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78 八極玄光

殺!
  這一劍在冰釋天右手劃出一道血痕,陳汐再次長劍一震,血光如同實質,把方圓千里內的元氣都汲取一空,滴涓不存,挾帶著殺圣滅天的龐大之威,再次斬殺向冰釋天。
  “嗯?你居然能傷了我?”冰釋天微微吃驚,沒有想到陳汐眨眼之間,居然能破開自己的一掌之力,再次逼迫自己身前。
  “陳汐,不得不說,你能夠修煉到這種地步,實屬不易,假以時日,你要是修煉成了地仙境界,不知道會厲害成什么樣子,到那時候,我要殺你,恐怕真有一些困難了。不過現在,就算你再掙扎,也是徒勞!”
  冰釋天身體閃爍,在虛空之忽明忽滅,陳汐一劍頓時斬殺到了空處,連冰釋天的衣袂都沒碰觸到。
  因為這不是任何身法,而是空間挪移之術!
  冰釋天的修為,早已領悟出了空間奧義,甚至掌握出空間法則,那是屬于天仙的手段,陳汐對他的攻擊,不會收到任何效果。
  陳汐現在的實力,甚至可以斬殺七倍、乃是八倍戰力的同輩強者,但是對上掌握空間法則的天仙,那就必敗無疑。
  畢竟,力量再強大也沒用,這是境界上的差別,不是力量,戰力,法寶能夠彌補得了的。
  這時候的冰釋天,就像身處在另一處虛空,在空間之間挪移身軀,飄渺閃爍,在這種情況下,任何攻擊,都無法讓他受到半點傷害。
  除非陳汐的攻擊能夠斬碎虛空,打破空間枷鎖,方才有可能攻擊到他。
  “還要掙扎嗎?我就讓你見識見識,屬于天仙的力量究竟有多強大!”
  轟!
  冰釋天探手一抓,掌心凝聚出一片浩大仙光,飄灑而下,居然化作了一片青霄,若蒼穹突然崩塌般,朝陳汐鎮壓而下。
  這一片青霄,蘊含天之痕跡,烙印無窮法則奧義,發出浩瀚、亙古、不朽、不容違逆的恐怖氣息,滲透進陳汐的道心,震懾得他差點就失去反抗的意念。
  幸好,之前在眾妙之門,他的道心已歷經一場翻天覆地的蛻變,若琉璃般純凈而堅凝,緊緊是被震撼了一剎那就清醒了過來。
  然而,還不等他有反抗,那一片青霄已鎮壓而下,直接將他困住,周圍彌散出無比磅礴的玄奧法則之力,比大道奧義更為雄渾、凝練了千百倍,以他現在的力量,根本就掙扎不得。
  這就是天仙的力量!
  掌握大道之法則,舉手抬足之間,大道蘊生,法則相隨,這等程度的力量,絕非世間任何修士能夠抗衡!
  咔嚓咔嚓……
  陳汐竭力掙扎,要脫離這一片青霄的鎮壓,但是無濟于事,他的頭上,似乎有十萬大山一起壓來,周圍仙罡法則彌漫,無法抵擋,渾身骨骼都發出一陣令人牙酸的脆響,仿佛下一刻就要支離破碎一般。
  他的肉身,更是被擠壓得每一寸毛孔都滲透出一絲絲的殷紅血絲,瞬間就變成了一個血人。
  不過唯一還好的是,他的煉體修為極為強大,肉身即便被毀,只要元神不滅,就可以滴血重生過來。
  此時此刻,陳汐也知道厲害,將全身力量都集在周身,將元神守護在其,已是顧不得脫身不脫身了。
  砰!砰!……
  隨著那股鎮壓之力越來越大,他的身體四周皮膚血肉,寸寸崩碎,爆出一串串血花,把他的脊梁都壓得玩下去,快要支撐不住。
  可以想象,如果一直這樣壓迫下去,遲早要被徹底鎮壓成一團扁扁的肉泥,死得不能再死。
  “好,居然能抵抗到這種地步,不愧是擁有至尊潛質的天才人物,你沒有讓我失望,若再給你百年時間,說不定還真成長到與我抗衡的地步。”
  冰釋天雙手負背,神色冷酷漠然之極,眸子里殺機翻涌,“可惜,你這次必死無疑,柳劍恒那個棄天者也再無法來救助于你!”
  說話時,他手掌連連揮舞,再次壓迫向陳汐。
  陳汐頓時感覺到壓力再次增加了十倍不止!
  他催動自己的混洞世界,連連運轉,但都是無濟于事,那一片青霄太過可怖,讓他有一種動彈不得,被禁錮在牢籠之的感覺。
  “死!”
  冰釋天羽衣飄飛,面容冷酷無比,大手捏拳,狠狠一虛握!
  轟隆!
  那青霄之上,突然出現了千百條粗大的鎖鏈,竟然都是由一條條大道法則所凝結而成,直接插入陳汐的身體周圍,團團捆綁,狠狠收縮勒緊!
  噗噗噗!
  陳汐的身軀就像被扭曲壓榨的一條布帛,被勒得塌陷,骨骼斷裂,渾身都迸射出一股股血泉,可怕之極。
  并且這千百條鎖鏈,對元神、靈魂的傷害要更大,散發出一股囚禁之力,要將陳汐的神魂連同元神全都抽出來。
  一剎那間,陳汐頓時就感覺到了無窮無盡的痛苦。
  嗡!
  眼看他就要被徹底徹底絞殺掉,突然一尊玉鼎浮現,大放神光,彌散無窮熾盛神霞,甫一出現,直接將那千百鎖鏈寸寸崩碎,齏粉一空。
  轟隆!
  那由大道法則之力所凝聚的一片青霄,更是被玉鼎震破出一個窟窿,潰散無蹤。
  “居然是你!?”
  冰釋天眼瞳一縮,頓時就認出這尊玉鼎,赫然是那個在太古戰場大發神威,誅殺四名域外異族強者的強大的存在。
  但很快,他就發現,這尊玉鼎的力量,遠遠沒有當初那般強大,這讓他心一動,再沒有任何顧忌。
  “不管你是何方神圣,今日,誰也無法阻攔我滅殺陳汐!不僅如此,我還要將你徹底煉化,為我所用!”
  冰釋天冷喝,探手一抓,五根手指頭化作赤金之色,根根粗大無比,繚繞千百萬道玄奧莫測的大道法則,鋪天蓋地般朝小鼎籠罩而下。
  轟!
  小鼎沉默,鼎身浮現一枚枚古樸悠悠的符號,彌散神輝,流溢輝煌而神圣的光,直接就將這一抓給震碎齏粉。
  “好,很好!如此強大的寶物,若歸我所用,來日重歸仙界,必能助我開創一番新天地!”冰釋天不怒反笑,眸光灼熱,已存了志在必得之心。
  然而,令他意外的是,那玉鼎居然釋放出一股神輝,裹挾住陳汐,直接撕裂虛空,就要逃走。
  “想走,給我留下!”冰釋天面色一下陰沉下來,腳步一跨,邁過重重空間,一拳就轟打出去。
  這一拳,凝聚著他一身的意志和必殺之心,猶若一條仙罡法則交織而成的驚龍,撕破虛空,轟涌而去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在這一剎那,陳汐似乎感覺到自己快要瀕臨死亡,渾身劇痛,連體內的混洞世界,居然一下子被轟爆了!
  噗!
  一股無與倫比的劇痛蔓延全身,陳汐驀地噴出一口血來,下一刻眼前一黑,就徹底昏厥了過去。
  “逃走又如何!?陳汐,你如今已被我摧毀掉混洞世界,根基壞死,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廢物,一輩子再無緣于道途!哈哈哈哈……百年之后,你又拿什么和我賭?”
  昏迷前那一剎那,陳汐依稀之,聽到了冰釋天那歇斯底里的咆哮,聲音如此飄渺,又是如此的惡毒。
  ……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這一天,蒼梧之淵發生驚天震蕩,無論是蒼梧秘境、造化劍域、還是那神秘莫測的眾妙之門,全都轟然消失不見。
  旋即,在冰霄城所有人的矚目下,那自太古延存至今的九嶷神山,也變得模糊,像融化進虛空,最終消失。
  就這樣,那萬年歲月才得一現的蒼梧之淵,再次消失,或許下一次開啟時,又是無數歲月之后的事情了。
  冰霄城,這一座冰雪鑄就的古老城池,伴隨著蒼梧之淵的消失,也變得沉寂,不復當初那般喧嘩熱鬧。
  這次進入蒼梧之淵的強者,隕落了一大半,只有一小部分人僥幸生存,活著走了出來。這些人,有獲得奇遇的,也有一無所得的。
  “想不到,此次獲得奇遇最大的,卻是那天衍道宗,據說他們在造化神殿,獲得了不少在外界難得一見的奇珍,無不是價值連城,匪夷所思的稀罕瑰寶,這等福緣,著實讓人艷羨啊。”
  “抱真觀、御心劍齋、白骨魔宗、黃泉魔宗的收獲也差不到哪里,沒看到么,他們在離開蒼梧之淵之后,就匆匆返回宗門了,一個個喜氣洋洋,明顯收獲不菲。”
  “哼,若說收獲最多的,卻是那九華劍派的陳汐,一人獨攬蒼梧秘境六塊大道碎片,進入造化神殿,更搶得一壺神釀仙漿,我聽說,他還是唯一一個進入了眾妙之門的人物!”
  “笑話!什么眾妙之門,你的消息明顯有假,我可聽說,他在造化神殿,犯了眾怒,被天衍道宗的一尊地仙老祖打入了一片大兇之地,如今只怕早已死透了!”
  “放屁!陳汐那等人物,怎可能那么容易就死掉?”
  “難道你以為他還活著?別傻了,直至蒼梧之淵消失,也沒見到他出現,十有**就是遇難了!”
  雖然蒼梧之淵消失,可在那大街小巷上,人們依舊在熱議著蒼梧之淵發生的一件件事情,尤其是陳汐,儼然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人物。
  他獨攬六塊大道碎片,孤身一人戰群雄,斬殺百余人!
  他擊退令人談而色變的神秘刺客“幽”,成為距今為止,第一個從幽的刺殺活命,并將其擊傷的強悍人物。
  他和天衍道宗最為有名的瘋子燕十三交戰,一舉將其擊敗,震撼當場,令無數人為之折服。
  他闖入造化神殿,一擊撼退聞道然和赤松子聯手,奪得一壺仙釀神漿,風采無雙,強勢無匹!
  他……
  有關陳汐的事情實在太多,無不充滿震撼人心的傳奇色彩,幾乎所有人都知道,不出數日,他的名字注定要轟動整個玄寰大世界!
  “走吧,或許陳師弟他早已返回宗門了。”冰霄城的大街上,龍振北嘆了口氣,最終打定注意要離開了。
  “你說的對,陳師弟絕不是短命的人,我有種感覺,他肯定還活著,或許等下一次相見,他會讓咱們大吃一驚呢。”
  安薇喃喃,神色不悲不喜,只有一抹無法言喻的堅定之色,她相信,陳汐一定還活著,一定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