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7-0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7-0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7-05)     

神箓698 青陽冥火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陳汐神色恬靜,若老僧入定,渾身仙靈之氣氤氳,氣質顯得愈發出塵空靈。
  而在其丹田內,卻在發生著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!
  一縷縷繁密玄奧的符紋劃動著靈動流暢的線條,從周身經脈中傾瀉而出,匯聚在丹田中,開始交織、縱橫交錯,衍化出一團混沌的符文,就像一片汪洋般翻滾不休,有一種奇妙難言的韻律。
  陳汐沒有理會這些,心神專注,操控著仙靈之力,以真元為“筆鋒”,在那一團混沌似的符文上不斷勾勒篆刻。
  他的動作輕靈而嫻熟,像一位大畫師在肆意潑墨,一條條蘊含道韻的紋路從他手中飄灑而出,而后組合、凝聚、形成一個繁密復雜若星空般的圖案。
  轟隆!
  當那一道圖案形成的那一刻,那一團混沌似的符文中,突然涌出一抹火光,釋放出浩大而輝煌的氣息。
  就像開天辟地出現的第一縷火焰,點亮天地,普照光明,給人以希望、憧憬和奮發的動力。
  隱約可以看到,在那火光中,有著兩尊虛影在浮現,身披華袍,頭戴皇冠,身上繚繞著縷縷輕靈飛揚的火焰,各種符文化作無數個神靈小人,圍繞在兩尊虛影身邊翩躚,像是在歡舞、膜拜、贊頌至高無上的帝皇!
  赤帝!火皇!
  這兩尊虛影,一男一女,若陰陽并立,傲立天地,火光流溢,光明普照,將一切黑暗驅逐,帶給人以無盡的希望!
  他們坐鎮在混沌似的符文中央,成為了無數符文的核心,令得丹田內都釋放出熾盛而璀璨的光。
  面對此,陳汐依舊仿佛渾然不覺,心神沉浸在勾勒符文中,那丹田中匯聚的一團混沌似的符文海洋中,如今已被篆刻了不知多少萬的不同符文。
  每一種符文,都蘊含著一種大道奧義,相互交織、纏繞、匯聚……勾勒成一道道深邃復雜到極致的圖案。
  他所做這一切,都是在重塑混洞世界。
  如果說那一片混沌似的符文海洋,是一個混洞世界的雛形的話,那他正在做的,就是把這一片世界完善,給予其天地、山河、風云、星辰、日月……萬事萬物,最終塑造成一片錦繡山河,如畫江山!
  他此時已忘記了一切,忘記是否成功,或者失敗,他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意,自己對符文的理解,以真元為筆鋒,以丹田為符紙,一點點勾勒自己心中的完美世界。
  就是在這物我兩忘的奇妙境地中,陳汐渾然沒有察覺到,識海中的河圖碎片,開始輕輕地嗡鳴起來。
  那聲音,猶若諸天大道彌散而出的妙諦,神靈詠唱的天籟,像漣漪般擴散他的身體上下,令其神魄、元神、道心變得愈發澄凈而剔透,不染塵埃,與道相融,玄妙之極。
  這一切,都讓他勾勒符文的速度變得愈發嫻熟,一筆出,符文現,猶如被大道附體,輕輕一個勾勒,就是一個完整而無暇的圖案,道韻天成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丹田中混沌似的符文海洋開始劇烈翻滾,爆綻出陣陣大道圣光,瑞氣千條,霞光萬丈,陣陣道音在轟鳴,片片金花亂墜。
  一道又一道帝皇虛影,浮現而出,傲立符文海洋,或繚繞青木奧義,生機流轉,令萬物萌發,或金芒沖霄,凌厲無雙,仿似一揮手,就能斬盡世界,切割宙宇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那混沌似的符文海洋中,已傲立著十道帝皇虛影,分別是青帝木皇、白帝金皇、黑帝水皇、赤帝火皇、黃帝土皇!
  “五行相生,天衍萬物!”這一刻,陳汐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明悟,舌綻春雷,輕輕吐出一個晦澀難懂的字:“咄!”
  十道帝皇虛影,分立五行,周身暴涌出五色神光,倏然衍化作五尊神秘繁復之極的神箓,鎮壓符文海洋之中。
  那一剎那,就如同劃分陰陽,混沌初開一般,一股熾盛璀璨到極致的亮光,徹照丹田,釋放無量光!
  而在那光的照耀下,一個浩大、錦繡、無垠的世界,轟隆一聲開始凝聚成形!
  清氣上升,衍化為天。
  濁氣下沉,衍化為地。
  五行循環,萬物萌生,山河湖泊、日月星辰,幾乎一瞬間,就鋪滿了整個世界,豐富多彩,處處都散發出輝煌而神圣的大道氣運。
  轟隆隆!
  風雷動,驚蟄起,仿似在宣告一個新世界的開辟,萬物都在茁壯滋長,生機盎然,彌散出一股股頑強充沛的生命力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株彌散神輝的大樹浮現,就像找到了歸宿,倏然矗立在世界中央,盤根錯節,枝干虬勁,如刀似劍,鐵骨錚錚,古老而蒼遒。
  其枝干上只有一片青翠欲滴的嫩芽,傲立在一根枝椏上,煥發濛濛青輝,化作澎湃無比的仙靈之力,倏然彌散籠罩在整個世界!
  僅僅是一瞬間,一股磅礴無比的真元,沿著陳汐四肢百骸涌入各處經脈穴竅,像歡喜奔涌的河流,一遍遍循環不休。
  而在這其中,他經脈、穴竅、內腑上密布的各種符紋圖案,泛起明亮的光澤,五顏六色,化作一串又一串漩渦似的圖案,與流經而過的真元共振、和鳴,產生一種與天地契合的大道韻律。
  終于成功了!
  唰!
  陳汐霍然睜眼眼眸,目光中符紋翻滾,玄奧衍化,日月星辰沉浮,猶若混沌開辟,有宙宇萬物在其中衍化,仿佛能讓靈魂都沉淪其中!
  幸好,這種異象一閃即逝,旋即,就恢復了平靜和淡然。
  他仔細體會著丹田內的變化,由五大神箓為根基,由億萬符文所塑造的混洞世界,正在循環衍化,其中的一草一木,都莫不蘊含著大道奧義。
  他心意一動,整個混洞世界嗡的一聲,瞬間化作無數個符文閃爍分解而開,像點點星辰般密布丹田四周。
  又是嗡的一聲,混洞世界又重新凝聚,符文翻滾,大道循環,凝聚可以隨著他的心意,化作刀、劍、鐘、鼎……等等形狀!
  他甚至發現,當混洞世界化作一尊大鼎時,會堅固沉凝到極致,就是再遇上冰釋天那一擊,也打不碎,甚至,他完全不必去硬抗,只需心念一動,混洞世界就自動化作無數符文,分解而開。
  “沒想到,這次歷經大劫,居然因禍得福,將混洞世界擴展到了極致,只剩下將各種道意達到圓滿境界,完全可以讓戰力再次翻倍暴漲!”
  陳汐喃喃,神色不喜不悲,心境恬靜無波,有一種榮辱不驚,返璞歸真的氣度。
  他沒有過多感慨,站起身子,峻拔的身影愈發清逸孤峭,飄然出塵。時光并沒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跡,清雋的面容依舊如以往一般,不過看似淡然的一個眼神,卻令人憑生一股浩瀚如海的深邃感,令人不由自主便被他吸引了所有心神。
  “陳汐大叔,你出關了!”一陣歡呼響起。
  陳汐走出帳篷一看,就見九幽部落的少年們,都神色振奮地望著自己,目光毫不掩飾地流露出深深的崇慕。
  而蒙維和莫婭,也同樣含笑看向自己,只不過眉宇間,卻殘留著一抹憂慮之色。
  陳汐一怔,神識一掃四周,頓時明白了一切。
  原來峽谷四周,那“青陽冥火大陣”的力量正在急劇減退,并且已快要徹底失去威力,而大陣外,則有四支域外異族的隊伍,正在虎視眈眈,殺氣騰騰。
  “陳汐兄弟……”蒙維開口,欲要說些什么。
  “蒙維大哥,稍安勿躁。”陳汐笑著打斷道。
  “你……要做什么?”蒙維一愣。
  “當然是出去會一會咱們的敵人。”陳汐隨口答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月鴉神色陰沉如水,死死盯著峽谷中的大陣,大陣的力量正在急劇減弱,這一幕簡直讓他氣得肺都差點炸掉。
  可恨!
  若是早知如此,自己那些屬下哪會全部死去?
  這些該死的九幽余孽!居然敢如此戲耍于我,等大陣破除了,一定要讓他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
  月鴉咬牙,恨得牙齒都快咬碎,雙目直欲噴出火來。
  如今峽谷外的隊伍中,只剩下他月鴉成了光桿司令,孤零零一個人,簡直就像被人扒光了衣服般,讓他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恥辱。
  殺!
  必須全滅了這些九幽余孽!
  月鴉心中在咆哮。
  而在其他方位,曲拓、以及其他三支隊伍的首領,也都眸光閃爍,泛著一抹冷冽森寒的殺機,像等待出擊的餓狼,渴望飽飲鮮血。
  唰!
  然而,還沒等那峽谷大陣的力量徹底消失,突然之間,一道身影從中踱步而出,雙手負背,衣衫獵獵,儀態悠然。
  這突然的一幕,讓所有人都微微一怔。
  “哈哈,怎么,終于忍不住了?見大陣阻擋不住我等的步伐,想出來投降了?”一名域外異族得意洋洋道,“可惜,還是晚了,你們這些土著余孽,今日必須得死。”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四周,絲毫沒有理睬那人,只是朝前踏出一步。
  噗!
  一股無形力場如刀鋒般乍現,血花四濺,一顆頭顱從虛空中拋飛下來,一具無頭尸體,也轟然墜地,摔得血肉模糊,慘死當場。
  這一幕,頓時令在場所有人目光一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