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681 域外圣皇

小岑瘦小的身子趴在陳汐懷抱中,終于不哭了。
  可莫婭和那些小孩子們卻依舊敵視著陳汐,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憎,這讓一側的蒙維也感到很頭疼。
  陳汐呆在隊伍中的這半個月時間,一直臥病在床,哪怕食量很小,可依舊消耗了他們不少的食物,再加上為他治傷,更是消耗了不少的藥材。
  原本,按照他們的打算,隊伍中所攜帶的糧食和藥材,足夠堅持一個月左右,可因為陳汐的到來,如今也只能再堅持半個月。
  半個月后,他們若再無補給,他們每個人都得挨餓,甚至沒有趕到目的地,就會被活活餓死!
  就連蒙維,也為此憂心不已,所以他很理解,莫婭這些天為何總是發脾氣。
  陳汐看著眾人望向自己時的敵對目光,不由苦笑,扭頭望向蒙維:“蒙維大哥,部落缺少食物時,都是在哪里捕獵?”
  他這些天,的確消耗了不少食物,都是為了補充體力,他觀察過,這些食物大都是一些干肉碎末和骨頭熬制的濃湯,由此判斷,這支隊伍的食物來源,大概都是從捕獵中獲得。
  “你……要幫我們捕獵食物?”蒙維訝然,怪怪地瞥了陳汐一眼,旋即皺眉道,“陳汐兄弟,你還是安心呆在帳篷里養傷吧,剛才莫婭說的是氣話,你莫要放在心上。”
  顯然,他認為陳汐在說氣話,畢竟他早已看出,陳汐的傷勢太嚴重,幾乎是廢人一個,別說捕獵,就是正常走路都困難!
  “哼,讓他去,他自己愿意去找死,干嗎要攔他?”莫婭冷冷道,巴不得陳汐現在就去送死。
  “好了,莫婭,你消消火,不要再添亂了好嗎?”蒙維皺眉,剛毅的臉頰上浮起一抹威嚴。
  莫婭冷冷哼了一聲,不再多說,只不過望向陳汐的目光卻變得愈發鄙夷起來。
  就連那些少年和幼童,也都露出嘲諷之色。
  他們打小就習武,以力量為尊,陳汐這個病秧子不僅浪費他們的食物和藥材,如今還裝模作樣逞能,自然令他們愈發反感起來。
  陳汐摸了摸鼻子,啞然無語。
  “大哥哥,你安心去歇息吧,等病好了再去捕獵也不遲。”小岑趴在陳汐懷中,低聲說道,大大的清澈眼睛中盡是安慰之色。
  陳汐苦笑不得,低聲說道:“小岑,大哥哥呆在帳篷里很悶,要不你帶我去附近走走吧?”
  “嗯!”小岑狠狠點了點頭。
  陳汐笑了,揉了揉小丫頭那濃密烏黑的頭發。
  “陳汐兄弟,不要走遠,就在營地附近散散心也好。”臨行前,蒙維好心提醒道,很擔心像他會被什么兇獸叼走了。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牽著小岑的手,朝遠處行去。
  “要不要現在跟上去,將這個廢物殺了呢?”莫婭望著陳汐遠去的背影,俏麗干練的容顏上猶疑不定。
  “莫婭,晚上,祭祀大人可是召見他的,若是不小心失蹤了,后果你承擔不起。”蒙維淡淡掃了莫婭一眼,似是警告,又似是勸勉:“畢竟,咱們已在他身上消耗那么多糧食和藥材,若祭祀大人確定他真沒什么用處,那……”
  “隨我處置?”莫婭眼眸一亮。
  蒙維揮了揮手,什么也沒說,心中卻深深嘆了口氣。
  ……
  九幽之地,的確是一片極其古怪的地方,天空永遠是灰暗的,像堆了一層厚厚的陰霾,根本就看不到日月星辰。
  并且這里的天道法則,也極其稀薄,稀薄到幾乎都感知不到它的存在,就像被天道所放棄的一片世界般。
  環境惡劣,處處都是戈壁般的巖石地,沒有花草,也無樹木,生機全無,給人以壓抑無比的感覺。
  “九幽遺民、放逐之地……這里還真是古怪啊!”陳汐心中嘆了口氣,帶著小岑漸行漸遠,已經遠離了隊伍駐扎的營地。
  “大哥哥,你要帶我去哪里?”小岑揚起小臉,問道。
  “到了你就知道了。”陳汐笑道,看見小岑,就讓他想起兮兮小的時候,也是如此的可愛和清秀,如今這么多年過去,兮兮應該都出落成大姑娘了吧?
  “大哥哥,你該不會要帶我去捕獵食物吧?”小岑突然小聲問道,神秘兮兮的,大眼睛里沒有害怕擔憂,反而有著一抹興奮好奇之色,躍躍欲試。
  陳汐訝然地瞥了小岑一眼,暗贊一聲好聰慧的小丫頭!
  呱!呱!
  遠遠地,一陣刺耳的嘶鳴聲倏然響起,尖銳難聽,像鬼哭狼嚎似的,很是滲人,其中隱隱還有著一道暴躁的嘶吼聲。
  陳汐卻是心中一振,到了!
  遠處,一群羽翅烏黑,卻生著一個白色骷髏頭的怪鳥,在蒼穹中飛翔,不時俯沖下地,在捕殺獵物。
  地面上,卻有一頭三只腦袋的惡犬,體大如牛,渾身皮毛烏黑泛光,猙獰暴戾,但如今,卻被一群怪鳥在身上撕抓下一道道血痕,明顯被圍困了,顯得很暴躁不安。
  “骨鳥!一群骨鳥!老天,還有一頭黑獄犬!”小岑突然驚呼,旋即連忙捂住嘴巴,焦急道,“不好了,大哥哥,這是骨鳥群和黑獄犬,一路上吃掉了我們不少同伴,就是蒙維大叔遇上它們都得掉頭逃走,咱們也趕緊離開吧。”
  “小岑不怕,你看,它們很快都要死了。”陳汐柔聲安慰了一句,與此同時,在他識海中,一股磅礴的神識之力橫掃而出。
  唰!
  這一股神識之力,簡直如九天雷霆,所過之處,蒼穹上一只只骨鳥像被巨錘轟劈一半,發出一聲慘叫,倒頭就從半空中栽倒下來。
  而地面上,那頭黑獄犬更是發出一聲凄厲嘶吼,三顆碩大的腦袋像被扭斷,軟綿綿跌落地面,就此斷氣。
  “這……”
  小岑睜大了眼睛,小嘴圓張,臉上滿是不敢置信之色,這一幕,對她這樣年紀的小女孩而言,太過震撼,宛若神跡般,打破腦袋也想不出剛才究竟發生了何事,為什么這些兇殘無比的兇禽兇獸,居然會一下子全都死掉了。
  “別發呆了,咱們一起回去,叫人一起來搬運食物。”陳汐拉著小岑的小手,扭頭朝營地行去。
  “呃,對!有了這些食物,莫婭阿姨肯定會很高興的!”小岑興奮雀躍叫道,
  “那個女人……”陳汐突然就想起臨行前,從背后感受到的一抹殺意,卻是搖了搖頭,沒有放在心中。
  畢竟,她再怎么恨自己,也是為了其族人考慮,反而值得去尊敬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什么!小岑你沒有說謊吧?”
  “一群的骨鳥?還有一頭黑獄犬?這不可能吧?”
  “老天,若真有這么多食物,咱們一定可以堅持到離開這里的!”
  當小岑把這件事告訴大家時,頓時在營地中引起一片嘩然,有震驚,有懷疑,有人更認為小岑在說謊,就連蒙維和莫婭也被驚動了,前來問詢。
  “這是真的,我沒騙你們,大家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?”小岑揚起小臉,脆聲大叫道。
  “莫婭,你和我走一趟,小家伙們,你們也跟著來,其他護衛守護營地,不得擅自離開!”很快,蒙維做出決斷,雖然他也將信將疑。
  陳汐站在自己帳篷前,看到這一幕,唇邊不禁泛起一絲笑意。
  可以說,若是沒有這些淳樸的九幽族人相救,他早已殞命在九幽河中,所以能幫到他們一些,他也很高興。
  更何況,做這些對他而言,也根本算不上什么難事。
  “你還笑!等我們回來,若沒發現食物,我一定殺了你!”莫婭扭頭,冷冷朝陳汐說道,
  她認為,小岑肯定受了這家伙蠱惑在說謊,畢竟那可是一群骨鳥和一頭黑獄犬,哪能突然之間就全部離奇死掉了?
  就是換做她和蒙維一起出手,不經歷一場惡戰,也根本做不到這一步。
  陳汐怔然,暗道:“看來這女人對自己的誤解很深啊。”
  當他再次抬起頭時,蒙維、莫婭已經帶著一群小家伙出發了,小岑也跟著去了,只有七八名護衛依舊駐守在營地中,守衛在那中央的一座帳篷四周。
  “想來,那帳篷中就是那位祭祀大人的居住之地了。”陳汐若有所思。
  這些天,他已經從小岑口中了解到,他們這支隊伍的首領雖然是蒙維,但祭祀大人才是他們內心中最為敬仰的人物。
  就是蒙維和莫婭,對祭司大人也是言聽計從,從不敢違逆。
  并且,他之所以能獲救,受到諸多照顧,也是那位祭祀大人的安排,否則,光是一個莫婭,只怕早就將他攆走了。
  “小友,閑來無事,不如前來以敘如何?”那一座帳篷中,突然傳出一道沙啞而低沉的蒼老聲音。
  “恭敬不如從命。”陳汐欣然前往,他也很好奇,這位受眾人敬慕的祭祀大人,又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物?
  他又是為何下達旨意,要不恤一切救治重傷的自己呢?
  “你給我小心點,進了帳篷若敢心生歹念,必將你碎尸萬段!”臨進帳篷前,一名護衛惡狠狠警告道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,渾不在意,掀開帳篷,抬腳就走了進去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鋪墊馬上搞定,精彩很快就要呈現!另外,弱弱求一張月票好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