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7)     

神箓701 夢一般的勝利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
  血雨飄灑,斷肢橫飛,慘呼聲此起彼伏響起。
  峽谷上空,猶若一片觸目驚心的修羅場,在上演一場死亡盛宴。
  而陳汐,就像掌握生殺大權的主宰,漫步其中,衣袂飄舞,身影如電,所過之處,必然爆綻出一片的血雨腥風。
  這是一場實力懸殊的屠殺,域外異族如草芥,被無情地收割。
  陳汐沒有任何手軟,這些域外異族,屠戮上百萬九幽族人,那是何等樣一場屠殺?他們可曾在乎過其中還有懵懂的*、病弱的老人、善良的婦人?
  這些異族,該殺!
  所以,任憑那些異族百般哭嚎、千般求饒,陳汐的神色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生一絲變化,冰冷、平靜、淡漠到了極致,也無情決然到了極致。
  峽谷中,蒙維、莫婭和那些少年們,神情從震撼變得平靜,從平靜流露出一抹悲傷,他們的眼前,仿佛又看到了無數族人血流成河的慘景,仿佛又聽到了那凄涼絕望的哭喊……
  他們的雙拳,不自覺緊握,一股熱血涌上心頭,望著遠處空中那一道峻拔的身影,心中被濃濃的感激所取代。
  砰!
  蒙維跪倒在地,如刀刻斧鑿般的臉上一片肅穆,認真而虔誠。
  下一刻,莫婭、以及那些少年們,也齊刷刷跪倒在地,神色如同蒙維一樣,帶著一股堅定虔誠的味道。
  遠處,殺戮和血腥依舊在上演,觸目心驚。
  而峽谷中,卻是寂靜一片,空氣中更多出一股仿佛太古先民祭祀天地,膜拜神靈時所有的莊肅味道。
  跪地,是一種古老的儀式,那是先民向天地祈禱時,所發出的宏愿和感恩,只有神明和對部族做出大貢獻的祭祀才能享受這種待遇。
  沒有多言,九幽部落的族人,把內心對陳汐的感恩,化作了這一種虔誠的膜拜,本身就是一種最為震撼心靈的方式。
  也只有這種方式,才能詮釋他們對陳汐的感恩。
  殺戮不知何時落幕,陳汐來到了峽谷中,看著跪地的眾人,神色也漸漸變得認真,變得肅穆。
  他同樣跪倒在地,只輕輕說了一句話:“我陳汐的命,是大家救的!”
  說罷,他站起身子,眼眸一掃遠處,袖袍一揮,虛空中多出一座懸浮的黑洞,那赫然是玉墜中的洞府!
  唰!
  片刻后,一抹流虹,猶若瞬移,朝極遠處掠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就在陳汐離開不久,峽谷上空,虛空突然劇烈滾動起來,浮現出一個英俊青年,幽藍色的長發披散雙肩,唇薄似刀鋒,勾起一抹陰柔的弧度,正是云素。
  他眼眸微瞇,掃視著峽谷外那巖石地上浸染成紅色的血跡,散落一地的斷肢殘尸,神色依舊優雅而從容,只不過目光卻變得冰冷之極。
  想不到,還是來晚一步啊……
  云素收回目光,面無表情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股無形的力量波動,倏然從其身上擴散而出,擴散八方,將整片峽谷對摧垮、碾碎、不復存在。
  嗯?好快的速度!
  似查探到什么,云素微微一怔,旋即面色一沉,探手一抓,直接撕裂虛空,人已踏入其中,倏然消失不見。
  ……
  九萬里之外,虛空中,一道門戶浮現,猶若黑洞,幽邃而神秘,一直又一支域外異族大軍,就駐扎在這一道門戶四周,嚴防死守。
  “唔,都這么長時間了,月鴉他們應該回來了吧?”
  “真是廢物啊,不就是一百多個九幽余孽嗎,老子出馬,保證手到擒來,哪可能磨嘰到現在?”
  “你們說,他們會不會出現了什么意外?畢竟,這些日子以來,咱們這邊可損失了六支隊伍,這些余孽雖然人數少,可戰斗力可是不容小覷。”
  “扯淡!此次圍剿的隊伍,可足足有五支,若再失敗,簡直沒天理了!”
  “天理?呵呵,這可是三界,不是咱們地盤上,誰他媽講天理啊!”
  域外異族的大軍中,不時響起一陣喧嘩交談聲,他們駐守在這里多日,時至如今,連一只鳥都沒見到,更別說敵人的蹤跡了,這也讓這些駐守此地的域外異族有點不耐,閑極無聊,只能靠聊天來度日。
  “嗯?剛才似乎有一個人影掠來,難道是我眼花了?”有人突然驚疑出聲,睜大了眼睛。
  “人影?”其他人也心中一凜,掃視四周,搜尋許久也沒見到任何蹤跡。
  “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,連根毛都沒有,上哪里有人影?”這讓眾人都暗松了口氣,旋即都很不滿地罵出了聲。
  先前那人摸了摸腦袋,嘀咕道:“可我明明看到了啊,怎么會出錯?”
  “你的確沒眼花,敵人已經進入通道了。”便在這時,一道低沉而充滿磁性的聲音倏然響起。
  旋即,云素那高大的身影倏然出現當場,只不過他此時的神色,卻是冰冷之極,毫不掩飾自己身上的殺意和憤怒。
  “云素大人!”眾人都是一驚,噌地一下起身,神色有些不安。
  “看來,無聊的日子把你們的斗志都磨掉了,活著還有什么意思呢?”云素漠然,手中一翻,一柄巨大如門板似的金劍,已握在手中。
  轟!
  隨意一劍劈出,若一抹通天金虹崩塌而下,將那在場整整三百余異族強者全部鎮殺,連血肉尸骨都不剩,就像被徹底蒸發掉了。
  地上,只有一道長達千丈的溝壑,深邃如淵,觸目驚心。
  “連人都看不住,還何談進攻三界?還是早點死算了,免得給我等丟人。”云素收起金劍,搖了搖頭。
  這一幕,頓時驚得在場其他隊伍都悚然一驚,氣氛頓時變得寂靜之極,每個人都能清楚感受到云素身上釋放出的森寒殺意。
  這讓他們一個個提心吊膽,不明白發生了何事。
  而那早先說話之人更是心中咯噔一聲,渾身發寒,他距離云素最近,可是清清楚楚目睹了這一幕的發生,早已被嚇得魂都快出竅。
  “你表現不錯。”云素瞥了一眼此人,淡淡說道。
  那人頓時長松了口氣,心中暗自慶幸不已。
  “可惜,你發現的太晚了,敵人都跑了,就是發現又有何用?”云素接下來一句話,卻令他渾身一僵,亡魂大冒。
  然而還不等他掙扎,云素已探出手,直接拍碎了他的腦袋。
  這一幕,又是驚得附近其他隊伍的異族強者渾身一哆嗦,如墜冰窟。
  做完這一切,云素心中的戾氣這才消散許多,縱身一躍,來到那虛空中懸浮的門戶之前,皺眉沉吟不已。
  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,敵人成功逃脫,不久之后,恐怕三界眾生都會知道他們域外大軍占據了九幽之地吧?
  可是,那些九幽余孽又究竟是如何逃走的?
  云素眉頭蹙在了一起,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一個只有百余人的九幽余孽,怎可能輕輕松松做到這一切。
  旋即,他猛地又想起了之前所探知到的那一抹身影,以及那快如瞬移般的身法,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?
  莫非這一切都是他所造成的?
  “逃走了?”
  就在云素皺眉沉吟之際,一道沙啞的聲音響起,聲音不大,沒有什么波瀾,但是卻帶著一種神秘的力量,這天地都與他的話語共鳴,隆隆震動。
  此話一出,不僅在場眾人色變,連云素的眼皮也不禁一跳,霍然扭頭。
  遠處虛空中,不知何時已多出一道火焰似的身影,他如沐浴火焰的神明般,整具軀體都模糊了,只有一雙眼睛熠熠生輝,比火光還璀璨,仿佛可以焚化蒼穹,震懾天地,讓在場眾人都心中一顫。
  縱然是云素這等存在,也忍不住心中一緊,感受到一股窒息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僅僅一剎那,包括云素在內,在場眾多域外異族的強者齊齊下跪,高喊:“參見吾皇!”
  此人,赫然是一尊域外圣皇!
  “想不到,本座被鎮壓在這九幽之地無盡歲月,你們居然還認得本座。”說到這里,那名沐浴在神火中的男子笑了,很冷漠,也很深沉,雙眸中的赤色火光更盛,宛如要焚盡宙宇萬物般。
  “吾皇,此次我等打破九幽之地壁障,便是為恭迎您回歸。”云素恭敬行禮,聲音中透著深深的敬畏。
  云素,可是一位將相級高手,能夠和地仙老祖抗衡,威勢無雙,可正是這樣耀眼之極的人物,此時都這般恭順,對此男子敬畏有加,不敢有絲毫不恭順。
  “本座已經感覺到,被蒼梧神木鎮壓在眾妙之門內的玄宸圣皇,如今已經脫身,其他幾個老朋友也快要重現于世……”
  男子沐浴神火中,一步踏出,就來到了那一處通往三界的門戶之前,輕聲感慨道:“三界要亂了,這是我們的機會,這一次,可再不能失敗了……”
  “進攻三界的時機還未到,此門戶,留不得!”說著,男子探手,周身涌出億萬火光,將身前那一道門戶籠罩,熊熊燃燒。
  這個讓云素感到頭疼無比的門戶,幾乎一眨眼間,居然就被那億萬神火給焚化一空了!
  這便是“熾焱圣皇”的威勢,一個歷經無盡歲月都被域外各界牢牢記在心中的驚天大人物!
  ——
  PS:這幾天會頻頻爆發,求月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