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682 青冥造化劍

白發神秘人那歇斯底里的聲音中,透著一股大恐慌!
  之前,他還神威凜凜,宛如高高在上的神王,談笑之間,欲將小鼎徹底鎮壓,散發著一股無上風采。
  然而如今,伴隨著這一抹劍意的出現,他卻慌亂了,凜然風度蕩然無存,臉色彌漫著難以置信之色,驚慌失措。
  造化之劍!?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感受著四周彌散的浩大劍意,腦海中驀地就閃現過一連串的字眼,造化劍域、太古至尊強者、傳承衣缽……
  幾乎是瞬間,他就反應過來,這一抹劍意,或許就是那位太古至尊強者所發出!
  心中剛剛浮現這一個念頭,他心中又是一顫,這未免太過駭人,太古時期至今已不知有多少歲月,那位太古至尊強者難道還存活著!?
  嗡!
  一聲劍吟,蕩響天地,一片混沌中,一柄斷劍像受到召喚一般,擎空而現,綻放無量光,催發出通天劍氣。
  “青冥造化劍!果然是你,果然是你!”白發神秘人望著那斷劍,唇角顫抖,發出一聲驚天怒吼,帶著無盡怨憤和仇恨。
  陳汐心中又是一震,那斷劍,原本和混沌神晶、河圖碎片、青銅塔在一起,暗淡無光,毫無鋒芒,極其不起眼。
  可誰又能想象,這居然是一件令那域外圣皇都色變的神兵重寶?
  尤為令陳汐愕然的是,他分明看來,那斷劍居然朝自己這邊飆射而至……
  然后,他的視野中一閃,朦朧之間,一只螞蟻從自己肩頭飛起,那渺小之極的身軀上居然轟涌出一股可怕無比的劍意!
  它是如此之渺小,如此之普通,和世間任何螞蟻都沒什么區別,可現在,因為這一股劍意的存在,頓時令它像變成了另一個存在。
  劍意徹空,如淵如海,容納天地造化為一身,仿若一尊劍中神圣從太古中走出,令人不由自主都心生無盡崇敬。
  那是一股無匹的劍意,輝煌而浩大,集合萬物之神秀,彌散不朽之神威!
  仿佛只要它愿意,上可以登臨九天,斬日月星斗,下可以窮盡碧落,滅魑魅魍魎!
  陳汐徹底呆住了,這不就是那一只自己所撿到的那一只螞蟻嗎?該不會它就是那一位太古時期和蒼梧神樹比肩的至尊強者吧?
  “道友,你終于出手了。”小鼎發出一聲輕嘆。
  小螞蟻搖了搖觸角,仿佛在示意,下一刻,它已抓住斷劍,朝那白發神秘人斬殺而去。
  轟!
  一劍出,猶若重開天地,造化衍生,日月星辰沉淪其中,呼嘯游走,那浩大的劍意,直似囊括了無窮玄機,正在演繹宙宇變遷之奧妙。
  “混賬!當年你和蒼梧神樹聯手,方才將本座鎮壓于鎮天塔之中,時隔多年,連青冥造化劍都斷為兩半,難以重新昔日神威,你以為還能將本座再次鎮壓!?”
  白發神秘人怒吼,透著一抹無盡瘋狂,雙手連連劃動,玄光爆綻,若億萬銀河從宙宇深處傾瀉而下。
  轟!
  那一道劍光,居然于瞬息之間,剖開那億萬玄光,斬落白發神秘人一縷白發!
  若非他躲避及時,甚至這一擊,都足以斬殺其身。
  “該死!若非本座力量歷經無盡歲月侵蝕,早已不復當初,豈容你如此猖獗!”白發神秘人怒發飛揚,又是怨憤又是不甘。
  然而令人意外的是,他居然不再激斗,而是直接探手直接撕開虛空,就要離開這里!
  轟!
  見此,那小螞蟻又是一劍斬出,神光洶涌,將虛空都斬開,噗的一聲,將那白發神秘人的半邊身軀斬落。
  陳汐見此,暗自松了口氣,然而,還不等他緊懸著的心中落回肚子,那白發神秘人一分為二的身軀,一陣蠕動,居然恢復如初了!
  只不過他臉色卻已是蒼白透明之極,渾身上下都彌散出一股腐朽衰敗的味道。
  “一起動手,鎮殺了他!”小鼎突然一聲長嘯,鼎身轟然擴大,繚繞熾盛神輝,朝那白發神秘人鎮壓而去。
  于此同時,小螞蟻也動手,斷劍擎空,若夭矯閃電,衍化一片古樸造化雷霆,劈斬而去。
  砰!
  虛空炸裂,那神秘白發人連連抵御,最終卻被轟殺成一團碎肉。
  “這一下,總該死了吧?”陳汐喃喃。
  然而,令他渾身發寒的是,那些化作碎片的血肉,一陣蠕動之后,再次凝聚成了那個白發神秘人,簡直就像殺不死一樣,強大的可怕!
  “該死!你們三界這些土著統統該死!千年之內,本座必定重返回來,血洗三界!”白發神秘人的身影已是極其模糊,就像下一刻就將支離破碎一般。
  下一刻,他腳步一邁,猶若跨過了億萬虛空的阻礙,整個人瞬息消失不見。
  逃走了!?
  陳汐怔然,連小鼎和小螞蟻聯手,都沒留下那白發神秘人,這讓他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  “重返回來,血洗三界……”那充滿無盡怨恨的怒吼依舊在回蕩著,告訴陳汐,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。
  “可惜,可惜啊……”小鼎輕嘆,聲音中透著一絲難以掩飾的落寞和不甘,若擁有全盛時期的力量,那必然不會出現這樣一幕吧?
  砰砰砰!
  那一柄斷劍,突然寸寸爆裂,化作一團有一團的精光,飄灑虛空,化作虛無,徹底消失不見。
  陳汐頓時就驚醒過來,愕然望著這一幕,不能理解,這之前綻放無雙神威的斷劍,怎會于此刻寸寸崩斷了。
  “原來是真的,這一切早已注定是一場無法扭轉的輪回……”一縷幽幽聲音響起,來自那一只小螞蟻。
  伴隨著這一道嘆息,它周身氣勢開始消褪、暗淡……光霞一閃,凝聚成一塊白骨,只有筷子粗細,長有一寸,晶瑩剔透,彌散著神性光澤,表面一枚古樸符文凝聚,最終化作了一只螞蟻圖案。
  白發神秘人消失,斷劍崩碎,小螞蟻化作一截瑩白小骨,一切都仿佛歸于沉寂,只有那破損的祭臺、滿地的狼藉在訴說著,之前上演了何等一場驚天之戰。
  “它……怎么消失了?”沉默許久,陳汐小心撿起那一截瑩白小骨,望著那表面的螞蟻圖案,心中驀地生出一抹傷感。
  如今他已經確認,這小螞蟻就是太古那一位至尊強者,也是它之前在危機時刻,幫自己擋下了玄葵的一擊,救了自己一命。
  甚至,他已經猜到,早在攀爬那擎天矗立的神木時,或許也是受到小螞蟻的影響,那蟻皇才會幫自己一個大忙。
  然而如今,它三劍斬退白發神秘人之后,卻化作了一截白骨,如何不讓陳汐黯然神傷。
  “它本就早已逝去,之前所出現的,只不過是它留下的一縷精神烙印罷了。”小鼎的聲音已恢復如初,平靜而不含任何感情。
  “只是一縷精神烙印?”陳汐怔然,實在不敢想象,只是一縷精神烙印,就將那域外圣皇殺得逃竄而去,那是小螞蟻還活著,其實力又該強大到何種程度?
  “不用妄加推測,這一場戰斗,無論是那只螞蟻,還是那位域外圣皇,實力皆都不到全盛時期的千分之一。否則,這眾妙之門只怕早已被摧毀了。”
  小鼎頓了頓,說道:“趕緊收拾東西,離開這里,若我推測不錯,只怕不用多久,蒼梧之淵就將重新閉合,消失于世間。”
  陳汐這才心中一凜,收起小螞蟻留下的一截瑩白蟻骨,稍一感應,又從祭臺損毀的瓦礫中,將河圖碎片找了回來。
  此物的確神異非凡,玄葵以自身獻祭,所產生的力量何其龐大,卻沒有給它造成絲毫傷害,依舊是那一副破損古老的模樣。
  讓陳汐遺憾的是,在這一連串變故中,那祭臺上生長的圣藥、以及斷劍、青銅塔都已粉碎湮滅掉,否則若是搜集起來,其價值之大,絕對能讓諸多神仙都搶破腦袋。
  “走吧,青冥造化劍、鎮天塔都已殘破,只剩一縷本源,就是獲得,也很難再修復。”小鼎道。
  陳汐點點頭,再次望了一眼身后的祭臺,轉身朝原路返回。
  這一次,他進入眾妙之門所獲得的已足夠多,有蒼梧神樹的一股本源之力、有混沌神晶、有河圖碎片、有一截太古至尊強者所留的瑩白蟻骨。
  不過,與這些相比,他感覺收獲最大的,還是對自身實力的清醒認知,從白發神秘人和小螞蟻、小鼎的對決中,讓他徹底明白,如今的自己,依舊太過孱弱,想要在即將波及三界的大劫中生存,必須要更努力,更刻苦地修煉!
  只有自己強大了,方能畏懼于任何威脅!
  嗖!‘
  盞茶功夫后,陳汐離開了眾妙之門,重新回到了那一株擎天矗立的神木上。
  望著那漆黑的夜空,冷寂的大地,以及堆滿大地的尸骸碎骨,他心中沒來由生出一股恍若隔世的感覺。
  就好像之前進入眾妙之門,歷經了一場驚心動魄的夢,荒誕而離奇。
  “幸好,我活著回來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喃喃,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踏實,他恨不得現在就和安薇、龍振北匯合,返回九華劍派,閉關努力提升修為。
  “陳汐,我等你很久了!”然而,就在他剛要有所行動時,一道淡漠而冰冷的聲音,倏然在遠處響起,旋即,一道卓然俊秀的身影,倏然出現遠處虛空中。
  怎么是他!?
  當看清這一道身影的面容時,陳汐眼眸驟然一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