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699 醍醐灌頂

感謝兄弟“求玄書”再次大力打賞捧場,感謝其他諸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!汗,精華有不夠了,下周金魚一一為兄弟們加精。
  ——
  空氣中,彌漫上一絲血腥。
  在場眾人的目光,全都落在了遠處那一道峻拔的身影上。
  這是一個峻拔清俊的年輕人,衣衫獵獵,氣度出塵,一對眸子淡然深邃,但其氣息,卻給人一種如淵如海深不見底的感覺。
  無論是誰,都沒有想到,峽谷大陣還沒破除,竟然跳出這樣一個年輕到過分的青年!看著他那張陌生的臉頰,眾人心中都禁不住升起一絲疑惑。
  在行動之前,他們都已了解到,那九幽余孽中,實力最高的有兩位,一個是蒙維,一個是莫婭,皆是煉體冥化境的強者,早已被劃分為必須重點對待的角色。
  至于那些少年,都還未成年,實力泛泛,不值一曬。
  再加上他們這次出動了五支隊伍,有五位紫晶級強者坐鎮,這也讓他們對此次任務充滿信心。
  然而現在,當看清來者并非蒙維、也不是莫婭,而是一個面孔陌生的年輕人時,他們都有些不解,這小家伙又是誰?
  陳汐沒說話,雙手負背,平靜從容,剛剛那一瞥,他已經判斷清楚局勢,總共有四批人,步伐紫晶級、黃金級強者的存在,人數加起來都有一千二百余人!
  “原來是個毛還沒長齊的小娃娃!”月鴉鼻子里發出一聲冷哼,神色陰沉,透著一絲不屑和殺機,“我還以為是哪個厲害人物!”
  曲拓沒有說話,剛才那名慘死的家伙,死的太蹊蹺,那年輕人只是踏出一步,就滅殺了他們這邊一人,這讓他嗅到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。
  尤為關鍵的是,那年輕人表現的太平靜,是一種與年齡不相符的平靜,令人不得不慎重對待。
  “好大膽子!死到臨頭,還敢殺人,活得不耐煩了!兄弟們,一起上,宰了這個土著!”一名異族強者大喝。
  陳汐目光掃視過去,眸中的溫度漸漸變得冰冷。
  其實這些人還算比較克制和小心,一直戒備著與陳汐的距離,并且不敢冒然沖出,而是來到了隊伍的前邊。但他們萬萬沒想到,哪怕身后有諸多同伴做依仗,可對陳汐而言,這一切都如同虛設!
  他只是袖袍一揮。
  十三道筆直如尺畫的刺眼芒光在眾人視野中一掠而逝。
  那群人大驚失色,連忙催動防御,試圖擋下這一擊。
  嗤啦!
  十三顆人頭拋飛,血灑長空!
  輕描淡寫的一揮袖,于眾目睽睽之下,居然直接帶走了十三條人命!對方的防御就像紙糊一般,沒能阻擋分毫。
  那種摧枯拉朽般的殺傷力,仿佛最熟練的劊子手,手起、刀落!就在這不到一剎那的時間,現場多出了十三條亡魂!
  許多人臉上露出驚懼之色,如此犀利決絕的攻擊,如此輕描淡寫的姿態,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!
  峽谷中,原本還都對陳汐擔憂不已的蒙維、莫婭以及那些少年們,見到這一幕后,都長松了口氣,旋即,他們臉上也不由浮出一抹驚色。
  他們同樣也沒想到,一直在自己身邊的陳汐,實力居然如此可怖!
  就連蒙維和莫婭,也從這一擊中品味出一絲令他們心驚肉跳的味道,大道至簡,陳汐這一擊看似輕描淡寫,可其中那一股凌厲到極致的殺戮道韻,可不是誰都能夠施展而出的。
  而曲拓、侏儒男子的面色都開始變得凝重起來,他們看懂的東西遠比普通強者要多,而受到的震撼,也遠比普通強者要大!
  僅僅一擊,氣氛頓時變得壓抑沉寂起來。
  就在此時,神色陰沉的月鴉突然冰冷開口:“小家伙,聽說你們手中有一部名叫《九幽道胎經》的煉體之術?”
  曲拓眉頭驀地一皺,這家伙怎么也知道這部傳承自神魔一族的功法?
  他目光一瞥其他人,發現其他隊伍的首領,也都露出一抹訝然,但卻沒一人感到疑惑,顯然,這些家伙也應該早就知道了《九幽道胎經》的存在。
  這個發現讓他的心情瞬間變得有些差勁,目光冷冷瞥向了一側的侏儒男子。
  “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,曲拓首領,這消息可不是我泄露的。”侏儒男子神色平靜,緩緩傳音道。
  旋即,他突然壓低聲音:“月鴉這時候提起此事,明顯包藏禍心,說不定就是拋出一個誘餌,要讓其他人充當打手呢!”
  “哼!”曲拓冷冷一哼,眸光閃爍不已,雖然他不想承認,但事實卻正如侏儒男子所說,就在月鴉剛一開口點出《九幽道胎經》的名字,就有人跳了出來。
  “小土著,把《九幽道胎經》交出來,我可以讓你留一個全尸,如何?”那是一名通體赤紅,足有兩丈高,面目兇厲的大漢,聲音若炸雷般轟鳴,氣勢頗為狂暴。
  曲拓認出,這大漢名叫坦普,乃是金桑界的強者,紫晶級修為,最重要的是,此人曾修習過一部殘缺的煉體之術,據傳是來自三界一位真正的神魔的功法,令他實力也是變得剽悍兇狠之極。
  如果說在場之中誰對《九幽道胎經》最為垂涎,必然當屬這坦普無疑。
  “哦?你說的可是這個?”陳汐翻手,掌心已多出一塊古老的獸皮,上邊烙印著一個又一個神秘、蒼涼的神魔之文,顯得極為與眾不同,正是蒙維交給他,記載著九幽部落一種煉體之術的獸皮。
  見此,包括曲拓在內的每個紫晶級異族強者,都眼眸一亮,閃過一抹熾熱貪婪之色。
  “對!就是它,快交給我!”坦普呼吸急促,眼睛都紅了。
  “憑你也配?”陳汐搖頭,似乎絲毫沒有在意,在他周圍,有著超過上千人的域外異族敵人。
  “嗯?居然敢拒絕我,簡直是找死!給我拿來吧!”坦普暴喝,直接探手就抓來。
  陳汐眉頭一皺,探手一抓,虛空中突然多出一柄無形利劍,手腕倒轉,這柄無形之劍仿佛被他從一個劍鞘中信手抽出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劍脊摩擦著虛空,竟然擦起一溜熾盛無比的火花!
  嗡!
  一聲劍吟,聲震八荒,隨意一斬而下。
  他揮劍的動作輕松寫意,猶若羚羊掛角,天馬行空,仿似不含一絲煙火氣息。
  那無形利劍在他手中,猶若活了過來,發出震天的劍吟,如潮水般沖刷在每個人耳膜中,直欲炸裂!
  所有人臉色都倏然劇變,就連曲拓、侏儒男子等人,此時也都露出一抹驚駭之色!
  他們的目光,緊緊盯著陳汐手中那柄無形利劍。
  這不是法寶、甚至不是實物,然而氣勢卻如此的凌厲,如此的浩大,伴隨著這一劍劈斬而出,虛空都像被斬斷了脊梁,崩潰塌陷,發出陣陣轟鳴聲。
  尤為令人驚恐的是,這一劍的劍意,宛如一片浩瀚星海隕落,漫天的繁星,如同鉆石般璀璨,倒卷而下!
  “這是!?”
  不知誰失聲驚呼,在鴉雀無聲的氣氛中,異常響亮刺耳,旋即,聲音戛然而止,他呆呆地看著那漫天流竄的星光劍意,充滿不能置信!
  這等劍意,居然衍化浩瀚星海異象,這該需要何等強大的劍道修為才能施展?對方明明是一個年輕人,怎么可能有如此逆天手段?
  難道是幻覺?
  可眼前一幕是如此真實,那席卷天地的璀璨星河,仿佛觸手可及,沒有半點的虛幻,這絕對是一種可怖的劍意!
  忽然間,坦普心中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,眼前這年輕人,比要所想象的還要強悍!而這樣的高手,怎么可能出現在那些九幽余孽中啊!?
  他是誰?
  坦普渾然沒有注意到,他的心神,已經被這一抹劍意所威懾,出現了一絲破綻。
  嗯?
  他心頭忽然升起一絲悚然,驚醒過來,然而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動作,他的瞳孔驟然擴散,身體僵硬在原地!
  噗!
  一聲輕微的悶響,帶起一道鮮紅凄美的血線,才他的脖頸上悄然浮現,旋即,猩紅燙熱的血泉從他脖頸間迸射而出,飚灑半空,化作血雨墜落。
  視野中,那個揮劍的年輕人,越來越模糊。
  他……究竟是誰?
  帶著最后一絲疑惑,坦普睜大了眼睛,卻再也看不清一切,徹底失去意識。
  陳汐神色平靜,隨手一抹,無形利劍無聲消失不見,而那漫天的星辰,璀璨而熾盛的劍意,也隨之消失不見。
  這一劍,沒有逸散出一絲殺機,沒有可怖的氣勢,只有一片瑰麗而璀璨的星河,但卻在一瞬間,將一位紫晶級域外異族強者抹殺!
  連一絲掙扎的余地都沒有!
  陳汐這一劍,也讓在場許多人心生寒意,毛骨悚然,悄然萌生了一絲退意,甚至,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沒看清楚,坦普是怎么死的!
  這是怎樣的一劍?
  神秘莫測、卻又如此浩大瑰麗,已超出了他們任何想象。
  這年輕人到底是誰?
  每個人心頭都泛起同一個念頭,這樣的高手,絕對不可能是那九幽余孽的族人,如此陌生,又是如此的可怕!
  ——
  ps:晚上遇到一些麻煩事情,急匆匆跑回老家了一趟,剛回來,更新有點晚了,抱歉啊大家,凌晨還有,等不及的兄弟,明天看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