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685 放逐之地

小岑頭頂,水波翻動,宛如一幅神秘的圖騰,釋放出驚人的水行大道氣息,引起了營地所有人矚目,就像看著一個神跡誕生。
  但很快,他們的驚嘆,就化作了濃濃的震驚!
  因為就在這時,在其他三個*頭頂,幾乎同時涌起一道道瑰麗圖案,或火光瀲滟,或金芒噴吐,或青光流溢,煞是絢麗,氣象非同凡響。
  九幽之地,長年累月都是灰濛濛的,寸草不生,放眼望去,全都是灰色的巖石沙礫,顏色單調枯燥。
  而現在,整個營地四周,突然涌動生一抹斑斕瑰麗的色彩,更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生機,仿佛這片天地都變得豐富多彩起來。
  那是水、火、金、木四種道意所衍化的氣息,天地之間最純粹的本源力量,此時降臨在這被大道遺棄的廢土上,所造成的異象之宏大,令得這些世世代代生活在這里的九幽族人都瞪大了眼睛,瞠目結舌。
  那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力,就像驚濤駭浪般沖擊著每個人的心靈,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!
  “那是什么功法?太壯觀了!”黑子喃喃。
  “我有一種感覺,如果我能掌握那等力量,我完全可以獨自殺死一頭黑獄犬!”刀疤摸了摸臉頰上的傷痕,眼眸微瞇,泛起一抹明亮之極的光澤。
  “不是功法,應該是一種很奇妙很強大的力量。”禿子舔了舔嘴巴,目光火熱道。
  “那……應該是道意,我曾聽祭祀大人說過,早在很久以前,咱們的家鄉還沒有被三界遺棄的時候,咱們的族人幾乎全都可以參悟并掌握道意,呼風喚雨,無所不能,力量大得不可思議。”擁有著遠超年齡的冷靜和成熟的石頭,輕聲說道。
  道意?
  其他少年聞言,皆都露出惘然之色,他們自從出生,就一直呆在這被大道所遺棄的九幽之地,哪曾想過這世上竟會有這等奇妙的力量?
  不經意間,少年們心底深處涌出一抹躁動,一絲渴望,也想要去參悟那種名叫“道意”的力量。不過礙于面子,他們卻沒一個愿意就是“屈從”了。
  畢竟,他們可是九幽一族鐵骨錚錚的熱血男兒,既然決定要一直和陳汐對著干,哪能就這么繳械投降了?
  少年們抿嘴,不再多言,心中固執地堅持著屬于自己的尊嚴和傲骨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些小家伙開始蠢蠢欲動了。”莫婭輕聲說道,目光中閃過一抹復雜,感覺若是局面一直如此持續下去,這些小家伙們即便行動上沒有動搖,但他們的心只怕就會被陳汐虜獲了。
  “何止是他們,連我都有些心動了。”蒙維苦笑,嘆道:“那可是道意,咱們九幽一族中,除了太古時期的先賢,這么久遠的歲月以來,又有誰曾參悟到?”
  他隱約有種感覺,或許對于陳汐而言,他這時候不經意間施展的一些手段或許算不得什么,但對他們九幽部落而言,卻不亞于在他們眼前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,讓他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和憧憬。
  就連蒙維自己,都忍不住為之心折,甚至產生一絲期待,想要看一看,在這個外人的帶領下,自己九幽一族又會發生何等巨大的變化。
  “如果……”
  莫婭突然道,她雪白的貝齒輕咬紅潤的唇,神色變幻不定,半響才咬牙說道,“我是說如果,這家伙能讓咱們族人都能感悟出道意,那我就對他服從,奉他為首領,絕不會有任何違逆!”
  蒙維苦笑,搖頭道:“就是在太古時期,想要掌握道意也要講究天賦和悟性,你這個條件未免太苛刻了。”
  “苛刻?哼,我才不這么覺得。”莫婭從鼻翼中輕輕哼了一聲,她身材火辣,修長曼妙,烏黑的馬尾辮在微風中劃出一道飄逸的弧度,婀娜多姿。
  蒙維啞然,正待說什么,耳畔突然傳來陳汐授課的聲音,頓時神色一斂,開始側耳靜心傾聽。
  ……
  小岑和鼻涕娃他們這些幼童,已經從參悟中醒來,眼神惘然,就像做了一場離奇而虛幻的夢。
  陳汐不禁笑了,趁熱打鐵,開始給他們講解,什么是道意,又該如何參悟并掌握這種力量……
  這些幼童的悟性都極其出色,但對悟道的認知,卻極其匱乏,宛如一張白紙,換而言之,他們所欠缺的,就是認知!
  去認知這個世界,去認知修者尋求天道必須該掌握的一些基本手段,像武學、神通的層次劃分,像道意的參悟和運用,像煉體和煉氣的不同等等等等……
  簡而言之,就是認知修行體系的劃分,以及修行體系中所蘊含的各種知識。
  在三界中,這些東西都是最基本的,幾乎是常識一樣,每個修者在修行之前,都已經爛熟于心,根本不必任何人去指點。
  但在這九幽之地,對這些被遺忘的族人而言,這些東西才是他們最迫切需要掌握的,否則即便能成功離開這里,抵達外界,他們也會無從適應,很難生存下來。
  陳汐通過這些天的觀察,已深深明白了這一點,所以,在教授這些幼童時,并沒有直接傳授他們什么厲害的功法,而是從這最基本的修行體系一一說起。
  他的聲音溫和而清朗,用詞淺顯易懂,妙趣橫生,并非一味地灌輸,而是通過各種生動的方式,為他們一一展現其中的含義。
  小岑和這些幼童都睜大了眼睛,神色認真,一絲不茍,都聽得入迷了。
  就連趴在柵欄外邊的那些少年,也都一個個屏息凝神,再沒有人說話,全神貫注,陳汐所講的東西,宛如在他們眼前打開了一扇窗,讓他們看到了另外一個世界。
  在那個世界中,修行體系完善,存在著神奇的天道法則,繁若星河的修行體系,嚴密完善的修行體系、其他還有靈藥、煉丹、煉器、傀儡……等等知識。
  這一切,都是如此的光怪陸離,瑰麗浩瀚,讓他們直聽得心潮澎湃,思緒如飛,幾乎忘記了自己的存在。
  而蒙維和莫婭,也都陷入沉默,陳汐的聲音就像天籟,撥動他們的心弦,令他們也悠然神往,不能自已。
  這一刻,整個營地都如此的安靜,只有陳汐那清朗的聲音在飄蕩著,淺顯易懂的話,卻像大道妙音,令所有人如癡如醉。
  那等情形,宛如圣人在講道,諸神在解惑,氣氛不知不覺中帶上了一股肅穆神圣的味道。
  陳汐并沒有注意到,自己儼然成了在場所有人的焦點,在講解這些最基礎,也最淺顯易懂的知識中,他自己也別有一番滋味涌上心頭,讓他也是若有所思,若有所悟。
  大道至簡,繁華落盡才是真,最基本的東西,才是萬物的基石,猶如河流之源泉,大道之本源。
  而他這時候所講解的基本東西,對他自己而言,就像重新走了一遍修行路,這一路上的曲折和崎嶇,都讓他有一種別樣的領悟。
  陳汐很清楚,這種領悟或許沒辦法讓自己修復修為,但是只要自己修為恢復,卻一定可以讓自己走得更踏實、走得更遠!
  如果說,涅槃境界的劫難,是一種修為上的蛻變和升華,那么現在,他所做的一切就像在歷經一場生命本質的輪回和突破!
  想通這一點,陳汐心中突然多出一份豁達和自信,更對自己以后的修行路充滿期待。
  ……
  很快,陳汐起身,不再傳道授課。
  每一天,這些家園被毀,背井離鄉的九幽族人,就是在漫長的跋涉中度過,只有在休息的時候,他們才能停下腳步,空出一段短暫的時間供這些孩童少年們習武。
  如今,啟程的時間已經到了。
  按照往常的規律,這時候蒙維和莫婭會帶領著那些護衛和孩子們,去收拾和整頓各種物品,準備出發。
  然而現在,整個營地中卻是靜悄悄的,陳汐雖然不再開口傳道,可所有人都還沒有從沉思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顯然,他們都在努力消化剛才所聽到的一切知識。
  見此,陳汐唇邊不禁泛起一抹笑意,他知道,自己這第一堂課,已起到了敲門磚的作用,或許不久之后,這些淳樸而不失血腥的九幽族人,就會完全接納自己。
  這樣一來,自己就可以更好,也更容易地完成老祭司的囑托了。
  “小友,多謝了!”中央帳篷掀開,蒼老枯瘦的老祭司走了出來,一臉肅穆認真地跪地,朝陳汐叩首致謝。
  他那種虔誠的神情,古老的儀式,宛如祭祀時膜拜神圣一般,讓陳汐心中都是一震,大為觸動,感受到一種異樣的情緒。
  他走上前,扶起地上的老人,認真說道:“您老放心,我陳汐的命就是九幽部落救的,只要我陳汐活著,一定不會辜負了這份恩情。”
  老祭司欣慰笑了,拍了拍陳汐的手,不再多說。
  他知道,能夠從陳汐口中得到這樣一個允諾,已經足夠了,九幽部落的命運,或許就會因為這個允諾而改變!
  ——
  ps:月票榜一路下跌,簡直比股市暴跌還嚇人,求月票!月票多,俺周末豁出去也會加更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