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713 醉仙樓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!
  ———
  庸大師的聲音低沉,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。
  這一刻的他,就像突然變了一個人,那枯瘦的容顏上罕見地投出一種迫人的威嚴。
  黃掌柜暗呼一聲糟糕,這老頭脾氣一旦倔犟起來,天不怕地不怕,連性命都不顧,根本就不會聽人勸解了。
  陳汐只是隨口一問,沒想到居然會引起庸大師如此強烈的反應,不由劍眉一皺,目光如電,霍然望向了這個倔犟的老頭,有些不悅。
  可當目光觸及庸大師那枯瘦的臉頰,灰白的頭發,那一股不畏一切的威嚴,僅一瞬間,就讓陳汐心中一顫,恍惚間想起了馬老頭。
  馬老頭也如此的倔強、脾氣暴躁,甚至經常對自己破口大罵,可陳汐知道,馬老頭對自己從無死心,甚至將一腔心血都投注到了自己身上。
  很快,陳汐神色變得平靜,拱手道:“抱歉,是晚輩唐突了。”
  原本,無論是黃掌柜,還是白顧南,都以為陳汐要發怒了,前者擔憂,后者興奮,但兩者都沒想到,陳汐居然會突然主動開口道歉!
  這讓兩人都不禁微微一怔,有些不知所以。
  “咱們走吧。”陳汐目光從那一排排明凈的廚臺上掠過,最終,深吸一口氣,抬腳就要離開。
  “慢著!”庸大師突然開口,說道:“小子,我且問你,在你心中,什么是廚道?”
  “這算是一種考驗?”陳汐停頓腳步,卻沒有回頭
  。
  “總要給老夫一個臺階下吧?”庸大師苦巴巴說道,這老頭也很有趣,剛才還一副剛正不阿的威嚴模樣,現在卻像個老頑童,脾氣古怪。
  “這老東西,還真是矯情!”白顧南在一旁小聲嘀咕。
  庸大師卻是笑瞇瞇的,置若罔聞,一對眸子只是盯著遠處的陳汐。
  陳汐幾乎沒有任何思索,答道:“所謂廚道,就是一條能令舌頭松綁、讓修煉生活豐富精彩的大道,同樣,它也是每一名合格的靈廚師一輩子探尋攀爬的最終目標。”
  這是馬老頭所說,他至今還清晰記得,當時馬老頭說此話時,那一對眼眸中所流露出的無盡狂熱和憧憬。
  黃掌柜詫異,原本他以為,陳汐要么對此一竅不通,要么會侃侃而談,引經據典,將庸大師狠狠震懾一把,但卻萬萬沒有想到,陳汐的答案,居然如此簡單,甚至帶著一絲調皮幽默的味道。
  讓舌頭松綁……多美妙的形容啊!
  就連他這個門外漢都忍不住暗暗贊嘆。
  庸大師也是微微一怔,旋即陷入沉默,許久才點頭道:“你可以用老夫的廚臺了。”
  陳汐轉身,拱手道:“多謝。”
  說著,他已來到廚臺前,望著廚臺上擺著的瓶瓶罐罐的調味,以及那形狀不一的各種廚具,也不禁感到一陣手癢。
  對他而言,如果說除了修煉之外的嗜好的話,當屬制符和烹飪無疑。
  制符是他自幼就接觸到的賺錢法門,那時候,制符也是維系他和爺爺、弟弟的生活的唯一來源,如今,雖然他已經完全不用再把制符當做賺錢的法門,但自幼烙印在骨子里的興趣,卻讓他對制符依舊鐘愛至今。
  而烹飪,則是他年少時所學,記載了他太多的回憶,同樣也再割舍不下。
  陳汐并沒有急著動手,而是在一側仔細挑選食材。
  看見陳汐那認真的模樣,黃掌柜忍不住低聲問白顧南:“陳道友他真的還擅長廚道?”
  這些日子以來,陳汐的聲名震驚天下,有關于他的一切傳聞,都離不開戰斗力驚人這樣的評估,完全沒有聽說過,這樣一位蓋世天驕般的人物是否對廚道也頗有研究。
  這一切,都讓黃掌柜大感新奇,甚至有些匪夷所思。
  畢竟,靈廚師不比真正的修者,乃是一種輔助類職業,地位和名望,也遠遠不及修者受人敬畏。
  所以,黃掌柜甚至懷疑,陳汐或許只是對廚道略有研究,卻是根本沒有去親自嘗試過。
  白顧南也很詫異,旋即冷哼道:“一法通,萬法通,我這兄弟可是一位不出世的奇才,一個廚道而已,又怎可能難住他?”
  話雖如此說,他心中也忍不住暗自嘀咕,陳汐這家伙,到底能行不能行啊?
  “小子,雖然老夫給了你機會使用老夫的廚臺,可你若做不出個像樣的菜肴,那丟臉可就丟大了
  。”一旁,庸大師道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,目光依舊逡巡在一側的食材上。
  醉仙樓作為離火城首屈一指的酒樓,自然不缺乏任何的靈材,這些肉類、果蔬、糧物等等都被分門別類堆放在一起,根據材質品質的不同,擺置在不同的位置。
  對廚道一竅不通的人,光看到這些食材只怕都看花了眼,更別說從中挑選出合適的,屬性相合的食材去烹飪了。
  但這些自然難不倒陳汐,食材雖然按照陰陽、五行屬性的不同,劃分為不同的種類,繁瑣復雜之極,但對如今的陳汐而言,一眼掃過去,基本上都將各種靈材的屬性、材質、以及所需要搭配的配料、廚具、火種等等全都了然于心。
  這是境界上的優勢,但跟重要的是,這些辨別食材的技能,早在很多年輕,都被他爛熟于心,儼然成為了修行中的一部分,辨別起來自然是水到渠成,不費吹灰之力。
  見陳汐如此做派,庸大師不禁一聲冷哼,突然站起身子,朝四周那些正在忙碌的靈廚師喊道:“你們暫且放下手中的活,都過來。”
  包括那些學徒,也都被他召集了過來。
  這些靈廚師的等級從一葉到六葉不等,約莫有上百人,再加上那些學徒,都快有上千人了,此時皆都一頭霧水地聚攏過來,不明白庸大師究竟要做什么。
  庸大師一指陳汐,說道:“這位就是名滿天下的九華劍派弟子陳汐,一位絕世天驕般的大人物,如今,他要為你們露一手廚藝,這可是不可多得機會,一旦錯過,追悔莫及,你們都睜大了眼睛,瞧好了!”
  聞言,那些靈廚師一陣躁動,皆都露出驚嘆之色,沒想到眼前這清俊的年輕人,居然就是如今在修行界如日中天的陳汐!
  但旋即,他們的臉色都不禁變得有些怪異,廚藝?老天!陳汐要給我們展現廚藝?這不是班門弄斧嗎?
  所謂術業有專攻,在個人實力方面,他們自認和陳汐相差了十萬八千里,可是在廚之一道上的話,那可就不一定了!
  甚至,有些靈廚師都露出不以為然之色,顯然認為庸大師是在開玩笑。
  白顧南見此,眼睛不禁一瞪,暗道我草,這猥瑣的老頭也是個陰人的好手啊,這不是明目張膽著故意要讓陳汐難堪嗎?
  黃掌柜也是眉頭一皺,庸大師此舉可有點太過分了,無論陳汐是否懂得廚道,這么做終究有些捉弄人的味道,若是激怒了對方,那可怎么辦?
  “庸大師,你這不是……”黃掌柜壓低聲音傳音
  。
  “你擔心什么?”庸大師怪眼一瞪,打斷道:“連人陳汐都沒拒絕,你著什么急?”
  就在此時,在眾目睽睽之下,陳汐已經開始動手,一種種食材,像被一只無形的大手帶起,穩穩當當落在案板上。
  他移步廚臺前,探手抓住面前的一把雪亮廚刀,手腕一抖,刀光飛舞,開始處理一截青螺根。
  青螺根通體青翠,通體密布細密螺紋,是常見的瓜果蔬菜之一。
  咄!咄!咄!
  刀光如雪花飛舞,細密緊湊的刀切案板聲如有節奏般響起,陳汐的手腕穩健、靈活,雪亮鋒利的廚刀被他精準掌控,幾乎眨眼間,那一根青螺根就被處理完畢,一片片薄如蟬翼,厚薄均勻,整整齊齊,令人賞心悅目。
  刀工是衡量一位靈廚師水準高低的重要手段之一,三分爐臺,七分案板,無刀不成菜。
  早在年少時,陳汐的刀工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,再加上他如今那渾厚的修為,做這些簡直是游刃有余。
  不過這一幕落在眾人眼中,卻讓他們都暗自一驚,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沒有,陳汐這一手刀工,讓他們也感到頗為驚艷。
  “哼,刀工而已,你們要知道,眼前的可是個人戰斗力冠絕群倫的天才,其對力量的掌控早已達到一種登峰造極的地步,能夠熟稔使用廚刀也在情理之中,算不得什么。”庸大師冷哼一聲。
  眾人聞言,神色很快恢復如初,庸大師說的不錯,靈廚師對力量的掌控,其實和其他任何職業都一樣,光從這一點,并不能分辨出一個靈廚師的優劣來。
  然而,接下來的一幕幕,卻令他們又忍不住吃驚不已,甚至有些眼花繚亂!
  只見那一種種食材,落入陳汐的手中,無不被他行云流水般處理,毫無滯澀,他腕力沉穩,刀工嫻熟。
  切片,可以切的厚薄相同,薄如蟬翼,猶若一片片雪花飄落,富有韻律。
  切絲,可以切的長短相等,粗細相同,恰似一根根纖細的柳絮隨風而舞,于手起刀落之間彰顯功力。
  雕花,一根纖細若牛毛的食材上,居然被其雕刻上一道道玄妙的紋理,交織成圖案,動作如羚羊掛角,信手拈來!
  ……
  最為重要的是他的速度,簡直快到了極致,幾乎不到盞茶功夫,一百二十余種食材,全被他一人完美處理一空!
  ——
  ps:補昨天,下一更下午3點左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