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714 道侶糾紛

刀工精準、流暢、嫻熟,這對任何一名靈廚師而言,都是最基本的功課,而想分別其是否扎實,就看其速度,以及食材處理后的品相如何。
  陳汐的速度很快,快得讓在場絕大多數靈廚師都自慚形穢,自嘆不如。
  但最關鍵的卻是其食材處理后的品相,片如蟬翼,絲若柳絮,就連雕花,都仿似在方寸之間開辟了一個世界,完美漂亮到了極致。
  甚至,已能用“圓滿”二字來形容了。
  而這,才是在場靈廚師最為動容和震撼的!
  眾所周知,無論是給食材切片、剁絲、還是雕花,不僅僅只是為了賞心悅目,更重要的是,這么做可以讓食材更容易入味,尤其是針對一些靈氣充沛的肉類,在其表面雕花可以讓靈氣更容易被吸收。
  顯然,陳汐已將處理食材這方面,臻至了一種恐怖的高度!
  光是這一幕,都讓在場所有靈廚師的神情變得認真肅穆許多,心中的不以為然,也漸漸被一眾期待所取代。
  處理食材,只是烹飪美味佳肴的第一步,在這一步上,陳汐的表現可以說給他們了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  他們開始迫不及待地想要見識一下,陳汐又是如何去烹飪菜肴的,例如調料的搭配、靈火的控制、廚具的運用……等等。
  庸大師也不再說話,拎著酒壺吧嗒吧嗒飲酒,狀似愜意,可那一對惺忪的眸子,卻緊緊盯著陳汐的每一個動作,目光中從一開始的懷疑,逐漸變得詫異、贊賞、驚喜……直至現在的期待。
  黃掌柜和白顧南張大了嘴巴,下巴都差點掉地上。
  在場之中,只有他們兩人可算作是門外漢,但他們的眼力卻不差,從陳汐那一系列嫻熟若行云流水般的動作中,都能品味得出,若說這家伙從前沒當過靈廚師,打死他們都不信!
  陳汐開始烹飪了。
  他恍若沒有注意到四周氣氛的微妙變化,神色專注而寧靜,他隨手一揮,上百種食材分成幾十批,猶若一道道銀漿泄地,或被浸泡在石乳靈液中,或被孕養在各種不同靈液中,或直接落入了鐵鍋內。
  然后,點燃靈火,操控廚具,同時以神識細密地感知著靈火的變化。
  哧啦!
  一縷由銀鱗鯊的肉質熬制的雪白色油脂,被澆進鐵鍋之中,哧啦作響,散發出一股濃烈的芬香。
  很快,又是數種食材,被陳汐一一加入鍋中,青的、紅的、白的、綠的……色澤鮮亮,令人賞心悅目。
  “他這是在烹飪什么菜肴?”白顧南光嗅著那彌散而出的香味,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禁不住問出聲來。
  “若我沒看錯,應該是一種名叫浪疊虹橋的菜肴,非五葉靈廚師無法烹飪,因為其所用食材和靈火,皆有著極為挑剔的要求,難度極高。”黃掌柜沉吟道。
  “呃,我怎么沒聽說過?”白顧南訝然道,他雖然不是個靈廚師,但卻是個最會享樂的公子哥,什么珍饈美饌、特色美食都嘗過,偏偏就沒聽過這浪疊虹橋的說法。
  “這道菜肴是供給金丹修士飲食的,在諸多菜肴中,并不是多珍貴,但相較而言,它確實烹飪起來最麻煩的一道菜,單是所用的不同屬性的食材都不下上百種,烹飪的步驟更是達到了上千個,非逼不得已之下,五葉靈廚師也不愿烹飪這道菜。自然地,浪疊虹橋這個名字也甚少有人問津。”
  黃掌柜侃侃而談,如數家珍,以此可見,他這個酒樓掌柜也不是白當的,雖然不是廚子,但烹飪各道菜肴所需的工序卻是了若指掌。
  “還有一點你沒說,這一道浪疊虹橋,乃是一名合格的靈廚師必然掌握的一道菜,在靈廚師的傳承中,這一道菜也往往用來去考評自己所收錄的弟子。”
  庸大師突然開口道,他此時的神色已經是有些復雜了,陳汐既然懂得浪疊虹橋的烹飪步驟,肯定絕非野路子出身,之前必然也曾修習過正統的廚藝。
  這實在讓他感到意外,因為他同樣萬萬沒想到,像陳汐這等身份的絕世天驕,居然會曾從事過靈廚師的職業,這若是傳出去,恐怕沒幾個人會相信了。
  “浪疊虹橋……這家伙此時烹飪這一道菜,又是在做什么?難道是想獲得在場所有靈廚師的認可嗎?”庸大師心中疑惑不已。
  其他靈廚師也同樣感到疑惑,但很快,他們的心神就被陳汐那嫻熟無比的廚藝所吸引,再顧不得思慮其他。
  這一刻,整個后廚大廳都是靜悄悄的,所有的目光都凝視在陳汐一個人身上,看著他那讓人眼花繚亂的烹飪手法,每個人心中都肅然起敬。
  如果說,之前他們還對陳汐的廚藝所有質疑的話,那現在,他們的心已整整漸漸被陳汐所展現出的一切所折服。
  對于這一切,陳汐都恍若未聞。
  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,仿佛又回到了那年少時期,回到了在清溪酒樓跟隨馬老頭修習廚藝的日子。
  時光荏苒,那些歲月不復存在,那些熟悉的人也杳無音訊,可那段日子所學到的一切,卻像塵封在血液中的老酒,時間越久,發酵得越是醇厚。
  可惜,哪怕這老酒再醇厚,味道再濃烈,可再沒了能夠與之對酌的人。
  所以,他現在只能以如此方式致敬,以一道浪疊虹橋,向至今也杳無音訊的馬老頭、裴姵和喬南致敬。
  這一道菜肴,是靈廚師考較弟子的一道菜。
  而他,同樣在以這道菜肴,向當初那一段年少歲月,那一些熟悉的人遙寄情思,就當做一場心靈的慰藉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一刻鐘后。
  陳汐的作品出鍋,瑩白的玉盤中,在聚靈陰火的烘焙下,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上空,雪白的浪花一疊疊堆砌,翻滾不休,升起一道道繽紛絢麗的虹橋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股沁人心脾的誘人芬香彌散而開,就像情人摘掉了遮掩面容的紗巾,露出了那一抹驚心動魄的絕世容顏,令人震撼。
  眾人震驚無言,一些眼力高超之輩,例如庸大師,更是從這一道菜肴所溢散出的香味和靈力中品味出一絲不同。
  正是這一絲不同,讓他也禁不住心生一抹震撼。
  如果他沒有猜錯,這一道浪疊虹橋和以往他所了解的都不同,無論是味道、還是蘊含的靈力,都已經發生了質的蛻變!
  如果說,其他靈廚師所烹飪的浪疊虹橋是一枚地階極品靈丹,那么陳汐所烹飪的就是一枚天階靈丹,那是一種質的差別!
  庸大師猜不透,陳汐是如何做到這一步的,但他卻深深清楚,一名靈廚師,能夠把這一道工序最為復雜的菜肴做到如此地步,已足夠稱得上是驚艷無比!
  這時候,陳汐已從廚臺前退回,神色平靜,眸光深邃而淡然,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愈發的出塵和空靈。
  雖然只是烹飪了一道菜,可其中卻蘊含了陳汐太多的心思,當完成那一剎那,就像打開了內心最深處的一個結,精氣神都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釋放。
  “讓我先嘗嘗!”
  白顧南率先打破沉寂,火急火燎來到廚臺前,拿起筷子就開始動嘴了,他實在很好奇,陳汐所烹飪的菜肴,又是怎樣一番樣子。
  最最重要的是,他一想到自己居然能親口嘗到陳汐親手所做的菜肴,渾身就有一種無法抑制的興奮,味道倒是其次,關鍵是以后可以跟人吹牛皮啊!
  這可是名滿天下的陳汐親手烹飪的菜啊,修行界又有哪個能有此口福?
  白顧南很確信,自己只要把這事兒一說給自己那些狐朋狗友聽,絕對能引來一大片羨慕極度的目光。
  “唔,好吃!真他媽好吃啊!”
  剛嘗了第一口,白顧南只覺一股獨特的鮮味瞬間擴散口腔,舌頭微微一顫,仿似觸電般,盡是酥麻滑嫩的感覺,味道迥異于常,鮮美爽口,綿延柔順,美妙到了極致。
  然后,白顧南完全不顧儀態了,一個人抱著盤子,甩開膀子大快朵頤,直吃得滿嘴流油,大呼痛快。
  陳汐忍不住瞥了這貨一眼,心中清楚,那一道菜味道雖好,但也不至于讓這個嘗遍天下珍饈的紈绔少爺如此作態。
  換句話說,這貨也是在間接地拿這一道菜來拍自己的馬屁,同時,也是做樣子給四周的靈廚師看。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,陳汐心中禁不住暗暗感慨,人人都知道這貨囂張跋扈,可誰又知道其實在內心中,這也是個心思玲瓏之輩?
  “陳汐小友,老夫為剛才的冒失向你道歉。”就在此時,庸大師突然一臉認真肅穆,朝陳汐躬身道歉。
  附近其他靈廚師見此,都一個個驚得睜大眼睛,沒想到庸大師居然會行如此大禮去向一個年輕人道歉,這在庸大師身上可是絕無僅有的。
  陳汐抬手扶起庸大師:“前輩何過之有?剛才,也是晚輩有些孟浪了。”
  庸大師搖頭,從懷中摸出一塊巴掌大小,通體瑩潤瀲滟的黑晶玉牌,遞給陳汐:“為了給彌補老夫的過失,還請小友收下這枚令牌。”
  所有人皆都大吃一驚,露出不敢置信之色,似是都沒想到,庸大師居然要將這等珍貴之物交給陳汐!
  ——
  ps:補昨天第二更,沒人投月票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