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707 熾焱圣皇

聚寶樓內。
  看著陳汐連連質問,而錦袍青年連連搖頭這一幕,眾人都張大了嘴巴,感覺就像在做夢一般,如此不真實。
  尤其是任萍萍,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地上,渾身哆嗦著,雖然趴在錦袍青年的懷中,可卻再感受不到一絲溫度。
  連自己心中最大的外援,都跟見到貓的老鼠似的,她還如何能保持淡定,一瞬間,她就感覺到,自己這次提到鐵板上了!
  可她又不敢相信這一切,因為這未免太荒謬了,要知道,這可是紫荊白家的子弟,在整個修行界都赫赫有名的公子哥啊!
  就是十大仙門的子弟遇上他,也都頭疼無比,有多遠躲多遠,不是因為他修為有多高,而是其背景太過嚇人。
  畢竟,紫荊白家可是出了名的護短,無論對錯,惹到他們的人,都免不了遭受一些牽連和懲治。
  而眼前這錦袍青年,有紫荊白家這顆參天大樹為依仗,儼然就成了一頭洪水猛獸,誰見誰頭疼,擔心麻煩纏身。
  可誰知,在面對那清俊年輕人時,他居然像個乖寶寶似的,這若傳出去,誰又敢相信?
  不言而喻,這錦袍青年就是白顧南了,曾在冰云閣最高層,被陳汐當眾狠狠抽打了一頓,那羞恥的一幕幕,他至今都還清晰記得。
  原本,在離開冰霄城之后,他打算找些幫手,狠狠收拾陳汐一頓,可當他碰上族中一位堂兄時,心中頓時涼了一大半,徹底熄滅了找陳汐麻煩的心思。
  也就是從那時起,他才知道,那個可惡的該挨千刀的家伙,居然跟自己的小姑有著密切的聯系!
  甚至在這混蛋年幼時,小姑還曾照看過這混蛋多年!這等待遇,別說他白顧南了,就連族長的兒女們都沒享受過!
  所以,當他見到陳汐那一剎,差點就掩面而走,有多遠離開多遠,但最終他還是生生忍住了。
  沒辦法,自己可是堂堂紫荊白家的人,當著這么多人的面,自己扭頭就走,那也太丟人了,傳出去還不得給家族抹黑了?
  陳汐可不知道,就在這一瞬間的功夫,白顧南心中會產生如此多念頭,他依舊笑吟吟開口問道:“那你可是要替那個女人出頭?”
  白顧南猶疑了一下,而后一咬牙,直接就把懷中的任萍萍推了出去,“沒,這女人既然敢得罪你,那就是和我過不去,要她何用?”
  這一幕,又令在場眾人渾身一顫,沒想到因為陳汐一句話,白顧南居然如此狠心地連任萍萍都拋棄了!
  別說他們,陳汐也是一怔,看了一眼地上那狼狽不堪的任萍萍,不禁搖了搖頭。
  “白公子你……小姐待你一片癡心,你卻如此對待于她,于心何忍!”那名老者強忍著心中憤怒,沉聲說道。
  “我哪點對她不薄了?”
  白顧南眉頭一挑,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氣,面對陳汐時,他可以認慫,可對待別人,又恢復了那副跋扈驕狂之極的范兒,探出一指那老者,“別給臉不要臉,你們任家能從一個小家族發展到現在這等規模,還不是占了本公子的光?”
  說到這,他狠狠一呸,又一指地上的任萍萍,暴戾道:“別當本公子是傻子,這些年你他媽背著本公子和那個小白臉勾勾搭搭的,我都懶得理你,畢竟,咱們之間的關系也是玩玩而已,可你敢拍胸口說,你對我一片癡心?”
  “陳汐大叔,他們的關系好復雜啊。”黑子小聲嘀咕道。
  “公子哥的世界,我也不懂。”陳汐聳了聳肩膀。
  任萍萍原本一臉幽怨,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企圖挽回白顧南的同情心,卻萬萬沒想到,等來的不是挽留,而是一頓破口大罵,她的心一下子就跌入深淵,渾身發冷。
  白顧南說的不錯,她任家的崛起,絕對離不開白顧南的支持,甚至就是這座聚寶樓都是白顧南賞賜給任家的產業!
  “白公子,我錯了,求求你原諒我好么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我發誓……”任萍萍徹底慌了,跪在白顧南身前,凄聲哀求。
  “滾開!”白顧南一腳踢開了她,那叫一個無情,“再煩我就殺了你!”
  “你……”那名老者急怒攻心,氣得渾身發抖。
  “怎么,你想要和任家一起被滅嗎?”
  白顧南瞥了老者一眼,臉色盡是不屑,“都趕緊滾,別在這里礙眼,三個呼吸內,不從我眼前消失,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們!”
  老者臉皮驟變,陰晴不定,心中雖不甘,最終還是頹然一嘆,扶起地上的任萍萍,轉身離開了聚寶樓。
  他和任萍萍一樣,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那清俊的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,為何白顧南為了他,會變得如此果決和無情。
  洪三徹底呆住了,不敢置信,任萍萍的強力外援,非但沒有對陳汐造成任何傷害,反而像老鼠見到貓似的,居然把任萍萍都轟走了!
  陳汐前輩他……莫非是某個超級大勢力的子弟?
  一想到這,洪三的心都不爭氣地砰砰直跳起來,對于他而言,任何名門大派的弟子,都讓他可望不可即。
  哪曾想,自己有一天居然會和這樣一位貴人產生了交集,這讓他都感覺有些不真實了,像在做夢一般。
  “陳兄,這下你是否滿意了?”兩人離開后,白顧南臉色頓時涌出一抹笑容,變臉速度之快,只看得那些少年們目瞪口呆。
  “你是擔心我殺了他們吧?”陳汐似笑非笑道。
  “哪可能,你若想殺他們,我這就去把他們抓回來。”白顧南的確是被陳汐欺負怕了,說話小心翼翼,唯恐觸逆了對方。
  “此事就此揭過,說起來,這次還得多謝你才對,畢竟也算幫了我一個不小的忙。”陳汐說道。
  “客氣,實在太客氣了,咱們是一家人,不說兩家話。”
  白顧南哈哈大笑,儼然已視陳汐為自己人了,“對了,陳兄這次來是為了購買什么寶物?要不要我幫你參詳一番?”
  “已經挑選好了。”陳汐回絕道。
  他可不想跟這家伙過多交往,如果說燕十三是個瘋子,那這家伙就是個惹事精,跟他成為朋友,只怕時時刻刻都得小心著麻煩找上門來。
  “哦?在哪里,我瞧瞧。”白顧南目光一掃四周那些使者,問道“誰負責接待我陳汐大哥的?”
  陳汐一怔,突然有種立馬閃人的沖動,這貨……簡直太會打蛇隨棍上了,自己居然不知不覺間就成了他大哥?
  很快,那名接待陳汐的使者已一溜煙跑過來,恭聲說道:“白公子,這位公子所要的寶物都在這枚儲物戒指中。”
  說著,他遞過來一枚碧玉戒指。
  “這都是爛大街的普通貨色,去把那最頂尖的寶物拿來,對,還是一百套!”白顧南打量了一番,不禁皺眉道。
  “好嘞!”侍者哪敢拒絕,又跑回后堂去準備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醉仙居。
  離火城內名氣最大的一座酒樓。
  擺脫了白顧南的糾纏后,陳汐就帶著蒙維他們,在洪三的指引下,來到了這座酒樓,包下了一處庭院。
  少年們在洗漱沐浴,換上了新衣飾。
  那些衣飾皆都是寶物,并無尺寸大小,無論胖瘦,穿上之后,就會自動調整大小,一眼望上去就像量身訂做的一樣。
  很快,少年們都已換裝完畢,站在那里,精氣神都煥然一新。
  陳汐滿意點頭,這樣走出去的話,就不會再惹人注目,被人指指點點了。
  然而,令他意外的是,雖然穿上了新衣,少年們卻并未將那一直穿戴身上的獸皮丟棄,而是細心整理好,戴在了身邊,似乎要一直保存下來。
  這一幕讓陳汐突然有點感動,或許很久之后,當這些少年們徹底融入玄寰大世界,成長為一名真正的強者時,唯一能回憶起九幽之地那一段年少歲月的,就是這貼身所保存的獸皮衣物吧?
  而自己呢?
  一路走來,又可曾遺失過這種美好?
  恍惚之間,陳汐想起了大楚王朝、想起了自己的家鄉以及那些親朋好友,時光荏苒,萬事萬物都在變化,唯獨這份美好,可不能讓他們遺失了……
  “走吧,我帶你們嘗嘗醉仙樓的菜肴,聽說這座酒樓中可有不少大靈廚師坐鎮呢。”很快,陳汐就回過神來,揮手喊上蒙維他們,離開了庭院。
  醉仙樓高有三千丈,素有“三千酒香滿城郭”的美譽,其所釀的“清泉釀”酒乃是一絕,名聞天下。
  其中的消費自然也高的離譜,尋常人根本消費不起,不過這些對陳汐都算不上什么,他帶著少年們,直接來到了醉仙樓最高層。
  時值中午,已有不少客人在此,讓陳汐意外的是,就在他剛把少年們安排好,就看見一群少女翩然走進,其中赫然有蘇輕煙。
  好真是巧,連續撞見她兩次……
  陳汐正待起身,和蘇輕煙打個招呼,卻發現她似乎有心事,秀眉緊蹙,一副出神的模樣,從自己身邊走過,都沒看見自己。
  只有那其中一些少女看見了他,皆都微微一怔,旋即神色冷淡地離開,一副視而不見的模樣。
  陳汐自嘲一笑,也懶得和她們計較,開始張羅著幫蒙維他們點菜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卡文的厲害,就差摔鍵盤了,今天暫且三更,明天繼續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