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670 推星挪月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和捧場支持!拜謝了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這座存在于眾妙之門內的恢弘大殿最深處究竟有什么?
  那兩名域外強者又是為了探尋何物而來?
  陳汐也不知道,他只清楚,現如今只需按照小鼎的指引去做,就足夠了。
  然而,還不等他有所行動,眼前光影一閃,虛空中,那一株彌散神輝的神樹,居然重新出現,再次盤根那里!
  它樹干筆直,就像宙宇星空之脊梁,枝椏銀燦燦,猶若橫亙宙宇之星河,葉片渾圓,恰似一顆顆星辰懸掛枝頭,飄灑銀輝,流轉光雨,神妙非凡。
  陳汐如今已知曉,這應該就是那太古時期,蒼梧神樹的本來面目,只不過要顯得清靈纖秀許多倍,樹高才只有一丈,遠遠不足以貫通人間界和仙界。
  然而,它所釋放的氣息,卻如此的宏大,神威無匹,猶若囊括天地萬物,成為了那宙宇唯一的脊梁,令人憑生一股渺小敬畏的感覺,恨不得跪地膜拜。
  不過陳汐知道,這只是一道虛無光影,并非實物,之前那域外異族男子,就揮袖將其劈碎了,他自然也并未曾放在心上。
  “收下它!”小鼎突然道。
  “什么?”陳汐愕然,這可是一片光影,如何收服?
  “有光影,自然有實物,否則光影又從哪里來?快運行你體內那一縷蒼梧神魄,細細感知,或許就能獲得一塊蒼梧神樹的大道本源,其價值之大,絕非大道碎片可比。”小鼎飛快解釋。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趕忙運轉混洞世界,將蒼梧幼苗之力擴散四周,許久之后,他眼睛一亮,心中振奮不已。
  果然,他已經能感受到,在遠處一個神秘空間中,赫然也盤根著一株彌漫神輝的神樹,和眼前所見一模一樣。
  嘩啦!
  似乎也察覺到了陳汐體內的蒼梧幼苗氣息,下一刻,虛空一顫,那一處神秘空間中的神樹一閃,就出現在了陳汐眼前。
  和之前看到的光影不同,這一株神樹才是真真實實的存在,無論枝椏、葉片,都流溢著縷縷道音,脈絡清晰可見,連其釋放出的氣息,都浩瀚之極,彌散整片空間,響起陣陣天籟般的大道妙音。
  “好寶貝!從中我居然感受到了陰陽、風雷等等大道氣息!”陳汐驚嘆,眸中灼灼。
  如果說之前他在蒼梧秘境獲得的大道碎片是一片片的個體,那眼前這一株神樹,就是一個整體,是由諸多大道碎片組成,價值之大,簡直超過了各種大道碎片總和!
  嚴格來說,這一株神樹已不算大道碎片,而是蒼梧神樹隕落時,所留下的一股本源之力,蘊含其所掌握的諸天道諦,若放在外界,足以讓任何人搶破腦袋。
  轟!
  然而,就在陳汐探手朝這一株神樹抓去時,只覺四周虛空一顫,一股可怕的力量如奔雷般朝自己襲殺而來。
  這股力量極其可怕,令他都感到一股悚然,幾乎毫不遲疑,他縱身就朝一側閃避而去。
  不過和以往不同,此次他躲避時,姿勢卻極為怪異,步伐頻頻閃動,若游蛇蜿蜒一般,速度卻是一點也不慢。
  轟隆的一聲,一道青光湛湛的道法在他原先所站的位置爆炸而開,氣浪翻滾,擴散四周,發出陣陣音爆之聲。
  當陳汐看清偷襲者模樣時,臉色頓時一沉,眸光冷冽。
  “哼!小輩,此等神物也是你能染指的?”
  一聲冷喝傳出,旋即,十余名偉岸高大的身影出現,望向陳汐的目光,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怨氣和殺機。
  他們赫然就是那些來自各大勢力的地仙老祖!
  面對這等人物,還是十多個一起前來,一般冥化修士只怕早已嚇破了膽,有多遠逃多遠了,畢竟兩者根本不是一個境界的,殺死自己簡直比捏死一只螞蟻還容易。
  但陳汐并沒有逃,神色平靜,甚至連一絲畏懼之色也沒有。
  “怎么不逃了,嚇傻了?這次可沒有那該死的蟻皇救你了!”一名老祖冷笑,目若冷電,惡狠狠說道。
  “陳汐?”
  那靈崖老祖和風璇子卻是一眼認出了陳汐,訝然不已,之前在和蟻皇對決時,他們就從陳汐身上嗅到一絲熟悉的感覺。
  直至此刻正面看清了陳汐的面貌,他們才徹底認出來,這小家伙居然就是那在太古戰場時所見的那個年輕人。
  “嘿嘿,還真是上天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你自來,當年因為云瀾生阻攔,讓你這該死的小混蛋逃過了一劫,這次,看誰還能來救你!”
  靈崖老祖一想起自己那些被陳汐殺掉的洛水商氏的晚輩,心中都如火燃燒般,一張枯瘦老臉變得陰森無比。
  風璇子也是目光閃爍不已,當年在太古戰場,因為受到冰釋天的囑托,他在公布錄取弟子名單時,故意忽略了大楚王朝那些弟子。
  如今見這小家伙非但還活著,并且還活蹦亂跳的,甚至比當年更是強大了不知多少,這讓他也不由感到一絲驚詫。
  旋即,他心中也是涌出一抹殺機,仇恨已經結下,若任由這小家伙如此成長下去,難保就是一個大隱患,還是趁此機會徹底抹除掉為好。
  其他那些地仙老祖也發現了兩人的異樣和毫不掩飾的殺機,心中皆都是暗暗驚訝不已,但卻是沒人過問。
  一只冥化境的小螻蟻而已,之前就被他逃過了一劫,這次一定不能再放過了他!
  僅僅一剎那間,氣氛變得肅殺起來,空氣中都彌散著令人心顫的殺機。
  而那些地仙老祖望向陳汐的目光,都像盯著一只將死螻蟻般,冷冽、冰寒、更帶著一抹高高在上的蔑視。
  然而,就是在這危機萬分的關頭,陳汐卻突然笑了,甚至還好心提醒道:“各位老東西,此地可是眾妙之門內,處處密布禁制,走錯一步,可就是咫尺天涯,再也尋不到出路了,你們都一把老骨頭了,還是莫要像年輕人那樣沖動為好。”
  老東西?
  老骨頭?
  聽到這樣歹毒的字眼,登時令這些地仙老祖眼皮狠狠一跳,額頭青筋凸起,這小混蛋居然敢這樣辱罵自己!?
  他這是在求死嗎?
  放眼整個玄寰大世界,又有哪個混蛋敢如此罵自己?
  “混賬東西!給我死來!”
  有老祖按捺不住怒火,冷喝一聲,一步踏出,抬手就是一道粗大無比的火光雷霆,狠狠朝陳汐劈去。
  見他出手,那些老祖皆都露出一抹冷笑,一副看好戲的模樣。
  然而下一刻,他們的臉色就是一僵,一副活見鬼的表情,那冷喝聲還在四周激蕩,可那位出手的老祖,居然離奇消失不見了!
  就連他劈出的那一道火色雷霆,也都隨之消失無蹤,連一絲漣漪都沒掀起,悄無聲息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 這是……
  一眾地仙老祖目瞪口呆,一位活了不知多少歲月,歷經不知多少險惡,早已身經百戰,經驗豐富之極的地仙強者,居然一步邁出就消失無蹤了!?
  “我說了,都一只腳伸進棺材的老骨頭了,還如此沖動,這不是自尋死路嗎?”遠處,陳汐卻是笑了。
  之前,他遭受襲擊閃避時,姿勢之所以如此怪異,就是為了躲避那充滿四周的各種可怖禁制。
  也正如他所說,在此地,一步走錯,就是咫尺天涯,徹底迷失其中,連圣人都無法逃避。
  那些地仙老祖頓時驚醒,見陳汐這時候還敢說風涼話,直恨不得狠狠一拳打在他那張可惡的笑臉上,將這小混蛋徹底鎮殺了。
  但一想到剛才那位地仙老祖的遭遇,他們登時又猶豫了,難道真如那小混蛋所說,此地步步禁制,一步走錯,就是咫尺天涯,徹底迷失其中?
  可這他媽也太可恨了!
  明明敵人就在眼前,可偏偏地,就是碰不到,打不著,這如何讓人不憋屈?
  有地仙老祖不信邪,站在原地,祭出一種強大道法,滅殺向陳汐,可當甫一打出,就瞬間消失不見。
  這一下,這些地仙老祖頓時就明白,這一切都是真的了,此地看似近在咫尺,可卻如同隔著千山萬水,遙遠無比,詭異之極。
  “難道這是傳聞中能困死圣人的無上禁制……‘移步換景’?”有人似意識到什么,面色驟變,眼前這詭異的一幕幕,簡直就和這個傳說一模一樣啊!
  其他老祖也似想起來了,頓時臉色也是一沉,移步換景,一步一世界,陷入這等無上禁制中,想要再找到回頭路希望十分渺茫,這可是連圣人都無法脫困的禁制!
  誰都沒想到,眾妙之門內,居然會埋伏下這等厲害的手段,簡直是步步殺機。
  “呵呵,終于承認自己是老骨頭了?連邁步上前的勇氣都沒有,我若是你們,干脆抹脖子自殺算了。”
  陳汐大笑,探手一招,就將那一株彌漫神輝的神樹抓在手中,轉身就朝內行去,“各位老東西,恕在下不奉陪了!”
  聲音還在飄蕩,他人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被陳汐當著自己的面如此嘲諷挖苦,自己偏偏無力滅殺對方,這讓一眾地仙老祖氣得直欲吐血。
  混賬!
  簡直是混賬!
  上次有蟻皇相助,這次卻被他占據地利,再次逃過一劫,老天……不公啊!
  ———
  ps:精華居然用完了!兄弟姐妹們,你們太威武了!距離月末,只剩4個小時,只求穩住第13的名次,此戰足矣!第三更在10點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