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708 離火雄城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,和兄弟求玄書再次20000打賞捧場!
  ——
  醉仙樓內,陳汐等人落座之后,美麗的侍者翩然而來,送上菜單。
  這份菜單也講究,乃是用蜃影木煉制的一個小法器,像一個透明的光幕,上邊如流水般浮動著一道道菜肴、酒水的名字。
  尤為神奇的是,每一個名字前,還配著一幅又一幅有關菜肴的圖案,栩栩如生,除了沒有味道,看起來宛如真實一般。
  只需要撥動手指一劃,就能隨意挑選中意的菜肴和酒水,在陳汐進過的眾多酒樓中,可謂是匠心獨運,獨樹一幟了。
  陳汐也是暗暗稱奇,能把煉器之道運用到這種小玩意上,這醉仙樓主人也算是個有心人了。
  他大致瀏覽了一遍菜單上的名字,給少年們連續點了數十種菜肴,香的辣的甜的酸的,各種口味都有。
  由于他們人多,分坐了足足十張桌子,所以這些菜肴統統來了十份的量,然后每一桌上又要了一些醉仙樓的招牌酒“清泉釀”。
  嗯?
  當陳汐翻到菜單上的最后一道菜,不禁微微一怔。
  這道菜名叫“各顯神通”,是由青烏雞、珊瑚魚、九妙玉金果、星斑紫茴香……等等珍稀靈材烹飪而成,用材明顯是精挑細選過,蘊含著五行陰陽的成分,做工也極為講究,需要靈廚師以將其一一雕琢成花,刻上細密的紋理,至此,方才算完成第一步。
  然后又要用各種靈火進行浸泡、孕養、熏蒸、燉煮等三十多道復雜的程序,方才算完成了第二步。
  最后出鍋時,只需將這一道菜肴架在赤罡靈火的烘焙下,就能形成一道道奇妙無比的異象,有金虹貫日、有龍鳳呈祥、有碧海涌金蓮,有仙山舞白鶴……等三十六種異象。
  這也是“各顯神通”這個菜名的由來。
  按照菜單介紹,光是這一道“各顯神通”,都價值萬金,堪比一塊仙石的價格了!
  最為重要的是,這一道菜,只有醉仙樓的一位七葉靈廚師才能烹飪,并且每天限量六份,換句話說,就是有錢,來晚了也享用不到這道菜。
  “這個還有嗎?”陳汐抬眼問那名女侍者。
  “抱歉公子,我們這一道‘各顯神通’只接受預定,今天的六份在半個月前,就被預定一空了。”女侍者恭聲說道,態度不卑不吭。
  陳汐搖頭,正待把菜單交給女侍者。
  坐在旁邊的小岑已小聲嘀咕道:“可我明明記得,那些人也是剛來,并且比我們還來的晚,總不會是早已預定好的吧?”
  陳汐瞥眼一看,卻見小岑說的正是蘇輕煙他們一桌。
  那一桌,加上蘇輕煙他們,總共有六名少女,個個美麗多姿,在這大廳中很是耀眼,吸引著諸多食客的頻頻矚目。
  此時,正有一位侍者將一道菜肴小心放置在桌上,那道菜肴盛放在一件白玉琉璃盆中,下邊架起了一支靈火烘焙,很快,菜肴上空就呈現出一道道異象,金虹流溢、赤霞彌散,仙山飄渺、碧海生濤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,一股誘人無比的芬香彌散而來,那種香并不濃,反而清冽似泉水,令人一嗅,不僅食指大動,且有一種心曠神怡的美妙感覺。
  這一道菜,正是“各顯神通”。
  見此,陳汐也是眉頭一皺,他可是記得,自己和蘇輕煙他們是同一時間進城的,難道她們在半個月前就預定好了這一道菜肴?
  “小姑娘,這你就不知道了,那些是九天洞寰宮的弟子,在我們醉仙樓是享受特殊待遇的。”那名女侍者解釋道。
  “特殊待遇?為什么我們不能?”小岑惘然,睜大了眼睛。
  她畢竟還是個十歲的孩子,哪可能知道這世界還依據實力、背景、地位的不同,劃分著森嚴的體系,有些人,注定是享受特權的存在,而那些所謂的限制和規則,往往針對的是普通人。
  那女侍者就像聽到一個天大的笑話,禁不住嗤的一聲笑出來,旋即察覺到不妥,連忙閉嘴,卻是懶得再去解釋了。
  聽到這個聲音,陳汐眉頭又是一皺,揮手讓這女侍者離開。
  “呵呵,小小年紀,還想享受特殊待遇,還真是可笑。”
  就在此時,蘇輕煙那一桌上,一個少女輕笑出聲,她樣貌俏麗,只是眉宇間有著一抹傲氣,給人以盛氣凌人的感覺。
  “文師姐,你別這么說,那還只是個孩子,要怪也怪她長輩沒本事,享受不到那等待遇,干嘛要來這里呢?”另一名少女看似在勸說,實則言辭中的嘲諷,比那“文師姐”更為辛辣刺耳。
  “說的也對,罷了,一群無關緊要的人而已,咱們先吃飯吧。”文師姐揚起下巴,高傲的瞥了陳汐那邊一眼,就收回目光。
  聽到這樣的對話,陳汐的目光瞬間變冷,小岑還是個孩子,童言無忌,卻遭受到這樣的挖苦,這讓他心中也不禁冒出一絲怒火。
  “陳汐大叔,和她們動氣不值得。”小岑笑嘻嘻說道,反而在安慰陳汐。
  陳汐笑了,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,點頭道:“小岑說的對,咱們是來吃飯的,可不是來生氣的。”
  “哼!自欺欺人。”那文師姐再次冷哼了一聲,突兀而刺耳。
  這一下,連那些少年們都聽出,那一桌的美麗少女,似乎故意在針對和挑釁自己等人,一個個都不說話,目光卻是望向了陳汐。
  “要不要……”蒙維抬眼問道。
  “算了。”陳汐瞥了一眼蘇輕煙,最終還是搖了搖頭。
  “你是礙于那個少女的面子?”
  莫婭身為女人,直覺很敏銳,一眼就看出陳汐的心思,“憐香惜玉是好,可那姑娘的心思可都沒在你身上,直到現在都沒注意到你就在一旁。”
  陳汐啞然,自己和蘇輕煙只是普通朋友罷了,而莫婭的話,搞得自己跟一個單相思的可憐蟲似的。
  同時,他的確也注意到,蘇輕煙的確像有心事,自進入酒樓就一直怔怔出神,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。
  就在此時,大廳內響起一陣喧嘩。
  “燕公子!”
  “燕公子也來了?真是意外啊,像他這等人物,怎會來到咱們離火城?”
  “哪個燕公子?難道是天衍道宗那個……”
  “噓!小聲點,你不要命了!”
  聽到這喧嘩,陳汐一怔,抬眼望去,就見一個高大青年從大廳門口走了進來,他背脊筆直,肩膀寬闊,樣貌英俊,神采靈秀,舉手抬足之間,都充斥著一股唯我獨尊的睥睨霸氣,引人側目。
  居然是那個天衍道宗赫赫有名的瘋子——燕十三!
  “蘇師妹,燕公子來了,要知道為了撮合你們兩人,我可是費了不少心血,托冷禪兒公主親自出面,才邀請來了燕公子。”
  “是啊,蘇師妹,燕公子儀表堂堂,驚采絕艷,在同輩之中罕有能與之匹敵者,這天底下不知有多少女子渴慕著和他結為道侶呢,你可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。”
  “蘇師妹,師門長輩肯定也極為樂意見到這一幕,更何況,你有了燕公子這等強大的伴侶,以后在咱們九天洞寰宮,你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啊。”
  蘇輕煙那一桌,那些身披紫氅的少女見到燕十三出現后,一個個眼眸一亮,興奮雀躍,七嘴八舌地朝蘇輕煙嘀咕起來。
  而蘇輕煙卻是一言不發,秀眉緊蹙,似乎想拒絕,又擔心拂了諸位師姐的好意,內心劇烈掙扎不定。
  她們雖然用的是傳音,但陳汐的神識何其龐大,堪比地仙老祖,一瞬就聽得清清楚楚。
  他這才恍然,原來蘇輕煙她們在這里,為的就是等燕十三。并且看情況,她們這次聚會的目的,居然是為了撮合燕十三和蘇輕煙結為道侶!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,陳汐眉頭一皺,大感麻煩。
  上次在蒼梧秘境時,燕十三曾拿安薇、龍振北的性命威脅他,這讓他早已對燕十三恨到骨子里,并且那次和燕十三對決,若非后者憑借一枚“宙光無極仙符”逃掉,他早已將其擊斃,哪還能讓他活到現在?
  而蘇輕煙卻是自己的朋友,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敵人結為道侶,那豈止是一個麻煩了得?
  這時候,燕十三也已在蘇輕煙那一桌坐下。
  由于大廳太大,食客眾多,再加上蘇輕煙那一桌一個個都是嬌美可人的少女,吸引眼球,燕十三進入大廳之后,居然沒有察覺到陳汐的存在。
  燕十三的到來,徹底讓蘇輕煙那一桌成為了大廳中的焦點所在,受到眾多目光的矚目。
  文師姐她們似乎極為享受這種受人矚目的感覺,一個個巧笑倩兮,容光煥發,頻頻向燕十三敬酒。
  燕十三也是來者不拒,含笑一一飲下,儀態很是從容瀟灑,光從外表來看,很難看出這是個在整個玄寰域都赫赫有名的瘋子,一個嗜戰如狂的瘋子。
  只不過,他的目光更多都是投放在蘇輕煙身上,唇角含笑,不時和她說上兩句,顯然對蘇輕煙那傾國傾城的樣貌和清靈出塵的氣質都很滿意。
  陳汐卻是眉頭緊蹙,心中猶豫著是否要有所行動。
  蹬蹬蹬……
  就在此時,大廳口又響起一陣腳步聲,伴隨聲音,一道清朗大笑也是傳來:“陳兄啊陳兄,我差點把離火城翻了個底朝天,想不到你卻在這里逍遙快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