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72 千鷹大陣


  第一更!下新書榜了……安心碼字。
  難道是……
  血羽神色凝重一片,他原本想出手相助,但陳汐的劍法太快,快得令他心中剛升起救人的念頭,黑猿王袁通已被一劍洞穿頭顱。
  風之道意!
  這家伙非但修煉了一門極為厲害的風屬性劍法,并且把感悟到的一絲風之道意也糅合進劍法之中,如此方能以一種無與倫比的速度斬殺袁通。
  血羽心頭起伏跌宕,他實在想象不出,這人類少年才剛進階紫府境界不久,怎會這么快就把武道修為提升到了道意境界,要知道,大多紫府修士才只有天人合一境界的武道修為啊。
  妖孽!
  這家伙比自己這些妖類還妖孽!
  此刻,血羽已是再不敢小覷陳汐。
  ——
  黑猿王死了?
  他可是七大妖王之一啊!
  木奎只覺今天的心情簡直就像潮起潮落一樣,直至此刻陳汐斬殺黑猿王,他已是激動得攥緊拳頭,想要吶喊,卻覺得任何言辭都無法表達自己心中的亢奮。
  山風呼嘯,妖氣依舊滾滾如烏云,但隨著黑猿王袁通的死,在場所有的妖類都已是陷入極大的震驚之中。
  望著半空中那拎著黑猿王頭顱的少年,這些信奉弱肉強食是實力為尊的妖類,無不心驚膽顫,看向陳汐的目光中恐懼中已是帶著一絲絲的敬畏。
  “虐殺如此眾多冤魂厲鬼,真是死不足惜!”
  淡漠的聲音在空中飄蕩,陳汐看著手中拎著的黑猿王頭顱,看著他臨死前那愕然不敢置信的嗜血眼眸,搖了搖頭,五指用力,咔嚓一聲,抓爆了黑猿王的頭顱。
  熊羆的頭顱被抓爆。
  陳汐就抓爆黑猿王的頭顱,仿似只有這么做才會令他心中的內疚稍稍減少,才能向早已死去的熊羆祭奠。
  “木奎,把黑猿王身上的寶物收起來,”陳汐目光一掃四周,淡淡吩咐一聲,便即把目光投向遠處的雷鷹王。
  “說實話,你的實力大大出乎我的意料。”雷鷹王血羽神色輕松,聳了聳肩說道:“不過,很遺憾的告訴你,你還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  陳汐沒有說話,目光緊緊盯著對方,從雷鷹王身上他也是感到一絲沉重的壓力,跟面對黑猿王時完全不同。
  似乎……這家伙是紫府六星的修為?
  陳汐曾聽木奎說起過,在七大妖王中,雷鷹王血羽的實力比黑猿王、落下森林青蟒王更為恐怖,關鍵便是因為血羽是一頭上古異種金翎鐵鷹蛻化人形,速度奇怪,且體內天生能夠蘊積雷電之力,厲害之極。
  不過陳汐也是不懼,他甚至想試一試,究竟是雷鷹王的速度快,還是自己的神風化羽遁法速度快。
  “剛才我如果和老猿聯手,你此刻必死無疑,而我之所以讓你活到現在,其實很簡單,就是想讓你主動地交出庚金劍竹。”
  血羽絲毫不在意陳汐目光中的殺意,笑了笑說道:“我不喜殺戮,但若你執迷不悟,說不得……”
  “聒噪!”不等說完,陳汐便即打斷他,身形一晃,手中的庚金長劍便朝雷鷹王血羽斬去。
  嗡嗡嗡嗡……
  像細密輕柔的風糾纏在一起歡快飛舞,絲絲縷縷的劍光劃過虛空,瞬間布下萬千劍影,撐起一座劍光鉤織的大網。
  大衍風行劍——細風斜雨,劍勢細密,纏纏綿綿,看似輕柔如細雨,內里卻是暗藏殺機。用以對付以速度見快的雷鷹王,再合適不過。
  然而雷鷹王看似毫無防備,實則早已暗暗防備,在陳汐甫一動手,他便即刷地一聲,身子猶如一抹閃電,朝遠處飛掠而去,眨眼已是在百丈之外。
  “陳汐,有膽你就跟上來!”
  百丈外,雷鷹王血羽哈哈大笑:“實話告訴你,這些日子我們已抓捕了八名人類修士,好像叫什么杜清溪、慕容薇的,應該是你的朋友吧,若你想救出他們,就先打敗我,或者乖乖地交出庚金劍竹!”
  八個人類修士,杜清溪……
  陳汐一怔,不由想起之前在南蠻冥域的種種畫面,杜清溪、端木澤、宋霖是他的朋友,哪怕如今彼此間已存在隔閡,可此時聽到他們有可能落難的消息,他依舊感到一絲焦急。
  “罷了,我在那劍仙洞府的典藏殿內時,對他們也有虧欠,令他們陷入了混戰之中,終究是自己考慮不周,如今他們有可能落難,自己就再去幫他們一把,也算彌補自己的過失,至于以后……就各走各走的路吧!”
  這些念頭電光火石一般在腦海掠過,陳汐當即身形一展,背后猶如長出一對翅膀,朝遠處的雷鷹王追趕而去。
  “真是找死啊,在這天空,我鷹類一族就是笑傲天下的王者!”雷鷹王血羽輕輕一笑,眼眸中閃過一絲冷厲殺機。
  刷!刷!
  一前一后,仿似兩道追逐的閃電,陳汐和雷鷹王血羽眨眼就消失在蒼穹之下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前輩一定不會死的!
  木奎望著天空中那道峻拔瘦削的身影消失不見,并沒有多擔心,他堅信陳汐不會失敗,沒有理由的相信。
  此刻,他正按照陳汐的吩咐,大搖大擺地來到一群大妖面前,俯身搜集黑猿王尸體上的寶物。
  “唔,靈液三千斤、赤炎火鋼石一塊、一串千年淬靈果……”
  此刻的木奎,簡直囂張到了極致,兩只手在黑猿王尸體上翻來翻去,絲毫不理會周圍投來的幾欲殺人的目光。
  這些隨從黑猿王而來的上千號大妖小妖,早已被陳汐強大的戰斗力驚破了膽子,如今黑猿王又死了,樹倒猢猻散,他們才不會傻乎乎地去得罪木奎。
  不過,這家伙實在太囂張了啊!
  搜刮戰利品就搜刮吧,干嘛還搖頭晃腦地念出聲來呢?
  聽著那一個個誘惑力十足的材料名字,看著木奎那貪婪的丑惡嘴臉,這些大妖小妖的臉色都是很不好看。
  許久之后,木奎確認再翻不出一丁點的寶貝,這才砸了砸嘴,施施然起身,優哉游哉地回抱月山去了。
  “木奎道友回來了?”
  “啊,多日不見木奎道友的修為似乎有所精進,真是可喜可賀。”
  “唉,木奎道友,我是來向你認錯來了,這些天忙著修煉,倒是忘了來探望拜訪你,真是罪過。”
  木奎回到抱月山洞府前,早有一群大妖在等待,這些大妖皆是抱月山附近潛修的妖類,其中大多都在陳汐進階紫府境界時來道賀過,見木奎回來,他們一個個親熱地涌了上去,各種噓寒問暖,各種溜須拍馬,那叫一個熱情洋溢。
  “你們走吧,我要替陳汐前輩看守洞府。”
  木奎面無表情掃了眾妖一眼,心中卻是不屑冷哼道:“當日得知陳汐前輩得罪黑猿王,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都快,如今見陳汐前輩斬殺黑猿王,倒又想著跑來抱大腿了?天底下哪有這等好事?”
  ——
  群山起伏,煙霞滾滾。
  在那那遠處如洗碧空之下,兩道流光瞬間馳過,速度之快,把天上的云霞切割得滾滾飄散,身后形成一道醒目之極的氣浪。
  一百里。
  五百里。
  一千里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小子速度好快,竟是隱隱比我全力飛行還要快上一絲,按照這種速度,恐怕不多久就會被他追上。”
  羽翅拍打,已恢復金翎鐵鷹獸身的雷鷹王血羽暗暗心驚不已,他不用回頭,從那逐漸變得尖利的破空聲中就知道,身后的陳汐正在一點點靠近。
  咻!咻!咻!
  就在雷鷹王一晃神之際,身后驀地響起一陣尖銳呼嘯的破空聲,隨即一道道蘊積著無匹劍意的劍芒破開虛空,奔襲而來。
  他連忙改變方向,避開這些令他也感到心悸不已的劍芒,再不敢胡思亂想,集中精力朝前飛去。
  “等著吧……待會就讓你小子嘗嘗我的厲害!”
  刷!
  雷鷹王雙翅極速拍打,速度再次提升許多,眨眼已拉開與陳汐的距離,不過想要甩脫陳汐卻是根本辦不到。
  “這家伙要帶我去哪里?”
  追逐至此刻,陳汐已隱隱猜到,雷鷹王似是要把自己引去一個地方,根本就沒打算跟自己生死一搏。
  “難道他要找其他妖王助陣?或者說打算把自己引進他的老巢,而后憑借其他的手段跟自己戰斗?”
  腦海中苦苦思索著,陳汐的速度確實一點都不慢,蘊含一絲風之道意的神風化羽遁法被他施展到極致,猶如一絲飄渺無蹤的厲風一般,快逾閃電。
  一炷香之后。
  雷鷹王血羽驀地停頓身體,而后雙翅一展,身子急速俯沖而下。
  “這里是?”
  陳汐也隨即停頓身體,眼眸向下一掃,只見一座繚繞在紫氣中的山峰屹立其下,它通體如劍,孤峭嶙峋,在那懸崖一側,赫然筑造著一個巨大的宮殿!
  這宮殿通體仿似由紫色金屬打造,精致絕倫,其中亭臺樓閣、假山流水處處可見,甚至里邊還有一個碧水蕩漾的湖泊。
  好大的手筆!
  難道這里就是雷鷹王的老巢?
  “孩兒們,速速出來與老祖結成千鷹大陣,殺死這個人類少年!”雷鷹王血羽立在宮殿之上,驀地大聲暴喝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