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683 與仙爭鋒


  神木之巔,眾妙之門前。
  那一道挺秀身影猶若憑空浮現,他身披羽衣,頭戴星冠,眼眸中泛著一道道光圈,虛幻迷離,仙氣盎然。
  這是一個少年,皮膚及其的白凈,手指纖細、修長,根根都精致絕倫,氣質恬靜,好像世俗之中那種清寒才子。
  但是在他的身上,卻呈現出一種及其恐怖的氣息,可以隨時操控空間,逆轉顛倒,空間法則似乎都是為他而準備的。
  伴隨著他到來,這一片天地也仿似變得安靜起來,處處都顯現出了安寧,祥和,秩序井然的味道。
  冰釋天!
  見到此人,陳汐卻是眼眸驟然一縮,露出一抹凝重,他怎么也想不到,此人怎會出現在這里?
  “這就是傳說中的眾妙之門么?可惜,冰某已推演過,其中兇災四伏,有殺身之禍,否則冰某真想進去看一看,其中究竟有何秘寶。”
  冰釋天身姿俊秀,雙手負背,眺望著那眾妙之門,輕聲嘆了口氣。
  旋即,他的目光就落在陳汐身上,打量許久,又嘆了口氣,“沒想到,短短半年沒見,你竟然已成長到這等地步,連十三也不是你的對手,又能在造化劍域內屢獲機緣,更進入眾妙之門之中,成為唯一一個安然走出的人,連我都不得不承認,你是個有大機緣的天才,若是任由你這般成長下去,說不定真能成長為一方至尊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發寒,萬沒想到,冰釋天竟然會對自己進入蒼梧之淵之后的行動了若指掌,難道他早已隱藏跟隨在自己身邊嗎?
  “只是有點可惜了。”冰釋天搖頭。
  “可惜什么?”陳汐深吸一口氣,緩緩壓下心中的驚疑,但渾身神經卻緊繃起來,他知道,來者不善!
  甚至他推測,冰釋天此次出現在蒼梧之淵,根本就是為了滅殺自己而來!
  畢竟,因為卿秀衣的關系,這家伙儼然就把自己是做眼中釘,肉中刺,早在太古戰場時,就多次迫害自己,若說他此來只是為了和自己閑聊,那才是笑話。
  更何況,這家伙也并非是個磊落光明之輩,雖說早已和自己對賭,但可沒有說,百年之內不向自己動手!
  像數月前,他前往石國月拓城,誅殺黑雉七妖時,就從紫風門門主伍知崇口中得知,原來青雨師弟的失蹤,不僅和九華劍派東華峰峰主岳池長老有關系,并且和冰釋天也脫不開關聯,其根本目的,就是為了對付自己罷了。
  這一切,陳汐都記在心中,所以,當看到冰釋天此時突然出現,他幾乎瞬間就斷定,這家伙此次肯定不會放過自己了。
  “可惜你一個擁有成長為至尊潛質的年輕人,今天要死在我手中了,你從造化劍域、眾妙之門中所獲得的各種至寶,都要落入我的手中,我在感嘆你所有的辛苦、氣運,在這一朝之間,全部泯滅。”
  突然之間,冰釋天的眼神變得凌厲而冷酷,幾乎是瞬間,一股可怕無比的氣息,倏然在這片天地內彌漫,節節攀高,令得空氣都紊亂而暴躁,呼嘯八方,將云層都震得寸寸崩潰,消散無蹤。
  這一刻,天地萬物仿佛察覺到了冰釋天的殺機,風云怒嗥,天地色變,一股令人靈魂悸動的氣息擴散而出,通天徹地!
  “看來,你是擔心我百年之后,成長到足以威脅你的地步,在對賭中失敗,所以你才會按捺不住,要速速殺人滅口了!?”
  陳汐感受著氣氛得變化,不由渾身一緊,嘴上卻是冷笑不已,語態中帶著濃濃的嘲諷味道。
  冰釋天冷哼:“我冰釋天堂堂天仙,殺一只螻蟻還需要理由嗎?”
  轟!
  然而,還不等他聲音落下,對面的陳汐已突然動手,渾身道意轟鳴,玄磁之翼流溢神光,眉心神諦之眼倏然開闔,禁發之光忽明忽滅。
  而他的右手,多出一口濃稠如血的長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掠而起,直接來到冰釋天身前,一劍劈殺而下!
  這一下,他的六倍戰力發揮到了極致,血劍之中,充斥各種大道奧義,衍生出雷電風云、日月星辰等等浩大異象。
  這口血劍乃是睚眥一族的圣器,雖無器靈,其威力卻已堪比仙器,此刻被陳汐竭盡全力施展,那等威力,就是燕十三前來,也會被這一劍活活劈死!
  此時此刻,陳汐就好像一尊開天辟地的巨人,腳踏蒼穹脊梁,跨越無盡虛空,一劍斬開一個天地。
  這一劍,絕對是他修行至今以來最巔峰的一劍,用盡了畢生發力,拿出了所有實力,因為他感覺到了,眼前的冰釋天,雖然還是那一道天仙分身,可其實力之恐怖,依舊能傲視這人間界絕大對數的地仙強者!
  對自己而言,絕對是危險無比。
  因為這家伙,是非要殺自己不可,他要和卿秀衣結為道侶,為了能夠在對賭中獲勝,必須要殺死自己。
  陳汐知道,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沒辦法對付此人,必須要以雷霆萬鈞之勢,搶占先機,或許還有一絲逃生的希望,否則的話,被此人盯上,后果不堪設想。
  蘊含陳汐全力一擊的血劍,降臨到了冰釋天的頭頂,這一刻,時間似乎都靜止住了。
  天仙冰釋天看著斬殺來的陳汐,紋絲不動,似乎是在看一件小孩子的玩具,在血劍降臨自己頭頂的一剎那,他突然探出那白皙修長的手掌,向上一抓。
  嗡!
  他那一只白皙如玉的肉掌,居然抓住了血劍的斬殺,沒有傷害到一絲皮膚!
  完全可以直接把燕十三斬死,堪比仙器的睚眥一族圣器,居然被冰釋天輕描淡寫的一抓給抵擋住了。
  他沒有動用仙器,也沒有動用厲害的法則,而是僅僅探出一只白皙修長的右手,這等修為該強橫到了一種什么地步?
  陳汐大吃一驚,這便是天仙的手段嗎?
  天仙,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仙人,而地仙,雖有一個仙字,實力已達到人間界的巔峰,但并不算天界的仙人。
  只有天仙,才是屬于天界,屬于上蒼!遨游宙宇,逍遙于九天之上,與萬古同壽。
  兩者之間的差距,判若云泥,完全就不是一個境地中的存在。
  這一剎那,陳汐就明白,自己和對方相差太多,簡直就像蚍蜉撼大樹!
  “好寶貝!此劍曾飽餐過圣人的鮮血,威力無窮,可惜落入你的手中,那是明珠暗投,還是交由我來保管吧!”
  冰釋天神色淡然,猶如高高在上的君王,抓住血劍的五根白皙修長手中上,突然彌漫出熾盛仙罡,交織成可怖的法則之力,像撫琴一般,連連敲打在血劍表面。
  當!當!當!……
  一陣急促震蕩九天的響聲轟鳴天地,整個天地好像被一股玄奧的法則遮掩住了,所有的星辰、光芒、全部都消失不見,只剩下熾盛的一團仙罡。
  這一團仙罡,連連敲打在血劍上,每一次敲打,都滲透進一股可怖無比的力量,傳達進陳汐體內,震得他全身血液逆亂,五臟六腑都如遭雷擊,幾乎破碎。
  “陳汐,你是人,而我是仙,一個在地下茍活,一個在天上逍遙,你拿什么和我斗?”冰釋天神色漠然而冷酷,猶如盯著一只必死的小螻蟻,充斥著高高在上的藐視,“能夠死在我手中,你可以含笑九泉了!”
  陳汐此時此刻,知道危險就在眼前,面對這么恐怖的對手,唯獨拿出自己的殺手锏,才能夠逃出生天,以后重新修煉,找回場子。
  轟!
  陳汐怒吼,體內混沌世界瘋狂旋轉,真元沸騰燃燒,連同那蒼梧幼苗噴涌出的仙靈之力,也幾乎全部升騰出來,劇烈消耗著,燃燒著。
  原本,蒼梧幼苗扎根在混洞世界,自然而然噴吐仙靈之力,孕養強大著他的混洞世界,在這種情況下,如果遭遇同輩中的高手,陳汐甚至可以和對方大戰幾天幾夜,真元都不會有半點枯竭,從而活活累死對方。
  但是現在,他所面對的是冰釋天這一尊天仙,雖然是一個分身,但是卻比世間絕大多數地仙老祖都更要可怕,實力深不可測!
  所以他一出手,就開始燃燒混洞世界的真元,并且第一次主動開始掠奪蒼梧幼苗的仙靈之力,一下子就將自身的修為徹底點爆!
  循環在混洞世界的十余種大道奧義,在符道的統馭下,全部被他運轉到了極致,四十九中巔峰級道法,以及《大羅真解》中的種種奧妙,更是全部施展了出來。
  這一種力量、道法上的極致運轉,令他整個人如同一輪烈日洶涌燃燒起來,把自身所有的潛質都在這一刻宣泄了出來!
  這一刻,他整個人仿似化身一片符文海洋,海洋中風云雷電、五行陰陽等等道意轟鳴,居然產生一種玄奧自在,空靈之極的意境。
  那一口血劍在他的掌中,綻放出了前所未有的血光,血染天地,浮現出一尊尊圣人伏誅、血灑青天的恐怖異象。
  “圣人不死,大盜不止,血劍無極,當為天地殺六賊!”不知不覺間,陳汐的心田中,流淌出一段慷慨激昂的字,舌綻春雷,血劍狠狠一劃。
  噗嗤!
  冰釋天那一只緊握血劍的白皙修長右手上,竟然被劃出一道傷疤,流淌出一串璀璨奪目的金色血液!
  ——
  PS:小伙伴們看得爽的話,別忘記忘投月票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