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696 茅塞頓開

虛空中,一道門戶浮現,猶若黑洞,幽邃而神秘。
  這是九幽之地一個在普通不過的地方,荒蕪不堪,到處都是細碎的巖石地,可因為這個門戶的出現,令這里顯得那么與眾不同。
  如今,在這一道門戶前,駐扎著一支又一支的域外異族大軍,星羅棋布,將這一個門戶堵在了中央。
  在最中央位置的營地中,有一個極為醒目的樓宇,金碧輝煌,散發著璀璨的光澤,和附近其他營地的帳篷一比,宛如鶴立雞群般,那么與眾不同。
  而在樓宇最高處,一個模樣英俊,透著一股陰柔氣質的男子懶洋洋地靠著座椅中,兩只腿交叉擱在憑欄上。
  他有著一頭幽藍色的長發,披散雙肩,雙唇薄如刀鋒,泛著一抹陰柔的弧度,此時,他正瞇著眼睛,眺望那半空中浮現的門戶。
  “唔,可惜,時機還未到達,否則趁此機會,倒是可以通過這一道門戶,去看一看三界究竟是什么樣子……”
  男子幽幽嘆了口氣,右手一翻,多出了一柄巨大的金劍,簡直就像個門板似的,邊緣密布著細密鋒利的鋸齒刃,而在劍身上則篆刻著許許多多古怪的血色花紋圖案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森寒血腥之氣。
  這柄巨大金劍,甫一出現,四周空氣就為之一沉,虛空都嗡嗡哀鳴起來,像是快要被壓爆了般。
  然而握在男子那白皙修長的手掌中,就像捏著一枚繡花針似的輕松自如,開始用那寬大的劍刃修剪……指甲!
  這一幕很怪異,那白皙的手指太纖細,而那金劍則太過霸道粗獷,兩相一對比,給人以極為強烈的視覺沖擊力。
  可男子卻怡然自得,優哉游哉地修飾著自己的指甲,動作輕松而認真,一點都沒有感到哪里有什么別突兀的。
  “云素大人!”突然,一道聲音響起。
  “說。”男子沒有抬頭,看著被修剪得光滑整潔的十指,唇邊不由泛起一抹陰柔的笑意,顯得優雅而自得。
  “九幽部落的余孽出現了,藏匿在距離此地約莫九萬里的一處峽谷中。”
  伴隨聲音,那個矮小如侏儒般,肌膚上布滿暗藍色刺青的男子倏然出現,躬身立在云素背后。
  “唔,出現了嗎?我沒記錯的話,真羅界的隊伍似乎就在附近巡弋吧?”云素慢條斯理收起那門板似的金劍,若有所思問道。
  “回稟大人,真羅界的一支隊伍如今……如今……”侏儒男子猶疑道。
  “被全滅了?”云素笑了笑,似乎毫不意外。
  “正是,那些余孽的實力突然變得強大了數倍,一個個居然都已進階金丹境界,且組成戰陣,配合默契,就像得到高人指點了一般,說是脫胎換骨也不過分。”侏儒男子點頭,沉吟片刻,認真說道。
  “哦?”云素訝然,旋即唇邊勾勒起一抹濃濃的不屑,“居然被一群還未成年的小家伙全滅了,這真羅界的蠢貨還真是一群酒囊飯袋啊。”
  他并沒有掩飾自己的聲音,顯得頗有點恣無忌憚。
  侏儒男子心中也是苦笑不已,嘴上卻并沒多說什么,他知道,就是云素大人當著面罵那些真羅界的家伙,別人也只敢怒不敢言。
  “罷了,再調派五支隊伍,一起去圍剿那些余孽。”云素揮了揮手,漫不經心說道:“告訴他們,若是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妥,那就趕緊滾回自己的界面玩泥巴去吧!”
  “是!”
  侏儒男子領命,不過在他要離開時,還是忍不住問道,“云素大人,您不去看一看么?聽聞那九幽部落的余孽中,可有著一部名為《九幽道胎經》的煉體功法,傳承自三界太古時期的神魔一族,玄妙莫測。”
  “神魔一族可是早在荒古時期就已滅絕了,其流傳下來的功法又能厲害到哪里?雕蟲小技耳,不看也罷。”云素搖頭嗤笑不已。
  侏儒男子點了點頭,不再猶豫,轉身離開。
  ……
  很快,便有五支域外異族的隊伍,悄然摸到了峽谷的附近。
  足足有一千多人!
  數字看似平常,可當這么多人真聚攏在一起,那就蔚為壯觀了,放眼望去,全都是黑壓壓的人頭。
  這五支域外異族的隊伍甫一抵達,就徹底將峽谷四周封死。
  氣氛陡然緊張起來。
  “這就是那些土著余孽藏身之地?”為首一名大漢望著遠處的峽谷,眸中精芒閃動,觀察許久,不禁訝然道:“陣法!?”
  “曲柘首領好眼力!”那名侏儒男子點頭道:“正是那一座大陣將峽谷中的一切隱秘了起來,光從外邊去看,極難發現其中的蹊蹺之處。”
  他忽然壓低聲音:“據我所知,這些余孽之中,攜帶著一部名叫《九幽道胎經》的煉體功法,乃是這九幽部落的鎮族絕學,云素大人已清楚表示,對此功沒什么興趣,曲拓首領你若想獲得,可得要抓住機會了。”
  “哦?這居然是真的?”曲拓首次露出動容之色。
  “絕對沒錯。”
  侏儒男子頓了頓,輕嘆道,“前些日子,咱們大軍滅殺九幽部落祖地,搜尋許久,也未曾見到這部功法,后來才得知,居然被這一批余孽給帶走了。這可是神魔一族的傳承功法,價值無量啊。”
  曲拓撫摸著下巴,眸中也不禁泛起一抹熾熱,神魔一族雖說早在荒古時期就已滅絕,可在太古年間,可曾經有不少神魔一族的可怖強者踏出三界,在域外各大界面掀起一片血雨腥風,震驚整個域外。
  在域外個界面中,甚至有不少人把神魔一族的強者當做了能夠和圣皇比肩的存在,其流傳下的功法,又該何等強大?
  曲拓突然扭頭,招了招手:“阿萊,你過來,看一看那峽谷中的究竟是何大陣。”
  那名喚作阿萊的是一個少年,臉色慘白,居然長了一對重瞳,開闔之間,泛著令人心悸的森寒光澤。
  “是一座殺陣,很不簡單。”阿萊凝目望去,突然驚疑道,“不對,這九幽之地靈氣枯竭,那大陣中怎會充盈著一股濃郁的仙靈之力?”
  仙靈之力!?
  曲拓和侏儒男子一怔,眼眸皆都是一縮,難道其中有一尊地仙強者坐鎮?
  阿萊天生一對重瞳,擁有玄妙的洞察之能,且其本人精研陣法,擅長各種符陣,曲拓還是第一次見到阿萊會如此動容。
  僅僅一瞬間,曲拓的臉色變得凝重許多,他早料到這一幫九幽余孽是塊難啃的骨頭,但但自恃己方人多勢眾,又有阿萊這張底牌,倒也并不畏懼,可哪想到那座大陣居然會有仙靈之力這等可怕的力量存在?
  這讓他嗅到一絲危險的氣息,但旋即他忽然笑道:“無妨,此次前來的隊伍總計五支,讓其他人先探一探虛實也不錯。”
  其他人眼前一亮。
  而那侏儒男子則心中冷笑不已,但他也清楚,其實曲拓這種做法很正常,雖然他們都來自域外,可卻并非一個陣營,而是來自不同的界面。
  若非有云素大人約束,這些不同界面的隊伍之間,甚至都不可能產生合作。
  ……
  隨著這五支域外異族隊伍的出現,峽谷內的氣氛,同樣變得緊張起來。
  這其中可是有五位紫晶級強者坐鎮,人多勢眾,不時在峽谷四周游弋,所產生的壓迫感,讓每個人都精神緊繃。
  若是一兩個紫晶級強者出現,這些九幽部落的族人倒也不懼,畢竟,他們這邊還有蒙維、莫婭兩位冥化高手坐鎮。但是當這個數目超過五人之后,他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。
  更何況,那其中還有不少的黃金級強者,以及近千人的隊伍,這等龐大的力量,沒有誰能不緊張了。
  但緊張歸緊張,他們卻并未曾畏懼,神色從容而平靜。
  這一切的平靜,皆都來源于他們對陳汐的信任,對這座籠罩在峽谷四周的“青陽冥火陣”充滿信心!
  “果然來了。”蒙維眸光湛然,從外邊看不到峽谷內的情況,但從峽谷內卻能將外邊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  “五支隊伍,這些該死的混賬還真瞧得起我們啊。”莫婭紅唇邊泛起一抹冷意,殺意十足,對于域外異族,她絕對沒有任何好感,相反,恨不得全部滅殺了他們。
  察覺到莫婭話語中的殺意,蒙維也是握緊了拳頭,上百萬族人被屠殺一空,這種血海深仇,又豈是說說那么簡單?
  轟隆隆!
  就在此時,忽然天空中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鳴爆炸聲,一道道熾盛的光芒擎空,如同流星雨般轟墜而下,觸動了“青陽冥火大陣”。
  只見僅僅一剎那間,一百零八道青色火光沖霄而起,交織幻化出無窮符文,猶若一片青濛濛的浩蕩火海,將所有攻擊都席卷一空,徹底瓦解。
  蒙維抬眼一看,就看見一位紫晶級異族強者,率領著一群戰士,正在發動攻擊,欲要破陣而入。
  “開始了么……”蒙維神色冰冷,輕輕握了握掌心的一塊銀色符令,那是陳汐交給他的,乃是操控“青陽冥火大陣”的樞紐所在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凌晨以后還會有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