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716 震驚滿座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,感謝兄弟“zhenjun7256”和“雨中傷痕”分別6666和3666打賞捧場支持!感謝兄弟求玄書盟主投出的月票!精華沒了,下周俺一一去為兄弟們加精!
  ————
  文師姐愕然,沒想到在眾目睽睽之下,白顧南居然敢跟自己直接翻臉,還破口大罵自己小娘皮!?
  一瞬間,文師姐氣得臉頰漲紅,渾身都發抖了。
  囂張!
  這家伙實在太囂張了!
  難道他不知道,這是在自己地盤嗎?不知道自己這邊,還有燕十三這位頂尖強者坐鎮?
  這一刻,她深深明白了這白顧南究竟跋扈到了何種地步,這種該挨千刀的家伙,居然能活到現在,簡直就是個奇跡!
  不止是文師姐,她旁邊的少女們也都柳眉倒豎,一個個怒目盯向白顧南,大有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勢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面對這等變故,蘇輕煙也從自己的內心世界清醒過來,清眸一掃,當看到眾位師姐和白顧南對峙時,她也是秀眉一蹙,不過下一刻,當她瞥見臨桌的陳汐時,頓時就怔住了,原來他也在啊……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,她內心頓時一陣羞赧,已是能推斷出,剛才發生的一幕幕,只怕也被陳汐一絲不落地看在了眼中。
  陳汐也看到了蘇輕煙,笑了笑,并沒有多說什么,他這時候的心思,全都在白顧南身上,說實話,他其實也有點佩服這家伙了。
  敢在九天洞寰宮的地盤上跟人家的弟子直接翻臉,這家伙的跋扈和囂張,簡直能稱得上是膽大包天了。
  “看什么看,趕緊過來向我兄弟道歉!”白顧南眉毛一挑,大聲呵斥道,絲毫都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意思,那模樣,就像呵斥一群犯錯的奴婢般,氣焰囂張之極。
  這讓大廳眾人多暗自吃驚不已,都沒想到,白顧南這混世魔王一旦挑起事來,連風度都不要了。
  “你……你這是在對我說話?”文師姐咬牙,雙目直欲噴出火來。
  “廢話,不是跟你說的,難道是跟鬼說的?”白顧南神色暴戾道。
  “你可知道我是誰,就敢這么和我說話?”文師姐深吸一口氣,勉強按捺住心中怒火,神色鐵青道。
  “不就是九天洞寰宮?”
  白顧南狠狠呸了一口,“小娘皮,你記住,你代表不了你的宗門,更何況,敢惹上本公子的兄弟,就是天王老子,也得給我乖乖認錯!”
  “白顧南,你太過分了!”燕十三終于看不下去,緩緩起身。
  一剎那間,他就像變了一個人,長發飛舞,修長雄偉的體魄涌動出一股滔天戰意,如同一輪烈日燃燒,肆意張揚,霸勢無雙,一對眸子里爆綻出縷縷熾烈火光,交織在一起,衍化出重重奇妙異象。
  大廳中的氣氛頓時一凝,沉悶得讓人快要窒息,空氣中都帶上一抹肅殺。
  見到燕十三站出來為自己撐腰,無論是那文師姐,還是其他少女,皆都神色一松,俏臉上露出一抹得意冷笑之色。
  燕十三的戰斗力,在整個玄寰域同輩中都是赫赫有名的存在,近乎無敵,尤為重要的是,他還有個“瘋子”的綽號,一旦戰斗起來,六親不認,在他面前,白顧南這個紫荊白家的大紈绔還不是跟紙老虎一樣?
  果然,她們發現當燕十三出頭時,那白顧南的目光陡然一凝,臉上也多出一絲凝重,這讓她們愈發感到安心,看向白顧南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不屑。
  同樣,大廳眾人見到這一幕之后,心中都激動起來,燕十三這個猛人終于出馬了,接下來一個驕縱跋扈的大紈绔和一個嗜戰如狂的大瘋子之間,又該碰撞出怎樣的一幕?
  所有人都很期待,大感這次來醉仙樓不虛此行。
  “燕十三,別人怕你,本公子可不怕你,莫忘了,上次在蒼梧秘境,你差點被我陳汐兄弟殺死,若非憑借一道‘宙光無極仙符’,你哪還能活到現在?”
  令人驚奇的是,白顧南神色很快恢復如初,面對燕十三時,臉上甚至還掛上一絲濃濃的不屑。
  俗話說,打人不打臉,揭人不揭短,白顧南當著這么多人面說出這件事,簡直就是往傷口上撒鹽。
  大廳眾人,大都聽聞過此事,畢竟,發生在蒼梧之淵的一切,實在太震撼人心,也正是從那時起,陳汐的名字徹底傳遍了整個玄寰域,名震天下,如日中天。
  雖然如今已過去數月時間,可有關于他在蒼梧秘境做出的一系列驚天動地的事情,依舊是各個地域最熱門的話題。
  其中最為令人津津樂道的,就當屬陳汐和燕十三這一戰了,可以算作是近些年來發生在同境界之中最為頂尖的一場戰斗了。
  絕代天驕般的燕十三敗北,差點隕落,更是引起了整個修行界的震撼,而身為當事人之一的陳汐,更是被人冠上了諸多耀眼光環,名聲傳遍了五湖四海,被各大勢力所熟知。
  所以,當大廳眾人聽到白顧南此時提及這件事,都明白他這是故意哪壺不開提哪壺,**裸的在打燕十三的臉。
  果然,燕十三的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許多,淡淡道:“勝王敗寇,我如今活得好好的,可陳汐就不一定了,據我所知,他早已死在了蒼梧秘境中,退一萬步說,哪怕他至今還活著,修為必然也被廢掉,徹底淪為凡人了!”
  此話一出,大廳內頓時寂靜一片,鴉雀無聲,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震驚,就像泥塑的木偶,不敢置信。
  陳汐自從進入蒼梧秘境后,就遲遲未曾出現在修行界,很多人都認為他隕落其中了,但卻沒人敢言之鑿鑿去確定。
  然而現在,燕十三居然說,陳汐不死也會淪為廢人,并且聽其語氣,也絕對不像開玩笑,這如何不讓人震驚?
  “你確定?”在這寂靜的氛圍中,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。
  “當然!”燕十三毫不猶豫答道,冰釋天大人說出的消息,豈能有假?
  然而下一刻,他似意識到什么,臉色陡然一變,霍然扭頭,然后他就看到一個在他看來早已該死絕的人物——陳汐!
  這一剎那,他眼眸驟然一縮,渾身都有些僵硬,嘴唇都禁不住狠狠一抽搐,沒了鎮定從容,反而多出一抹無法掩飾的驚疑。
  很快,就有人敏銳察覺到這一幕,目光都齊刷刷看向陳汐,神色惘然,這家伙是誰,居然讓燕十三見到他都有點失態?
  文師姐以及那些少女更是一頭霧水,一個和粗鄙的蠻子為伍的家伙,要什么沒身份,要地位沒地位,有什么大驚小怪的?
  陳汐此時,已是站起身子,雙手負背,淡淡看著對面的燕十三,“是不是很失望?”
  “你……你居然還活著!?”
  燕十三實在無法想象這一幕,別人不知道,他可是清清楚楚記得,在蒼梧秘境時,正是冰釋天大人出手,才誅殺了此子,哪曾想,他如今居然完好無損地出現在了自己面前!
  一聽此言,再結合燕十三那如同見鬼般的神情,大廳中一些心思玲瓏之輩,腦海中頓時就浮現一個推斷——陳汐!那家伙有可能是陳汐!
  一想到這,那些人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,眼珠死死盯著陳汐,越看感覺越想陳汐,他們雖然沒見過陳汐的模樣,但是卻聽過他的一切傳聞,那些傳聞中,陳汐就是這般清俊出塵的一個年輕人!
  “難道燕兄希望我死嗎?”陳汐淡然說道,“可惜,上次在蒼梧秘境,冰釋天雖然出手了,可最終也并未能殺死我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就像一道九天驚雷炸響在耳畔,震得大廳內所有人都渾身一顫,臉上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無法掩飾的震撼。
  陳汐!
  這家伙果然是陳汐!
  陳汐居然出現了,他還活著!
  眾人已找不到任何詞匯來形容自己的心情了,一個如日中天的絕代天驕,一個雖然消失在修行界許久,可依舊流傳著有關他的諸多傳說的傳奇人物,如今,居然就這樣出現在了自己眼前!
  那種感覺,簡直比偶遇一位天仙還讓人感到震撼。
  畢竟,陳汐如今在修行界的名頭實在太響亮了,簡直是家喻戶曉,婦孺皆知!
  而文師姐和那些美麗少女卻是如遭雷擊,渾身僵硬,瞠目結舌,不敢置信這個和一群粗鄙蠻子為伍的家伙,居然會是九華劍派那個最負盛名的杰出弟子陳汐!
  一想到之前,自己等人還對他惡言相向,極盡挖苦,她們就感到渾身一陣不自在,就像被人狠狠敲了一悶棍一樣,腦袋都有些暈眩的感覺。
  這時候最淡定的,恐怕就是蒙維、莫婭和那些少年們了,陳汐可從沒跟他們說起過自己的以往,這讓他們很難去理解在場每個人的心情。
  不過,從這些人的反應中,他們卻能夠感受到,只怕自己的陳汐兄弟(大叔),以前在玄寰域中也是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這一片震驚中,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,燕十三居然不戰而退,直接身影一閃,若一道閃電般,朝樓閣外掠去。那種果斷利落的行動,以及奇快無比的身份,令在場絕大多數人都差點沒反應過來。
  但陳汐從站出來之后,就一直注意著燕十三,又豈會讓他再逃了,他攤手一抓,符文翻滾,倏然擴散籠罩而去,“你覺得這次我還會讓你逃掉么?留下來吧!”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天兄弟們很V587!月票很給力,繼續去碼第四更!等不及的兄弟明天看哈,不要忘記投月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