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671 神漿熬身

一眾地仙老祖怨恨交加,卻束手無策,憋屈無比。
  但同時,他們也不得不承認,陳汐此子的確是有大氣運之人,走到哪里,都似乎能受到諸多庇護,就連這令圣人都色變的無上禁制“移步換景”都似乎奈何不了他。
  這等幸運,連他們都忍不住嫉妒眼紅。
  “諸位道友息怒,我已動用秘術,自損千年壽元,施展出神魂烙印之法,鎖定此子,咱們只需沿著其進路,就可以追上他,將其擊斃了!”
  突然,靈崖老祖枯瘦的臉上浮起一抹殘忍之色,陰測測說道,“這小子不是處處受到庇護么?咱們就讓他充當開路先鋒,尾隨其后,說不定還能尋覓到此地的驚天秘寶呢!”
  “哈哈哈,靈崖道友好氣魄!”
  “靈崖道友,此次若能尋覓那天大的機緣,必然不會讓你吃虧了!”
  “慚愧,慚愧,我等都被那混賬小子氣昏了頭,還是靈崖道友想的周全,令我等欽佩。”
  其他地仙老祖聞言,一個個精神大振,含笑朝靈崖老祖示好。
  靈崖老祖也是哈哈大笑,心中卻是冷笑不已,等找到那驚天秘寶,你們這些老東西會任由我獨占了?鬼的話能信,你們的都不能信!
  ……
  嗖!
  陳汐的身影快速在朝大殿深處掠去,在小鼎的指引下,他每一步踏出,都踩在禁制“移步換景”的一塊“生門”上。
  如此一來,就不虞擔心走錯路,徹底迷失其中了。
  這座存在于眾妙之門內的大殿很遼闊,深邃無垠,到處都是光怪陸離的景象,和神秘莫測的區域。
  有些區域內洶涌出滾滾寶氣,仿似藏有重寶。
  有些區域內則彌散出一縷縷沁人心脾的芬芳,似乎那里是一塊種滿圣藥的藥圃。
  有的甚至發出陣陣嘶吼之音,猶若神魔怒吼,兇禽長嘶,震懾人心,宛如一片兇獸四伏之地。
  像這樣的區域,陳汐一路見上了不知有多少,神秘之極,像一座座的寶藏,換做一般人前來,只怕早已腦袋發熱,爭先恐后沖進去。
  不過陳汐卻并未理會,無動于衷,按照小鼎的說法,這些神秘區域,溝通著一些奇異的空間,或許藏有珍稀的秘寶、古老的靈藥、浩瀚的妙法……可一旦進入,必將與眾妙之門內最寶貴的驚天秘藏失之交臂,絕無例外。
  “不愧是眾妙之門,存在著令人難以想象的無窮玄妙,只怕光是其中任何一個秘境都足以引發一場軒然大波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一邊前行,一邊在心中暗暗感慨,若非小鼎指點,他肯定也不可能抵擋這等誘惑,早就一頭扎進其中一座秘境中探尋寶物了。
  “煉化了嗎?”小鼎開口問道。
  陳汐搖了搖頭,小鼎說的是那一株彌漫神輝的神樹,乃是蒼梧神樹的一股本源之力,如今已化作一團拳頭大小,晶液似的球體,被他放進了浮屠寶塔。
  他之前已嘗試過,就是以蒼梧幼苗之力,也很難在短時間內將其煉化,只能閉關一段時間,一點點將其徹底化為己用。
  畢竟,這本源之力中可蘊含著諸多大道之力,足抵得上許多大道碎片的總和,絕非一朝一夕能夠徹底煉化。
  并且其中一些道意,他早已掌握圓滿,再去煉化,無疑就是一種天大的浪費,倒不如抽出時間,將其剝離開,送給靈白以及火莫勒大師兄他們煉化。
  “小心一些,那些地仙強者在你身上留下了一抹烙印,雖說你打算將他們引來,禍水東引,嫁禍于那兩名域外異族強者,但終究有幾分兇險。”小鼎提醒道。
  “我明白。”陳汐笑了笑。
  “到了!”半響之后,小鼎開口,聲音中已罕見浮現一抹顫音,“我嗅到了混沌神晶的氣息!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抬眼望去,就看見遠處的虛空中,浮現著一座古老的祭壇。
  那祭壇跟山一般高大,由一塊塊灰褐色的巖石筑成,看起來古樸無比,普普通通,并無什么神圣氣象,但卻更讓人心生敬畏,感受到一股繁華落盡,返璞歸真的氣息。
  大道至簡,并非浮華勝景,有的只是一種與天地相融,與萬物合一的樸實,法相自然,聳立于濛濛星宇之下,成為一座祭壇。
  遠遠一望,它就像先人向上蒼祭祀時,所筑的祭壇,自有一股撼動人心靈的氣勢。
  尤為讓陳汐震撼的是,在那古老的祭壇上,到處生長著靈藥,吞吐神曦,飄灑光雨,精氣滾滾。
  其中一些靈藥更是神異,居然像成精了一樣,幻化出一個個光影小人,盤坐在枝頭,周身彌散光雨,神色肅穆,像是在悟道一般。
  這并不像有心栽培的,而是因為這里集納天地之靈秀,精氣太濃郁,而后滋養出了這些靈秀非凡的靈藥。
  陳汐就看到,一株外界早已絕跡的冰魄星魂草,在祭壇石縫中生存,它通體瑩白剔透,仿若晶雪雕琢,葉片蘊生點點銀色星辰紋理,流動銀輝,像飄灑下一掛星河瀑布般,瑰麗無比。
  這絕對是一種圣藥,都可以當仙材來使用,煉制仙丹了,由于絕跡,此等圣藥早已是有價無市!
  “暫且躲起來。”小鼎突然傳音,“那兩名域外異族就潛伏祭臺四周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清醒過來,按著小鼎囑咐,悄無聲息來到祭臺另一側一個偏僻角落,他此時已被小鼎施法,遮掩了渾身氣機。
  除非擁有像“神諦之眼”這等無上神通,否則根本不會被人察覺到。
  “一路行來,錯過如此多秘境,若尋不到那傳說中的驚天秘寶,我非讓那小子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!”
  “不過說來也奇怪,那小子每一步踏出,居然都避開了‘移步換景’的殺機,我倒是覺得,此次前來,必能獲得一些重寶了!”
  “咦!你們看,那里是……”
  就在陳汐剛躲避起來,一陣交談聲就傳來,旋即,那些地仙老祖聯袂而至,當望到那一座如山般高大的古老祭臺上,都是渾身一震,面露一抹震撼狂熱之色。
  “好多的靈藥!居然還是冰魄星魂草這等圣藥,有了它,老夫完全可以煉制一爐玄清玉道丹,輕松沖擊進入地仙九重境界!”
  “不止有冰魄星魂草,還有龍血花、九葉回魂果……老天,這可都是早已湮滅許久的稀罕靈藥啊!”
  “這里,肯定就是眾妙之門內,最為神秘的地方,或許那驚天秘寶就藏在這座古老祭臺之上。”
  一眾地仙老祖驚嘆,眸光熾熱,像他們這等境界,世間尋常靈藥已很難入他們的法眼,可現在所見到的靈藥,居然無一不是他們夢寐以求的珍寶,這讓他們如何不驚奇?
  有一位地仙老祖按捺不住心中激動,探手朝其中一株靈藥抓去。
  轟!
  然而就在他剛動手,突然,一道如潮匹練垂落,將其攻勢全部瓦解,震得他整個人都踉蹌倒退出去。
  這一幕,頓時令其他人心中一跳,從熾熱的貪念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那是……
  不過當他們看清那如潮匹練的真面目時,登時又是心中一震,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。
  祭臺之上,此時正有幾件神珍浮現,皆繚繞神芒,流轉仙罡,分別是一塊拳頭大小的黑色晶石,一只破損的龜甲,一柄漆黑的斷劍。
  而在這幾件神珍最中央,有著一個青銅塔,極為特別,銹跡斑駁,帶著暗黑色血漬,氣息神秘而恐怖,令人遠遠一望,就心中發寒。
  其實,除卻氣息可怖外,這青銅塔并無其他特別的地方,銹跡斑駁,普普通通,連旁邊其他幾件神珍都不如。
  可這些地仙老祖的眼光何其毒辣,一眼就看出,那幾件神珍,無一不是天地間難得一見的瑰寶,可若論其中之最,卻當屬那青銅塔無疑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這青銅塔釋放的氣息,居然讓他們這些地仙老祖都感到一抹心悸和不安!
  “難道真是上天垂青,特賜如此大的機緣降臨我等頭上?”
  “這些應該都是太古時期就震撼世間的仙寶,光是那種氣象,都絕非尋常仙器可比!”
  “寶貝,寶貝啊!”
  這些地仙老祖震撼,身軀顫抖,激動喃喃,眼前這祭臺,遍布早已絕跡的圣藥,陳列多見傳說中太古時期的仙寶,這讓他們難以置信。
  但很快,他們又頭疼了,這些仙寶太過強橫,守護祭臺,他們嘗試多次,別說仙寶,連一株圣藥都沒撈到。
  眼前明明有著一座驚天秘藏,但卻只能眼睜睜看著,這種心情實在復雜無比,令這些地仙老祖都是百爪撓心,焦急苦悶之極,這么多難得一見的驚世神珍,可卻無法靠近,這也太折磨人了!
  “既然眾妙之門都已現世,必然是為有緣人所準備,留下重寶,贈予后世人,不然我等也走不到這里……”
  一眾地仙老祖們絞盡腦汁,思索破局之法,他們才不會就此離開,入寶山而空回,這簡直是天理難容啊!
  而此時,在祭臺另一側虛空中,正有兩對冰冷的眸子冷冷注視著他們。
  ___
  ps:月票很給力!拜謝兄弟們了,俺也不會掉鏈子,稍作調整,就去碼第四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