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67 風之道意


  第一更!今天三更,求一下紅票、收藏。
  一個月后。
  抱月山巔。
  在季禺的目光注視下,陳汐手持庚金劍竹,深吸一口氣,手腕抖動,一招疾風掠影潑灑而出。
  嗤嗤嗤嗤……
  無數道鋒利的劍痕猶如奔濤激浪滾滾傾瀉,風雷呼嘯之音嗡嗡響徹,天地間仿佛充斥著冷厲炫亮的流光,快如鬼魅。
  刷!
  劍光一閃,氣象驟然變幻。
  劍影細密,纏纏綿綿,在虛空中蕩漾起一圈圈漣漪,看似輕柔綿密,卻是瞬息把方圓十丈內的云靄統統絞碎成末,潰散一空。
  此招赫然便是大衍風行劍第二招——細風斜雨!
  “這小子還行,細風斜雨講究一個纏字,內里卻是殺機暗藏,他顯然已掌握其精髓。”
  一旁,季禺微不可覺地點點頭。
  第三招烈風如晦——劍影進退回旋之間,急促飛快地怒吼著,一時之間劍影如云,遮天蔽日,劍影席卷之處,盡是森然暴烈之劍氣。
  第四招狂風如潮——劍風呼嘯,如怒浪卷潮,劍勢雄渾奔放,縱橫捭闔,肆意狂猛,猶如萬千巨浪重疊交錯,滾蕩天地,仿似碧海掀潮。
  呼!
  施展完四招劍法,陳汐罷手收劍,輕吐一口濁氣,氣定神閑。
  “不錯,前四招皆已悉數掌握。”
  季禺頷首點評道:“不過,天人合一之境并不拘泥于招式,等你悟透,隨意一劍刺出,便能引動天地之力,如此方才算作真正的天人合一。”
  陳汐點頭受教。
  接下來,季禺又開始考評陳汐修煉的《神風化羽遁法》。
  兩人來到抱月山后邊的一片濃碧竹海前。
  “此處竹海大概有百里之遙,你要做的便是從中穿梭而過,中途不能碰觸到莖干、枝葉,也不得腳尖碰地。”
  季禺淡淡吩咐道:“十個呼吸之間,必須完成。”
  有難度!
  望著這茂密蔥蘢的竹海,陳汐不禁眉頭一皺。
  他是半個月前才開始修煉《神風化羽遁法》,不過他一直是在抱月山巔修煉,那里空闊異常,山風呼嘯,能夠肆意地在空中飛旋騰挪,極是痛快。
  然而此刻面對這片竹海,想要在十個呼吸之間,不碰觸枝葉而穿過整片竹海,難度不是一般的大。
  “擔心自己做不到?”季禺在一旁搖頭哂笑道:“這個考驗還是最基礎的,修士之間的戰斗飛天遁地,無所不至,可不是你想象那樣傻乎乎的你一拳我一劍,而是無所不用其極地施展手段,猶如鬼魅般地變幻位置交手。身法差勁,別說戰斗了,恐怕連躲開對方的攻擊都辦不到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的猶疑被季禺一番話徹底激化,心中涌出一股不服,當即腳尖一沓地面,身子瞬間化作一抹虹光,眨眼已沖進了莽莽竹海之內。
  刷!
  凜冽的風自身體兩側掠過,陳汐保持著俯沖的姿勢,神情專注于遠處,一眨不眨。
  不能沾上竹葉竹竿,他就改變方向,繞開那些擁簇在一起的竹子,然而方向一變,卻是浪費了時間,哪怕僅僅只是一瞬間,但對于要在十個呼吸內穿過成片竹海的陳汐而言,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浪費。
  片刻后,陳汐從竹海飛遁出來。
  “二十六個呼吸,不行。”季禺搖頭不已。
  陳汐面無表情,再次飛遁進去。
  “十八個呼吸,不行。”
  “十二個呼吸,沾上三片竹葉,不行。”
  “……不行。”
  整整一下午,陳汐耳畔盡是‘不行’二字,聲音淡漠平靜,但卻猶如夢魘一般令他感到恥辱之余,也徹底激發了心中的執拗和倔強,在季禺離開之后,他獨自一個人在竹海內穿來穿去,毫無懈怠。
  每當累得快要頂不住的時候,耳畔就仿似響起了從季禺嘴中輕輕吐出的‘不行’二字,然后再次咬牙站起,再次沖進竹海……
  砰!
  汗水流淌蜿蜒,粗重的喘息聲在夜色中響起,陳汐再也站不起來身子,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,體內的真元被榨干一空,連手指頭都不愿意動一下。
  他就這樣躺著,呆呆地看著頭頂繁星彌漫的蒼穹,任憑汗水如一條條溪水般流淌而下。
  “十一個呼吸,還只差一步啊……”
  陳汐的嗓子沙啞異常,眼眸中盡是懊惱和不甘,渾然沒有注意到,季禺站在遠處,正在默默注視著他,那對飽經滄桑的眼眸里,罕見地流露出一絲欣賞。
  十天之后。
  竹海前,刷地一聲,陳汐在原地消失不見。
  呼呼~
  由于速度太快,陳汐所過之處,那溫煦的風也是變得凜冽如刀,虛空被他撕扯出一道道殘留的幻影,一個呼吸之后,這些幻影方才如泡影般消失不見,而陳汐已掠出十余里之遙。
  從半空中望去,在那莽莽竹海中,此刻的陳汐猶如一道靈動異常的黑色閃電,閃開一簇簇濃密竹葉,掠過一根根粗壯竹竿,速度之快,尋常人的視覺根本就跟不上!
  片刻后,陳汐倏然從竹海中掠出。
  “八個呼吸,不錯,比我預想中要得多。”季禺頷首贊許道。
  聽到季禺終于不再說出那‘不行’二字,陳汐不由升起一股恍如隔世的感覺,沒有激動,這些天來所歷經的辛苦和汗水,悉數化作平靜,如同不起波瀾的湖水。
  “如今你的劍法和身法皆已臻至天人合一境,想要再有精進,就必須去感悟了。”
  季禺沉吟道:“基礎、知微、天人合一、皆可憑借勤修苦練達成,而這第四重道意之境,卻是必須去感悟天道,能夠感悟到一絲道意,方能形成劍意、身意。”
  感悟天道……
  陳汐腦袋嗡地一下,猶如醍醐灌頂。
  之前他也總聽人說起修士一途,最重要的便是感悟天道大義,才能走到道之極致,不過那時的他修為低淺,對此懵懵懂懂,總覺得太過遙遠,反而不曾在意。
  如今進階紫府境界,奠定大道根基,又歷經多日修煉,不自覺間已隱隱對天道有了一絲朦朧的認知,如今被季禺一語道破,那種感覺就像在眼前推開了一扇新的窗口,看到一個嶄新瑰麗的世界!
  道意!
  怪不得進階紫府境方才被稱作是真正意義的踏入仙途,原來只有紫府境界方才會對周圍世界有著全新認知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心潮澎湃。
  可是,天道渺渺,神秘莫測,究竟該如何才能去感悟到其中奧義?
  許久之后,陳汐的心情終于恢復,想起一個目前必須解決的問題——如何悟道?
  “勤修苦練,觀想冥思,而后就等著自己的機緣到來吧。”季禺回答的極為簡練,也極為模糊。
  想想也是,若是感悟天道有跡可循,那世間所有人恐怕都早已走上大道之途了。
  機緣?
  陳汐皺眉沉思,許久之后還是搖了搖頭,這種可遇不可求的東西,可不能抱有必得的決心。
  季禺見此,忍不住提醒道:“愚鈍,我且問你,《大衍風行劍》和《神風化羽遁法》可有何想通之處?”
  劍法和身法的相通之處?好像都跟‘風’有關……啊,風?
  陳汐眼睛一亮,心中已是有了主意。
  季禺笑了笑,說道:“風之道變化無常,狂暴、輕柔、鋒銳、纏綿……最是自由肆意,若你想掌握《大衍風行劍》和《神風化羽遁法》的精髓,首先要知道‘風’究竟是什么。”
  ——
  風!
  陳汐盤膝坐在抱月山崖畔云海中,感受著那山風從身邊呼嘯而過。
  山風飄忽難尋,但陳汐的身法和劍法早已達到天人合一地步,很快心神與天地間的風融合了。
  當風掠過滾滾云海,掃過自己的臉頰,他能夠清晰地感受到……它的速度、軌跡、力量,直至每一個細微的變化皆纖毫畢現地呈現在腦海中。
  “這山風,凜冽如刀,其快如電。”
  三日后,陳汐睜開眼睛,若有所悟。起身,好不遲疑,陳汐飛遁于空,猶如一只大鵬金翅鳥,瞬息已是掠出十余里地,比之從前,身法中隱約帶著一絲無法言喻的神韻,變得更加玄妙,也更加的快。
  片刻后,抱月山中的一處湖泊前。
  陳汐沒有絲毫耽擱,面對浩渺湖面席地而坐。
  呼啦啦……
  風吹動湖面,蕩漾起一一波波的漣漪,掠過湖面荷花,帶著一絲輕柔、猶如情人深情撫摸心儀男子的臉頰。
  “這湖風,輕柔細密,綿延如雨……”
  七天后,陳汐再次睜開眼睛,眼眸中的思索之色愈發濃厚,起身,飛遁消失在湖邊。
  一天天過去,陳汐的足跡遍布山巔、湖泊、巖石堆、大雨滂沱之中、烈日炎炎之下……對風的認知也越來越深刻。
  “風,千變萬化,風格多變,無論是大風、小風、山風、湖風,哪怕是雨后之風,其速度、力量、軌跡也都各自不同,極盡變化之道,可是這變化的根源是什么呢?”
  又是一個月過去。
  陳汐獨坐在洞府中,冥想著這些天來所感悟到的每一種風。
  變化?
  為何要變化?
  “自由!無自由,不成風!”
  陳汐渾身一顫,福至心靈,猶如捅破了一張紙,豁然開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