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7)     

神箓70 戰黑猿王


  第二更!收藏還差一百多個就破千了,再次呼喚一聲,拜求收藏!
  ……
  山風呼嘯,吹不散那滾滾肆虐的滔天妖氣!
  怎么會這樣?
  都過去這么長時間了,黑猿王怎么還找上門來了?
  老天!還有雷鷹王……
  抱月山半山腰,望著四面八方鋪天蓋地而來的大妖小妖,望著那半空中傲然立著的黑猿王和雷鷹王,木奎只覺一股寒氣從尾椎骨沖上天靈蓋,前所未有的恐懼將他籠罩,渾身顫抖如同篩糠一樣。
  “陳……陳汐前輩,不……不好了!”
  亡魂大冒的木奎尖叫出聲,飛也似地朝洞府的方向奔去,這一刻,他只有把一切希望寄托在陳汐身上,哪怕這種希望是那般的渺小。
  洞府的大門緊閉,但木奎已顧不得其他,推門而入,焦急大叫道:“陳汐前……”聲音戛然而止。
  他這才發現,洞府內空蕩蕩的,竟是沒了陳汐的蹤跡。
  陳汐前輩他……難道早就逃了?
  木奎失魂落魄,噗通一聲坐倒在地,面若死灰,喃喃道:“也是,被兩個妖王和這么多大妖包圍著,陳汐前輩一個人,除了逃跑還能有其他的活路嗎?”
  “你沒想著自己逃嗎?”
  “自己逃?對啊,我怎么沒想著自己……”木奎話說到一半,這才如夢初醒一般,望著身前猶如憑空出現的身影,聲音顫抖道:“前輩,您沒走?”
  “交給我了,你若察覺不妙,還是早早離開。”
  陳汐點點頭,剛才他正在修煉斂息無蹤決,氣息皆無,身影如同透明一樣,木奎自是發現不到他。
  “我哪能這么做,我可是說過,要跟隨前輩身邊一輩子的!”木奎深吸一口氣,咬牙說道,神色雖驚懼,但卻透著一股堅定執拗的味道。
  陳汐不由動容,卻是根本沒想到木奎竟說出如此一番話來,當即認真說道:“我讓你逃就逃,只要活著,比什么都更重要。”
  說著,陳汐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木奎,“這里邊有我修煉的一部煉氣功法,你且收下。”
  “前輩……”
  木奎望著手中的儲物袋,不由一呆,心中涌出一抹無法言喻的感激,再次望去時,陳汐已消失在洞府中。
  “前輩放心,我不但要好好活下去,而且要變得更強!”洞府中,木奎喃喃自語,臉上涌出無盡的堅定之色。
  ——
  ——
  “出來了!”
  “那人人類修士出來了!”
  遠處的一眾妖類中,驀地想起一陣陣驚呼,隨即目光齊刷刷落在同一個地方,那里,正有一個少年踱步而來。
  少年身材瘦削峻拔,面容清雋,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一股飄然出塵的氣質,卓爾不群。
  “你便是陳汐?”高空上,黑猿王袁通猛地一聲大喝,聲若雷霆,震得附近所有妖類都是渾身一顫。
  “你覺得呢?”陳汐冷冷反問道,心中卻是暗自一驚,雷鷹王怎么也來了?
  黑猿王綠袍白發,雷鷹王紫氅冷眸,又是立在半空中,他甫一從洞府中走出,便注意到兩人,自是能猜出兩人的身份,不過雷鷹王的出現,還是令他感到一絲凝重。
  兩個紫府境妖王……看來事情棘手了,陳汐暗自戒備,強大的神魂之力覆蓋四周,不敢有絲毫懈怠。
  “哼,在我的地盤上還敢如此說話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你先看看這是什么吧。”袁通嘿然冷笑一聲,右手舉起,手中已是多出一顆頭顱。
  這顆頭顱面目猙獰扭曲,似是含著無盡憤怒,拎在袁通手中,兀自還滴答灑落著血水,看起來極為可怖。
  “熊羆!”
  陳汐眸光一凝,他對熊羆的印象并不算有多好,但他卻極為敬佩熊羆為其弟弟報仇的勇氣和決心。
  此刻,看著熊羆頭顱上憤怒不甘的表情,陳汐心中又是內疚又是憤怒,因為那根庚金劍竹,他早已答應熊羆,有朝一日會斬殺黑猿王為其弟弟報仇,誰想熊羆此刻竟會慘死在黑猿王手中?
  該死!
  一股熾熱如熔漿的殺意在陳汐心頭升騰,神色變得冰冷之極。
  蓬!
  黑猿王五指用力,手中的頭顱碎裂成末,血水遍灑空中,“哈哈哈,憤怒了嗎?誰讓這家伙太過猖獗,竟敢背地里籌劃著要殺我,簡直跟他弟弟一個蠢德性!”
  “大王說的是,這樣的叛徒就是該死!”
  “熊羆該殺,否則大王的威信何在?”
  “若是換成我,非一刀刀把他活剮了不可,怎可能像大王那樣便宜了他?”
  一個個大妖小妖咆哮起來,神色中盡是殘忍嗜血之色。
  遠處,那些在抱月山附近潛修的妖類,大多都跟熊羆有著不錯的交情,不過此刻他們的神情中卻沒有一絲的同情,反而都露出慶幸之色,似是在慶幸早早地已跟熊羆劃清界限一樣。
  不過,妖類本就如此,在身為野獸時便已習慣了叢林法則,如今哪怕具備靈智,骨子里的殘忍和冷酷卻是無法抹除的。
  “我曾答應熊羆,要殺了你幫他弟弟報仇的。”
  陳汐的聲音冷漠而平靜,沒有一絲的起伏,像是說著一件無關輕重的事情。但落入其他妖類耳中,卻只覺心中一寒,感受到其中的無盡殺意。
  “有趣,這人類修士身上的殺氣之重,明顯也是從生死搏殺中磨練出來的。”半空中,一直對周圍一切漠不關心的雷鷹王血羽,像是發現了有趣的東西,望向陳汐的目光帶著一絲訝然,但很快便即消失,一個剛進階紫府境的小家伙罷了,他還不曾放在眼中。
  “報仇?我沒聽錯吧?”
  袁通肆無忌憚地大笑起來,望著陳汐的眼眸如看一個死人一樣,冰冷說道:“我若非有事耽擱,你覺得你能活到現在?廢話少說,交出熊羆贈予你的東西,然而自己抹脖子自殺,到可以給你留個全尸,否則……”
  “小子,就你那點修為,還是趕緊按照我家大王說的去做吧!”
  “一個人類修士,也敢放言殺掉我家大王,真不怕閃了自己舌頭。”
  “唉,大王還是太過心慈手軟,若換做是我,哪怕他自殺掉,我也要把他的尸體煮熟了一口口吃點,如此方才痛快!”
  一個個大妖小妖紛紛附和,望向陳汐的眼神中盡是戲謔不屑之色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一聲低沉冰冷的聲音從陳汐嘴中輕輕吐出,下一刻,他人已出現在半空,仿佛猛虎下山,以無可抵擋的氣勢橫沖直撞到袁通身前。
  “既然找死,那我就成全你!”
  袁通猙獰一笑,雙手中已是多出一根粗壯沉重的鐵棍,其上彌漫著滾滾血光,徑直一棒狠狠迎接向陳汐。
  嗤!
  陳汐身子猶如一條靈活之極的游魚,輕巧避開鐵棍攻擊,手中的庚金劍竹快速在袁通腰部劃下一道傷疤。
  庚金劍竹每千年歷經雷霆轟打方能生長一寸,而陳汐手中這截庚金劍竹足足有三尺之長,不僅鋒利異常,并且其內還蘊積著恐怖凜冽的雷霆之力。
  此刻一劍刺出,不僅把黑猿王的腰部撕裂出一個深深的傷痕,其內的雷霆之力也是涌入其中,劈得他身體微微一僵,差點就從半空中跌落。
  竟然是庚金劍竹!
  在一旁觀戰的雷鷹王眼睛一亮,心頭升起一股無法克制的貪婪。
  “小子,你以為這樣就能傷的了我?”
  當著這么多手下的面被陳汐一劍刺傷,令黑猿王暴怒異常,而他腰間的那個傷口竟是瞬間便即恢復如初了!
  神魔煉體流!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煉體達到紫府境界之后,肉身精血的生命力旺盛之極,能夠做到斷臂重生,想要殺死這樣的敵人,除非一劍洞穿其頭顱、心臟!
  “死吧!”
  袁通身上妖氣洶涌,氣息倏然暴漲,身子則化作一道黑影,舉起手中近乎萬斤重的鐵棍,再次朝陳汐砸來!
  陳汐手中庚金劍竹一橫。
  鐺!
  一聲巨響,陳汐直接往后倒飛出去,幸好是在半空,令他化解了大半的力量,可即便如此雙手依舊被震得發麻發木。
  “煉體紫府境的力量果然強大,若是我只有煉體這一門神通,還真是難以戰勝于他,看來這家伙能成為七大妖王之一,倒也是名副其實。”陳汐明白遇到真正的對手了。
  黑猿王,無疑是他修行至今面對的所有敵人中最強大的一個!
  “跟我拼力氣?哈哈哈……我倒要看看你能吃我幾棍!”
  黑猿王仰天大笑一聲,眸子里已盡是嗜殺暴虐之色,大步前沖,氣勢滔天,手中的長棍掃過虛空,發出嗚嗚攝人心魄的聲音,狠狠砸向陳汐,鐵棍上的力量比之剛才明顯又提升不少。
  刷!
  陳汐怎可能還與之硬拼,身子一晃,施展神風化羽遁法,仿似背后生出了一對由颶風凝聚的翅膀,速度快逾閃電,如同那詭變萬千的風,不斷改變攻擊風向,手中的庚金劍竹更是以奇快的速度,一次次朝袁通身上攻去。
  噗嗤噗嗤噗嗤……
  在蘊含道之意的劍法和身法配合下,黑猿王袁通身上瞬間被劃出千百道血淋淋的傷口,情形可怖。
  怎么可能!
  大王竟然擋不住那個人類少年的劍招?
  抱月山下,抱月山遠處,所有的大妖小妖都睜大了眼睛,臉上露出不可置信之色。
  “劍意!身意!不好,這少年的武道修為已臻至道之意境界了!”抱臂旁觀的雷鷹王再也無法保持淡定,面色驟然一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