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693 如癡如醉

莫婭呆了呆,蒙維的話,讓她心中那一絲對陳汐的芥蒂不翼而飛。
  她很清楚,自己這些族人是如何的淳樸和善良,他們的心純潔的像一塊白紙,還不知道什么叫利益、背叛、自相殘殺……
  但如果進入外界了呢?
  他們還能否保持這樣一顆純粹干凈的心?
  莫婭無法確定。
  所以,蒙維的話,讓她很快就明白了陳汐的用心,心中不禁泛起一抹復雜的情緒,難道,自己真的誤會了這家伙?
  她眼眸中泛起一抹惘然,其實想一想,她之所以如此仇視陳汐,皆都是因為她自己的緣故。
  先入為主這家伙就是個廢物,浪費族中的糧食和藥材,百無一用,甚至,有好幾次她都恨不得殺了陳汐。
  但這些天所發生的事情,無一不在證明,陳汐非但不是廢物,反而是個難得一見的天縱奇才。
  在他的指點下,小岑等幾個幼童參悟出了道意,在他的講解下,令他們族人了解到了一個全新的世界,全新的修行體系……
  冷靜下來一想,莫婭很驚訝地發現,因為陳汐的到來,自己所熟悉的九幽部落,似乎正在悄然發生著一種變化,一切都仿佛在朝某個方向“蛻變”著。
  這家伙……究竟是怎樣一個人啊!
  她心中輕輕一嘆,望向陳汐的目光,卻罕見地變得柔和明亮許多,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敵意和厭憎。
  不管了,只要他一心為九幽部落好,管他是什么人?
  一想到這,莫婭就像卸掉了心中一個巨大包袱,渾身一陣輕松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依舊在訓話。
  他的聲音變得沉凝,擲地有聲,透著一股懾人的味道,“說實話,在我看來,你們一個個實力差得要命,連玄寰域中一些八九歲的孩子都不如,不是我打擊你們,就是抵達玄寰域,以你們的力量也根本難以立足。”
  少年們目光中的火熱漸漸被一抹怒火取代,自尊心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和踐踏,這讓他們憤怒,一個個握緊了拳頭,青澀的臉頰憋得漲紅。
  很好,陳汐相當滿意,有羞恥心永遠比麻木不仁要強太多。
  就好比做生意一樣,在拼命打壓砍價之后,也要給對方一些甜頭,才能夠提高對方的積極性。
  甜頭陳汐之前已經給了,打壓的目的現在也已經達到,接下來,就是要真正動真格的時候了。
  “我再問你們,想要變強嗎!”陳汐大喝。
  “想!”少年們幾乎是吼出來的,鏗鏘有聲。
  “好!從現在開始,你們將開始不一樣的人生,將在短時間內脫胎換骨。你們不需要擔心食物短缺,你們也不需要考慮敵人會前來偷襲。”陳汐一字一頓道,“你們只需要擔心,你們能不能讓我滿意!”
  少年們目光中皆都露出一抹狠色,仿佛在說,陳汐大叔,你等著瞧吧!
  這就是陳汐的第二堂課,編制人員,設定章程和賞罰制度,同時也調動起了少年們心中對力量最澎湃的渴望。
  ……
  授課結束后,陳汐把黑子、刀疤、禿子、石頭、小岑,和另外一名叫阿秀的少年叫進了自己的帳篷。
  黑子、刀疤和禿子是紫電營三支隊伍的隊長,各種統領著一支十九人的小隊。
  而石頭、阿秀和小岑則是青霜營的三支隊伍的隊長,各自統領一支九人的隊伍,小岑手下則只有八人,且都是幼童。
  此時,六人都緊張地立在陳汐面前,在他們眼中,此時的陳汐已不再是那個所熟知的病秧子,而是一名威儀十足的首領,在他面前,他們不自覺就感到一股敬畏。
  “把你們會的都施展一遍,什么都不要漏。”陳汐的命令并不復雜。
  “是。”少年們答應,他們已開始慢慢學會如何配合陳汐,很簡單,陳汐說什么,就去做什么,達到要求,讓他滿意,就足夠了。
  他們開始一個接一個去演練功法和招式。
  其實,他們所修煉的功法都一樣,因為都是從蒙維那里學來的,但陳汐看的并不是招式,而是他們招式中所呈現的風格和特點。
  只有這樣,他才能針對他們的特點,傳授不同的功法。所謂因材施教,就是如此了。
  等少年們演練完畢,陳汐閉目沉思片刻,就讓他們離開。
  次日,在部落前行的途中,陳汐將他們六個隊長再次叫來,交給他們一人一枚玉簡。
  每一枚玉簡上,都記載著一部煉體或者煉氣法門,皆都是陳汐依據他們的根骨、資質、以及戰斗風格所準備的頂尖法門。
  這些年,他殺了不知多少敵人,又師從九華劍派這等超級大勢力,早已掌握了不知多少多少的法門。
  煉體、煉氣、神通、武學、道法……應有盡有,且數目繁多,有些功法他自從得到,見對自己無用,就直接一股腦丟進了浮屠寶塔。
  如今,這些功法總算是派上了用場。
  接下來,陳汐又一一指點他們一番,將功法中的訣竅都闡述一遍,直至這些小家伙悉數記在心中,這才讓他們離開。
  呼!
  陳汐長松了口氣,不過卻并沒有耽擱時間,再次拿出玉壺,倒出一滴仙釀神漿,開始淬煉自己的煉體修為。
  據老祭司說,那些域外異族并沒有放棄對他們的追剿,換而言之,他們雖然每天都在快速前行,但難保不會再碰上來自域外異族的敵人。
  而最讓陳汐皺眉的是,老祭司也并不清楚,通往外界的出口在哪里,只是說,沿著這一條險惡的九幽河前行,就一定能抵達外界。
  然而,九幽河有多長?其流向的終點又在哪里?
  老祭司也并不知道,因為這一條大河實在太長了,蜿蜒貫通整個九幽之地,他們祖祖輩輩也未曾有一人尋覓到其終點。
  潛在的危機,前途的未知,部落眾人的安危、自身實力的修復……這一切,都讓陳汐神經緊繃起來,不敢再浪費任何的時間。
  ……
  黑子六人神色恍惚地回到營地中,小腦袋里全都是那一段段奇妙難言的法訣,勾引著他們的全部的心神。
  這也讓他們從外表看上去,就像魔怔了一樣,或皺眉沉思,或喃喃自語,或走來走去,無論行為和神態,都透著一絲古怪的味道。
  這一幕,很快吸引了其他少年的注意。
  “哈,你們黑子,這貨居然在摳腳丫,還摳得那么忘我。”
  “嘿嘿,你沒看禿子么?一巴掌又一巴掌地打在自己腦門時,腦袋都紅腫了,也不知道疼。”
  “喂,你們說他們這都怎么了啊,一個個如此古怪,難道陳汐大叔施展法術,把他們的魂兒都勾走了?”
  “別胡說!陳汐大叔對咱們那么好,咋可能會害咱們,你再多嘴,我可揍你了啊?”
  “何必這么認真呢?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。”
  望著黑子他們六人,那些少年們都禁不住好奇,竊竊私語。
  這樣的情形,一直持續了一整天,直到隊伍再次出發,黑子他們六人終于從那種古怪的狀態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一個個神采奕奕,眼眸明亮,神色亢奮,難掩喜悅之色。
  太強大了!
  按照這種法門修煉,自身修為絕對能有一個突飛猛進的提升!
  他們在心中驚嘆,通過參悟陳汐所傳授的修煉法門,讓他們都有一個同樣的感受,那就是強大,很強大,太強大了!
  擱在以前,他們誰會想到,這世上居然還有如此玄奧的法門?
  他們回到各自的隊伍中,把玉簡上的法門傳授給了自己的隊員,沒有任何保留,連陳汐對他們的指點,也和盤托出。
  因為他們都牢牢記得陳汐的話,自己變得強大并不算什么,只有自己所在的隊伍以及戰營也同樣變得強大,他們才能獲得來自陳汐大叔的獎勵!
  半天之后。
  蒙維和莫婭皆都愕然發現,部落之中的那些少年和幼童,都像喝醉了酒一樣,一個個迷迷瞪瞪,或沉思,或出神,幾乎沒一個正常的!
  連部落前行的速度,都因此而慢上了許多。
  “發生了何事?”莫婭拽過來一個護衛問道,皺眉問道,聲音中已不禁帶上一抹擔憂。
  之前,她和蒙維一個在隊伍前邊探路,另一個在隊伍后邊壓陣,并沒有注意到這一切,還以為這些孩子都染上了什么病。
  蒙維也抬眼望向那名護衛,有些不悅,整齊劃一的隊伍,如今卻變得亂糟糟一片,讓他也有些看不下去。
  “他們在參悟功法呢,是陳汐首領所傳授的,看模樣似乎極為了不得啊!”護衛一臉羨慕道。
  參悟功法?
  蒙維和莫婭互望一眼,皆都是一怔,什么樣的功法,會讓這些孩子變得如此癡迷?
  兩人也沒忍住好奇,把黑子他們六人叫了過來,略一詢問,就得知了一切,連陳汐交給黑子他們的玉簡,也都落入兩人手中。
  “真有這么神奇?”莫婭問道。
  黑子他們連連點頭,毫不掩飾自己對陳汐的崇慕之色。
  “哼,敢騙我,小心揍你們這些小屁孩!”莫婭瞪了他們一眼,抬手拿過一枚玉簡,“我倒要看看,究竟有何等玄妙,居然會鬧出這么大的動靜……”
  “咦!?”
  還不等她話音落下,旁邊的蒙維已是如遭雷擊般,震驚出聲。
  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