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705 那一劍的風情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,以及兄弟“求玄書”的20000打賞捧場,榮登符皇第二個盟主之列!
  ——
  侍者瞠目結舌,像被天上掉下的餡餅砸暈了,嘴皮子哆嗦著問道:“公子,真……真的是一百套?”
  陳汐皺眉道:“難道沒有?”
  使者連忙搖頭:“有,有,有,您稍等,我這就幫您準備去。”說著,他腳底抹油似的,一溜煙跑進了后堂。
  這可是一位大客人,這筆買賣若做成,這一年都吃喝無憂了!
  陳汐不禁搖頭,說實話,購買這些衣飾的價格雖然不菲,但對他而言,卻根本算不上什么,他身上的靈材、靈藥之類的,雖然在九幽之地消耗得一干二凈,但浮屠寶塔內,可還有著足足上萬斤的仙液!
  那些仙液,是他在蒼梧秘境時,進入造化神殿中所得,一池子的仙液,被他掠走了一大半,當時還引起了聞道然、赤松子等人的不滿。
  那仙液,濃稠鮮亮,彌散清香,像黃金融化的汁液般,涌動出絲絲縷縷的大道氣息,只一滴都比一塊仙石還珍貴!
  用以購買這上百件衣飾,完全就是九牛一毛。
  見陳汐一揮手,就拍板決定買下上百套的各種寶物,洪三也禁不住一陣眼熱,艷羨到了極致。
  大手筆啊!
  這位前輩果然是深藏不露,自己一輩子所積攢的財物,只怕也難以購買其中的一套寶物……
  想到這,洪三又禁不住一陣黯然。
  陳汐敏銳察覺到了洪三的情緒變化,看著這個瘦弱的少年,笑道:“待會我也送你一套,就當是引路的酬勞了。”
  洪三頓時一呆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這……這是真的?
  就在此時,忽然聽到身后傳來一名女子的聲音:“喲,這不是洪三么?怎么著,你又想拿些破爛東西來獻寶啊?我可不稀罕,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,我冉嬌就是一輩子不嫁,也不會喜歡上你!”
  尖酸刻薄的話,讓洪三的臉瞬間充血,雙拳不自主地緊握。
  陳汐扭過頭,就看見一個嬌艷動人的女子進入視野中,她墨眉高挑,薄唇高鼻,臉上布滿嘲諷,居高臨下看著洪三,唇角浮現一抹若有若無的冷意。
  她輕移蓮步,高高仰著頭,環佩叮咚作響,那附近的侍者見到她,態度極其恭敬,紛紛行禮:“冉小姐!”
  冉嬌恍如沒有聽見,神色倨傲,像一只驕傲的孔雀般,走到洪三面前,上下乜斜兩眼,輕笑道:“沒看出來啊,原來不僅幫人采藥,如今又找了份向導的活?可惜啊,還是那么落魄窮苦,讓我都有點心酸,既然今個兒見著了,要不要本小姐賞你口飯吃?”
  “冉嬌!你不要太過分!你莫忘了,當年是誰把你送進聚寶樓做任家小姐的侍女的!”洪三臉漲得通紅,拳頭緊攥,青筋暴起。
  “可笑,就是沒有你父親,憑我冉嬌的本領,也照樣可以活得風生水起!”
  冉嬌抱臂冷笑:“再看看你們老洪家,當年風光無限,如今就只剩下你一個落魄不堪的廢物,這就叫風水輪流轉,懂嗎?”
  說著,她轉過臉面對陳汐:“還請公子割愛,公子可以隨意挑選一件寶物,就當我冉嬌的補償了。”
  陳汐皺眉,神色不動:“洪三并非受雇于我,在下可沒有割愛的權利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,再好不過了。”冉嬌笑容滿面,得意瞥了洪三一眼:“洪三,你看,現在什么活都不好干的,要不要投奔我,給我做牛做馬也比當采藥奴強啊。”
  洪三只覺得胸腔怒火中燒,牙齒都快咬碎:“你想也別想!”
  啪!
  一記響亮的耳光!
  洪三大腦一片空白,一股前所未有的羞辱涌上心頭,刺激得雙眼通紅,額頭青筋爆綻,準備撲上去拼命。
  冉嬌冷笑依舊,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:“你若敢動手,今日就必死無疑,這里是聚寶樓,可不是你那早已衰落不堪的老洪家。”
  洪三身軀一僵,臉色陰晴不定,硬生生克制住自己心中的仇恨和怒火,他還要修仙,還要變強,還要重建洪家,怎能什么都不顧,將性命賭在這里?
  “你到底要做什么!”他咬牙問道。
  啪!
  冉嬌反手又是一記響亮耳光,“做什么,當年你父親居然想把我嫁給你這個廢物,若非我見機得快,只怕這輩子就全毀了!能在你身上找點樂子,本小姐高興!”
  洪三臉色扭曲,目眥欲裂:“你……既然你當年不愿嫁給我,為何騙我父親,把你送進聚寶樓?要知道那次,我父親可是下跪在了那任小姐面前!”
  說到最后,他幾乎是吼出來的,聲音中透著極度的憤怒。
  “白癡,我不進入聚寶樓求得庇護,哪可能反抗你父親訂下的婚約?”冉嬌憐憫地看著洪三,“幸好,你父親死的早,也讓我心中稍微安穩一些,別躲,站好了!”
  啪!
  又是一記耳光!
  洪三如遭雷擊,氣得猛地噴出一口血來,神色慘然無比。
  又是婚約……
  陳汐恍惚間,想起了自己當年的一些往事,眉眼間浮現一絲戾氣,向前踏出一步:“夠了!”
  冉嬌停住手,冷笑道:“真是給臉不要臉,在我聚寶樓的地盤上,哪里輪到你來指手畫腳?新來的?不想死就趕緊滾!”
  陳汐笑了,眸子中的溫度卻是冰冷之極,“你說的沒錯,我們就是新來的!”
  他探手一抓,直接抓住還沒反應過來的冉嬌,冰冷道:“既然你這么喜歡抽人耳光,那你自己也嘗嘗其中滋味如何!”
  說著,他揮手噼里啪啦摑在冉嬌那嬌嫩的臉上,巴掌聲響亮有力,沒有半點憐香惜玉。
  附近的侍者大驚失色,頓時慌亂了,大叫道:“住手!你們不要命了!”
  “放開冉小姐!”遠處,一群如狼似虎的護衛沖來。
  “滾!”
  陳汐霍然扭頭,目光如電,一聲冷哼,猶若一道驚雷炸響,震得那些護衛腦袋嗡的一聲,跌坐在地,一些修為弱的護衛直接被震得七竅流血,昏厥了過去。
  現場頓時一片混亂,雞飛狗跳。
  不得不說,這聚寶樓不愧是離火城最為奢華的店鋪之一,底蘊也是渾厚之極,不片刻,又是一隊隊護衛沖來。
  蒙維和莫婭互望一眼,直接開打,兩人皆是煉體冥化境強者,甫一出手,就像兩道颶風席卷,摧枯拉朽,橫掃當場。
  黑子、刀疤、禿子、石頭他們,也一個個小臉含煞,沖殺上去,他們可不管這聚寶樓是什么地方,既然陳汐大叔動手了,他們也是想都沒想,先打了再說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沒有理會四周的混亂,啪啪啪一頓耳光抽打下來,冉嬌一張俏臉頓時被打得紅腫溢血,面目全非,頭發蓬亂。
  “理則吃早嘶!早嘶!”冉嬌嘴巴都紅腫了,發出一陣怨毒無比的尖叫。
  陳汐一怔,半響才反應過來,她是在說“你這是找死,不過他什么惡人兇人沒見過?又哪會在乎這種小角色的威脅。
  他甩手將冉嬌丟出去,就像丟一只垃圾,冰冷道:“以后別再讓我撞見,見一次打一次!”
  一旁,洪三呆呆地望著這一幕,他萬萬沒有想到,事情居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,冉嬌居然被打成豬頭了!
  看著滾落在地蓬頭亂發的冉嬌,他心中只覺說不出的舒暢,但旋即,他臉色就浮起一抹深深的擔憂。
  陳汐等人突然伸出援手,讓他感激得差點落淚,可理智告訴他,因為自己,卻給陳汐他們招來了天大的災禍!
  要知道,這可是聚寶樓,幕后是離火城最負盛名的家族之一任家,在他們的地盤上鬧事,這禍可就闖大了。
  “前輩,你們趕快跑吧,這里的事情,由我一個人承擔!”洪三咬牙,豁出去了,大聲說道。
  “你們跑不掉的,我要你們挫骨揚灰,永生永世不得好死!”冉嬌嘶聲尖叫,狀若瘋癲。
  陳汐眉頭一挑,二話不說,拎起冉嬌又是噼里啪啦一頓掌摑,打得她腦袋發懵,眼前直冒金星,紅腫不堪的臉頰上露出一抹恐懼之色。
  她這才想起,自己還沒有脫離危險……
  “再敢說一個字,我就殺了你。”陳汐厭憎地將這個歹毒無比的女人丟出去,毫不掩飾自己的殺意。
  冉嬌渾身一陣哆嗦,如墜冰窟,陳汐不經意流露出的一抹殺意,讓她意識都差點崩潰,癱軟地上,驚恐地閉上嘴巴。
  洪三見此,又是感動又是著急,連連大叫:“你們快走!這是我的事兒,你們不要管,趕緊離開!”
  陳汐笑了,這家伙倒還算不錯,沒白白救他。
  蒙維和莫婭也笑了,感覺這瘦弱的少年還真有幾分骨氣,只是……修為太差了。
  “走?居然敢在我任家的聚寶樓鬧事,今天你們誰都別想活著離開!”便在這時,一道冰冷的聲音倏然從聚寶樓外響起。
  伴隨著聲音,三名老者眾星拱月般擁簇著一名女子走了進來。
  “小姐!救命!救救嬌兒!”看到那名女子,披頭散發,滿臉紅腫的冉嬌也不知哪來的力氣,凄聲呼喊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