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719 庸大師的挑釁

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,話說“鑫高”兄弟,你月票好多啊,多謝多謝!
  ——
  許久,眾人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,無不對那蒼穹之上的雄城嘖嘖稱奇。
  陳汐在一旁笑道:“傳聞,此城從太古時期一直矗立至今,通體由一種名為‘浮空石’的材料筑成,固若金湯,后*過饕餮一族的強者不斷修繕,方才形成了現在的規模。”
  說罷,他指揮著隊伍,朝遠處出發。
  想要登臨此城,必須通過一種特殊的通道——云梯。
  這種云梯,一片又一片,像一朵朵白云般,層層而上,直至蒼穹之上的饕餮城。
  若是遁空飛馳,根本就靠近不了饕餮城,原因很簡單,饕餮一族駐守在城池四周的護衛,會將其視作敵人,全力滅殺!
  很快,陳汐等人就來到了云梯所在的位置。
  此時,早已有不少修者在云梯前排隊,男女老少都有,約莫有上百人,而在云梯的入口,則有兩位饕餮一族的強者坐鎮。
  陳汐帶著少年們,排在了隊伍后方,至于那些獸車,早已被他一股腦裝進了浮屠寶塔。
  就在此時,隊伍前方突然傳來一陣爭執聲。
  “憑什么不讓我們進?”一名青年怒道,在他身旁,同樣有十多人面露不忿之色。
  “哼,一塊九妙令只允許帶六人進入,這個規矩,難道你不懂嗎?”說話的是一名灰衣老者,乃是饕餮一族的強者。
  “那他們呢?為何憑借一塊九妙令就能帶四五十人?”青年滿臉怒容,抬手一指云梯上方,那里正有四五十人拾階而上。
  “人家是崆簾道府的弟子,年輕人,你呢?”灰衣老者慢吞吞說道,神色漠然,字里行間那一股蔑視,卻是毫不掩飾。
  “你……”青年怒發沖冠,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“怎么,你想在我饕餮一族的地盤上撒野?”灰衣老者抬頭,眸中精芒一閃,如同利劍般,刺得青年臉頰一陣火辣辣的疼。
  “哼!”青年最終一臉頹然,滿臉怒意化作不甘之色,搖了搖頭,也不再進饕餮城了,直接帶著那些同伴憤然離去。
  “年輕氣盛,不識好歹,沒身份,沒地位,還要享受和別人一樣的待遇,真是幼稚的可笑!”灰衣老者冷笑不已。
  隊伍眾人默然,雖有些人對那青年頗為同情,但卻是沒有幫其出頭的意思,沒辦法,那灰衣老者雖然話語刺耳,但說的卻是實情,現實而殘酷。
  很快,就輪到了陳汐他們。
  灰衣老者抬眼一掃陳汐和其身后的那些少年們,不禁一呆:“你要帶這近百人進城?”
  陳汐點頭,拿出庸大師給予他的“九妙令”。
  灰衣老者看也不看,嗤地一聲冷笑出聲:“今天還真是奇怪了,怎么這么多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要以身試法?”
  陳汐皺眉,緩緩收起了九妙令。
  “剛才那年輕人的下場,你沒見到嗎?”灰衣老者瞇著眼睛掃視陳汐,由于陳汐氣機早已達到圓潤無暇之地步,除非境界比他高深的,否則絕對難以看破他的修為。
  再加上他面孔陌生,令得這灰衣老者不自覺心生輕視之心,態度就頓時變得冷淡而惡劣起來。
  “見到了。”陳汐點頭,有些厭憎這灰衣老者的態度,太過勢利眼。
  不過他也知道,這種現象在等級森嚴的修行界,到處都存在,并不能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,所以才忍著沒有動怒。
  “見到了你還要堅持?”灰衣老者皺眉。
  “和一個后生廢話那么多干什么,后邊還有人排隊,若他不進城,就將他攆滾蛋!若敢執迷不悟,殺了就是了!”另一側,一個中年不悅說道。
  他是灰衣老者的同伴,兩人共同坐鎮此地。
  “聽到了沒有?進不進?不進就滾!”灰衣老者被同伴一頓訓斥,頓時老臉一怒,把怒火灑在了陳汐頭上。
  “蒙維、莫婭,給我揍這兩個混蛋!”陳汐突然扭頭,淡淡吩咐道,他發現,有時候太低調也不好,就像現在。
  蒙維和莫婭早已等得不耐,在陳汐話音還未落,兩人已暴沖而出!
  轟隆隆!
  猶若兩尊神魔般,兩人甫一動手,就展現出冥化境煉體強者的恐怖力量,片刻之間,就將那灰衣老者和中年鎮壓在地,打得他們口鼻噴血,慘嚎不已,跟死狗一樣躺在地上,哪還有一絲剛才的傲人氣焰?
  正在后方排隊的眾人見到這一幕,都驚呆了,這伙人好大的膽子,居然在饕餮一族的門前,將人家的族人暴打了一頓!
  囂張!
  這貨人實在是囂張啊!
  眾人都暗自咂舌不已,不過,當看到那兩名饕餮一族的強者躺在地上哀嚎時,他們心中卻都感覺有些痛快,這樣狗眼看人低的東西,的確欠修理!
  “你們!這是自尋死路!居然敢在我饕餮一族撒野,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離開了!”灰袍老者和那中年皆都五官扭曲,嘶聲大叫。
  砰!
  陳汐抬手,將一道令牌丟在灰袍老者臉上,悠悠說道:“你如果要叫人,就趕緊去,我等著你。”
  “哼,你以為我不敢……”灰袍老者拿起手上的令牌,正待丟飛出去,目光不經意就瞥見,那令牌上的正面赫然篆刻著“九華劍派”四個鎏金大字,鐵畫銀鉤,散發出一股逼人的凌厲氣息。
  他的聲音也是戛然而止,臉色驟變,九華劍派?這年輕人居然是十大仙門之一九華劍派的高徒!?
  他忍不住顫抖著手翻看了一下令牌背面,當看清那一行小字,頓時如遭雷擊,整個人都懵了。
  “老六,你怎么了!趕緊去叫救兵啊!”一側中年捂著紅腫的臉頰咆哮道。
  “你……你……看……”灰衣老者失魂落魄,僵硬地將令牌遞進中年手中。
  中年狠狠抓過令牌,有些不悅,不就一塊破令牌,有什么……嗯?下一刻,當他目光瞥見令牌上的字跡時,眸子驟然一縮,連連倒吸涼氣,一口氣差點提到嗓子眼差點憋死。
  他絕對不會看錯,這令牌是真的!
  也就是說,眼前這位年輕人就是……中年只覺腦袋嗡的一聲,眼冒金星,整個人臉色灰敗到了極致。
  見到這古怪一幕,在后邊排隊的眾人皆都奇怪不已,目光紛紛朝那令牌掃去,欲要一探究竟。
  可惜,陳汐此時已一把將令牌收了回來,令他們只能干瞪眼睛,不過心中,卻愈發好奇了,這年輕人,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然連饕餮一族的強者見了此令牌之后,就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?
  甚至,連呼喚救兵的心思都沒有了!
  “我可以帶人進城了嗎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灰袍老者和中年如夢初醒,連連點頭,誠惶誠恐,目光中不可抑制地浮現出一抹深深的敬畏。
  “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呢?”陳汐嘆了口氣,目光中卻是毫無憐憫,只有深深的厭憎,他最恨的,就是狗眼看人低,仗勢欺人。
  “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兩人渾身顫抖,像兩只可憐蟲般。
  見此,陳汐不禁搖了搖頭,意興闌珊,不再遲疑,帶著蒙維他們,等著云梯,朝蒼穹上的饕餮城行去。
  就在他們剛離開,呼啦一下,后方排隊的眾人涌上前,七嘴八舌問道:“兩位道友,那年輕人是誰啊?”
  灰袍老者和中年面面相覷,神色已是復雜之極,沒了之前的傲慢,只有一種深深的苦澀和無力,更有著一抹發自肺腑的震驚。
  見到這一幕,那些排隊的修士愈發心癢難耐,再次詢問。
  灰衣老者見此,也不再藏著掖著,否則被人暴打了一頓,還不敢說人家的姓名,那才叫丟人到家了。
  深吸一口氣,他神色復雜地喟嘆道:“還能有誰,自然是陳汐。”
  “陳汐?”
  眾人一怔,都有些反應不過來,但很快,他們就想起了這些日子以來在修行界鬧的沸沸揚揚的那個名字,臉色都是一變,驚呼不已。
  “他就是九華劍派那個陳汐!?”
  “老天!他果然還活著,也就是說,從離火城傳播出去的那一個消息是真的了?”
  “銷聲匿跡數月,甫一重現世間,就斬殺天衍道宗燕十三,這等氣魄,如今的修行界又有幾人能夠做到?”
  眾人都驚嘆連連,對灰袍老者和中年的遭遇,都報以憐憫和同情,惹誰不好,偏偏惹上這一位猛人,真是活該啊!
  老者和中年苦笑,垂頭喪氣,再不發一語。
  “對了,陳汐來饕餮城要做什么?難道他也要參加靈廚金榜嗎?”有人突然驚訝出聲。
  其他人一愣,都有些不敢確信像陳汐這樣的絕世天驕,怎會前來參加靈廚師之間的一場盛會。
  “他肯定是參加靈廚金榜的,我剛才分明見到,他手中拿著的可是一塊九妙令,這令牌可是只有一流的靈廚師才能持有!”
  一人似想起什么,興奮說道,“不行,我有些迫不及待進城了,若陳汐真加入進來,那傳出去可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!”
  其他人見此,也都有些迫不及待了,紛紛沖上云梯,朝饕餮之城奔去。
  而此時,陳汐一行人早已進入饕餮城,正在為這一座修建于蒼穹之上的“美食之都”而驚嘆。
  沒辦法,這里的美食實在太多了!
  ____
  PS:快要被爆掉下前十名了,兄弟們,急需月票支持啊!月票多,明天爆發!