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1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1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1)     

神箓718 庸大師

隊伍沿著落星山脈,朝前行駛。
  速度并不快,走半天,停頓半天,不像在趕路,反而像在游山玩水。
  陳汐盤膝坐在獸車中,想著心事,在離開離火城的時候,白顧南也與之辭別,分離之際,這個在離火城赫赫有名的大紈绔,沒有了那囂張跋扈玩世不恭的浪蕩模樣,大反常態地一臉認真肅穆,甚至有些憂慮。
  他告訴陳汐,白婉晴如今在紫荊白家的處境并不算好,甚至遭到了許多族老的排擠,希望陳汐有空去紫荊白家一趟。
  至于原因,白顧南只說了兩個字——“左丘”!
  陳汐幾乎一瞬間,就想到了很多,想到了母親左丘雪,想到了左丘氏家族,他甚至可以確定,如今的紫荊白家之中,必然有左丘氏的族人出沒……
  這是個壞消息!
  白婉晴和母親左丘雪交好,如今卻因為左丘氏受到牽連,遭受自家族人的排擠,可以想象,能夠讓紫荊白家諸多元老都乖乖聽命,這左丘氏的勢力有何等的可怕了。
  得知這個消息那一刻,陳汐甚至恨不得立即前往紫荊白家一趟,去見一見那左丘氏的族人究竟是一番怎樣的模樣。
  但最終他還是忍住了,因為白顧南告訴他,如今左丘雪還在域外前線戰場,最早也要等到三年之后才能回家。
  換句話說,他還要等上三年之久,方才有機會和白婉晴會面。
  “左丘……左丘……為何玄寰域中,也從無這個家族的傳聞呢?”陳汐忍不住嘆了口氣,有點煩躁,掀開車簾,朝外望去。
  此時,隊伍停靠在一片碧草如茵的峽谷中,流泉飛瀑,老松蒼翠,宛如一片世外桃源一般。
  阿秀一襲青裙,背負雙手,白皙的瓜子臉宜嗔宜喜,正在挨個派發靈果,“喏,這是火麟玉籽果,剝開皮就可以吃了,記住要一口吞在嘴中,然后一點點咬破果肉,其中的漿液就會砰的一聲炸開,在空腔里發酵升騰,濃香甘醇,又像烈酒般火辣辣的,味道很奇妙的。”
  一旁,不僅是小岑,連黑子、刀疤、禿子、石頭等少年,都里三層外三層地圍攏在阿秀身前,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阿秀手中那一顆靈果上,暗暗吞咽口水。
  這顆靈果,拳頭大小,鮮紅透亮,表面瑩潤剔透,布滿一絲絲金色的紋理,像鉆石般閃閃生輝,一股誘人的芬香也是隨之彌散而開。
  這便是火麟玉籽果,和寒參冰果一樣,都是珍稀之極的靈材,蘊含著一縷火行大道的氣息,價值驚人。
  從那天見到阿秀的第一面起,這個總是笑嘻嘻沒心沒肺的美少女,就成了隊伍中一道輕快靚麗的風景線。
  到處都是她那輕靈叮咚猶若天籟似的笑聲,到處都可以見到她那活潑窈窕的綽約身影,而她幾乎每天都會玩把戲似的,拿出各種難得一見的靈果,分給少年們品嘗。
  就這樣,她幾乎在不到三天內,就和隊伍中每個人混得爛熟,成了少年們心中最樂意親近的小姐姐。
  就連蒙維和莫婭,對待阿秀的態度也變得親善許多。
  總之,阿秀這少女身上似乎有一種難言的魅力,似乎只要她樂意,就能很快和每個人都融到一塊。
  并且她的到來,的確讓整個隊伍多出了許多歡聲笑語,而少年們的修行非但沒有耽誤,反而比以前有了明顯的提升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從她手中派發出去的靈果,無不珍稀無比,藥力充沛,就是給一頭豬吃上一段時間,都能蛻變成豬妖……
  很快,每一個少年手中都多出了一顆紅瑩瑩的火麟玉籽果,無不興高采烈,頻頻向阿秀道謝。
  阿秀笑瞇瞇享受著一切贊美,同樣很歡喜。
  見此,獸車中的陳汐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,反而眉頭皺得愈發厲害,那一天,阿秀輕松手刃一頭地仙境金翅大鵬鳥的場景還歷歷在目。
  這讓他不得不警惕和戒備,畢竟,阿秀出現的實在太突兀了,又無緣無故地跟自己等人攪合到了一塊,其身份、來歷也同樣一無所知,這樣一個人,也由不得陳汐不警惕了。
  當然,如果阿秀本性的確是天真爛漫那就更好了,如果是另有圖謀,那對他們而言絕對是一場無法預估的災難。
  這些天來,陳汐一直在不著痕跡地觀察阿秀,單從外表來看,誰都看不出來,這個少女的實力有多可怕,除了這一點,卻再沒發現任何一絲不妥,這讓陳汐愈發有點提心吊膽了。
  “喂,給你吃。”這時候,阿秀興沖沖跑過來,隔著車窗,遞過來一顆火麟玉籽果。
  “說多少遍了,我不叫喂。”陳汐皺眉,拒絕了少女的好意。
  阿秀絲毫不以為意,黑寶石似的眸子一轉,又笑道:“好啦,我叫你陳汐總行了吧,你這家伙好古怪,難道你不喜歡吃零食么?很好吃的?要不你嘗嘗?”
  說著,她再次把那顆紅瑩瑩的靈果遞過來。
  陳汐扶額,一臉無力,徹底被這少女打敗了,忍不住問道:“你真確定要和我們一起?”
  阿秀點頭,瑩潤紅唇一張,咬了一口手中的靈果,鼓著腮幫子含糊說道:“我什么時候騙過你嗎?”
  話音還沒來,一顆拳頭大小的靈果已被她小嘴吃的一干二凈,顯然,她的確如自己所說那樣,把這些稀罕的靈果當零食吃了。
  這一口下去,該吃掉多少錢啊……
  莫名其妙地,陳汐腦海中閃過一個荒謬的想法,旋即他連忙搖了搖頭,驅除雜念,問道:“前些天見到你時,為何要要殺那頭……”
  不等他說完,阿秀就恍然道:“你說那只老鳥啊,它貪念我的寶物,欲要對我不利,我自然要殺了它,要不豈不是太便宜它了?”
  老鳥……
  陳汐嘴角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,敢這么形容一頭地仙境金翅大鵬鳥的,也只有眼前這個沒心沒肺的少女了吧?
  “你的寶物,那只老……鳥怎么會知道?”陳汐深吸一口氣,繼續問道。
  “唔,他看到了唄。”阿秀說著,從雪白脖頸間取出一塊深藍色的寶石,“喏,就是它,這是我自幼帶在身上的寶物,丟了它,我可就再找不到家了。”
  嘩啦!
  這塊深藍色的寶石,由一條紅繩穿著,只有龍眼大小,呈現一種完美的心形,仿若天然形成,渾然一體,甫一出現,居然產生一股奇異的波動,就像有一片汪洋大海在翻滾般,發出陣陣浪涌之音。
  與此同時,一股清冽無比的氣流,彌散而開,只一瞬間,陳汐感覺渾身精氣神都變得活潑起來,自發運轉,產生一種與天地共振的感應!
  這還僅僅只是一縷氣息,若是拿著它修煉,修煉速度還不得提升數倍?
  一瞬間,陳汐就不禁動容,這絕對是一塊天地至寶,并且功效絕非如此簡單,應該還另有諸多妙用才對!
  也怪不得那金翅大鵬鳥會出手,面對這等寶物,連他都不禁有點心動。
  “這是海神之心,可惜只有一塊,不能送你的。”阿秀笑嘻嘻說道,把手中的深藍色寶石又掛回了脖頸中。
  “海神之心……”
  陳汐一瞬間,就想起來《玄寰經》中的一段記載,傳聞,在玄寰大世界一個不可知之地,有一片無邊無垠的大海,名叫“太吾”。
  此海上通九天,下接碧落,歷經無盡歲月的變遷,在因緣巧合之下,居然竊取道一絲天機,衍生出了一縷靈魂,修道無數年,歷經雷劫,蛻變成了一尊海神。
  可惜,由于其竊取天機,被天道不容,最終魂飛魄散,但其心卻完善保留下來,那是一顆強者之心,不屈之心,更是一件修者夢寐以求的瑰寶,有著諸多不可思議的神妙,價值之大不亞于一件真正的仙器。
  原本,陳汐還以為這是個傳說,可現在,見識了阿秀這塊寶石之后,他已經是十有**可以肯定,此物必然是那位海神留下的“心魄”了!
  一想到這,陳汐愈發感覺眼前這少女來歷神秘,連隨身攜帶之物,都有如此巨大的來歷,那其本人呢?又該有怎樣驚人的身世?
  他直勾勾盯著阿秀看了很久,最終深吸一口氣,做出決定:“你跟我們在一起也可以,不過你必須答應一件事,那就是一切都要聽我的吩咐行動!”
  “好!”
  阿秀答應的很痛快,沒有任何猶豫,也沒有任何的為難,不過答應之后,她就扭頭離開,哼著輕快的歌謠,找那些少年們玩去了……
  這讓陳汐嘴角禁不住又狠狠抽搐了一下,她究竟把自己的話記在心中了嗎!?
  ……
  三天之后。
  當陳汐等人越過落星山脈時,一座懸浮于云海之中的巍峨城池,突然映入視野之中,產生一種強烈的視覺沖擊力。
  僅僅一瞬間,整支隊伍都呆住了。
  一座城,懸浮于九天之上,蒼穹之下,綿延無垠,雄渾巍峨,沐浴在陽光之下,金光萬丈,輝煌而磅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