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684 混洞崩碎

咕咚!
  營地四周,被一排排的獸骨柵欄圍了起來,在柵欄后邊,正趴伏著一個個瘦小身影,嗅到那空氣中彌散而開的一縷縷誘人的清香,這些才只十一二歲的青澀少年,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。
  在這荒蕪不堪,寸草不生的九幽之地,他們哪曾見過這等靈果?
  別說靈果,就是靈糧、靈蔬他們都沒見過,打小所吃的食物,就是獸奶、獸肉、獸湯,幾乎沒有任何花樣。
  而陳汐手中那一串靈果,不僅顏色鮮紅透亮,氤氳靈光,還散發出誘人的芬香,雖看不出那是什么玩意,但他們一致都很肯定,那玩意肯定很好吃!
  “刀疤,那外人手中拿的是啥啊?”一個敦厚黝黑的少年問道,他十一二歲,但體格卻魁梧之極,肌肉如一塊塊精鋼鑄就般,充滿爆炸力。
  “唔,誰知道呢,唉,真想嘗嘗啊。”說話的少年,模樣俊秀之極,在他左臉頰上,有一道閃電形的傷疤,不僅沒破壞他的容貌,反而給他平添一股陽剛粗獷的魅力。
  “要不,咱們去搶過來分了吧?那外人身板孱弱,病怏怏的,肯定不是咱們的對手。”另一個光頭少年小聲建議道。
  搶過來?
  其他少年聞言一怔,旋即眼眸中都流露出一抹火熱之色,是啊,那外人如此孱弱,一只手都能打趴下他,完全可以把他手中的東西搶過來分吃了……
  “黑子、刀疤、禿子,你們三個給我閉嘴!”有人呵斥,聲音中透著一抹冰冷,那是一個模樣普通的少年,容顏若巖石般堅硬,氣質沉凝,有著一份不屬于這個年齡的成熟和冷靜。
  他目光一掃附近其他人,低聲說道:“你們難道忘了咱們的計劃?無論這外人說什么,咱們就處處和他對抗,看他如何當這個首領!”
  聞言,其他少年皆都點了點頭,看向營地中央那一道峻拔身影的目光中,都重新涌上一抹桀驁和敵意。
  蒙維大叔被剝奪了首領的權利,都是拜這個外人所賜,他們雖然不敢違逆祭祀大人的安排,但卻打算暗地里和陳汐對著干,讓他一籌莫展,孤立無援,最終自己灰溜溜交出首領的職務!
  ……
  “那些小混蛋,也太任性了,我去好好收拾他們一頓!”遠處,蒙維望著遠處一道道鬼鬼祟祟的瘦小身影,皺眉不已。
  “別去!”
  莫婭制止道,“他們并非不愿習武,而是不愿接受陳汐而已,讓他們鬧,咱們不管就是,看那陳汐如何安排,若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,只能愈發證明他是個廢物!”
  聲音中,已是帶著一抹冷意,很是不屑。
  蒙維沉默半響,最終還是點了點頭:“也好,若是祭祀大人責罰,此事由我承擔就是了。”
  莫婭怔了怔,星眸中泛起一抹復雜,旋即冷笑道:“放心吧,他若連這點小事都搞不定,還如何向祭祀大人交代?希望他有點羞恥心,知難而退,乖乖主動地做出讓步,這樣的話,我還會高看他一籌,否則……”
  “否則你還要指使著這些小家伙一直和陳汐對抗下去?”蒙維皺了皺眉,揮手道:“先看看吧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砰砰砰砰!
  拳風呼嘯,空氣震蕩。
  小岑和那些幼童在練拳,別看年幼,但動作矯健,拳腳出似箭,落似風,一板一眼,敏銳凌厲。
  尤其是他們揮拳之間,巫力奔騰,凝練如實,手肘腿腳宛若鋼鞭似的,抽打得空氣砰砰炸響。
  若非親眼所見,根本不會相信這一切是一群十歲以下的幼童所演練出來的。
  一旁,陳汐暗暗點頭,他已看出,這些小家伙皆走的神魔煉體流,體魄強健,氣血如漿,根基早已被熬打得扎實無比。
  尤為令他驚嘆的是,這些幼童皆都是天賦超絕之輩,根骨絕佳,絕對是世間罕見的好苗子。
  若只是一兩個,他或許還不會驚奇,可眼前這些幼童,幾乎都有這等驚艷的天賦,那可就太驚人了。
  尤其是小岑,小小年紀,居然已將煉體修為臻到了紫府境界,這讓陳汐都感到咂舌不已。
  不過,讓他皺眉的是,這些幼童天賦如此驚艷,但卻無一參悟出道意,令得其招式之間,缺乏了一種神韻和威勢。
  古怪!
  難道蒙維并沒有指點他們該如何去參悟天道?
  陳汐抬頭望了望那灰濛濛的蒼穹,眉頭一挑,頓時就明白了過來,這九幽之地被天道所摒棄,哪有什么天道供這些孩童去參悟?
  也怪不得他們如此驚艷的天賦,卻一個也沒有悟出道意。
  很快,這群幼童一趟拳法打完,氣定神閑,只有額頭才能看到一絲汗粒,彰顯出強大旺盛的體魄。
  “陳汐大叔……”一群小屁孩可憐巴巴地望著陳汐。
  “呃。”陳汐從沉思中清醒,笑了笑,很痛快地拿出那一串鮮紅透亮的“朱顏血果”,給他們一人分了一顆。
  “哇!好甜!”
  “太好吃了,這是什么味道?”
  “嗷嗷嗷,簡直比獸奶好吃了一千倍!”
  一群小屁孩抬手就把靈果吞進嘴里,一股清香充溢口腔,席卷四肢百骸,渾身都有一股飄飄然的美妙感,像喝醉了酒一般,小臉紅撲撲的,忍不住哇哇大叫起來。
  他們長這么大,還從沒吃過如此好吃的東西呢。
  這一幕看得那些柵欄外的一群少年都是狂吞口水,愈發恨起陳汐了,習武就習武,干嗎拿一些好吃的讓人垂涎呢!簡直是……令人發指!
  “那是什么東西?隨隨便便就給族中子弟吃,若是毒藥怎么辦?”遠處,莫婭柳眉一蹙,不悅道。
  “不是毒藥,而是一種靈物,藥力很強大,我能夠察覺到,那些小家伙的氣機都一下子提升不少!”蒙維卻是面露一抹驚容,喃喃說道。
  “嗯?”莫婭一怔,抬眼仔細一打量,頓時神色也是一變,有點不敢置信,“他……用這么好的東西,為何不拿來自己服用?”
  “誰知道呢。”蒙維感慨道,心中對陳汐的印象已是改觀不少,“但我隱隱已感覺,或許,這才是祭祀大人看中他的原因。”
  “哼,我才不相信他有這么好心,或許他這么做,是在故意迷惑咱們。”莫婭撇了撇嘴,依舊不愿相信陳汐會安了什么好心。
  陳汐心中卻有些震驚,這些幼童的體魄太強大了,這一串“朱顏血果”乃是一種補充氣血的靈果,培元固本,就是金丹境強者吞服一顆,也得趕緊盤坐下來,煉化藥力,擔心承受不了那一股磅礴的藥力。
  而眼前這些小家伙,吞服一顆靈果之后,居然一點事兒都沒有,其中蘊含的磅礴藥力,更是直接就被他們的小身板給全部吸收了!
  這樣的根骨和體魄,就是放進玄寰域中,都稱得上是驚艷了。
  “陳汐大叔,俺……俺……吃的太快,沒品咂出味道來,要不再多給俺一顆吧。”鼻涕娃吮著手指,可憐巴巴叫道。
  “我也要,我也要。”其他幼童也都嚷嚷起來。
  “好,可以。”陳汐笑著點頭,“不過,你們先要聽我安排,等習武之后,我才能發給你們靈果吃。”
  “好!”幼童們沒有任何猶豫,痛快答應。
  接下來,陳汐讓他們盤膝坐地,靜心運轉功法,而他則在一旁,用神識查探著這些小家伙們的資質。
  很快,他就有了結果。
  這五名幼童中,資質雖驚艷超群,但并非都適合煉體這一條路,或者說,他們中的一些人,走煉氣的道路更能發揮他們的潛能。
  像小岑和鼻涕娃,就極為適合煉氣,兩人的經脈、丹田都屬于上上之選,可惜卻荒廢至今,簡直是暴殄天物。
  若再晚上幾年,他們這份資質只怕就會隨著年齡增長而消失,那可就為時晚矣,后悔也彌補不回來。
  接下來,陳汐又讓這些幼童盤膝坐地,放空心神。
  “記住,用你們的意念去感知,不要強求,感知到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  陳汐吩咐了一句,也在對面坐下,深吸一口氣,體內倏然擴散出一股神秘而神圣的力量,將這些幼童各自籠罩。
  這一股力量,來自他從眾妙之門中,所獲得的那一株神輝彌漫的神樹,也就是蒼梧神樹的一股大道本源。
  這一股本源中,蘊含著諸多大道奧義,他就是要用這一股本源力量來測試一下,這些幼童對大道的悟性究竟如何。
  氣氛開始變得安靜,這些小家伙臉上,一個個都如此平和恬淡,甚至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神采,就像入定的老僧一般,有一股禪味。
  他們在做什么?
  不僅柵欄后邊的那一群少年驚訝,睜大了眼睛,連蒙文和莫婭都看得一頭霧水,修煉不像修煉,若不是修煉,可偏偏神情如此肅穆和認真,神神秘秘的,有些搞不懂陳汐在做什么。
  嗡!
  就在這時,在小岑頭頂上,突然冒出一個水流奔騰的圖案,宛如神秘的古老圖騰,散發出一股浩蕩沛然之極的玄妙力量。
  一瞬間,營地四周都蒸騰起一縷縷水霧,空氣變得濕潤而清新。
  這是?
  蒙維和莫婭,以及柵欄外的少年們,都瞪大了眼睛,驚奇萬分,仿若在看一個前所未見的奇跡在演繹。
  “道意!”
  中央帳篷內,枯瘦如柴的老祭司突然睜開渾濁的眼眸,感受著空氣中流動的一絲若有若無的水之道意,他那皺紋彌漫的臉頰上不可抑制地浮起一抹狂喜之色,激動得嘴唇都微微顫抖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