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661 掌中火界

感謝兄弟們投出的月票支持!我都一一看到并加了精華,拜謝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黃泉海盡頭,一個黑洞懸浮空中,深邃漆黑,泛著令人心悸的光澤,就像一道通往神秘未知之地的門戶。
  按陳汐猜測,那黑洞十有*就是通往造化劍域的門戶!
  然而,他卻沒有行動,目光如電,望向了另一側的虛空中,似乎發現了什么。
  此地寂靜無聲,因為太過寂靜,反而顯得很不正常,隨著陳汐這一道目光掃過去,他頓時就明白,為何此地不正常了。
  因為在這黑洞四周,方圓千里內的虛空中,居然埋伏了一批又一批的身影!
  那一些身影,三五成群,應該分屬于不同的勢力,分散在不同的方位,也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法,居然能夠隱藏在空間中,將身影徹底隱蔽不見。
  就好像隱藏在暗處的毒蛇一般,潛蹤匿影,令人極難察覺到,甚至連神識都探索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。
  若非陳汐擁有“神諦之眼”,能夠窺破虛妄,洞穿浮華,差點也被蒙蔽了過去。
  不過現在,這一切在他眼中暴露無遺,纖毫畢現,一瞬間,他就看出,埋伏四周的人數有七十八個,分屬于十三個勢力。
  甚至,他還清晰地看到,當這些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,皆都不易察覺地露出一抹興奮殘忍之色。
  那模樣,就像一群野獸盯上了一只誤入陷阱中的羊羔一般。
  “看來,這些家伙都是黑吃黑的主啊,埋伏在進入造化劍域的門戶四周,的確是個絕佳的劫殺位置,一般人前來,只怕早被發現造化劍域的驚喜沖昏了頭腦,又怎可能會注意到此地四周埋伏著重重殺機?”
  陳汐唇邊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冷意,猜出這些人埋伏在此地的意圖。
  嗖!
  就在這時,一抹冷厲劍光,倏然從他身軀一側刺出,仿若憑空出現,刁鉆而毒辣,徑直朝他背心刺去。
  幾乎同時,另一側虛空,也同時有幾道身影跳出,從不同角度襲殺陳汐,動作奇快,攻勢如電,勢若奔雷,明顯打算一擊將陳汐擊斃。
  一瞬間,四面八方、天上地下,全都是凜冽可怖的殺意,猶若天羅地網,徹底將陳汐所有退路鎖死。
  換做其他人在此,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,只怕早已嚇懵了,只能坐以待斃,最終被虐殺至死,身上的寶物也會被人洗劫掉。
  這群劫殺者很強,如果是弱者也不可能抵達此地,可惜,他們選錯了目標,居然將注意打在了陳汐頭上,活該被虐。
  連蓋世天驕般的燕十三都不是其對手,更何況是他們?
  “滾!”
  陳汐身影未動,周身卻暴涌出一股可怖氣息,舌綻春雷,嘴中吐出一個字,已將“殺戮道意”的奧妙蘊含在這一聲大喝之中,威勢無以倫比。
  轟隆!
  猶如一股颶風以陳汐為中心轟然四散,直接將那四面八方的攻勢摧垮、擊潰、掃蕩一空,而那些劫殺者,就如同遭到雷霆轟劈,皆都渾身巨震,全身骨骼筋脈被震碎,口鼻噴血,像死狗一般墜入了黃泉之海中。
  啊——!
  黃泉之水何其霸道,稍沾上一絲,任你修為再高,也會被侵蝕意識,融化血肉骨髓,化作一只無意識的孤魂野鬼。
  這些劫殺者,剛一墜入黃泉之海,頓時就發出凄厲無比的慘呼聲,片刻后就被黃泉水徹底吞沒,連渣滓都不剩,滲人無比。
  那些藏匿在其他虛空中的人見到這一幕,皆都倒吸一口涼氣,渾身一陣發寒,頓時就知道眼前這孤身前來的年輕人,絕對是個不容招惹的硬茬子,實力可怕之極!
  唰!
  就像做了一件在平常不過的事情,殺了這些不知死活的東西之后,陳汐撣了撣衣衫,目光一掃四周,再沒有任何猶豫,展開玄磁之翼,朝那懸空浮現的黑洞中掠去。
  眨眼之間,他人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而那些隱藏在虛空中的一批批劫殺者,一個個面面相覷,尤其是想到陳汐臨走前投來的一道冰冷目光,猶自令他們心悸不已。
  那是怎樣一種目光?
  冰冷如刀,直透心靈,猶如俯視螻蟻的神祗之眼,充滿不容挑釁的尊威!
  那家伙是誰?
  世間怎會有如此強橫的人物?
  他們猜不出,正因為猜不出,才令他們感到心悸,幸好,陳汐已離開,這才令他們稍感心安。
  ……
  猶若斗轉星移,陳汐甫一進入那黑洞,整個人就不由自主被一股巨力牽引,眼前浮光掠影,猶如穿梭過重重時空般。
  還未等他回過神,下一刻,就來到了一片奇異的區域。
  濃稠如血的蒼穹,赤紅仿似浸透無盡殷紅鮮血的大地,這片廣袤、浩大、蒼涼的區域,到處都是血紅之色。
  猶如諸神灑血之地,又像一片慘烈的古戰場,空氣中,都彌漫著一股令人心神暴躁的血腥之氣。
  意志稍不堅定,就可能被這一股血腥之氣引動心魔,情緒失控,化作一個嗜殺癲狂的瘋子,甚至可能走火入魔,損毀道基!
  這就是造化劍域?
  陳汐一邊運轉修為,保持靈臺和道心清明,一邊打量四周,很快,他就察覺到,極遠處的地方,居然充斥著一股混亂無比的戰斗波動!
  那里,似乎有大戰正在發生。
  嗖!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化作一抹流虹,朝那一片產生戰斗波動的地方掠去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暴烈的廝殺聲沖霄,激蕩風云,猶如神魔在吶喊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一種種可怖道法混在各色法寶中橫沖天地,爆綻出熾盛刺目的光芒,照徹九天十地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一道道身影在天地間穿梭,有仙魔兩道的修士、也有荒古萬族中的強大生靈,無不在奮力而戰,朝前充斥。
  眼前這一幕,儼然就像一片激烈無比的戰場,鮮血飚灑,法寶橫飛,可怖的道法轟鳴天地,爆綻無窮光。
  當陳汐趕到時,就看到了這樣一幕,感受著撲面而至的慘烈氣息,心中也不由一凜,全身神經也不由自主緊繃起來。
  “螞蟻!好可怕的螞蟻!”
  當他看清楚和那些修士廝殺的對象時,登時眼眸一凝,感到一抹震驚。
  戰場中,那一頭頭猶如古銅澆筑的螞蟻,足有一丈多長,雙眸赤紅,四肢強健有力,泛著金屬般冰冷的光澤。
  它們每次落足,都會震裂大地,宛若一座山在移動,力量可怕。
  尤為驚人的是,這些古銅螞蟻居然都掌握著一種種厲害劍意,指天打地,劍氣沖霄,森然凌厲無匹,仿若能斬碎虛空,劈斷星河般。
  那情形,就像化身為一尊尊的絕代劍修一般,和那些修士廝殺,兇殘而霸道,悍不畏死,可怕之極。
  這究竟是何等存在?
  太古神蟻?
  陳汐一眼就看出,這每一頭古銅色的螞蟻,都有一流冥化境修士的實力,且掌握的劍意,各自都不同,但都厲害凌厲無比。
  若是一只兩只,自然容易對付得多,可眼前的情景時,那古銅色的螞蟻密密麻麻分布,鋪天蓋地,遠遠一望,似乎望不到盡頭般,讓人頭皮發滿。
  如此多的古銅螞蟻,就是地仙老祖進去,殺得筋疲力盡也不一定能殺完,甚至會被活活耗死在其中!
  眼前的情形就是如此,那些修士以及荒古萬族的生靈,足足有數百人,實力也極其了得,可在這古銅螞蟻大軍面前,就像大海中的一朵浪花,極其不起眼。
  并且,時時刻刻都有人在隕落,慘死其中,尸骨無存,慘烈血腥到了極致。
  不過即便如此,卻沒有人退縮,反而都在竭盡全力,朝前沖去,就好像前方有什么東西在吸引他們的心神,令他們無法抗拒,連連廝殺,狀若瘋魔,甚至連性命都不顧了。
  “這是太古噬神蟻,太古年間,他們成群出沒,曾經稱霸過一段可怕的歲月,每一只都能毀山斷岳,力大無窮。且曾吞噬過真正的神靈,兇名滔天。”
  小鼎突然開口提醒道:“你要小心,這片天地充斥神魔隕落時衍生的血煞之氣,一旦戰斗,極容易被血煞蒙蔽了頭腦,失去清醒,徹底淪為只知戰斗的瘋子。”
  陳汐這才恍然,暗暗驚心,怪不得那些修士廝殺得如此癲狂,連命都不要了,只怕就是被那血煞之氣奪了心智,已陷入瘋魔狀態了。
  “走吧,穿過這片區域,前方不遠,就是造化神殿了,眾妙之門就在神殿后方。”小鼎說道。
  “呃。”
  陳汐看了看眼前那漫山遍野的古銅色螞蟻大軍,也不禁感到一陣頭皮發麻,自己雖然擁有蒼梧幼苗,不虞擔心出現真元枯竭的問題,可萬一被那血煞之氣沖昏了頭腦,那可就麻煩了……
  “莫忘了,此地是蒼梧之淵,乃是由蒼梧神樹所化,你體內擁有蒼梧神樹的一縷精魄,來到這里,和回到自己的地盤沒什么區別,那些太古噬神蟻也不敢為難你的。”似看穿陳汐的擔憂,小鼎出聲點醒道。
  “原來,蒼梧幼苗還有這等神效……”聞言,陳汐頓時精神一振,所有憂慮一掃而空,當即縱身而起,朝古銅螞蟻大軍掠去。
  不過,小心起見,他還是全力運轉混洞世界,將蒼梧幼苗的一縷氣息散發出來,裹在身體四周,這才安心許多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月票很給力!今天依舊爆發,繼續吼月票,只差一票就爆了上邊大神菊花,兄弟們,狠狠爆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