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4)     

神箓69 殺上門


  第一更,今天或者明天貌似就該滾下新書榜了,沒收藏的兄弟們趕緊收藏一下哈。
  南蠻深山,嘯月嶺。
  嘯月嶺占地萬里范圍,山勢低矮,但卻猶如一頭臥倒在地的遠古巨獸,蒼涼、血腥、雄渾,如同群山中的王者,睥睨天地!
  這里,是鯤鵬王展鋒盤踞之地。
  這里,濃郁的妖氣化作一道道筆直狼煙直插云霄,滾滾烏云常年籠罩在蒼穹之下,仿似在彰顯其主人的滔天勢力。
  “聽說了嗎,這次咱們大王和其他四位妖王聯手,耗時三個月,一舉擒下了八名人類修士。”
  “如此轟動的大事,我怎么可能不知道?我還聽說大王打算把這八名人類修士煉制成一爐丹藥呢!”
  “丹藥?怪不得大王不殺他們呢,原來是為了煉制丹藥啊。”
  “噓,小聲點,你不想活了!”
  “快看!那是……”
  “紫銅山雷鷹大王和崆水洞黑猿大王!”
  嘯月嶺外圍,兩個巡邏的大妖正在竊竊私語,似是察覺什么,驀地抬頭朝天空中望去,只見兩道妖氣滔天的身影,踏著云靄,猶如流星般快速朝極遠方掠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血羽,為何要緊跟著我?”半空中,一道妖氣彌漫的身影突然停頓下來,臉色陰沉地望著身后。他綠袍白發,面目英俊,赫然便是崆水洞黑猿王袁通。
  說話時,另一道身影并肩跟了上來,只見此人身材瘦削,眼眸如電,鷹鼻薄唇,穿著一件紫色鶴氅,顯得冷峻飄逸之極。他便是七大妖王之一的紫銅山雷鷹王血羽。
  “沒什么,我見袁大哥眉頭緊皺,好像……有什么心事?”血羽故作好奇說道。
  “哼,我能有什么心事?你這家伙還真是奇怪。”袁通冷冷哼了一聲,轉身便走。心中卻是疑慮重重。
  三個月前,他應鯤鵬王展鋒邀請來到嘯月嶺之后,發現除了自己,紫銅山雷鷹王、月亮湖墨蛟王、落霞森林青蟒王早已到齊。
  然后他才知道,鯤鵬老妖竟是發現了一伙人類修士,這些修士散落在南蠻深山各處,并且皆有著紫府境界的修為,而鯤鵬老妖邀請他們來此,便是為了抓捕這些人類修士,欲要煉制一爐血靈造化丹!
  血靈造化丹功效神奇,服食后,能夠增強從紫府境界進階黃庭境界的幾率,乃是一種極為珍貴的丹藥。而只要答應鯤鵬大妖聯手擒下這些人類修士,待血靈造化丹煉成之際,便可得到其中的一份。
  面對這種誘惑,包括袁通在內的四位妖王皆是痛快答應,而后歷經三個月之久,只成功抓住八個人類修士,還只差一個便可開始煉制血靈造化丹,但苦苦搜尋多日,卻是再也尋覓不到。
  煉丹計劃至此擱淺,但袁通卻是想起了陳汐,不過為了陳汐手中那珍貴之極的庚金劍竹,他卻是不愿把此事透露給其他妖王。打算先獨自一個人搶了這庚金劍竹,然后再把陳汐抓回來送給鯤鵬老妖的。
  卻不想那雷鷹王似是察覺到什么,死皮賴臉地跟了上來……
  “袁大哥等等我。”血羽再次追了上去,似笑非笑地看了袁通一眼,說道:“兄弟我閑來無事,就去袁大哥那里盤桓兩日如何?”
  袁通臉上怒色一閃即逝,隨即深吸一口氣,冷冷道:“血羽,有話你就直接說,拐彎抹角有什么意思?”
  血羽撫掌大笑:“痛快,既然袁大哥如此說,那小弟也就直言了。我聽說在那抱月山中,還藏著一位人類修士,不知是真是假?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袁通心頭一沉,勃然大怒道:“你在我地盤上安插的有耳目?”
  血羽笑了笑,反問道:“袁大哥,你不是也一樣嗎?”
  袁通神色一滯,卻是無話可說。他的地盤和血羽的地盤緊緊挨著,為了防范對方吞并,相互安插耳目的事情彼此都是心知肚明。
  “袁大哥莫要多心,我絕無跟你搶人的意思,如今血靈造化丹只差一名紫府修士便能煉制,你我兩人如果能把此人抓回,必然是大功一件,待丹藥煉制出爐時,你我也能多分一些,不是嗎?”
  “好,我答應你。不過抓住那小子之后,他身上的東西必須統統歸我,否則此事再無商量的余地。”袁通臉色陰沉之極,直欲滴出水來,心中卻是暗自一松,只要不搶我的庚金劍竹,答應他又何妨?
  “袁大哥果然痛快!”血羽哈哈大笑起來:“有小弟在一旁幫你護法,那小子還不是手到擒來?”
  “哼,抓那小子之前,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,你要不要一起?”袁通目光閃爍,透著一股怨毒。
  “那是當然!”血羽爽快答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……
  靈鳩山。
  熊羆正在洞府中潛心修煉,驀地感覺到兩股恐怖的念力從自己身上掃過,悚然一驚,難道是黑猿王上門找我算賬來了?
  “熊羆,滾出來!”
  一道暴喝聲陡然傳來,宛如雷霆滾滾般炸響在靈鳩山上下,驚得附近的小妖倉惶四逃。
  果然是這老妖!
  熊羆似是早已料到會有這一天,神色平靜地站起身子,走出洞府,望著那半空中的綠袍白發青年,說道:“黑猿王,你還真是慢啊。”
  “哼,死到臨頭還嘴硬。”袁通俯視著下方的熊羆,冷冷道:“主動獻上你的項上人頭,否則我會像當年殺你弟弟一樣,一棒子將你也打成一灘血肉漿糊!”
  “弟弟……”
  熊羆粗獷的臉頰上一陣扭曲,似哭似笑,魁梧的身軀顫抖不休,他望著半空中的袁通,眼圈泛紅,卻透著一股憤怒到極致的瘋狂,大聲咆哮道:“黑猿王,你的死期快到了,我會在地獄等著你的,哈哈哈……”
  便在這時,一抹猶如閃電般的刀光閃過,瞬間割掉熊羆的頭顱,速度之快根本就令熊羆來不及反應,那憤怒瘋狂的笑聲也隨之戛然而止。
  “跟一個瘋子說那么多有什么意義呢?只會辱沒了咱們的身份。”云層中,雷鷹王血羽驀地現身,輕輕一笑,隔空抓起熊羆的頭顱,隨手丟給袁通。
  袁通冷冷道:“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句,下次你若敢搶我的東西,我一定殺了你!”
  “看來我的確多此一舉了。”血羽不以為意地笑了笑,眼底深處卻是滑過一絲不易察覺的不屑。
  片刻后,袁通回到了自己的地盤,他并沒有停留,而是率領其麾下的上千號大妖小妖,聲勢浩蕩地向抱月山方向行去。
  百多號先天境界的大妖和上千號小妖匯聚在一起,簡直就像一道在群山之間浩浩蕩蕩奔涌向前的黑色洪流,妖氣滾滾,氣焰滔天。
  “哈哈,我還是第一次和這么多兄弟們一起戰斗,又有大王統領大局,還不殺得那小子屁滾尿流?”
  “哎,大王是不是太過謹慎了,殺一個人類修士罷了,用得著這么興師動眾嗎?”
  “哼,你懂什么,這叫殺雞儆猴!大王就是讓所有大妖小妖看看,敢得罪他的家伙統統都得死!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,大王不愧是深謀遠慮啊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上千號的大妖小妖皆是妖獸蛻化,有的甚至還保留著妖獸形態,天性自由散漫,自不會像人類軍隊那樣紀律嚴明,一路上嘰嘰喳喳興奮地吵鬧著喧嘩著,那模樣不像是去殺敵,倒像是游玩一般。
  “帶這么多屬下做什么,憑咱們兩個的修為,難道還抓不住一個人類修士?”半空中,雷鷹王血羽瞥了一眼地面,那些大妖小妖無所顧忌的喧嘩聲令他極為厭憎。
  “我自有我的安排。”袁通面無表情答道。
  血羽笑了笑,不再多說。
  很快,氣勢浩蕩的妖群奔行到了抱月山前,在袁通的約束下,他們才沒有莽撞地沖上山去。
  可即便如此,如此龐大一撥大妖出現在抱月山附近,還是引起了附近其他妖類的注意。
  “果然!我就知道黑猿王不會如此輕易放過那個人類修士的。”
  “幸好那日我走的早,沒有跟那個人類修士沾上關系,否則今日恐怕我也難逃一劫啊。”
  “如此大的聲勢,難道黑猿王是故意這么做,目的是殺一儆百,以儆效尤嗎?”
  “完了!黑猿王終于忍不住要血洗抱月山了……”
  一道道目光齊刷刷地注視著這邊,這些潛修在抱月山附近的妖類,幾乎都知道抱月山如今住著一名紫府境的人類修士,看到這一幕哪里還不知道將要發生何事?
  此刻,大妖匯聚,殺氣沖天,抱月山方圓百里之內,悄然彌漫上一股肅殺沉悶的氣息。
  風雨將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