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652 連遇挑釁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!日月票破10張了,今晚加更,凌晨以后還有一更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頃刻之間,火牛一族數位強者覆滅!
  這一幕,震撼了在場所有人,火牛一族的強者可絕對土雞瓦狗可比,可如今,還未沖至陳汐身前,就被一舉全滅了!
  原本,那些睚眥一族的強者在列峰的帶領下,打算第一時間沖出,擒殺陳汐,但卻被火牛一族的人馬搶了頭籌,令他們都頗為郁悶。
  可眼前這一幕,卻像一盆冷水澆在頭上,讓他們禁不住激靈靈打了寒顫,心中皆都暗自慶幸不已。
  “想不到,才半年沒見,這家伙居然已成長到這種程度了……”風劍白眼皮一跳,望著那遠處傲立蒼穹的峻拔身影,心中吃驚之余,也不禁泛起一股濃濃的嫉妒。
  要知道,當年在太古戰場,若非陳汐的出現,那武皇戰魂碑第一名的位置,可屬于他風劍白的!
  不過,那時候,雖然被陳汐壓上了一頭,他卻并未放在心上,畢竟,那只代表著潛力而已,論修為,他要比陳汐高上不止一籌。
  可現在見到陳汐翻手之間,居然將火牛一族的強者悉數全滅,這讓他如何不震驚,也由不得他不承認,自己已經被陳汐遠遠甩在后邊了。
  “不行,此次這等大好時機,必須將這家伙鏟除,否則一旦任由其成長起來,那還了得?”風劍白心念閃爍之間,已打定了注意。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騰空而起,大聲道:“諸位同道,陳汐此子猶如蝗蟲,趁火打劫,連連奪走我等的機緣,十惡不赦,無法無天。如今,他孤身前來,正是鏟除此賊的大好時機,大家現在不出手,更待何時?”
  眾人一愣,頓時從之前那一幕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是啊!
  此賊只是一個人而已,在場可有上千來自不同勢力的強者,如今他已自投羅網,不正是收網的好時機?
  而只要殺了他,其身上的五塊大道碎片,可就成了無主之物了,還不任由自己去掠奪瓜分?
  越想,眾人越是亢奮,心中被一股濃濃的貪婪所取代,連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,蠢蠢欲動,摩拳擦掌。
  與之相反,當陳汐看到風劍白這個老熟人跳出來,鼓噪眾人一起對付自己時,心中不禁冷笑不已,真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!
  “殺!殺了此賊,其身上的大道碎片就是我們的了!”風劍白見眾人反應強烈,唇邊不禁泛起一抹得意,繼續煽風點火。
  話音剛落下,就徹底點燃了眾人心中那不可抑制的貪念,一個個再也按捺不住。
  轟!
  熾盛光霞沖霄,各種道法和神通堆積起來如巖漿般灑落熾盛而恐怖,一群很強的荒古萬族生靈悍然出手,向前沖殺。
  而此時,陳汐也動了,周身諸般道意轟鳴,整個人繚繞無匹神霞,手握乾坤,口銜日月,玄磁之翼閃爍,下一刻已躍入人群中,直接撲殺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一道道可怖的掌印堆積,若重重疊加的浪濤,澎湃洶涌,朝前橫推而去。
  這是巔峰級道法冥濤萬浪掌,和之前不同,此刻的威力足足厲害了五倍,仿若一片汪洋呼嘯著朝前席卷而去,充斥一股無物不破的滔天氣勢。
  砰!砰!砰……
  血光迸濺,迎面沖來的十余個強者,直接被那可怖掌力拍碎,身軀裂開,血肉模糊,當即橫死虛空,撲簌簌墜落地面。
  一旦動手,陳汐再沒有任何遲疑,勢如君王駕臨,舉手抬足之間,都施展出萬般妙法,諸般奧義,整個人就像一柄尖錐,硬生生在人群中帶起一連串的血花和慘嚎。
  所向披靡!
  那等威勢,儼然如同一個浴血而戰的大魔神,浴的是敵人的血,收割的是敵人的性命,只幾個呼吸之間,就有幾十名強者隕落其手下。
  若從地面上看,就會現,那半空中猶如下了一場血雨,濃稠、血腥,夾雜著破損的法寶、碎裂的尸骸,驚人之極。連空氣都被濃烈的血腥染紅。
  這便是五倍之力的強大,尤其是陳汐的根基極其之渾厚,遠大多天才人物,其混洞世界的規模,若是放出來,足以嚇壞任何人。
  并且他還掌握了四十多種巔峰級道法,以及《大羅真解》中的無窮奧妙,再配合足以在三界神通金榜上排名前三十的玄磁之翼,以及那震驚三界的神諦之眼,簡直就像一個渾身全副武裝的殺人兇器!
  總之,現如今的陳汐,絕對是今非昔比,不可同日而語,無論是在裝備上,還是在實力上,都已遠在場絕大多數強者。
  就是放眼十大仙門、魔門六脈這等級大勢力中,像陳汐這樣的怪胎都罕見無比,幾近絕緣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可怖的戰斗波動,充斥天地之間,攪亂風云,震碎陰陽,令天地都失色,陷入一場浩大的混亂之中,宛如人間煉獄。
  而在這混亂中,陳汐指天打地,身若飄渺之虹影,閃爍不休,玄磁之翼每一次閃爍,都讓他能夠猶如瞬移般,躲避開那鋪天蓋地的攻勢。
  他所過之處,玄磁之光流竄,頻頻刷動,一些強者措不及防,手中的一些蘊含五行的法寶連連被刷爆,轟然化作一堆廢鐵,驚得他們又是肉疼,又是惶恐。
  也只有半仙器級別的法寶,才勉強能抗衡住玄磁神光,不過雖然沒有被刷爆,但也是被損傷了不少,令其威力大大減弱。
  這一切,陳汐都不曾理會,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,殺人,殺光了這些無所不用其極的卑劣小人!
  若是放在數天前,他還沒有掌握五倍戰力,面對這樣的一幕,簡直都不敢想象自己會遭到多大的磨難,十有**就會隕落當場。
  并且他還不得不來,因為安薇、龍振北被他們所困,同門有難,他又怎可能眼睜睜不顧?若那樣的話,何以為人?
  連人都無法做好,又談好成仙?
  所以,他來了,裹挾五倍戰力,將一腔怒火和憤怒,悉數傾瀉在了敵人身上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陳汐大喝,勢如驚龍出淵,縱橫捭闔,將一身所學,悉數融入無窮的殺意和憤怒中,宣泄而出,所向披靡,幾乎是勢如破竹,摧枯拉朽!
  一時之間,天地之間,到處都是血雨飛灑、斷肢墜落、慘嚎痛呼的慘景,讓人震撼,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他的實力暴漲了太多!”
  望著那在空中如入無人之境的峻拔身影,幽那一對妖異的紫色瞳孔中,罕見地泛起一抹驚色,他自是看出,相較于在云海中刺殺陳汐時,此刻的陳汐,要強大了不止一倍,簡直是判若兩人!
  “哦?”
  裘軍聞言,也不用浮起一抹驚容,那陳汐實力暴漲之前,都能躲避開幽的刺殺,那豈不是說,現在的他,變得更可怕了?
  “對付他,你有幾成把握?”裘軍深吸一口氣,緩緩問道,心中卻是在思索,這陳汐怎會在短短數天時間,就令實力暴漲?
  難道,他已將所擄走的大道碎片悉數煉化了?
  一想到這,裘軍自己也不禁被這個推測嚇了一跳,這未免太過不可思議了,那可是五塊大道碎片,怎可能在短短幾天就被他徹底煉化?
  別說是他,就是地仙老祖那等大人物,也難以做到這一步!
  裘軍很確定,然而,突然之間他又想起另外一件事來,陳汐所擄走這些大道碎片時,揮一揮手的功夫,就輕易將它們奪進手中,該不會其身上還有什么秘寶,天生都能克制這些大道碎片吧?
  越想,裘軍越感覺荒謬和不可思議,思緒都變得有些恍惚了,便在這時,幽已經給出了答案。
  “若是趁其力竭時,突然襲殺,應該有七成把握。”幽平靜說道,聲音一如往常般冷靜不含感情。
  這句話,絕對是裘軍認識幽以來,聽他所說的字數最多的一句話,這讓裘軍驚詫之余,心中也不禁暗暗吃驚。
  在對方筋疲力盡的情況下,幽居然說才只有七成把握?
  看來,自己不得不重視起這家伙了!
  裘軍眼眸微瞇,泛起一抹如刀寒芒,他已將陳汐當做勁敵來對待,再不敢有任何的輕視和大意。
  他和幽一樣,也在等,等陳汐力竭的時候,一鼓作氣將其拿下!
  砰!
  陳汐抬手,符文翻滾,擎天而起,將一側數名強者拍飛,而后毫不遲疑扭身,身影一閃,就待朝另一側殺去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突然有人暴喝:“陳汐,還了我族本命骨,我等立馬就走!”
  陳汐扭頭,就看見一群氣息暴虐無匹的強者,已圍攏上來,一個個高大魁梧,矯健精悍,裸露在外的肌膚,泛著暗紅色的光澤。
  這是一群荒古萬族中的生靈,若他沒有猜錯,他們應該是來自睚眥一族的。
  僅僅一剎那,他就想起了之前在云海中一顆星辰上所見的那一頭睚眥兇獸,以及那一柄濃稠如血的劍器和睚眥的本命之骨。
  “哼,什么本命骨,不想死就滾開!”陳汐冷哼,聲音冰冷,同時抬手祭出那一柄血劍,劈手就朝斬了過去,一點都不客氣。
  推薦
  暫時先看到這里書簽
  更多
  如果覺得神箓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番茄小說網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