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712 外援是他

醉仙樓的后廚,足有千丈范圍,窗明幾凈。
  一排排廚臺整齊羅列,而在其中,足有上千人正在忙碌,新鮮的靈禽妖獸肉塊、蔬果糧物、瓶瓶罐罐的各種調料、形狀不一的廚具……井然有序地布滿了整個后廚大廳。
  一縷縷顏色靈火各異的靈火在噴涌,一個個學徒、靈廚師在各個廚臺前忙碌,各種芬香誘人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漫、發酵、升騰……
  這里,就像一個美食的世界,甫一進入,光嗅著空氣中那彌散的香味,都讓人垂涎欲滴,食指大動。
  在醉仙樓掌柜帶領下,陳汐和白顧南走了進來。
  看到后廚大廳中那一幕幕熟悉的場景,陳汐恍惚之間,仿佛又回到了松煙城,回到了那清溪酒樓中。
  當年,正是白婉晴帶著自己,一腳踏入了這“靈廚的世界”,結識了馬老頭、裴姵和喬南,也是從那時起,他在小黑屋中見到了玉墜洞府中的季禺前輩……
  一晃這么多年過去,清溪酒樓早在一場劫難中化為灰燼,而陳汐自己,也早已離開了松煙城,只身來到了玄寰域。
  原本陳汐以為,自己會淡忘掉這一段回憶,畢竟,那時生活雖然艱辛,但卻充實而平靜,無憂無慮,然而最終,這一切卻化為一場悲慘的厄難,清溪酒樓被毀,馬老頭、裴姵、喬南消失無蹤……成了他心中一抹無法抹去的傷疤。
  可現在,當再次踏入這熟悉的場景中,陳汐卻發現,自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思緒,想起了以往的太多太多。
  “我靠,這么壯觀?沒想到連廚子現在都這么講究了!”一旁,白顧南忍不住驚嘆,怪叫連連。
  他還自幼嬌生慣養,哪曾接觸過廚房,及至長大,他所接觸的也都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,交際圈子里根本沒有什么靈廚師、豢養師、靈植師……
  “不要小覷靈廚師,每一位靈廚師烹飪出的飯菜,不但口味上佳,且具備各種奇妙的功效,例如磐固道基、增強真元、治愈傷病……等等。網站”
  “而每一位靈廚師的修行,其實都不比修者輕松,甚至要更為困難,因為這一條路太過艱辛,古往今來,有無數修者登臨各種大道之巔,可極少有人能在廚之一道上達到登峰造極的高度。”
  陳汐輕聲解釋,態度出奇的好,因為白顧南的反應,讓他想起了當初的自己,同樣對靈廚師一無所知,還是白婉晴為他解釋了這一切。
  白顧南有點驚詫于陳汐對待自己的態度,太溫和了,不打不罵,出奇的好,甚至讓他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這兇殘的家伙怎么變了一個人?這……這他媽還是他嗎?
  心中雖如此想,嘴上卻連連點頭,“哈,沒想到,陳兄你學識如此淵博,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。”
  陳汐一聽,就知道這貨在敷衍自己,不禁眉頭一皺,瞥了他一眼:“我是不是在對牛彈琴?”
  白顧南嘿嘿一笑,心中卻是暗松了口氣,這才像他認識的陳汐嘛,剛才那么溫和簡直太反常了……
  若是被陳汐知道他的心思,非罵一聲賤骨頭不可。
  在前邊帶路的醉仙樓掌柜一直在不著痕跡地觀察陳汐和白顧南,心中也是暗暗吃驚不已。
  他之前已經得到消息,眼前那清俊的年輕人,就是那個如今在修行界都如日中天的絕代人物陳汐。
  之前陳汐斬殺燕十三那一戰,他雖未曾目睹,可聽到這個消息之后,心中依然震驚萬分,直到現在頭皮都有些發麻。
  沒辦法,燕十三這個天衍道宗最有名的瘋子,死在了自己的地盤上,雖然是死在陳汐手中,可天衍道宗若追究起來,只怕也會牽連到他身上。
  這讓他甚至有種放棄醉仙樓而逃的沖動,有多遠躲多遠,徹底遠離這一場可怕的風波。
  但最終,他還是忍住了這股沖動,這座醉仙樓是他祖上傳承下來,矗立數千年之久,是他和背后的家族一生心血所凝聚,又豈是能夠說放棄就放棄的?
  唉,以后也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……
  掌柜心中深深嘆了口氣,愁眉緊蹙。
  “掌柜的,這次在酒樓殺人,或許有可能牽連到你,不過你放心。以后無論是你,還是你的族人手持這塊令牌找到我陳汐,我可以答應你們提出的任何一個力所能及的條件。”
  一旁,陳汐突然開口,將一枚白玉牌遞給了掌柜,玉牌上只篆刻了一個陳字,鐵畫銀鉤,其中烙印著他的一絲氣息,別人根本仿制不了。
  “為……為什么?”掌柜驚呆了,說話都有些結巴,萬沒有想到,陳汐居然會賞賜給自己一個如此大的人情。
  要知道,如今的陳汐,不僅名震天下,更是九華劍派首屈一指的核心弟子,無論是身份地位,還是個人實力,都早已達到同輩之中的巔峰之列!
  現如今,他還僅僅只是一位冥化修士,都能達到這等震古爍今的高度,那么十年、百年、千年之后呢?又該達到何等恐怖的高度?
  讓這樣一位絕代天驕許諾下一個人情,這簡直比獲得一件仙器都珍貴!
  “我只是不想再讓慘劇重演了……”陳汐輕聲喃喃,他真的不希望這醉仙樓也成為第二個清溪酒樓,落得那般凄慘的結局。
  掌柜怔了怔,有些反應不過來,不過陳汐已懶得再去解釋了。
  “嘖嘖,掌柜的,沒想到你這次可算是因禍得福了,有了陳兄的許諾,你們黃家以后還不得飛黃騰達?”
  一旁,白顧南嘖嘖感慨,一臉羨慕,他可是知道,陳汐的潛力有多么的可怕,就是只憑現在的身份和地位,都能讓一個小家族一躍成長為一方大勢力了!
  原因很簡單,嚴格意義上講,只要陳汐樂意,無論是位列十大仙門之一的九華劍派,還是他紫荊白家,都會成為其堅實后盾,這樣的背景,說出去絕對能嚇壞大多數人!
  白顧南最拿手的,就是靠著家族的背景四處為禍,對此可謂是深有領會,背景強大到一定程度時,甚至不費吹灰之力,都能化腐朽為神奇!
  黃掌柜早已笑得合不攏嘴,渾身都激動得顫抖起來,連連鞠躬道謝,看得四周那些正在忙碌的靈廚師都一個個咂舌不已。
  “哼,黃胖子,人家客人許了你什么好處,看把你高興成什么樣子。我可告訴你,今天任憑你如何說,我絕對不會再做第二個‘各顯神通’了!”
  便在這時,一道沙啞的聲音倏然響起。
  這是后廚大廳的一處最偏僻角落,很空曠,廚臺下邊的靈火早已熄滅,和附近其他地方的忙碌情景不同,這里顯得頗為冷清,只有一個枯瘦老頭優哉游哉躺在一個搖椅中,拿著一個酒葫蘆在喝酒。
  他頭發亂糟糟,十指枯瘦如雞爪,睡眼惺忪,穿著一件陳舊的灰袍,看起來其貌不揚,甚至有些邋遢。
  陳汐暗道,這恐怕就是這醉仙樓唯一的一位七葉靈廚師——庸大師了。
  七葉靈廚師很罕見,在大楚王朝時,陳汐就知道,整個大楚王朝內,只有那么寥寥一兩個七葉靈廚師,地位之高,簡直和地仙老祖也不逞多讓。
  當然,那是在大楚王朝內,物以稀為貴,人同樣也如此。
  不過話說回來,雖然玄寰域地大物博,浩瀚錦繡,無邊無垠,比大楚王朝大了不止千萬倍,可七葉靈廚師依然很稀缺,地位極高,只不過是相較而言,要比大楚王朝多上許多而已。
  像眼前的庸大師,就是整個離火城首屈一指的七葉靈廚師,地位頗為超然。
  畢竟,廚道能夠達到他這種地步,已經能夠烹飪出堪比天階極品靈丹的美味佳肴,能夠滿足冥化大修士的需求。
  這樣的存在,簡直就和煉丹大師也沒什么區別了。
  “庸老!這次算我求您了,我保證,只此一次,下不為例!”黃掌柜愁眉苦臉,一臉哀求道。
  “哼,不做就是不做,這是原則問題,你若再苦苦相逼,大不了老夫收拾東西閃人。”庸大師飲了一口酒,含含糊糊說道。
  “我草,你這老頭居然比本少爺還猖狂,作死是不!”
  白顧南眉毛一挑,眼中露出一抹暴戾之色,他最見不得別人跟自己叫囂,又恢復那一副氣焰滔天的紈绔模樣,指著庸大師的鼻子就準備破口大罵。
  “閉嘴!”
  陳汐瞥了一眼白顧南,寥寥兩個字,卻像一道魔咒一般,正要發飆的白顧南頓時像泄了氣的皮球,老老實實閉上了嘴巴。
  庸大師抬起眼皮,瞟了一眼陳汐,旋即冷冷一哼,又閉上了眼睛,吧嗒吧嗒又喝起了酒,很是愜意。
  白顧南額頭青筋突突直跳,氣得又差點忍不住一腳踹在這囂張的小老頭身上。
  黃掌柜見此,著急得都差點跪地祈求了,正待說些什么,卻被陳汐揮手打斷,“我可以用一用這廚臺么?”
  “當然……”黃掌柜隨口答道。
  “不可以!”
  還不等他說完,庸大師突然睜開眼睛,冷冷喝道,“小家伙,靈廚師的廚臺就好比劍修手中的劍,是決不允許其他人染指的!”
  ——
  ps:系統崩了,捉急的人都快崩潰了,俺存在桌面的稿子啊!!!沒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