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64 絕地逆殺

感謝各位兄弟的捧場和月票支持!俺都看到了,一一加了精華,拜謝拜謝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唰!
  就在眾人愕然之際,那一塊大道碎片已落入陳汐掌中,瞬息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哼,明知必死,又何必多此一舉?你以為你能瞬間煉化一塊大道碎片,將自身實力再提升一倍嗎?”
  燕十三冷哼,猶若魔神,眼眸開闔見,火霞蒸騰,氣勢迫人。
  陳汐擦了擦唇角血漬,抿嘴不言,體內,卻在瘋狂運轉混洞世界,借助蒼梧幼苗之力,開始煉化這一塊大道碎片。
  燕十三的確強大得可怖,天賦異稟,又掌握諸多驚動天地的道法、法寶,自身更是具備七倍戰力,在同輩之中,幾乎已難覓對手。
  面對這樣一個宛如天生圣人一般的怪物,陳汐也極為清楚,憑借自己的五倍戰力,或許可以殺得其他冥化修士潰不成軍,但和燕十三一比,卻明顯稍差一絲。
  畢竟,無論在道法、法寶、還是自身實力、以及戰斗經驗上,此人都已達到同輩中的巔峰行列,讓他也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  原本,他還可以依仗蒼梧幼苗的力量,將燕十三拖得筋疲力盡,硬生生耗死,但可惜之前由于小鼎突然開口,令他心神出現一絲瑕疵,頓時就被對手抓住,緊咬不放,頓時就讓他落在下風。
  所謂一著不慎滿盤皆輸,在這等劣勢下,想要扭轉局面,必須要有大的突破,而那塊早已橫空現世的大道碎片,就成了陳汐唯一的選擇。
  “放棄吧!哪怕大道碎片落入你手中,最終殺了你之后,依舊將歸我所有,你這只是白費力氣罷了!”
  燕十三大喝,聲如驚雷,震蕩八方,充斥著一股舍我其誰的睥睨之色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他人已縱身而起,大手挾帶億萬火華,若一片火海從天而降,這樣的攻擊絕對可以抹殺一座城池,毀掉無數大軍,而現在卻只在對付一個人。
  眾人色變,從這一擊中,他們都感受到燕十三滅殺對手的決心,令他們都禁不住緊繃身軀,死死瞪大眼睛。
  生死一線,陳汐是否就此伏誅?
  龍振北和安薇二人,更是心都懸在嗓子眼,面露絕望頹然之色,陳汐若死,他們即便能存活,這輩子也難以心安!
  轟!
  一聲震天巨響,若日月相撞,聲徹九天十地,轟涌出熾盛無比的光芒,將整片蒼穹淹沒,讓人看不清其中景象。
  陳汐死了嗎?
  眾人瞪大眼睛,卻根本看清楚一切,反而被那熾烈的霞光刺得眼睛生疼,直欲流淚。
  “應該死了,就是獲得了那大道碎片,在這等生死存亡的關頭,也難以讓陳汐扭轉乾坤,畢竟,大道碎片可絕非在一瞬間就能被徹底煉化。”
  “唉,其實想想,這等天驕般的人物,若非之前連連洗劫咱們的大道碎片,惹得天怒人怨,也不至于落得這般下場。”
  “咱們?呵呵,真是可笑,大道碎片本是無主之物,陳汐之前所為,又何罪之有?”
  “可惜啊,此子終究被誅殺了……”
  眾人低聲竊竊私語,神色不一,有欽佩、遺憾、惋惜的,也有興奮、喜悅、恨不得手舞足蹈的。
  而這也議論落入龍振北和安薇耳中,卻不亞于一聲炸雷,令他們神色慘淡,目中失神,心死若灰,心中絞痛,難以呼吸。
  死了?
  真的死了嗎?
  砰!
  便在這時,突然一道身影倒飛出那一片遮蔽天地的光芒中,被眾人的視野捕捉到。
  然而,當看到那一道身影時,所有人都如遭雷擊般,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一道身影居然是燕十三!
  他唇角溢出一絲殷紅血漬,雖然一閃即逝,可卻依舊被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,也就是說,他居然受傷了?
  這可是開戰一來,燕十三第一次受傷!原本所有人以為,陳汐必死,又哪曾想到,會發生這樣逆轉的一幕?
  眾人呆若木偶,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何事。
  不過,當看到陳汐那峻拔的身影,漸漸出現在煙消云散的光芒中時,他們頓時就知道,自己之前所猜測的,統統都錯了!
  陳汐沒有死,并且于危機萬分的關頭,反而創傷了燕十三!
  全場嘩然,如見到一個天大的奇跡在自己面前呈現。
  “沒有死,哈哈,沒有死,我就知道這家伙不是短命的人!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“活著就好,活著就好啊。”
  龍振北和安薇猶自不敢置信,不過,當兩人抬起頭親眼看到蒼穹下那一道熟悉的峻拔身影時,頓時呆住了,心情大起大落之下,差點就喜極而泣,要知道,他們自修行至今,可從沒像眼前這般失態過。
  由此就可以知道,這一幕帶給他們的驚喜和振奮有何等之大了。
  “很好,你居然如此能忍,這一刻才把所有實力發揮出來嗎!”燕十三眸光冰冷,閃動洶洶火焰,已是動了真怒。
  他不認為陳汐能在瞬間徹底煉化大道碎片,于是認為,陳汐在從開始戰斗時,就一直隱藏了實力!
  也只有這樣解釋,才能讓他能夠接受。
  “再來!”
  燕十三大吼,力量更為磅礴,渾身燃燒,手持一座古樸厚重的青銅鼎法寶,向陳汐砸去。
  陳汐避開,這一刻,他通體爆綻無量光,恐怖氣息彌漫,比剛才強大了一倍有余,生猛與燕十三硬撼。
  這時候的他,借助蒼梧幼苗之力,于瞬息徹底煉化了又一枚大道碎片,已具備了六倍戰力水準,再非之前可比。
  咚!
  猶如神魔擂動天鼓,他一只手拍在那座青銅鼎上,打得此鼎竟然凹陷下去一塊,這得是多么龐大的力量?
  要知道此鼎可是一件威勢無匹的半仙器,名為金烏十方鼎,乃是燕十三苦苦搜尋到的搜一件珍品,遠非尋常半仙器可比。
  而現在,居然一擊就被陳汐打得塌陷一塊,那等神力,不禁令在場眾人震駭,連燕十三也動容不已。
  “很好!很好!”
  燕十三連連暴喝了兩聲,似已怒極,雙眸赤紅,暴涌火霞,已是徹底瘋魔,氣勢無匹,宛如一尊大魔神,裹挾神焰,再次沖殺。
  陳汐不言,從容不迫,一舉一動,施展出千般手段,萬般妙法,若君臨天下,指點江山,威勢無量。
  就這樣,兩人再次碰撞在一起,展開最為可怕的血拼。
  就像是兩頭太古蠻荒兇獸相遇,激烈搏殺,從天上打到地上,從厚土之域打到整個蒼梧秘境,而后又沖入云層,再次殺回來。
  令得那觀戰之人,也是看得目瞪口呆,幾乎忘了一切,眼中、心中都被一股大震撼所充斥,心神搖曳不止。
  這絕對是一場曠世一戰,一對絕代天驕的對決,注定要載入史冊,轟動天下,令整個玄寰大世界震撼!
  而龍振北和安薇都知道,當再次回到宗門,以陳汐之姿,絕對能冠絕群倫,位列神華峰種子弟子之巔!
  蒼穹上,兩人激戰愈演愈烈,直殺得昏天暗地,日月無光,嘴角都溢血,最終燕十三殺招被破,整個人被陳汐一巴掌拍飛,震得他咳血不止,橫空而去。
  “別說是你,冰釋天也無法阻擋我的步伐!”陳汐冰冷道。
  “我不服!”燕十三怒吼,怒目圓睜。
  陳汐直接動手,這一次的神情比以往更冰冷和肅殺,也更為平靜,一掌劈出,猶若萬千巨浪洶涌而去,發出隆隆呼嘯聲。
  其中,更隱隱有著一朵朵神秘嬌艷的彼岸花在盛開、怒放、搖曳,散發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可怖氣息。
  那是彼岸的力量,招魂渡厄,若不從,定將被鎮壓六道輪回之下,十八層地獄中!
  燕十三奮力轟擊,身軀若烈日燃燒,而且自身也在躲避,但依舊無用,被這一擊直接震飛。
  噗!
  一串血花飛起,他身前的衣衫被震碎,胸膛塌陷,骨骼都被震斷數根,若非實力強大,迅速防護,五臟六腑都必然要被震碎。
  砰的一聲,燕十三墜落在地,遭受重創,失去了一戰之力!
  大局落定。
  而此時此刻,天地間鴉雀無聲,落針可聞,很長時間都寂靜,竟然是這樣結束了,令很多人都難以接受。
  燕十三敗了!
  這個縱橫玄寰域多年,叱咤風云,在同輩之中幾乎難尋對手的瘋子,是何等的強大和霸道,而今竟被人擊敗了!
  這怎不讓人震撼?
  這可是天衍道宗的天之驕子,天賦異稟,現如今慘敗落地,再無一戰之力,又怎能讓人接受得了?
  就連龍振北和安薇,見到這樣一幕都不禁呼吸一窒,震撼無言,畢竟,燕十三的威名太盛,在十大仙門中如日中天,他的落敗,自然顯得太過令人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沒想到,哈哈,真的沒想到,我居然敗在了你手中,不過陳汐,你不要得意太早,在玄寰域的同境界強者中,比我燕十三厲害之輩還有更多,你可不是獨一無二的!”
  燕十三衣衫染血,神色蒼白,風采卻不減一份,仰天大笑不已。
  說話時,他手中驀地捏爆一塊神秘玉符,光霞一閃,他整個人居然瞬間不見,甚至,連空間波動都沒有引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