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71 冤魂厲鬼


  第三更,確定明天下新書榜,最后吶喊一聲,親,收藏一下好伐?
  ……
  抱月山山腰。
  原本打算逃之夭夭的木奎,不經意瞥見空中的戰斗,再也無法挪移腳步。
  陳汐前輩他……竟然如此厲害?
  木奎目光中異彩漣漣,黑猿王擁有著紫府四星的煉體修為,并且在千年前已修至紫府境界,一身修為可謂是強悍無比,這也是他能夠成為七大妖王之一的根本原因。
  然而此刻,黑猿王卻被陳汐死死壓制!
  “陳汐他明明是幾個月前才進階紫府境界啊!”木奎興奮的喃喃自語,已不知該用什么來表達自己此刻的激動心情了。
  噗嗤噗嗤……
  陳汐身影如風,靈活之極,手中的庚金劍竹更是快到肉眼也無法看到其蹤跡,如同一波波潮水一般在黑猿王身上留下一道道血色劍痕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仿似回到了那片竹海前苦修身法的時光,在季禺一聲聲‘不行’的刺激下,他咬著牙一次次練習,每一次都耗盡全身最后一絲力氣方才停手,只為在十個呼吸內,在百里范圍的竹海中穿梭來回一次。
  不碰竹葉、不碰竹竿、令人發指的苛刻要求,令他此刻在躲避黑猿王的長棍時,顯得如此游刃有余,簡直就像在花園中閑庭漫步,飄忽如風。
  而他的劍法,則在這生死搏殺之下,一點點得到淬煉,蘊含風之意的劍勢也變得愈發凌厲,愈發的快起來……
  “季禺前輩果然說的沒錯,紫府境界的強弱,有時不見得要以修為劃分,武道修為同樣是至關重要的一環……”一絲絲領悟涌現心中,陳汐的實戰水準也是水漲船高。
  黑猿王感到憋屈之極,任憑他如何揮舞鐵棍,就是砸不到陳汐,甚至連陳汐的衣袂都碰觸不到,自己反而被陳汐一劍劍劃出一道道血糊糊的傷痕,雖說這些傷口很快便即恢復得完好無損,但他只能死死護著頭顱要害,這樣被動挨打的局面卻令他憤怒之極!
  “該死!該死!真是該死啊!”
  黑猿王陷入瘋狂狀態,身高暴漲三丈,烏黑的毛發在體表涌出,一塊塊猶如巖石的肌肉賁張凸起,雙眼泛紅,獠牙暴突。
  恢復獸身的黑猿王,周身上下,一股暴虐氣焰夾著滔天的妖氣轟然彌撒開來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黑猿王手中的鐵棍驀地涌出無盡血光,濃稠、血腥、其內仿似掙扎著無數冤魂厲鬼,甫一出現空中,那兇殘狂暴的氣焰令在場所有妖類心中一寒。
  “大王暴怒了,多少年了,我這是第一次見他恢復獸身,第一次催發手中的煞血陰魔棍!”
  “那人類小子忒是可惡,只會躲避,大王若再不動用殺手锏,那小子還以為怕了他呢!”
  “哈哈,那小子死定了!”
  一眾大妖見黑猿王動用全力,心中的擔憂一掃而空,再次紛紛大呼起來。
  “這頭老猿一旦陷入暴怒,實力起碼得提升三成,手中的煞血陰魔棍更是抽取怨恨而死的妖獸冤魂煉制,這小子劍意再厲害,修為畢竟比不得老猿,恐怕也難以招架得住吧?”
  雷鷹王血羽摸著下巴,暗自思量,心中也是暗自松了口氣,陳汐的表現大出他的意料,手中的庚金劍竹、以及臻至道意境界的劍法和身法,都令他忌憚不已。
  雷鷹王血羽是一頭以速度見長的金翎鐵鷹蛻化人形,體內天生帶著一絲雷電之力,實力雖比陳汐高出了一大截,但若是戰斗,除了速度能跟陳汐一較長短之外,其他方面幾乎處處被陳汐克制。
  施展雷電法術?
  陳汐手中可是有庚金劍竹,天生不懼雷電,且若運用的妙,甚至可以吸納雷電!
  不過血羽畢竟存活了數千年之久,手中也是有著諸多的壓箱底法寶,若是真正戰斗,他也是不懼陳汐的。
  “死!”
  就在血羽思緒如飛之際,黑猿王袁通一揮手中鐵棍,刷!無盡血光轟然涌出,猶如滔滔血色河流,咆哮著怒吼著朝陳汐吞噬而去。
  嗚嗚嗚~~
  伴隨著陰森尖利的鬼哭狼嚎聲,周圍的天地變得灰暗無比,只見一個個肉眼可見的兇厲冤魂呼嘯飛出,這些冤魂皆是強大的妖獸被活活折磨熱死,本身就蘊積著恐怖的怨氣,而后在煞血玄魔棍中被袁通淬煉千年之久,其冤魂已是猶如實質一般,異常可怖,心智不堅定之輩,恐怕瞬間就會被奪攝走心魄。
  “吼!”
  “殺!”
  無數道冤魂厲鬼發出凄厲的咆哮聲,鋪天蓋地般朝陳汐涌去。
  “噗!”
  已經完全陷入瘋魔狀態的袁通,張口朝手中的煞血陰魔棍上噴出一口精血,受此刺激,更多的冤魂轟然涌出,幾乎遮蓋住了天地!
  “哈哈哈,這下我看你還如何躲避!”
  噴出一口精血,又操持著手中的煞血陰魔棍,令袁通的臉色變得刷白無比,不過望著被冤魂包圍的水泄不通的陳汐,仍舊忍不住發出一聲猖獗瘋狂的笑聲。
  這家伙好毒辣的手段,究竟殺了多少妖獸才能攝取到如此多的冤魂?
  陳汐看著那密密麻麻猶如潮水般的冤魂沖過來,面色也不由一變,冤魂厲鬼乃是無形之物,單靠尋常的手段根本就無法阻擋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嗤啦!
  便在陳汐神色越來越凝重之際,手中的庚金劍竹驀地涌現出一絲雷電弧光,徑直劈死一道靠近身前的冤魂,灰飛煙滅!
  對啊!
  雷霆至剛至陽,本就是一切鬼物的克星,而自己手中這庚金劍竹足足有三尺,歷經多次雷霆劈打而不滅,其內本就蘊含著具備毀滅之力的雷霆之力,還何愁無法克制這些骯臟東西?
  陳汐眼睛一亮,真元灌注庚金劍竹,刷刷刷……劍光如怒浪卷潮,萬千劍影在電光火石之間已是化作重重劍痕潑灑而出,劍勢雄渾奔放,縱橫捭闔,猶如萬千巨浪重疊交錯,滾蕩天地。
  大衍風行劍之狂風如潮!
  嗤啦嗤啦……
  一陣陣如火燒焦的聲音此起彼伏的響起,只見陳汐身體包裹在萬千劍光之中,每一道劍光刺出,其上邊涌散一絲炫亮奪目的雷霆電弧,所過之處,一個個冤魂還來不及反應,便即被撕裂焚化一空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怎么,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袁通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,旋即被一片驚怒之色代替,這煞血陰魔棍內的冤魂可是他的壓箱底手段,無往不利!可是當看到陳汐砍瓜切菜似地消滅一大片一大片的冤魂時,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  “不會啊,這些冤魂乃是由我親自折磨至死,而后以煞氣孕養淬煉了近千年,早已早已不懼一切兵器法寶,怎么可能變得這么脆弱?”
  袁通面色扭曲,變幻不定,他依舊不能相信。
  便在這時——
  悄無聲息地,一抹快似閃電的劍光仿似撕碎虛空一般,驀然而至,速度之快,就在袁通剛剛回過神之際,便已來到他的面門處。
  “不!”
  袁通心中涌出無盡的不甘,卻已是來不及躲避,徑直被劍光在雙眉之間洞穿一個血窟窿。
  煉體紫府境界,雖可以斷臂重生,但只要被擊碎頭顱要害,也是必死無疑。
  刷!
  又是一道劍光掠過,袁通的頭也被切割掉,落入一只頎長有力的手掌中。
  這一刻,鴉雀無聲!
  所有大妖小妖皆愣愣地望著從半空中正在掉落的那具無頭尸體,像看到一個令他們完全意料不到的夢魘,身心皆處于一種震驚惘然的狀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