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673 黃金蟻皇

感謝暴醬的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這片區域,仿似已是造化神殿的盡頭。
  這一株擎天神木矗立其中,雖然通體焦黑,斑駁破損,但自有一股屹立萬古,俯視蕓蕓眾生的氣勢。
  事實也的確如此,光是它所釋放出的那一股氣息,都衍化為可怖禁制,籠罩這片區域的每一寸空間,仿佛一旦越雷池一步,就將遭受滅頂之災。
  “好氣魄!隕落萬古,依舊錚錚不屈,屹立至今,若非那三界大劫降臨,只怕你早已傲立三界大道之巔了吧?”小鼎開口,聲音中破天荒帶著一絲欽佩的味道。
  “前輩,這么說,那一株神木,就是蒼梧神樹隕落時所留的軀殼了?”陳汐心中一震,訝然問道。
  “不錯,可惜,其上所烙印的諸天奧義,早已化成了這蒼梧之淵的一草一木,否則單單是你所看到的這一副軀殼,都會引來無盡風波,令三界震蕩。”
  頓了頓,小鼎繼續說道:“若我推測不錯,那眾妙之門,不久之后必將出現在那神樹之巔,你擁有蒼梧幼苗,自不懼這片區域的禁制,不過你要小心,現如今,正有不少人物踏足神樹之上,和一些蟻皇廝殺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施展神諦之眼,放眼望去,果然就看到,那擎天大樹上,正有十余道偉岸的身影閃現,周身仙霞繚繞,神威無雙。
  顯然,這些偉岸身影必然就是那來自各大勢力的地仙老祖了,其中,陳汐就看到了來自御心劍齋的靈崖老祖,抱真觀的風璇子兩個熟人。
  在太古戰場時,他就曾見過這兩尊地仙老祖,當時靈崖老祖因為洛水商氏被毀,差點就要出手對付他,印象自然極為深刻。
  而他們的對手,居然是一只只通體猶如黃金澆筑而成的神蟻!
  那黃金神蟻足有一丈長,軀體強健有力,彌漫金光神霞,威勢凜凜,除了顏色,和他之前所見到的太古噬神蟻一模一樣。
  最可怕的是它們的實力,居然掌握各種可怖劍意,周身道意轟鳴,仙光洶涌,一個個實力都不遜色于地仙一流!
  蟻皇!
  不愧是太古噬神蟻中的皇者,這等兇悍的實力,足以當得上此封號了。
  兩者交戰,激烈無比,連陳汐都看得頭皮發麻,心中直冒寒氣,若是放在外界,足以摧毀一座座巨大城池了,也就是在那神木之上,有著一股無形力場禁制,方才將一切毀滅力約束,不至于波及到外界。
  “難道他們也是為眾妙之門而來?”陳汐突然問道。
  “除了那眾妙之門,還有那位太古至尊強者的衣缽傳承。”小鼎答道,“自古以來,所有人都認為,那位至尊的衣缽,就埋藏在此樹之中,只不過是未曾被人發現罷了。”
  “眾妙之門、至尊衣缽……怪不得在這三界即將動亂之際,這些地仙老祖也敢冒險前來,這等誘惑力,的確是非尋常可比啊。”
  陳汐輕嘆,心中有些沉重,若眾妙之門真出現在那神樹之巔,那他想要進入其中,不可避免會碰上那些地仙老祖,甚至是一只只蟻皇,那可就麻煩了。
  至于那位太古至尊強者所留的衣缽,他卻沒放在心上,自古至今,連一些大能者都尋覓不到,又更何況是他了。
  “放心,那一株神木通體上下密布禁制,每進一步,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迫和攻擊,即便是那些地仙老祖,想要登臨神木之巔也極為艱難,再加上那些蟻皇相阻,他們甚至有可能隕落,直接被鎮壓。”
  小鼎平靜說道:“而你不同,擁有蒼梧幼苗,那些禁制對你也無用,你所要小心的,就是來自那些蟻皇和地仙強者。”
  陳汐苦笑,小鼎說的太輕巧,就是那些蟻皇和地仙老祖,隨便拉出一個,都絕非他能夠抗衡啊。
  “必要時,我會出手幫你的。”小鼎終于給出了一個令陳汐心安的答案。
  “呃,不用拿什么交換吧?”陳汐撓頭問道,他可還清楚記得,想讓小鼎出手,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才行。
  “不用,只要取得混沌神晶就夠了。”小鼎很爽快,并沒有再提什么要求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有些慚愧,自己已從小鼎哪里得到了蒼梧幼苗,并且這一路行來,能夠抵達此地,也多虧了小鼎的指點,小鼎雖不在意,可他心中焉能不感激?
  很快,陳汐就收攏心神,運轉蒼梧幼苗的氣息,化作一抹流光,朝那極遠處平原上的擎天神木掠去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這蒼梧幼苗不愧是蒼梧神樹的一縷神魄所化,神異非凡,原本籠罩在這片區域的重重禁制,甫一感受到它的氣息,瞬間就避散而開,退讓出一條道路。
  陳汐飛行其中,簡直如履平地,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和傷害。
  一路上,他也注意到,在這片廣袤平原的地面上,堆積著一片又一片的骨骸碎片、法寶碎片,密密麻麻,遍布每個角落。
  有些骨骸的碎片,甚至有百丈長,斑駁暗啞,歷經無盡歲月侵蝕,依舊不曾風化粉碎,顯得很是不凡。
  “好可怕,那些應該就是自古至今,闖入此地的強者隕落所留吧?”陳汐望著那一地的尸骸、法寶碎片,眼前仿佛閃現過一幕幕慘厲悲壯的畫面。
  以往歲月,一個個強者歷經千辛萬苦抵達此地,見到那傳說中埋藏至尊強者衣缽的神樹,興奮喜悅,情難自禁,以為上蒼眷顧,天大的機緣垂手可得。
  然而,令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,這里并不是若他們所想的機緣埋藏之地,而是一片大兇之地,還不等他們靠近,就被這籠罩每一寸空間的禁制所吞沒。
  他們悲呼,掙扎,后悔……但最終無人幸免,飲恨此地,成了一堆白骨,將此地點綴得猶若亂墳崗、埋骨地。
  “機緣、寶藏,自古以來,又有幾人能獲得?誰又記得此地隕落之人又有多少?”陳汐心中輕嘆,愈發感覺修行之不易。
  與天斗,與人斗,還要與自己斗,斗來斗去,能夠屹立至今者,又有幾人?
  ……
  很快,陳汐就抵達神木之下,悄無聲息,抬步而上。
  在他身前,有著無數重禁制密布,層層疊疊,釋放出足以令任何人色變的可怕氣息,一般修士冒然踏足其中一步,必然會瞬間被絞殺致死,連一絲生還的余地都沒有。
  并且越往上,那種禁制就越密集,別說捷徑,連一絲縫隙都沒有,想要踏足神木之巔,也只能依靠自身實力,硬闖上去。
  唰!
  不過這些在外人眼中布滿絕殺兇機的禁制,卻對陳汐沒有半點效果,只見他在蒼梧幼苗所散發的氣息包裹下,猶若一只魚兒鉆進了深水中般,所過之處,重重禁制如同虛設,根本沾染不了他一絲半點。
  這一切,都讓他如履平地,輕松無比。
  不過,陳汐卻不敢掉以輕心,小心收斂全身氣息,朝神木之巔靠近。
  這一株神木猶若一個插入云霄的雄渾山岳,人行其中,就如同一只螻蟻在大橋上爬行,顯得極為渺小不起眼。
  而在神木中間位置,那里正在發生一場慘烈無比的激戰,一群地仙老祖和一只只蟻皇對決,爆發無量光,聲震天地,可怕無比。
  陳汐如今已不用擔心禁制的問題,他擔心的是那些地仙老祖和蟻皇,若是被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發現,后果必然不堪設想。
  幸好,小鼎在必要時會出手相助,這才讓他感到安心許多,否則換做平常遇上這一幕,他早就有多遠走多遠了。
  因為彼此都不是一個級別的,去也是自尋死路。
  很快,他就抵達到了神木中間位置,而此地,就是地仙老祖和蟻皇混戰的核心!
  轟隆隆!
  仙罡之力轟鳴,一道道偉岸身影頻頻閃現,蟻皇怒吼,劍意震八荒,殊死而戰,所產生的可怖波動,將神木中間徹底淹沒。
  陳汐心中發緊,幾乎窒息,這種波動太過可怖,哪怕被神木上的重重禁制抵消掉了大部分,依舊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  尤為令他無語的是,由于交戰雙方實力太過可怕,所產生的戰斗波動居然將前路徹底堵死,也就是說,想要抵達神木之巔,必須要越過這片戰場!
  “怎么辦?自己只要出現戰場中,只怕瞬間就會被察覺到……”陳汐躲在遠處,皺眉不已,有些猶疑要不要直接沖過去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陳汐似突然察覺到什么,探手朝耳朵上一捏,手指縫里居然多出了一只螞蟻,很普通的一只小螞蟻,通體黑黝黝的,別說是他,就是換做一個幼童,都能一下捏死它。
  “螻蟻尚且偷生,你卻偏偏出現在如此危險的地方,真是無知無畏啊,幸好你遇到的是我……”
  陳汐看著手中螻蟻,有些可笑,沒想到在這等神異的地方,這等兇險的戰場邊緣,居然會碰到如此孱弱渺小的螞蟻。
  他搖了搖頭,下一刻就把這小東西放在地上,就打算放走,然而下一刻,他就渾身一僵,面露一抹不敢置信之色。
  對啊,此地禁制重重,自古以來滅殺了不知多少強大的存在,怎么一只小小螞蟻,居然在此安然無恙?
  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