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667 太古噬神蟻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下一章10點左右,繼續求月票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嗚嗚嗚!嗚嗚嗚!
  凜冽如刀的風在漆黑堅硬的大地上呼嘯而過,發出如若鬼泣般的聲音,這里的山岳、大地、蒼穹……全都是漆黑一片。
  天空中,不時有一道道奇異的光掠過,猶如一縷縷的劍芒,刺破黑暗,一閃而逝。
  這是一片奇異的空間,寸草不生,仿佛沒有任何生機,死寂一片,到處都彌漫著一股獨特的肅殺味道。
  鏘鏘!
  那凜冽的風掃過巖石,發出金戈交鳴的聲音,似刀劍劈斬,在這死寂的氣氛中回蕩,滲人無比。
  噗通!
  突然,一道黑影像斷了線的風箏般墜落地面,濺起一片塵土,異常狼狽。
  他衣衫破損,長發披散,唇角淌血,一張清俊堅毅的臉龐此刻卻是蒼白一片,幾欲透明,正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。
  正是從地仙老祖手下死里逃生的陳汐!
  這一刻的他,渾身遭受重創,氣機衰弱,快要紊亂,整個人就像快要溺死的傷人,這時候再跑來一個普通野獸,都能要了他的命。
  “沒想到,地仙老祖的雷霆一擊居然如此可怕,我如今都已掌握六倍戰力,都差點一命嗚呼。”
  陳汐急促喘息,心有余悸,之前,他也見過不少的地仙老祖,甚至還有天仙級別的存在,可若說和地仙老祖交手,這卻是生平第一遭。
  這種九死一生的經歷,讓他更深刻地明白了冥化境和地仙境之間的差距,簡直就是天壤之別,判若云泥!
  這次若非他沖入這青銅門之內,僥幸脫身,后果簡直不堪想象。
  “不用擔心,為了混沌神晶,我不會看著你死的。”小鼎開口,它只有一寸大小,通體如羊脂美玉雕砌,掛在陳汐胸前,神秘無比。
  “那你剛才怎么不出手……”陳汐苦笑,很難得地抱怨了小鼎一句。
  “我知道你不會有事的,更何況,和地仙強者交手,也能讓你更清楚自己的實力究竟如何,這是一次寶貴的經驗,尋常人根本體會不到。”
  小鼎說道,“現在,你還是速速修復身軀吧,此地已是造化神殿的核心,我感知到了不少兇險存在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不敢再耽擱,坐好身軀,深吸一口氣,緩緩運轉混洞世界,開始全力修補傷勢。
  “你不是將玉壺奪到手了么,將其內的漿液吞服了,可以快速修復身軀。”小鼎忍不住指點道。
  “玉壺?”
  陳汐一怔,旋即恍然,當即拿出剛才從大殿中所奪的玉壺,此壺猶若碧玉雕琢,彌漫靈霞,吞吐神曦,飄灑出縷縷侵入骨髓的芬香。
  光是這一種驚人的異象,都讓人清楚,玉壺內所承載之漿液,必然非同凡響,或許就是那位太古至尊強者所留的仙釀神漿。
  他探手打開,玉壺內只剩薄薄一層漿液,濃稠無比,仿似歷經了無盡歲月沉淀,汁液晶瑩,宛若琥珀,流淌著醉人靈魂的芬芳。
  只嗅上一口,陳汐就感覺渾身每一寸肌膚、骨骼、經絡都像蘇醒,在歡呼、在雀躍,充滿渴望,連神魂都有些醉醺醺的,感覺美妙難言。
  “這不是一般的酒水,若我所猜不錯,此物是以各種靈藥釀制,其中不乏只有太古時期才有的神珍,價值無量,比能夠起死人肉白骨的九轉仙丹都不逞多讓,只要流送出去一杯,足以讓許多人打破頭顱去爭搶。”
  小鼎提醒說道:“飲下一小口就足矣,莫要浪費。”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拿出一個玉杯,倒了一小口,一飲而盡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各種芬芳漾起,甫一咽下肚,一股清冽暖流就在全身轟涌,如一條蛟龍在筋脈中亂竄,讓他臉頰都變得通紅,整個人都有點暈了,無比陶醉,口鼻間霞光噴涌,吞吐的都是精純神曦。
  “速速封存,莫流失了藥效。”小鼎道。
  陳汐緊閉六識,迅速清醒,將玉壺封印,連同玉杯小心放進了浮屠寶塔。
  這絕對是至寶,換做尋常人,只嗅上一縷芬香,只怕都會大醉不醒,陷入一種奇異的狀態之中。
  就是陳汐飲下的這一小口,換做其他修士,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,也必然會被那磅礴的藥力沖垮了身心,醉倒在地,致使藥力白白浪費。
  幸好,陳汐肉身足夠強大,又有小鼎的指點,倒也不至于浪費了這股藥力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很快,他那近乎滿目瘡痍的體內,被那一股神妙的暖流包裹著,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,在愈合。
  幾乎不到盞茶功夫,他全身的傷勢居然恢復如初了!若被那大傷他的地仙老祖褚景見到這一幕,也非被驚呆不可!
  下一刻,陳汐體內發出雷鳴,且爆發一片熾盛霞光,生命氣息蓬勃,他渾身晶瑩,血漿如燃,洶涌沸騰,煉體修為差點直接突破進冥化境。
  他當即色變,迅速止步,這時候可不是進階的時機,畢竟,這可是造化神殿核心重地,充斥可怖兇險。
  可惜,這一小杯的藥力太強了,將其傷勢治療愈合后,還留有一半在體內洶涌,逼得陳汐不得不運轉全身力量,將其鎮壓。
  最后,一團熾烈生機被他壓制,縮成一團,緩緩注入血肉中,暫時被封印了起來,不讓它流失彌散。
  “此等神漿,絕對是價值連城,無法想象,簡直不像是人間界所能擁有!”下一刻,陳汐睜開雙眸,熠熠生輝,深邃而明亮,透著一抹驚嘆。
  以前,他也發愁煉體修為何時能破境進階冥化境界,畢竟,煉體和煉氣不同,每進一步都艱難晦澀無比。
  而從涅槃境到冥化境,又是一個大境界之間的跨越,更是艱難無比,不亞于凡人徒手攀山的困難。
  不過,如今擁有了這一玉壺的神漿之后,陳汐頓時看到了進階的希望,甚至他很確信,只要尋覓個安全地方,再吞服一些神漿,煉體修為進階冥化境絕對十拿九穩!
  “出發吧,我已察覺到眾妙之門的氣息,最多兩個時辰,必將開啟。”小鼎說道,這一刻它的聲音竟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激動。
  陳汐當即就從沉思中清醒,長身而起,神色已是變得嚴肅認真之極。
  如今他已可以確定,那混沌神晶十有**就在那眾妙之門內,而在自己前往探尋混沌神晶的過程中,也極有可能撞見那域外異族的強者。
  不過有小鼎在,他倒也不擔心一切。
  很快,在小鼎的指點下,陳汐朝這片區域的深處掠去。
  凜冽的風呼嘯,漆黑堅硬的山岳、大地,全都光禿禿一片,猶若死寂之地,空氣中都帶著一絲肅殺冷厲的味道。
  這里就是造化神殿的核心所在,傳聞中,那太古至尊強者的傳承,就埋藏在此地,可惜無盡歲月以來,卻無人能夠獲得。
  甚至,有震爍三界的圣人前往此地,都徹底消失不見,離奇失蹤,再也沒有現世,這也給此地蒙上了一層神秘而兇險的氣息。
  陳汐自然不敢怠慢,全身戒備,朝前飛馳,令他奇怪的是,一路所過,他居然沒有遭遇任何兇險。
  沒有致命陷阱,沒有絕殺之陣,甚至連一絲生命氣息都察覺不到,死寂幽幽,仿佛整個天地間,只剩下了他一個人。
  這種詭異的寂靜感,非但沒讓陳汐感到任何安心,反而愈發警惕起來,畢竟越是兇險的存在,反而令人很難察覺得到。
  同時他也驚奇發現,那漆黑的蒼穹上,不時閃現一道道奇異的光,猶若一道道劍芒,一閃即逝。
  但他卻是看出,那一道道奇異的光芒所消失的地方,都指向了同一個方向,隱隱有一種“百川入海,萬劍歸宗”般的味道。
  而那個方向,赫然也就是他現在所前進的方位!
  古怪,難道這又預示著什么嘛?
  陳汐皺眉,見到這一幕之后,他心中隱隱有一種正在飛向一片大兇之地的感覺。
  “小心,前邊有一種可怕的禁制,沾之必死!”在陳汐正打算越過一片漆黑山岳時,小鼎突然開口提醒。
  “禁制?”
  陳汐眼眸一凝,當即止步,小心翼翼降落在那座漆黑山岳上,放眼一望,當看清山后方的情景時,頓時心中一震,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  那漆黑山岳后方,是一片廣袤無比的平原,地面漆黑而堅硬,泛著冷寂的光澤,而在平原中央,居然矗立著一株通天神樹!
  那一株神樹,插入云端,擎天而立,粗大無比,每一根枝干都像橫跨天地間的虹橋,雄渾壯闊無比。
  可令人心驚的是,就是這樣一株神樹,枝椏卻是光禿禿一片,通體焦黑,表面更布滿猶若溝壑般的傷疤,縱橫交錯,像被刀劈斧砍了一般。
  “這……該不會就是太古時期,蒼梧神樹隕落時留下的一道軀殼吧!?”
  陳汐心中震撼,雖然只是遠遠一望,他依舊能夠感受到,這株神樹四周所散發出的一股無形力場,正籠罩在這片天地間,可怕無比,仿似只要踏入這片區域一步,就會遭到滅頂之災一般,讓人渾身發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