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709 紫氅少女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以及暴醬的10000打賞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離火城雄偉壯闊,遠遠望去,黛青色的城墻足有千丈高,橫亙無垠,沐浴在金燦燦的陽光中,巍峨而神圣。
  陳汐等一行人跋涉而行,并沒有飛馳。
  他要讓這些九幽部落的少年們都感知一下這個世界。
  這個世界,對于他而言,或許早已沒了那一份神秘和震撼,可對這些與世隔絕無盡歲月的少年們而言,一切都是未知和新奇的。
  而想要快速融入這個世界,只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多看、多聽、多用心去感悟,他也幫不上多少忙。
  “這里的靈力很足!”黑子一臉深沉,煞有其事地點評道。
  “這里的天道法則也很厲害,我能夠清晰感知到它們的存在。”刀疤撫摸著下巴,若有所思道。
  “好漂亮!”小岑看到路邊盛開的五顏六色的野花,禁不住驚嘆道,在九幽之地,可是寸草不生的,連一根草都沒有。
  一群少年,睜大的眼睛,好奇地打量著四周的一切,那草木山川、河流溪澗、那空氣中彌散的靈力以及虛無縹緲的天道法則,都成了他們研究的目標。
  蒙維和莫婭沒有開口,依舊如往常般穩重,只不過其神識,也在一點一滴地認識這個新世界。
  陳汐看著這一切,心中暗松了口氣,他知道,有些人在一個環境中久了,突然來到一個新環境,就會感到極大的不適應,甚至會產生驚慌、畏懼、退避等情緒。
  這些少年們此時的表現,已經算很不錯了。
  只有洪三理解不了這一切,他感覺自己就像置身在一個還未開化的原始部落中,所看見的,所聽見的,都是那么的荒誕離奇!
  居然有人不知道靈氣?
  居然有人不知道天道法則?
  甚至,那個可愛清秀的小姑娘似乎連花草都沒有見過!
  這究竟是一群什么人啊?
  洪三感覺自己腦袋都有些不夠用了,但他還是強忍著心中各種好奇,跟在陳汐身邊,為其介紹離火城的一切。
  離火城,傳聞是荒古時期,一位被尊稱為“離火大圣”的證道之地,那離火大圣的本體,傳說之石凡間的一縷普通火種,一次偶遇雷劫,僥幸不死,開啟靈智,并從中悟出了悟道之法門,從此開始踏上尋道的路途。
  雖然只是一縷凡間火種,可它的一生卻充滿傳奇色彩,在玄寰大世界各地,至今還流傳著不少有關它的傳說。
  最為令人津津樂道的,卻是他的戰斗力,曾以地仙之境,斬殺過一尊真正的天仙!
  對人間界的修士而言,這簡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壯舉,可離火大圣做到了!由此就可以知道,其實力有何等的逆天了。
  “離火大圣……”陳汐心中也是驚嘆不已,以地仙之姿,斬戮一尊真正的天仙,其戰斗力該達到何等逆天的地步了?
  “前輩,你們前來的恰是時候,近段時間,離火城內匯聚了許許多多來自四面八方的絕代佳人和青年俊杰,熱鬧非凡。”
  洪三一談起這個話題,就有些眉飛色舞,興奮得難以抑制,在他的介紹下,陳汐很快就了解到,原來這離火城之側,居然就是那個和十大仙門都不相上下的超級宗派——九天洞寰宮。
  “唔,他們都是為了觀禮而來?”
  陳汐眼眸一掃,就看到蒼穹之下,不時閃過一道道遁光,有飛行法寶,有寶輦、有飛禽,川流不息,皆都在朝離火城趕去。
  觀禮?
  洪三一呆,很快就明白過來,陳汐說的是九天洞寰宮大開山門,招收門徒的事情,不禁哂笑道:“哪可能這么多觀禮嘉賓,其中大半修士都是來看美女的,不少人都通過這個途徑尋覓到了許多修仙伴侶呢。”
  陳汐啞然,沒想到如此肅穆莊重的一件事,反而成了一場盛況空前的“選美大賽”。
  “喲,這是哪個旮旯里鉆出來的蠻子啊?嘖嘖,還穿著獸皮,真是稀罕貨啊,哈哈哈,大家快來看,這群人也太奇葩了。”
  便在這時,一道遁光從后方掠來,見到蒙維他們,不禁一呆,旋即發出一陣大笑,一副樂不可支的模樣。
  “唔,這身打扮倒是很標新立異啊,可惜獸皮的質量太次了點。”
  “喂,你們說,這些人穿成這樣,該不會是想嘩眾取寵,企圖吸引離火城中那些美女們的目光吧?”
  “也有可能,畢竟,現在沒實力沒資本的貨色,也只能拿這些小把戲去吸引人了,不值一曬。”
  旋即,又是幾道遁光掠來,這是一群青年,衣飾華美,儀態尊貴,一看就是家底深厚之輩,他們甫一抵達,也都毫無顧忌地對蒙維他們評頭論足,言辭之中毫不掩飾自己的挖苦和譏諷。
  陳汐眉頭一皺,停下身來,朝后方掃視而去,他沒有理會那些青年,只是在看部落中少年們的神態。
  在這強者為尊,等級森嚴的世界,有掌聲、矚目、榮耀、贊美,自然也會有嘲笑、羞辱、折磨、打擊……
  九幽部落的少年自幼生長在一片與世隔絕的土壤上,淳樸得像一張白紙,想要讓他們盡快在這片世界中成長和立足,這一切都不可避免地要經歷一遭。
  或許,這也算是另一種形勢的成長。
  讓陳汐欣慰的是,這些部落少年的心志明顯要比自己想想的還要堅韌和強大,面對這種嘲諷,他們剛開始一愣,旋即緊緊咬了咬牙,最后又似乎想通了,神情重新變得堅定而平靜,對這一切置若罔聞。
  他們沒有動手,因為他們時刻謹記著自己的紀律性。
  他們也不再憤怒,因為他們曾經歷經過無數場血雨腥風,一路從刀山火海走到如今,這點嘲諷他們并未曾放在心上。
  歸根究底,他們只是一群突然踏入一片陌生地域的狼群,懂得隱忍,懂得生存法則,極為清楚,在還未曾適應這里一切的時候,選擇隱忍才是最好的辦法。
  當然,只要陳汐一個命令,他們也決不會手軟,會以最堅決的姿態將這一切敢于挑釁他們尊嚴的敵人撕碎!
  那些華裳青年見自己的嘲諷無效,頓感無趣,搖了搖頭,架起遁光飛也似地朝遠處的離火城掠去。
  “做的不錯!”蒙維突然開口,朝少年們說道。
  “小崽子們,不要氣餒,等咱們有了立足之地,誰敢再欺負咱們,一定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!”莫婭揮了揮拳頭,打氣道。
  少年們皆都開心一笑,欣喜不已。
  見此,陳汐也不禁一笑,瞥了一眼身邊的洪三,問道:“你認得他們?”
  剛才,在那些華裳青年出現時,他清晰察覺到,洪三眼眸猛地一縮,涌出一抹敬畏之色,故此才有一問。
  “前輩,那些是十大仙門之一摩天閣的弟子,身份尊貴之極,我小時候的夢想就是加入摩天閣修仙。”
  洪三神色復雜道,“可惜,越長大越發現,憑我這樣的身份,想要進入摩天閣這等仙道大宗,實在太難了。”
  陳汐問道:“那你現在的夢想呢?”
  洪三聳了聳肩,一臉無奈道:“自然是先攢夠一筆不菲的積蓄,然后就辭掉采藥人的職務,加入一個小宗門安心修煉。”
  說到這,洪三神色突然變得堅定而執著,握拳道:“不過,我不會就此止步的,小宗門又如何,只要我努力,肯定有朝一日能達成所望的!”
  陳汐這才發現,其實從年齡上講,洪三也只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而已,或許是歷經了太多的艱辛和蹉跎,方才磨礪了他如今這一副剔透玲瓏的心腸。
  “一定可以的。”陳汐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  “一定會的,前輩,其實我也經常這么對自己說。”洪三嘿嘿撓頭笑道,這是個很聰敏的少年,知道什么叫分寸,也知道什么時候該講什么話。
  很快,離火城那巍峨的城門已近在眼前。
  此時,正有不少人朝城內行去,有男有女,呼朋引伴,其中不乏乘坐華麗寶輦,在侍衛護送下進入城中的尊貴人物,顯得很是熱鬧。
  陳汐等人的到來,頓時引起了城門口一陣躁動。沒辦法,蒙維他們的衣著打扮,太過惹人注目的,清一色的簡陋獸皮,想不引人矚目都難。
  蒙維他們卻是坦然自若,神色平靜。
  “看來,要先幫你們一個個挑選一身衣物才行。”陳汐輕笑道。
  “的確應該這樣,惹人注目,同樣會引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。”蒙維點頭,很贊同陳汐的話,來到新環境,就必須去適應,而不是固守己見,讓自己顯得那么格格不入,這樣的話,又何談在玄寰域立足?
  “陳汐!”便在這時,一聲清冽若泉水般的聲音突然響起,帶著一絲難掩的驚喜。
  陳汐一怔,扭頭望去,也不由感到一絲訝然。
  只見遠處城門前,正有一群身披紫氅的美麗少女,而在其中,尤以中間那名少女最為漂亮,她青絲如瀑般傾灑而下,垂落至纖細腰肢間,勾勒出一抹窈窕修長的動人曲線。
  尤為引人矚目的是,她竟赤裸著雙腳,腳趾瑩白如玉,而在其雪白光滑的腳踝處,還系著一根纖細如火的紅繩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繼續去碼第四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