮出兩倍戰力,屆時,就是和其他強者對決,又有何懼?
  再次前行了百里之后,路上居然開始出現血腥味,此外,還有一些法寶碎片、以及斷肢殘尸,顯示進入了危險區域。
  抵達這里,連陳汐都變得謹慎起來。
  沒過多久,一座巨大的湖泊出現在視野中,湖泊中涌動著金色的湖水,燦然而透亮,將天地都渲染成金色。
  尤為令人心悸的是,那金色湖泊中,居然散發出可怕之極的銳利之氣,將這片天地都攪亂,發出嗤嗤的撕裂聲音。
  稍一靠近,都感覺皮膚像被刀割一般生疼,刺得人眼睛都快要睜不開。
  此時,在那金色湖泊四周,已立著不少身影,皆都戒備十足,做好準備,仿似那金色湖泊中存在著驚天寶藏般。
  “我在這片區域逡巡許久,只有此地銳金之氣逼人,大道衍生,那大道碎片必然藏在此地!”有人言之鑿鑿。
  “哼,可不止你一人看出,在場的哪個沒看出來?不過想要獲得大道碎片,那也得看各自實力,否則,說不定會發生些什么意外。”有人陰測測說道。
  “唉,只希望大道碎片快現世吧,再等下去,前來的人只怕會越來越多。”有人皺眉,憂心忡忡。
  “這有何難,找個人進入那湖泊試一試不就知道了?”說話的是一個少年,面容英俊,神色倨傲,光潔的額頭居然生著一支獨角,泛著赤色火光。
  這少年目光一掃,恰看到剛剛抵達此地的陳汐,見他只是孤身一人,頓時放下心來,當即抬手一指陳汐:“你,去湖泊中,試一試深淺!”
  陳汐看出,這少年應該是荒古萬族中火牛一族的生靈,也算是出身尊貴了。
  不過他并未理會,而是把目光落在金色湖泊中,他能夠感知到,這片湖泊中,充斥著極為濃郁的金之大道氣息,簡直快要化作實質般,驚人之極。
  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被陳汐直接無視,讓那火牛一族的少年頓時面色一沉,雙眸涌動火光,暴喝道:“混賬,你沒聽到嗎!”
  “為什么一定要這么沖動呢?”陳汐忍不住嘆了口氣,發現自己還真是倒霉,走到哪里都似乎有人恨不得踩自己一腳,難道是因為自己太低調了?
  “你什么意思?”少年皺眉,氣勢愈發強大。
  “沒什么意思,只是想讓你去湖泊中,試一試深淺。”陳汐說道,平靜而自然,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
  “你……找死!給我老老實實滾進湖泊去!”少年大怒,身影一晃,一掌就拍了過來,要逼陳汐前行,去湖泊探路。
  這一戰,顯然已不可避免。
  讓陳汐訝然的是,這少年實力不錯,絕非一般人可以對付,舉手投足之間,爆發出滾滾火浪,霸道絕倫。
  顯然,那是一部極為厲害的道法,應該是火牛一族的天賦絕學。
  但是他碰上了陳汐,一個潛力驚人的怪胎,注定要飲恨,大戰不到十回合,就被一巴掌拍飛出去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令得周圍眾人都暗自吃驚不已。
  “去,進入湖泊,試一試深淺,若能活命,算你造化,若是遇害,也只怪你倒霉。”陳汐抬手一抓,將那火牛一族的少年扔了出去。
  “你……居然敢這么對我,我大師兄絕對會鎮殺你的!!”
  少年驚怒交加,連連大叫不已,之前的倨傲化為了恐懼,萬沒想到,自己本來只是隨手找一個人墊背,居然會踢到鐵板上。
  陳汐一怔,倒是想起來,在進入云海之前,那火牛一族有一位厲害強者,率領其族人強者第一批沖入了云海中。
  旋即他就搖了搖頭,渾不在意,對方只是火牛一族的子弟而已,這樣的威脅,根本就難不倒他,若是論身份,他可是九華劍派的種子弟子,又那是火牛一族這樣的勢力能比擬的。
  噗通!
  少年身在半空,以他的實力,其實完全可以中途轉向,避開湖泊,然而,令他措不及防的是,剛抵達湖泊上空,一股金色漩渦就沖起,直接將其卷入湖泊中,驚得他駭然大叫,瞬間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這是?”
  “老天,難道湖泊下方存著一頭兇獸么?”
  “這……居然瞬間將火牛一族的一位強者吞沒了,簡直比金瀾風暴還恐怖!”
  湖泊四周,見到這突如其來的血腥一幕之后,都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,失聲驚呼起來。
  轟隆!
  然而下一刻,一陣雷鳴般的沸騰聲從湖泊底部傳出,激蕩天地,將整片金色湖泊都攪得劇烈翻滾起來,仿似將有什么驚人的東西將要出世,鬧出的動靜很大,連眾人的聲音,也被徹底遮蓋住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卡文的厲害,刪了很多,抱歉有點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