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51 銳金之地

感謝兄弟“回首又見她”的打賞捧場和兄弟“yujizhou”投出的寶貴月票!
  ——
  巨山之前。
  近千名來自不同勢力的強者,分布四周,將安薇和龍振北重重包圍其中。
  “我現在終于相信你的直覺了,那小子的確是個惹禍精,居然引來如此多人抓捕他,不得不讓人驚嘆。”
  黃泉魔宗的裘軍雙手負背,衣袂飄舞,其身卻如同一塊碣石,堅凝、孤峻,淵渟岳峙,自有一股掌握乾坤般的睥睨之色。
  “人很多。”一側,氣息陰冷而神秘的“幽”立在陰影中,發出森寒不帶感情的聲音。
  “是啊,人一多,競爭就越大,想要獲得那小子身上的彼岸、沉淪、甚至是終結道意,難度就越大。”裘軍輕聲感慨,以他的自負,面對眼前這一幕,也不禁感到一種壓力。
  畢竟,在場的強者太多了,大多都是為了陳汐身上的大道碎片而來,想要將其抓在自己手中,其難度之大就可想而知。
  “可以渾水摸魚。”沉默許久,幽再次開口。
  “甚合我意。”裘軍輕笑,旋即眸光緊緊盯著幽,認真說道,“我需要你的幫助。”
  幽沒有多說,只是點了點頭。
  裘軍笑了,臉色涌上一抹強烈自信,有了幽的幫助,無異于如虎添翼,讓他對擒拿陳汐也有了極大把握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我能夠感應到,那個殺害老祖宗的兇手,正在朝這邊靠近!”睚眥一族的強者列峰,眸中精芒閃爍,振奮說道。
  “太好了,等抓住此獠,我非將他剝皮抽筋,寸寸凌遲處死不可!”
  “對!居然敢染指老祖宗的尊體,必須要他十倍還回來!”
  “最為重要的還是拿回我族圣器和老祖宗的本命骨,決不能讓‘爆氣弒神功’失傳了。”
  其他睚眥強者皆都精神一振,抱拳擦掌,眸中閃爍著暴戾嗜殺的氣息。
  “嗯?列峰師兄,你說那兇手會不會就是那九華劍派的陳汐?”一名睚眥強者似突然意識到什么,驚疑不定道。
  “陳汐?”列峰一怔,旋即面色一變,此事若是真的話,那可就太麻煩了,在場那么多強者,萬一陳汐落入其他人手中,那他們還如何索回族中圣器和老祖宗的本命骨?
  “安心等待吧,若那兇徒真是陳汐的話,等其甫一出現,大家立刻出手,務求在雷霆一擊中將其徹底拿下!”
  沉吟許久,列峰深吸一口氣,咬牙說道,聲音森寒,滲著無盡暴戾殺意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他媽的,上次被那小子給擺了一道,讓我火牛一族損傷慘重,這一次,無論如何也要將其誅殺了!”
  “不僅如此,還要奪回咱們的大道碎片,若不是這可惡的小子,咱們早已將銳金之域那塊拿到手中了,哪會再等到現在?”
  “奪我至寶,殺我族人,必須血債血償!”
  另一側,火牛一族的幾個強者咬牙切齒,目露兇光,殺氣騰騰,一想到在銳金之域的遭遇,他們就氣得肺都快炸掉,直欲發狂。
  身為火牛一族此次前來蒼梧之淵的首領,蔣維卻一直沉默不語,其實,他比其他同伴更憤怒,更恨不得把陳汐千刀萬剮,只不過這一股滔天憤怒,早已被他按捺在心中,只等陳汐出現,就會徹底爆發出來!
  這樣的對話,發生在這座巨山附近的每個地方,有人為了報仇,有人為了搶奪大道碎片,有人為了奪回自己本族圣物……等等,不一而足。
  總之,這一次他們都已做好充足準備,就只等陳汐出現了。
  然而,時間過去許久,陳汐卻是遲遲都不曾出現,連一絲音訊都沒有,這讓在場所有人都愈發焦灼和不耐。
  “嘿嘿,既然不出現,那老子就先享受享受這位美人兒,狠狠凌辱一番,就不信逼迫不出那陳汐!”
  突然,一個來自六欲魔宗的強者把目光瞥向了安薇,目光肆無忌憚地在她那絕美的臉蛋和曲線誘人的嬌軀上上下逡巡,流露出貪婪而淫邪的光澤。
  這可是十大仙門之一九華劍派的天之驕女,若是能把她騎在胯下,那滋味又該是怎樣的美妙?
  “哈哈,馮保這個采花大魔頭終于按捺不住了!”
  “上啊,馮保師兄,大家幫你掠陣,你就盡情發泄吧,哈哈……”
  見那馮保欲要染指那安薇,其他六欲魔宗的弟子皆都起哄不已,神色興奮,望向安薇的目光也都充滿貪婪,肆無忌憚之極。
  “找死!”
  龍振北見此,勃然大怒,一個魔門子弟,居然也膽敢褻瀆自己九華劍派之人,簡直就是欺人太甚!
  安薇更是面色一寒,一對眸子里涌出無窮殺機,身為九華劍派的天之驕女,她何曾遭受過如此不堪的羞辱和詆毀,令她也是動了真火。
  見兩人這般模樣,那些六欲魔宗弟子愈發猖獗,哄笑不已,嘴中的話語愈發的不堪入耳,下流齷齪到了極致。
  風劍白輕笑不已。
  燕十三盤坐巖石,無動于衷。
  就連其他位列十大仙門的弟子見此,也都是漠不關心,甚至有人還饒有興趣地駐足旁觀,那等模樣,讓龍振北和安薇更是氣得火爆三丈,心沉到了谷底。
  “來吧,美人,玩一玩而已,本少爺御女無數,床上功夫絕對爐火純青,保管讓你食髓知味,欲罷不能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受到眾人慫恿,那六欲魔宗的馮保愈發得意,淫笑著就要對安薇動手。
  而與此同時,龍振北和安薇相互望了一眼,皆都看出彼此心意,神色決然,打算就是拼命,也要殺光了這些混蛋!
  然而,就在局勢一觸即發之際,異變陡升——
  遠處空中,驀地傳來一道冷冽肅殺之極的聲音,“就憑你這一句話,就必須拿性命來抵罪!”
  聲如驚雷,震動九天十地,徹響在在場每個人耳中。
  旋即,在一道道驚異的目光注視下,那極遠處空中驀地掠來一道峻拔的身影,面容清俊,長發飛舞,衣袂飄揚,氣質飄然出塵。
  正是陳汐!
  “這家伙怎么如此愚笨,為什么要來呢……”見到這一道身影,安薇一愣,心中感動之余,又不禁升起一抹深深的擔憂,
  “這跟送死也沒什么區別啊,這家伙也太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了……”看似是抱怨,龍振北心中卻涌出一抹暖流,他知道,陳汐之所以這么做,肯定是因為他和安薇,這讓他如何不動容和感動?
  和兩人不同,在場其他人見到陳汐出現,簡直就像看到一個聚寶盆橫空臨世一般,一個個都興奮起來,摩拳擦掌,蠢蠢欲動。
  “哈哈哈!這該死的小子終于來了!”
  “沒想到啊,這小子還算有點良心,知道同門有難,不得不來救助。”
  “哼,什么狗屁良心,我看他是被那即將出土的大道碎片吸引來的,更何況,就憑他一個人也想救走他的同門?簡直就是可笑!”
  一下子,這埋藏著大道碎片的巨山之前,因為陳汐的到來,徹底沸騰了,每個人都毫不掩飾地露出無窮貪婪和殺機。
  陳汐對此,神色依舊平靜,他的目光從每個人臉色掃過,看著他們神色中的亢奮和貪婪,心中,驀地涌出一抹熾烈如熔漿般的殺機。
  為了擒殺自己,居然拿自己的同伴為要挾,無所不用其極,這等手段,簡直已卑鄙無恥到了極致!
  “陳汐,上次你在銳金之域搶了我的大道碎片,又致使我火牛一族不少子弟隕落,此仇不共戴天,給我留下命來吧!”
  突然,一聲驚天咆哮傳出,火牛一族的蔣維踏空而起,居然率領著他的那幾個族人,率先沖殺了過來。
  “可笑,上次是你們趁我不備,偷襲于我,最后沒搶到大道碎片,反而倒打一耙,血口噴人,真是死不足惜啊!”
  陳汐眸子冰冷如刀,渾身道音轟鳴,如龍吟虎嘯,符文翻滾,驀地上前一步,如一位王者君臨天下。
  嗡!
  這一步跨出,看似簡簡單單,卻涌出一股無形的場域,蘊含了“大囚禁術”的至高奧義,蔣維等人還未沖上前,頓時就被禁錮了,懸浮半空中,一動不能動。
  就像粘在蜘蛛網上的幾只蒼蠅一般,任憑如何掙扎,都無法脫離禁錮束縛,情景詭異之極。
  而后,陳汐抬頭,眸光如電,舌綻春雷,吐出一個字:“滾!”
  這一個字,激蕩風云,仿若諸神怒斥,蔣維等人如遭到一柄柄重錘轟砸,渾身骨骼噼里啪啦斷裂,七竅流血,身體如篩糠般劇烈抽搐不已。
  眾人一驚,這是何等道法,只是踏前一步,就禁錮住了蔣維等人,又吐出一個字,就將他們全部重創了!
  這簡直已快要比擬傳說中那“言出法隨”的至高法門了!
  一聲轟鳴,虛空顫抖,陳汐收斂氣息,蔣維等人恢復自由,卻由于傷勢太重,直接墜落地面,劇痛慘呼不已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
  渾身劇痛,骨頭都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,蔣維等人驚恐難安,望著半空中的陳汐,如見鬼神般,斗志崩潰,掙扎起身,欲要逃命。
  唰!
  一道凌厲無匹的劍氣突然憑空而現,輕輕一抹,帶起一串猩紅血花,以及一串血淋淋的頭顱!
  ——
  ps:從今天到月末,每天月票只要超過10張,每天4更!今天到現在才只一票,求兄弟們火速支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